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58章 沉睡之因
    嗡嗡嗡……

    青朦剑气流窜,封曦落眉宇间一片冰寒,她出身青曦宗,天资超凡脱俗,自小就享有众星捧月的待遇,何曾被人这样威胁过。

    然而,这少年端坐在那里,散发的气机却是无比可怕,比之数天前的一战,似是又可怕了许多。她很清楚,若是此时一战,又在赤阳谷内,根本没有胜算。

    “你的神魂之伤,固然沉睡十年,稍有好转。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动用剑魂之力,只会加剧恶化。凭你现在的状态,再过十年,就会神魂损耗大半,成为一个废人。这样的你,还想寻找自己的妹妹?不怕她伤心欲绝吗?”

    秦墨平静说道,他在上,有着极深的造诣。堪比当世神医,诊断伤势自是极准,连续两次与封曦落接触,已是明白她的身体状况。

    “我的神魂之伤,你真能救治?”封曦落终是动容。

    十年前,她正是因为神魂重伤,才陷入沉睡。最近一次苏醒,伤势固然好转,但是,想要痊愈却是难之又难,几乎不可能治愈。

    刚才,秦墨看出她有神魂之伤,这并不奇怪。奇怪的则是,这少年竟能准确说出她的症状,即便是北域的绝世神医,对于神魂之伤也是一知半解。

    事实上,世间对于神魂之伤,皆是没有太好的办法。一旦神魂大损,想要彻底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

    秦墨笑了笑,道:“我会出手救治,是因你与奕师的故人,可能有旧。若你相信,就脱衣服吧,我现在给你治疗。”

    一边说着,秦墨上下打量封曦落,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在内心中,他对此女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因为这是青曦宗的门人,若是治好其神魂之伤,将来很可能是他的大敌。

    所以,秦墨想要调侃一番,好好挤兑一下封曦落。

    哗啦!

    破旧黑斗篷尽卸,玉剑坠地,罗衫解开,露出一具妖娆的胴·体,羊脂玉般的肌肤在黑夜中淡淡发光,这情景令人血脉喷张。

    秦墨目瞪口呆,只觉鼻子有些发热,他没想到封曦落如此干脆,直接将衣衫尽解,露出令人疯狂的完美胴·体。

    “治疗我的神魂之伤,代价是我的身子吗?好。若你是骗我,我封曦落在此起誓,与你不死不休。”封曦落一只手臂护在胸前,另一只手挡着下身,遮住羞人的部位,咬着贝齿,狠狠盯视着秦墨。

    只是,这一番遮掩则是更要命了,她的胸脯何其波涛汹涌,又岂是一条藕臂能够挡住的,那双腿浑圆有力,宛如最柔软的绸缎,又充满了惊人的弹性,即使以秦墨的定力,也是一阵口干舌燥。

    秦墨感到有些眩目,面前这情景实是太香艳了,令人心猿意马。他心中暗叹,封曦落与那女子恐怕真是姐妹,这干脆的性子真是太像了。

    “趴下来吧。”秦墨收敛心神,示意封曦落趴下,后者依言而行,那乖巧的模样实是令男人疯狂。

    下身一暖,封曦落趴在床榻上,只觉自己的黑斗篷盖了上来,随后,她背脊一疼,仿佛有无数的蚂蚁咬噬,一阵阵酸麻之感传遍全身。

    再之后,她便昏迷过去,不省人事。

    黑暗中,秦墨双眸泽泽生辉,扫视着这具绝美胴·体,他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正是封曦落的神魂。

    修炼,再配合,秦墨在全力施展下,足以看清一个人的神魂。

    这具羊脂玉般的娇躯背上,插满了,针得一端隐隐发光,再以神魂之眼视之,映出一个绚丽的神魂。

    封曦落的神魂无比美丽,一如她的人,如一具完美的人形宝石,散发着夺目而强大的神魂之光。

    只是,这神魂的心脏部位,却是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仿佛是被某种火焰灼伤,伤痕处依然焦黑一片,很是可怖。

    “你这臭小子,盯着这美妞的身子,看傻了吧?是不是要本狐大人回避一下,好让你大快朵颐,‘干’一个痛快!”

    银澄的声音忽然响起,令得秦墨脑袋一昏,差点当场跌倒,趴在这具美丽的胴·体上。

    “你这狐狸,还好意思说我?你现在是在干什么?我是在疗伤。”秦墨泛着眼皮,驳斥道。

    “疗伤?本狐大人懂,你们人族给美女疗伤,疗着疗着,不就在床上翻云覆雨了吗?没事,你继续,在本狐大人看来,不过是外族两个牲口在行交配之事。”银澄很是恶质的笑道。

    秦墨心中暗骂,这狐狸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就不能帮衬一把,还在一边添乱。

    突然,银澄惊疑一声,黑暗中,一只美丽白狐出现,八条狐尾摇着,打出一团青焰,笼罩封曦落的娇躯。

    青焰之中,那个美丽的神魂更加清晰,那个神魂伤痕不断扩大,甚至能看到伤口边缘的细小痕迹。

    “哼哼……,这美妞的神魂伤势,恐怕是青曦宗内部的家伙所为。”银澄龇牙,冷笑道。

    秦墨眼角一跳,却是很沉默,对此并不奇怪。

    越是庞大的势力,内部的势力倾轧也越激烈,封曦落被青曦宗内部的人暗算,导致沉睡十年,这并不稀奇。

    嗡!

    黑暗中,一颗冰玉般的石头悬空,正是。

    这几日,秦墨研究这颗神石,掌握了一些用途,其中一种用途,就是能够冻结神魂伤势的恶化。

    封曦落的神魂之伤,实则相当严重,即便沉睡十年,也只是伤势稍稍好转。之前,与秦墨一番激战,她的神魂之伤又开始恶化。

    不过,有凝固神魂之伤,再以疗伤,想要治愈这种伤势,秦墨并不觉得很困难。

    这一段治疗过程并不困难,反而很顺利,秦墨在治疗封曦落伤势的同时,也窥及她拥有的剑魂之力,受益良多。

    ……

    也不知过了多久,封曦落苏醒过来,已是黎明时分,天色微微亮。她心中一惊,想要起身,发觉不着寸缕,只有下身盖着一件黑斗篷。

    “我的神魂之伤,开始痊愈了!”

    封曦落心中的震惊,无以复加,她紧裹着黑斗篷,从铜镜中看到,她额头的伤痕,已经闭合,只有一道淡淡的伤痕。

    运转内视,她“看到”自身的神魂,原本的一道狰狞裂痕,已是开始愈合。这样的愈合速度,只需一年半载,就会痊愈。

    此时此刻,封曦落心中的震撼,已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本以为,这王姓少年说能够治愈神魂之伤,只是半真半假的话,真正的目的是要她的身子。

    封曦落很清楚,她的容貌对男人的诱惑,而王姓少年这样的绝世奇才,就是征服她这样的女子,才会获得极大的成就感。

    对于神魂之伤的治愈,她并不抱有希望,只是希望,被这少年要了身子,能够得到她想知道的答案,知晓那个山谷的位置。

    却是想不到,一夕醒来,她的神魂之伤,竟是开始好转。而她的身子,依然是完璧。

    转头四顾,她看到了秦墨的身影,背对着她,盘膝而坐,远眺晨曦的到来。

    “你醒了。”秦墨淡淡开口。

    “嗯。谢……,我……”封曦落欲开口,却不知该说什么。

    她的师门与这少年之间,已是势同水火,她与他之间,也是敌非友。

    可是,这少年却治疗了她的神魂之伤,给予了她一次新生的机会。

    至于她妹妹现在所在之地,封曦落很清楚,这少年说话是一言九鼎,既是治疗了她的神魂之伤,就无法得知那山谷的位置。

    “将来遇到奕师,我会向他禀明,你会得到答案。至于其他,毋须多言,你我之间,终会有一战。好自为之。”秦墨摆手,示意封曦落可以离去。

    封曦落怔怔出神,默默穿好衣服,抱剑行礼,转身离去。

    “在你跻身天境之前,神魂之伤开始痊愈的事情,不要告知任何人。即使是你的师长,也要保密。世间人心险恶,恶人居多,尤其是青曦宗的人。”秦墨嘴唇蠕动,终是开口,这般告诫。

    走至门口,封曦落忽听此言,娇躯微颤,转头注视这少年的背影。她暗中咬牙,终是开口:“祁麟的修为,十年前虽不及我。但十年后,他得到了宗门所有的资源,已是超乎想象,你……要小心……”

    最终,封曦落走了,如同昨夜来时一样,无声无息,犹如晨曦散落,没了踪迹。

    “昔日山谷应依旧,只是人已非前人。”秦墨轻叹。

    前世的林林种种,今生再次接触,任他铁石心肠,也难免心中起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