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拔34章 剑拔弩张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946593.html
    【冰仙醉酒居】中,气氛无比沉凝,两大武尊强者的对峙,让在场众人无比压抑,感到心惊胆寒。

    “够了!蒙炎,你以为北寒门怕你吗?今日之事,本座一定要狠狠责罚王姓此子,这是要给青曦宗一个交代。”三楼中,北寒门门主放话,与蒙炎针锋相对。

    并且,言语之中,北寒门门主已经点出,北寒与青曦之间,有着很亲密的关系。若是蒙炎一再阻挠,将会遭到北寒、青曦两大势力的联手报复。

    两大霸主级势力的联手,这是一股恐怖的力量,足以震慑一域,让世间无数强者忌惮。

    此时,有很多势力的大人物出面劝阻,让两大门主息怒,不要因为一个外来者,伤了圣城两大势力的和气。

    也有老一辈强者提议,让秦墨当面赔罪,再赔偿几件神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赔罪,责罚我?就凭你北寒门门主,我真希望,我师能听到这句话,与你好好讨教一番,该如何赔罪?该怎么责罚我?”秦墨忽然开口。

    此言一出,在场诸多强者皆是一窒,只觉脑子一激灵,瞬间反应过来,一些人更是额头渗出冷汗。

    这运道奇人如此年轻,年龄不过十七岁左右,战力已是惊世骇俗,在地境后期,就已能战胜逆命境无敌的强者。

    这样的天资,这样的战力,放眼北域广袤地界,千年来也是罕见。但是,这样惊世骇俗的不世天才,绝不可能是自行修炼出来的,若无名师指点,怎么可能在十七岁稚龄,就如此惊才绝艳。

    在场老一辈强者心中嘀咕,若是他们有这样一位天才弟子,在十七岁稚龄,也教不出这样一个小怪物。

    这少年之师,难道是武尊之上的盖世强者?

    许多人眼皮连跳,这个猜测并非不可能,这少年的师长,很可能是一位武尊后期,甚至是武主级的盖世强者。

    一时间,酒楼中的气氛越发凝滞,很多人的目光望向秦墨,若这少年的师长真是武尊后期的盖世高手,这少年未来的成就,恐怕不逊色青剑祁麟。

    秦墨并没有说什么,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块令牌,其上是空白的,没有任何文字,也没有任何图案。

    这是奕铭风临行前,随手刻下的令牌,并不算什么信物。

    砰……,秦墨将这块令牌掷出,直射向三楼。一声脆响,三楼四周的阵纹被洞穿,令牌直插在地板上,一缕气机弥漫而出。

    轰!

    一片朦胧光华冲出,虚无飘渺,却有如星辰陨落的压迫感。

    一瞬间,整个酒楼的人群惊骇,他们并没有被卷进去,也有一种末日来临的恐惧。

    一些老一辈强者头皮发麻,这是武主的气机,虽然只有一缕,但也足以禁锢武主之下的强者。

    嗖!

    令牌凭空消失,再出现时,则是在秦墨手中,他手掌一动,将这块令牌收起。

    这个时候,三楼上的老一辈强者皆沉默了,这运道奇人的背后,真站着一位武主级的师长。这样的盖世强者,即使是二品势力,也决计不愿意得罪。

    武主,这是古幽大陆真正的主人,横扫八荒,有着惊天动地的威能。

    二品势力的老怪物中,也有武主级的存在,但是,皆是寿元无多,很少会出世,更遑论两大武主大打出手。

    即使是两大二品势力开战,不到最后关头,到生死存亡之际,武主级盖世强者也不会出手,只是起到威慑性作用。

    武主强者的破坏力太大,若是全力出手,会爆发天灾,生灵涂炭,这是任何势力、任何人都不愿看到的。

    “哼!”

    北寒门门主怒哼一声,随后一阵窗棂响动,竟已是远去,不在【冰仙醉酒居】逗留。

    青曦宗等强者亦是面如死灰,将祝泉杰、祁羽的碎肉收拾一番,丢了几句狠话,灰溜溜离去。

    酒楼中人群陆续离去,很多人心情很复杂,此来目的是聆听神曲。想不到,却是连番爆发这样的战斗,一位不世天才将在北域崛起。

    王姓少年太年轻,且修为是地境后期,在北域地界中,本来是毫不起眼。但是,祝泉杰、祁羽之死,则成就了王姓少年,许多人相信,不久之后,这位少年就会名动西域、北域。

    “这王姓少年才十七岁而已,再过三年,成就岂不是吓死人?”

    “如今北域的地榜前十,在十七岁的年纪时,可没有这样可怕的战力。即使是青剑祁麟,也还没有变成一个小怪物。”

    “这个小怪物了不得,说不定三年之后,在其二十岁时,就能冲击【跃龙台】的排名。”

    “【跃龙台】,北域的万族地榜吗?很有可能,不过,三年有些少,此子还是太年轻,在其二十三、四岁时,一定能够冲击【跃龙台】的位置。”

    ……

    人群议论纷纷,他们的心情都不平静,许多人想到秦墨的来历,似乎是来自西域。岂不是说,未来的十年,北域众多年轻天才,都要被此子力压一头?

    毕竟,如今的青剑祁麟,赤阳门蒙鹤波等人,皆是接近三十岁,再过十年,已是算不得年轻一辈。相对于王姓少年这一辈来说,蒙鹤波等人已是高出了半辈,算是上一辈的奇才。

    届时,北域一众年轻天才中,有谁能与王姓少年抗衡?

    【冰仙醉酒居】两场交战的消息,也在极短的时间内,传遍了整个圣城,整个巨城的人都震撼了。

    这无疑是一个惊雷般的消息,预示着西域、北域,又一位绝世天才的崛起,很可能改变年轻一辈的实力隔绝。

    与此同时。

    【冰仙醉酒居】中,蒙鹤波、单炀豪皆是大笑,走过来与秦墨相拥。他们对秦墨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隐隐间平等视之。

    冬东咚、黑棍走在后面,胖少年、黑小子昂首挺胸,秦墨一鸣惊人,他们也是如有荣焉。

    洛千机则是抱琴起身,与秦墨等人聊了几句,定下再聚之期,起身离去。

    对于东岭传人的举动,很多人猜测不已,那独奏的传闻是否是真?若是真的,凭秦墨这两战的表现,足以享有独奏资格。但是,洛千机却并未提及,难道说独奏资格的门槛那么高?那当世天才中,有几人有此资格?

    三楼,赤阳门门主蒙炎则是大笑,能够当面大挫北寒门的威风,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这一场醉酒居的盛宴,在暮色初临时,就此落幕。比想象中的要早了许多,但是,带给与会者的震撼,则是无与伦比。

    ……

    夜色深沉。

    圣城的深夜极其寒冷,北风如同一条条冰蛇,在夜空中狂舞,肆意抽打着在街道上的行人。

    巨城边缘,一栋楼阁悬浮于空,阵纹交织,屹立寒风中巍然不动。

    这栋楼阁,是北寒圣城招待贵客的居所,也是洛千机的住处。

    乐曲叮咚,在夜空中飘荡,任何寒风如何凛冽,也无法吹散美妙乐声。

    朦胧灯光下,洛千机一袭素袍,纤手抚弄琴弦,乐声悠扬而出,如春风拂面般温熙。

    灯光照射之下,她的玉指如春葱般,映射着晶莹光泽,当真是肌肤如玉。

    乐声渐止,洛千机停了下来,淡淡道:“既是来了,为何不进来一叙?”

    刷……,秦墨的身影出现,站在房门处,他探头张望了一下,清秀脸庞露出一丝尴尬笑容:“千机你的闺房,我自是不好意思乱闯。”

    “既是不好意思乱闯,那你小子深夜来作甚?”洛千机白了一眼。

    这对男女的对话,若是旁人听到,恐怕当场要喷鼻血。这根本是一对男女深夜幽会的交谈,还是在一位倾城佳人的闺房中。

    这情景,若是传出去,第二天,秦墨就会成为圣城无数男人的公敌。管你什么不世天才,武主之徒,一样弄死你。

    秦墨有些挠头,前世今生,他还从未闯过女人的闺房。这样的举动,还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千机你白天,不是使眼色暗示,让我深夜来此,聆听神曲独奏么?”秦墨想了想,旋即睁着无辜眼睛,厚着脸皮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