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57章 青玉仙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036334.html
    这一夜,圣城惊世拍卖会落幕,剑武皇朝的遗址钥匙,卖上了超过十二万枚真元结晶币的惊世天价,这个消息如飓风般传出,已是传遍了北域、西域。

    相信不久后,就会传遍整个古幽大陆,震动五域。

    不过,这一场风波并未结束,反而是刚刚开始,一场巨大风波已在酝酿,已经开始萌芽。

    拍卖会场,骨族一群强者凭借域门逃遁,立时就有人族众多强者追出,四处搜寻这群骨族强者的踪迹。

    妖族、鬼族,以及古兽纯血后裔的一众强者们,也是纷纷离开,据消息传出,这一群大高手也在搜寻那群骨族的踪迹。

    九块骨台,牵涉到剑武皇朝的遗址,实在是太烫手了,就算是武主出面,也会遭到无数强者的围剿,都未必能保住。

    何况,现在这些钥匙碎片,落在骨族的一群外族手中,人族各方势力无法坐视,誓要夺回来。

    圣城的局势,越来越混乱,北寒门、赤阳门等大势力亦是高手尽出,四处搜寻那群骨族的下落。

    无数人可以预见,只要那群骨族强者显出踪迹,立时就会爆发大战。这一场战斗必定惊天动地,很可能掀起相当规模的战火。

    ……

    夜晚。

    赤阳谷深处,一栋赤色竹楼中,秦墨盘膝而坐,吸纳天地之力,巩固逆命境的修为。

    此刻在赤阳门,秦墨的地位有了很大不同,其所在的赤色竹楼,乃是赤阳门长老的待遇,他则是独占一栋竹楼。

    至于冬东咚、黑棍两人,则在不远处的一处居所,有赤阳门的高手保护。

    距离那场拍卖会,已是过去了三天,蒙鹤波跟随门中强者出动,也去追捕那群骨族的下落。

    单炀豪接到师门急信,与秦墨约定再会之日,便匆匆返回西域。

    洛千机也是离去,这位东岭传人临行时,慎重告诫秦墨。现在的他,已是成为青曦、北寒两大势力的眼中钉,一切要小心。最好不要待在北域,若是有暇,可往东域一行。

    对此,秦墨点头答应,却是不准备离开北域,他从青龙神叶中,得到关于的一丝线索,想要继续在圣城逗留一段时间,寻找的其他线索。

    睁开眼,抬头,透过赤雾弥漫的赤阳谷大阵,秦墨注视茫茫夜空,今夜天空有繁星点点,在临近凛冬的时节,这在北寒圣城区域很罕见。

    想及在拍卖会上,与封曦落的交锋,秦墨的思绪一时飘远。

    ……

    咕噜噜……

    四匹枯瘦的马,黑色的车,车上坐着一个面容沧桑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口赤木铸成的棺材。

    四匹骏马真的很瘦,瘦骨嶙峋,这本是四匹神驹,日行千里,能够半月不食,依然健步如飞。但在一片枯寂山脉中,奔行了数月,四匹神驹也是不行了。

    中年男子看了看车窗外,看到前方绿意盎然的山谷,不禁面露喜色,终于跑过了枯寂山脉,四匹神驹有了食物,填饱了肚子,就能继续赶路了。

    “雪晨,我们一定能够抵达那里的……”中年男子抚着赤木棺材,喃喃自语。

    黑色车架缓缓前行,渡过一座桥梁时,忽然从前方传来一个声音:“这山谷是禁地,不可擅入哦!”

    桥梁尽头,一抹倩影出现,青裙如荷,眸光如水,丰姿玉骨,婀娜如仙,仿佛是山谷中盛放的一朵青梅。

    中年男子怔然,他颠簸半生,见过许多倾城女子,其姿色之最,以赤棺中心爱的人儿为最。面前这位女子,犹如山野仙子,竟是毫不逊色。

    “我携亡妻之灵棺,欲前往……”

    黑色车架停下,中年男子道明来意,想在山谷中暂留一段时日,养壮了坐骑,继续赶路。

    山中无日月,中年男子在山谷中逗留了相当长的时日,就地取材,将赤棺换成了一具千年木棺,可保躯体不腐。

    那女子感念中年男子一番深情,一直陪在左右,置换木棺,养壮了神驹。

    那一段时光,很静谧,与外界的战火连天相比,宛如是两个世界。

    终于一日,那女子不经意问起:“你,真的要离开吗?那个地方,传说无比凶险,十死无生……”

    女子欲言又止,终是说不出接下来的话语。

    中年男子恍若未知,他这半生,颠沛流离,却得一位绝世女子倾心,那人儿却因十年剑劫,香消玉殒于怀中。他一直心中有愧,若是不与他相遇,是否那人儿依然仗剑天下,傲啸当世。

    ……

    咕噜噜……

    黑色车架再次上路,驶向山谷的另一端,那一抹倩影站在山谷出口,默默注视着中年男子。

    “你和她……,还会回来吗……”声音如风,任凭山风吹皱,吹散在山谷间。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也不敢回头,驾乘着马车,疾驰而去。

    那一去,之后抵达弥陀山,已是辗转二十多载后,有时夜深人静,中年男子依着灵棺,仰望夜空,却是不自禁想起,当时那女子询问那句话时,那容颜是怎样的神情,是笑,是苦,还是如一抹夜昙般惊艳世间……

    ……

    叮!

    一声轻微响声,秦墨回过神来,房间的阴影中,站着一个破旧黑斗篷的娇小身影。

    脑海中,记忆中那抹倩影,与这个黑斗篷的娇躯,不自觉重合。

    “想不到曦落小姐此时才来,我以为你在拍卖会当天,就会忍不住找上门。”秦墨淡淡说道。

    “我妹妹的下落呢?她在何处!”阴影中,封曦落再无之前的冷漠,动人的嗓音有些急促。

    果然,她和封曦落是至亲,为何封曦落会在青曦宗?

    秦墨一下子想到很多,那山谷的位置距离北域,何其遥远,近乎一域的距离,为何封曦落会在青曦宗?

    这个疑问,秦墨并未问出口,他与她已是前世之事,若无他在山谷中出现,前世的她一定会很开怀,何必再去探寻。

    “我曾听奕师说起来过,一个山谷,一个青玉仙梅般的女孩。奕师曾吩咐我,将来有暇,前去那里,解开那里的一些疑阵……”

    秦墨说的很含糊,将此事推给了奕铭风。

    “你小子这个骗子,本狐大人怎么没听说过此事!”银澄以心念传音骂道。

    秦墨面不改色,还说起那山谷中一些景物,封曦落听后,娇躯微微颤抖。

    “告诉我那山谷的所在,我要去找她!”黑色斗篷掀开,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唯有额头那道裂痕,很是突兀,破坏了这份美丽,宛如一件即将破碎的精美玉雕。

    这绝色容颜,与前世的记忆何其相似,令秦墨眼眸微缩,触动了心底最深处的回忆。

    秦墨皱眉,淡淡道:“抱歉!没有奕师的吩咐,我不可能透露那地方的所在。况且,这世上相似之人何其多,我怎知你用心何在。我与青曦宗之间,可没有半点友好!”

    铿锵!

    玉剑出鞘,如一抹流星,直指秦墨眉间,无匹剑气吞吐不定,令人遍体生寒。

    “你不说,我就将你擒下,折磨你,直到你说为止!”封曦落声音冰冷,做势欲发难。

    秦墨则是镇定自若,跻身逆命境后,体内小天地与体外大天地沟通,形成一个圆满的天地大周天。他的修为则是与日俱增,比之三天前,与封曦落的一战,已是不可同日而语。

    现在的他,已是有绝对信心,破解那一式。至于六玄第六,那一式号称天下无双的剑技,以封曦落现在的状态,若是强行施展,只会是香消玉殒的下场。

    “给你两个选择,我出手将你身上的神魂之伤治愈,另一个选择,就是与我一战,胜过我,再告诉你那地方的位置。”秦墨平静开口。

    一时间,房间里剑气弥漫,杀气凛然,封曦落手持玉剑,剑锋不断颤动,剑势神鬼难测,似要再次一战。

    凝练青朦的剑气如同星辰,剑锋璀璨发光,却是无比凝练,没有一丝剑意泄露出去。

    显然,经过数天前的一战,封曦落的剑道造诣又有精进。这位倾城绝色确是绝世剑才,剑道似乎每时每刻都在精进,让人不禁猜测,再过数年,这天之娇女是否就会迎头赶上,与青剑·祁麟并驾齐驱。

    秦墨拇指微屈,食指叩起,做出一个叩击的姿势,祖阵之力缓缓流转。这是的起手势,若是真的战起来,他立时会和银澄联手,将封曦落击败。

    这并不是公平一战,他自不会讲究什么以一敌一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