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49章 六玄第六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008675.html
    六玄第六,天下无双!

    这是青曦宗开派祖师,在创出【六玄天剑】第六式时,所说出的一句话。

    第六式创出的当天,青曦宗开派祖师,便以这一式,力斩九位武尊强者,并在同一日突破,一举跻身武主境界。

    这是一段传奇,也铸成了【六玄天剑】第六式的威名,正如青曦宗开派祖师的评语六玄第六,天下无双!

    可惜,这一式剑技创出后,青曦宗开派祖师于十年后逝去,青曦宗历代也无人再现这一式剑技的威式。

    世间,只有一个传说,这一式剑技施展时,青辉漫天,如青色星辰满布星空,呈现一片青辉星空。

    封曦落施展这一式剑技的情景,与传说中的场景一般无二。

    一时间,拍卖会场中,一个又一个大人物站起,他们神情各异,都透着震撼和凝重,若是【六玄天剑】第六式重现世间,那将是一个震惊当世的消息。

    这说明,一位绝代剑才真正崛起,修为上的差距,根本算不了什么,有种种方法都能弥补,封曦落只要顺利成长,跻身王者境时,当今北域的年轻一辈,将无人能与其争锋。

    在场西域诸雄,也是神情凝重,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对于西域年轻一辈,很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住手!曦落师侄,不要施展这一式!”

    忽然,青曦宗护法老者大吼,神情焦急万分,差点跃上半空,阻止封曦落施展这一式。

    他的举动,却被莫老阻止。

    “你要想清楚,若是阻止,则判你青曦宗落败。”天藤宗莫老也想阻止这一战,只是这般提醒,并未可以阻拦。

    这个举动,反而让在场诸雄松了口气,青曦宗护法老者如此着急,说明封曦落并未练成【六玄天剑】第六式。

    “哼!青曦宗,你们未免太狂妄了,这一战已经进行到此,是你说停就停的吗?”

    赤阳门主蒙炎挥动衣袖,一股巨力涌出,阻拦青曦宗一众强者的举动。他对秦墨很有信心,这少年跻身逆命境,面对不完全的【六玄天剑】第六式,胜算很大。

    “蒙炎,你再阻我,是想让决战的两人都死吗?曦落师侄的六玄第六,虽然未练成,但也能施展,到时是两败俱伤之局。”青曦宗护法老者怒吼,心急如焚。

    封曦落沉睡十年,再次苏醒,乃是青曦宗之幸。若是再次陨落,将是青曦宗不能承受之痛。

    周围,在座各方诸雄亦是颔首,赞同青曦宗护法老者的说法,擂台上交战的两人,无论封曦落,还是西域王笑一,皆是当世罕有的绝世奇才。

    这两个人,在武道上,能够走出无比遥远的距离,远远超过世人的想象。若是双方再次陨落,着实太过可惜。

    “蒙门主,你对王姓小儿,看似很关照。现在却要阻止这一战,想让两人两败俱伤?这份心机,我倒是很佩服,也很畏惧。”碧灵阁齐姓女子冷笑道。

    “齐秋兰,你什么意思!?”

    蒙炎脸色一沉,浮现怒意,直喝齐姓女子的名字。他与齐秋兰之间,年轻时曾有一段情,两人本来会共结连理,却是因为他发现,齐秋兰心机很深,为人势利,不是良配,便选择了离开。

    想不到,今时今日,齐秋兰竟以言语中伤他,让蒙炎愤怒难抑。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这王姓小子就算跻身逆命境,也最多与封曦落伯仲之间,你这般阻止决战,不是想让他们两败俱伤吗?”齐秋兰冷笑,讥讽道。

    在座其他强者们露出异色,齐秋兰的话语,让他们开始怀疑蒙炎的用心。

    轰隆!

    半空中,瑞光弥漫,化为一只巨蹄,若隐若现,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威势。

    这情景,让无数人色变,秦墨跻身逆命境后,战力竟然提升到这等层次,让许多人感到震撼。

    “这是……,祖阵之技-【麒麟踏瑞】!这小子是他!?奕铭风大师的弟子!”

    拍卖会场,阵城阵道家族一位阵道宗师忽然惊呼,认出了这种步法的来历。正是数月前,在阵城大乱中,奕铭风施展的祖阵之技【麒麟踏瑞】。

    “没错。这少年是奕铭风大师的弟子,三月前刚收的弟子。”有人失声喊道。

    顿时,整个会场沸腾,王姓少年王笑一,是绝代阵道大宗师奕铭风的弟子?

    数月前,奕铭风在阵城出现,以绝世手段,连斩外族数位圣者、武尊,一举震动古幽大陆,去恐怖战力,能与武主相抗衡。跻身大陆最顶层人物的行列。

    此后,奕铭风行踪渺渺,谁也不知下落,世人只知道,奕大师在阵城,收了一位弟子,乃是绝世阵道奇才,却是谁也不知这弟子的来历。

    不过,人们推测,数年后,或是十年后,即使奕大师不出世,其弟子必定会出世,成为名动大陆的又一位绝世阵道宗师。

    然而,谁也想不到,奕大师的这位弟子,会在圣城出现,且是短短四个月后。并且,这少年的【麒麟踏瑞】,竟以练成一定火候,这才短短数月而已,这样的阵道天赋,未免吓死人。

    一时间,无数人脸色瞬息万变,许多绝世强者神情变幻,想到了许多。

    之前,关于王姓少年背后,有着一位武主级别的师长,人们对此议论纷纷。许多人猜测,这或许是王姓少年虚张声势,这少年很可能是得了一个古老传承,加之天资绝世,才有此成就。

    毕竟,古幽大陆固然广袤无边,隐藏着繁星般的势力,不为世人所知。但是,一位武主级强者,却是星空之皓月,除非是太久远,否则,总是会在世间留下痕迹。

    青曦宗之前曾暗中调查,细数当世武主的弟子,发觉并无一人,与王姓少年有联系,越发肯定这少年是在虚张声势。

    现在,却是证实了,王姓少年的师尊,正是新晋武主级盖代强者,绝世阵道大宗师奕铭风。

    这个消息,不亚于一记晴天霹雳,震得无数人头晕目眩,尤其是青曦宗一众强者,更是面如死灰。

    奕铭风不仅拥有武主级战力,更是一位阵道泰斗,这样的存在比一位武主还要可怕。王姓少年竟是奕铭风的弟子,对于青曦宗来说,这实是一场噩耗。

    另一边,齐秋兰容颜骤变,脸色极是难看,她没想到这少年背后,竟是站着一位绝代阵道大宗师。

    “哼!齐秋兰……”蒙炎冷笑,想要狠狠奚落,却念及旧情,终是未说什么。

    “你认输吧。将来你这一剑练成,再来一战。”擂台上,秦墨淡淡开口,他伸出左手,拇指微曲,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

    对面,封曦落的六玄第六式,并要斩出,见到这个奇怪手势时,娇躯莫名一颤,立时气劲尽泄,再无一丝战意。

    “这一战,是我输了。”封曦落丢下这句话,深深看了秦墨一眼,转身跃下擂台。

    拍卖会场中,青曦宗一众强者赶忙上前,将封曦落围在中间,检查她的伤势,发觉并无大碍,皆是松了一口气。

    “曦落无能,不能取胜,挽回宗门颜面。”封曦落低语,声音极是动人,黑色斗篷下,却是无人可见她的绝世容颜。

    “无恙就好。无恙就好。曦落师侄,不用介怀。”

    青曦宗数位武圣连连劝慰,随后,他们转头,看向从天而降的秦墨,皆是嘴角抽搐,对这少年既恨且忌。

    此时此刻,再无人敢说,秦墨是以阴诡手段取胜,祖阵之技乃是阵道神技,有着种种传说,比之【六玄天剑】第六式,只强不弱。

    “王笑一,你不用得意。你虽是奕大师的弟子,但是,此仇我青曦宗绝不会罢休。待你将来跻身王者境,祁麟师侄自会找你,一雪其杀弟之仇。你好自为之!也希望你能活到那时候。”青曦宗一位武圣沉声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