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59章 小师叔
    数日后,北寒圣城的局势更加混乱,据传在冰原深处,发现了那群骨族强者的踪影,引得各大势力倾巢而出。

    圣城中,青曦宗等各大势力的强者纷纷离开,据传皆是赶往冰原深处,寻觅那群骨族强者的踪迹。

    此时的大陆北域、西域,形势极其紧张,不时有隐世强者出世,也有外族的强者在人族地界现踪,随处可以嗅到大战的气息。

    秦墨依然在赤阳谷,他很清楚自身的处境,与北寒门、青曦宗势同水火。若是冒然离开圣城,极可能被北寒门、青曦宗的强者劫杀,在这样的混乱形势下,谁也不会顾得上他。

    然而,这一日,却有一人来到赤阳谷,声称是秦墨师门中人,乃是奕铭风的小师弟,秦墨的师叔,要带他离去。

    听到这样的通报,秦墨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冒名顶替,意图对他不利。他与奕铭风一起待了数月,可是从没听说,这位绝世阵道大师有一位小师弟。

    不过,前来通报的那人,却是带来了一件信物,竟是一块令牌,上面有着“奕”字,正是奕铭风的字迹。

    这让秦墨很吃惊,随即前往赤阳谷的大厅,看看到这位“小师叔”到底是谁?

    “你……”

    秦墨见到这位“小师叔”时,登时气没打一处来,恨不得冲上前,将这“小师叔”吊起来毒打。

    这位“小师叔”正是胡三爷,他此刻穿着一袭阵道长袍,气度凝然,一派绝世高人的模样。端坐在赤阳谷的正厅,正与赤阳谷数位长老交谈,谈吐之间,更是引经据典,学识如海,让赤阳谷一群老一辈强者叹服不已。

    站在正厅门口,秦墨面色古怪,若是赤阳门的一群大高手知晓,与他们交谈的老家伙,正是圣城悬赏最高的第一通缉犯,不知会是怎样的表情。

    “笑一,你可让我好找啊!现在两域局势胡乱,师兄他嘱咐我,一定要找到你,保护你的安全,顺便将师门重宝取来给你护身。”

    胡三爷见到秦墨,立时起身,亲热的迎过来,并递给他一个盒子。

    秦墨心中暗骂,这老货,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同时,银澄亦是龇牙咧嘴,在阵城的万年古墓中,它和秦墨被这老家伙坑得不轻。若非奕铭风战力盖世,当时的情况真的有些危险,群敌环伺,是一个危局。

    “这个杀千刀的死老头,身为北寒圣城的第一通缉犯,竟还敢露脸,不知死活。小子,当众揭穿他,让他成为过街老鼠。”银澄龇牙,恨声叫嚣。

    你这狐狸省省吧,你可是圣城悬赏第二的通缉犯,有什么资格叫嚣。

    秦墨暗中嘀咕,将盒子打开,顿时无数阵纹从天而起,一道道阵纹犹如蛟龙,震得四周的赤阳谷大阵不断晃动,仿佛随时可能崩溃。

    盒子中,盛装着两枚阵旗,一青一金,单是那旗杆就是用万年龙阵玄金铸成,那旗面更是不凡,阵纹玄奥无比,近乎天地之本源。

    仅是看了一眼,秦墨就明白这两杆阵旗的价值,乃是出自地脉阵道师之手,不属于这一纪元的神物,可谓是价值连城。

    咕噜、咕噜……,秦墨耳边,传来一阵阵口水吞咽声,不仅赤阳谷的一群大高手们在吞口水,银澄也在不断吞咽口水。

    这两杆阵旗,实在太贵重了,其价值无可估量。与之相比,赤阳谷的护门大阵,根本就是麻雀之与凤凰,完全没有可比性。

    “不愧是奕大师的师门重宝,了不得,了不得啊!”

    正厅中,赤阳门的阵道宗师们快要走不动路了,他们的眼睛死死盯着两杆阵旗,恨不得扑上去,抱在怀里,如抚摸绝世美女的胴·体一样,抚摸个千遍万遍。

    这种绝世阵旗上的阵纹,若能悟通一条,都是受用无穷,很可能就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可是,这些阵道宗师们终究没有挪动脚步,他们可不敢有所失礼。在场的一老一少,可都是奕大师的师门中人,那两杆阵旗亦是其师门重宝,岂容旁人染指。

    这些阵道宗师们只能吞咽口水,不敢有任何逾越之举。

    至于赤阳门的武道强者们,刚才对胡三爷的身份,还有那么一丝怀疑,现在则是烟消云散。

    一出手就是这样的绝世神物,这样的人物可能是来暗算人的吗?况且,瞧着秦墨与胡三爷的态度,在场一群强者暗自点头,这两人必是同门师叔、师侄无疑。

    这个死老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秦墨心中暗骂,却是怦然心动,他如今对于阵纹的认知,已是行家级别。这两杆阵旗中,其中一杆金色阵旗,乃是能布置一座绝世杀阵,其威力堪比武圣强者的全力出手。

    若是遇到敌人,将之困入这座大阵中,武圣强者以下都要饮恨。

    如今秦墨不缺保命手段,配合,拥有天下极速,根本不担心被人追杀。唯独的缺陷,就是他境界尚低,无法与真正的绝世强者争锋。

    盒子中,还有一封信,上面写着——徒弟亲启,打开之后,却是胡三爷所书。

    “剑武皇朝的遗址位置……”秦墨心中一惊,不动声色的收起信件。

    “师叔,奕师现在何处,我们现在就启程吧!”

    秦墨看起来很焦急,似乎师门真有急事,事实上,他内心在咬牙切齿,这老家伙在阵城坑了他一把,还跑上门来占便宜,要他称呼师叔。若不是看在这两杆阵旗的份上,当场就和胡三爷翻脸。

    “那杆青色阵旗,是本狐大人的,小子你若敢独吞,本狐大人与你没完。”银澄以心念传音,一个劲的喊着。

    片刻后,秦墨将冬东咚、黑棍再次塞入灯座空间,带着哈狗王一起,与胡三爷急匆匆离开,后者在赤阳谷入口处,随手挥动,打开一道空间阵门,消失不见。

    对此手段,赤阳门一群强者感叹不已,不愧是奕大师的小师弟,这等阵道手段实是鬼神莫测。

    秦墨却是知晓,胡三爷这老家伙也慌得很,若是被人发现其真正身份,恐怕这老货走不出圣城。

    ……

    圣城郊外,一片冰川丘陵之间,三个身影出现。哈狗王跟在秦墨、胡三爷后面,东张西望,探头探脑,这狗妖很谨慎,担负起放风的职责。

    “你这老家伙,你以为两杆绝世阵旗,就能抵消在阵城的恩怨吗?”秦墨首先发难,冷冷瞪视着胡三爷。

    “墨小哥,这么凶干什么。在阵城之事,只是一个误会,小老儿以为你与奕大师已经离去了。所以,就在离开之前,再弄一点油水嘛。况且,那女娃儿,小老儿也没让她吃亏,给了她很大的好处。”胡三爷笑眯眯说道。

    “小老儿此来,是与墨小哥你共谋大事。你要明白,若能从剑武皇朝遗址中,获得一件、两件神物,说不定就能问鼎武道巅峰。”

    这老头看起来猥琐至极,怎么看都不像好人,但是,他一开口,却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味道,让人总觉得是对的。

    秦墨却不吃这套,他暗骂不已,这老家伙根本是铁公鸡,一毛不拔。现在,突然送出两件绝世阵旗,所要共谋的“大事”,恐怕是无比凶险。

    不过,秦墨、银澄早已商定,这两件阵旗是决计不会还回去的。至于所谓的“大事”,就看看胡三爷这老家伙是否靠谱。

    “那九块钥匙碎片,都在骨族那群强者手中,你手上还有其他的钥匙碎片?”秦墨想到这个可能。

    剑武皇朝的钥匙碎片,彼此有着联系,若是胡三爷手中有一块骨台,则能寻找那群骨族强者的下落。

    胡三爷则是摇头,他手上没有一块骨台,甚至连见都没见过。

    秦墨不禁气结,这个老忽悠连一块钥匙碎片都没有,还有脸说发掘剑武皇朝的遗址,做春秋大梦吧。

    “小老儿确实没有钥匙碎片,但是,却知晓剑武皇朝遗址的大概位置。”胡三爷语出惊人。

    如今,北域、西域的各大势力闻风而动,外族许多大势力也卷入其中,就为争夺九块钥匙碎片,找到剑武皇朝的遗址位置。

    而胡三爷,竟是已知那个绝密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