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74章 插翅难飞
    砰!

    这只如玉手掌从秦墨身侧穿过,拍在虚空处,一个人影生生被拍飞,口喷鲜血,惨叫着倒飞出去。

    这人一袭青色劲装,乃是青曦宗弟子的服饰,刚才隐藏在暗处,欲袭杀秦墨。

    “笑一弟弟,你为何不躲?不怕我偷袭你吗?”天蛇公主浅笑,若无其事,缓缓走近。

    秦墨笑了笑,并未言语,他刚才并未感到天蛇公主的杀意,也是对自身的斗战圣体很自信,即便【天蛇疾电掌】临体,也能够抗住。

    天蛇公主并未说什么,与秦墨并肩而立,经过刚才的变故,彼此之间竟是信任了一些。

    “这些光桥,是通往剑武皇朝的遗址吗?独臂刀圣他们呢……”天蛇公主轻语。

    秦墨摇了摇头,喃喃道:“应该是分散了,为何只有我们出现在这里。”

    刚才的变故太突然,独臂刀圣等人忽然消失,仿佛是被这处空间生生隔绝了。天蛇公主的随从也是消失,只有秦墨一起出现在这里,出现在光桥的这一端。

    嗡嗡嗡……,一座座光桥流光溢彩,充满了神异,莫名气机流转。

    秦墨、天蛇公主伫立,却是迟迟不敢踏上光桥,这些光桥太过神异,越是如此,其中潜藏的危险也越可怕。

    “为何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其中一座光桥似在呼唤我?”天蛇公主声音诧异,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

    这种呼唤越来越强烈,让她情不自禁,想要踏足光桥上。

    秦墨皱眉,他也有类似的感觉,不过,并不是那么强烈,因为呼唤他的那座光桥很遥远,乃是在另一边,很遥远的地方。

    咚咚咚……

    一阵沉闷的蹄声传来,犹如闷雷般轰鸣,后方一具巨象狂奔而来,正是【八风神象】,西域绝世奇才丘漠山端坐其上,如坐在一座山岳上,气势磅礴。

    飓风震动,那具巨象竟是生出一对风翼,腾空而起,踏足一座光桥之上,化为一道流光远去。

    “王笑一,你我皆是西域之人,速上一座光桥,这是遗址中的试炼之桥。能够通过,与我辈有莫大机缘。”丘漠山的声音遥遥传来。

    试炼之桥!?

    秦墨、天蛇公主动容,彼此皆是当代奇才,心思剔透,立时明白过来。为何只有他们出现在这里,因为只有他们符合资格,能够踏足光桥之上,进行遗址中的试炼。

    一瞬间,秦墨明白过来,结合在骨台中,曾看到的种种光影,这处剑武皇朝遗址,很可能就是一个试炼地,为了传承皇朝曾经的秘藏。

    在西城藤岛,那块骨台中出现的光影,就隐隐预示这一点,那光影中,当剑武皇朝的皇都从天陷落,无数光团冲天而起,飞射向四面八方。

    秦墨本以为,这是剑武皇朝的无数秘藏,飞向大陆各处,需要后世者一一发掘。

    现在他则是明白过来,事实并非如此,那无数秘藏都在这处遗址中,需要后世的年轻一辈天才来发掘。通过这处遗址的试炼,获得其中的传承,或是宝物。

    “原来如此……”秦墨轻叹,真相竟是如此,若非深入此处,又有谁会想到。

    昔日剑武皇朝的皇主,恐怕早已预知皇朝要覆灭,所以,建立了这样一座遗址,封存着皇朝的种种传承,以留待后来者。

    嗖!

    天蛇公主飞掠而起,“笑一弟弟,各凭机缘了,记得要活着出去。你这样有趣的人族,死了未免可惜了。”

    娇躯连闪,如一条天蛇横空,天蛇公主踏足一座光桥上,衣襟飘飘如仙,几个闪现,消失不见。

    “他·丫·的,不公平啊!本狐大人为何没有感应,这丫头怎么就有感应!”银澄的声音忽然响起,倒是吓了秦墨一跳。

    仔细探查,秦墨发现百宝囊中,银澄的身影若隐若现,仿佛虚无了一样。

    狐狸告知,刚才的变故,差点将它隔绝出去,却是它见机的快,以狐族秘法瞒天过海,潜藏在百宝囊中,才留了下来。

    不过,在这个地方,它不能施展力量,否则立刻就会被排斥出去。

    “这不公平!这个鬼地方,难道只有骨龄二十四岁以下,才能接受试炼吗?本狐大人如此年轻,风姿绝代,难道要错过这样的试炼吗?剑武皇朝的那些盖世强者有知,在地下恐怕都要哭死……”

    银澄疯狂叫嚣,非常不甘,它也很想接受试炼,但是,却不被这个空间接受。

    “骨龄二十四岁以下?这里真是剑武皇朝遗留的试炼地,要为那些传承寻找主人吗?”秦墨低语。

    闻言,银澄更加不忿,恨不得跳出来,将这些光桥摧毁,如果它力量足够的话。

    “小子,先找代表阵道的光桥,然后完成试炼,再返回来,找到剑道传承的光桥,完成第二次试炼。”银澄预想的非常美好。

    秦墨则是撇嘴,这狐狸也想得太美了一点,踏上一座光桥后,如何返回原地都是一个问题。

    不过,秦墨确实感觉到,有两座光桥在呼唤他,其中一座光桥的呼唤略弱,另一座则非常强烈。

    “走!”

    秦墨身形一动,朝着呼唤他的最近的一座光桥掠去,片刻后就赶到,这座光桥非常宏伟,其上光纹弥漫,如龙形如蛟纹,散发着浩荡气息,这是天地本源之力构织的阵纹,与祖阵之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情景无比震撼,让秦墨一阵窒息,伫立在光桥一端,有着极强烈的呼唤传出,让他想要踏足其上。

    “踏上去,踏上去,小子,这是代表阵道的光桥啊!若是通过这里,说不定能获得另一种祖阵之技……”

    银澄也在蛊惑,想让秦墨踏足其上,进行代表阵道的试炼。

    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天蛇公主希望你这小白脸活下去,可惜,她的愿望要落空了。王笑一,你今日就要死在这里。”

    后方光雾弥漫,冰冷杀机四溢,一群人的身影出现,飞窜而至,将秦墨围在中间。

    这群人穿着各个势力的服饰,其中有青曦宗、北寒门,其他秦墨并不熟悉。

    为首的一人正是北澜一,森寒刺骨的寒气涌出,在四周结成一道道冰墙,封锁了秦墨的所有去路。

    “王笑一,没有独臂刀圣在身旁,没有了依仗,没有了靠山,你这只老鼠还往那里逃?”北澜一冷笑,神情有着无穷杀机。

    “杀了我青曦宗那么多师兄,今日让这小混蛋尸骨无存!”一个青曦宗少年狞声低吼。

    这群人年龄很轻,能够进入这里,皆是二十四岁以下的年轻武者,却是一个个气机强绝,皆是逆命境修为,是各大势力的绝世天才。

    “你们青曦宗、北寒门,除了以众欺寡,以大欺小,还会什么手段?一群人聚众围攻,还有脸在这里大放厥词。”秦墨脸色很冷,讥讽驳斥道。

    在场一群人脸色一变,有人的脸色不自然,有人则是杀机更甚。

    “诸位,何必与这小子啰嗦。此子心性狠毒,从连杀青曦宗那么多位天才,丝毫不留情,又在圣城外坑杀北寒门那么多前辈强者,就可见一斑。绝不能放过这小畜牲,否则,将来都有大祸,若是任其成气候,北域都不得安宁。”

    一个年轻人走出,他身穿阵道师长袍,双袖连挥,抖手布阵。

    轰隆!

    一座天级大阵顷刻而成,封住秦墨的去路,更封死了代表阵道的光桥通道。

    秦墨心中一沉,这么多绝世天才的围杀,已是让他深陷危机。想不到,竟还有一个天才阵道师,举手投足,就布成一座天级大阵,这样的阵道天才,是他生平仅见。

    “杀!将他分尸,身躯各个部位带回去上报师门。”北澜一冷声道。

    “放心,由我布置的绝杀之阵,这个小混蛋插翅难飞!”年轻阵道师傲然开口,有着绝对的自信。

    一股股强大气机冲起,这群天才强者纷纷杀出,各施绝招,狂暴杀机涌动,皆是一击毙命,不给秦墨任何生还的机会。

    砰!

    大战立刻爆发,秦墨双足抓地,一脚踢出,瑞光闪耀的脚步洞穿虚空,踢入一个青年的胸膛,【麒麟踏瑞】的力量爆发,直接将其身躯炸开,可怕的能量波动四溢,朝着四周狂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