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44章 棺材中的对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4987264.html
    “你们青曦宗,又派人来送死吗?”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秦墨走了出来,掀下兜帽,看向青曦宗诸强。

    在场各方强者皆是吃了一惊,这个少年也太年轻了点,只有十六七岁的年龄,出红齿白,样貌俊逸,如一个翩翩少年,哪里像传闻中那般凶恶。

    【冰仙醉酒居】的两场交锋,在座许多强者都未目睹,现在深深怀疑传闻的真实性,这个王姓少年实在年轻的过分了。这样一个少年,真能击溃祝泉杰,将祁羽如捏鸡一样捏死?恐怕是传言有误吧。

    腾!

    青曦宗的护法老者霍然起身,双眼如炬,瞪视秦墨,射出极度仇恨的光芒。祝泉杰是他最钟爱的师侄,却被王姓小儿一脚踩死,让他心中绞痛,恨不得将这王姓小儿碎尸万段。

    “小畜生,只会逞口舌之利,以阴诡手段杀害我师侄。今日,老夫要让你原形毕露,将你尸首万断,拿去喂狗。”护法老者咬牙切齿。

    站在会场中央,面对在座诸多强者,秦墨毫无惧色,很是镇定。他斜眼瞅着护法老者,对于青曦宗的人,他难有一丝好感。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祝泉杰、祁羽那样嚣张跋扈的行为,就是青曦宗高层惯出来的。并且,祝、祁两人心术不正,行为狠毒,肯定也与这两人的师长脱不了干系。

    “老家伙,光会嘴上说说有什么用?赶快开始约战吧,我也等不及,要手刃你们宗门所谓的地境、逆命境无敌强者。”秦墨冷笑,反唇相讥。

    四周,在座诸多强者都很平静,并没有说些什么,这些皆是各方势力的大人物,眼界非凡,与会场外的那些武者截然不同。

    地境、逆命境强者的交锋,并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这种境界的强者交手,战力着实有些低了。即使这个王姓少年真如传闻中那样,能以地境后期,击毙逆命境无敌的不世天才,也不足以引起武圣级强者太大的震撼。

    对于不世天才来说,地境、逆命境都算不得关隘,天资足够惊艳,气运不是太差,都足够迈过去。

    唯有天境不同,逆命境之于天境,才是一道真正的关隘,再是盖世奇才,也不敢说一定能跻身天境,其中充满种种凶险。

    天境之下的战斗,对于武圣级别的绝世强者来说,着实有些不够看。

    不过,这些大人物还是会关注,他们很是好奇,青曦宗到底会派出这样一位强者,来挑战王姓少年。

    在座各方势力的消息极其灵通,早已探查清楚,青曦宗天境之下,再没有比祝泉杰、祁羽更强之人。难道说,青曦宗雪藏了某些不世天才?

    许多强者的目光,都有着好奇,想看看青曦宗这一方到底由谁出战?

    “呵呵,这个王姓小子,脾气还真是冲。小小年纪,这般桀骜可不好,刚则易折。”齐姓宫装女子淡淡开口,嘴角有着冷峭。

    旁边一些人闻之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齐姓宫装女子是碧灵阁的副阁主,乃是北域中人,对于来自西域的王姓少年自是不喜。

    “少年奇才,有些狂傲是人之常情。老夫听闻,青曦宗祁羽嚣张跋扈,比这王姓少年要狂傲十倍。”一个灰袍老者开口,这是来自西域的一位武圣,乃是一方武豪,在西域极有威望。

    “哼!拿一个死人说事,有意思吗?不嫌有失身份?”齐姓宫装女子冷然开口,不喜有人驳斥她的话。

    灰袍老者皱眉,神情不愉,却是未说话,不想与一个女子逞口舌之利。

    一时间,气氛很凝滞,火药味十足,许多人眼皮狂跳,也才想起来,王姓少年与青曦宗的交锋,也变相代表了西域、北域之争。

    “诸位莫要争执,还是开始这场战斗吧。”

    天藤宗莫老开口,平和声音在会场四周回荡,在场诸多强者安静下来,不再议论、争执,都很给莫老面子。

    圣城聚宝斋掌柜,也是笑容可掬的站出来,缓和现场的气氛。

    咚!

    一个黑色棺材出现在会场中央,死寂一般的气息蔓延,让在座各方强者皆是一惊。

    许多人不禁皱眉,这是拍卖会现场,却带进来一口棺材,未免不详,会影响一会儿的拍卖,让许多人心生不喜。

    “这是我们青曦宗,派出的决斗人选。”青曦宗的护法老者冷漆漆开口,目光充满杀意,紧盯着秦墨。

    众人皆是一惊,一双双眼睛看向那口棺材,而后就听“咔嚓”一声,棺木已是打开,出现一个面容惨白的青年,双手交叉于胸前,双目闭着,仿佛早已逝去多时。

    砰……,死寂气息爆发,充满死寂的力量席卷当场,一些桌椅直接被腐蚀毁去。

    那青年睁开眼睛,苍白目光无神,游移不定,最后落在秦墨身上,骤然锁定。

    轰得一声,死寂般的力量狂涌,如地狱中的冥河水爆发,将秦墨的身躯笼罩其中。

    四周,在座各方强者们饶是见多识广,也是纷纷变色,这棺材中的青年太诡异了,仿佛是从地狱归来的一头凶鬼,附身在人身上,充满了森森死气。

    “这青年,难道修炼了青曦宗的那门禁忌功法?”圣城一位名宿神情惊异不定,看出来一些端倪。

    另一边,圣城刀豪枯刀神情凝重,他也认出了这青年修炼功法的来历。

    “青曦宗,竟然秘密培养修炼此种魔功的武者,实在是……”枯刀语气不善。

    齐姓宫装女子冷笑,看了看与她辩驳的灰袍老者,道:“看起来,你们西域的不世天才,今日要凶多吉少了。”

    “此子,青曦宗生死之敌,杀了他!”

    青曦宗数位武圣指着秦墨,向棺材中走出的那青年下达命令,一定要将秦墨碎尸万段。

    “是。”苍白青年点头,木然回答。

    天藤宗莫老皱眉,终是摇了摇头,宣布这场约战开始。

    砰!

    两道身影直冲而起,冲向半空中的擂台,两股气息冲天而上,震散了天空的云层,连那座巨大火炬都微微抖动起来。

    堪比一座小城池的擂台上,苍白青年与秦墨对峙,彼此目光碰撞,冷漠以对。

    “你还是自尽吧,死在我手里,只会痛不欲生。”苍白青年忽然开口,声音没有起伏。

    秦墨微微皱眉,从苍白青年出现开始,他就觉得很古怪,仿佛不是在面对一个活人,而是一具尸体。

    这种感觉很不好,面对一具死尸般的对手,任何人的感觉都不会好。

    “小子,小心一点,这个家伙的气息很古怪。”银澄以心念传音提醒,它也感到很不对劲。

    “你不回答,就是要动手了?那就死吧。”

    苍白青年一声低喝,一股黑焰自身后冲起,盘旋于空,化为一具可怕的恶鬼之形,从天而降,直袭而至。

    一瞬间,整个擂台风云色变,死寂气息狂涌,这里仿佛成了一片人间死域。

    轰!

    秦墨振臂,直接一拳打出,他并未施展任何武技。只是依仗斗战圣体的肉身,再灌注一丝真罡气劲迎敌。

    一片巨响,拳痕万千,与那股黑焰碰撞,淡淡金辉与黑光迸发,发出惊涛骇浪般的波动。

    “想以肉身迎敌,这是找死!”

    苍白青年发出一声低吼,那股黑焰发生巨变,崩散为无数黑焰之刃,覆盖整个擂台,从四面八方袭至,将坚固如地金的擂台纷纷洞穿。

    一片诡异可怕的景象浮现,这些黑焰之刃中,有着一幕幕可怕影像出现,仿佛是地狱中经历的种种惨事,是神魂要经历的磨难之地。

    这样的情景,无比可怕,仅是看上一眼,都能令心魔滋生。

    拍卖会场外,无数观战者看到这情景,宗师境以下的修为,皆是神情呆滞,手舞足蹈,如同入了魔一样。

    砰!

    一道黑焰之刃斩落,秦墨撑开真焰护罩,抵挡这种诡异黑刃的侵袭。噗得一声,黑焰之刃泯灭,真焰护罩亦是闪烁,光华减弱了一些。

    随后,无数黑焰之刃斩落,轰击在真焰护罩上,将秦墨的身影湮没,无尽的死寂力量爆发,仿佛这一击之下,不会有任何生物能够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