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五章 封杀与机缘
    周围,一群天才强者皆是惊怒,暴喝连连,他们没有想到秦墨如此凶悍,仅是一个照面,就将一个同伴踢得粉碎。

    “王笑一,受死!”

    一道青朦剑光飞来,青曦宗那年轻强者如同鬼魅,挥剑斩出,斩开了虚空,剑势霸烈。这并非,但是,威力丝毫不逊色六玄前三式。

    另一边,滔天寒气涌动,化为无尽冰雪,如巴掌大小,六菱形的雪花飞溅,湮没了这片区域,直袭向秦墨。每一片雪花都散发无尽杀机,仿佛有着冰封天地的可怕威力。

    另一处,那个天才阵道师冷喝,双手连挥,结出一道道阵纹,催动这座大阵。阵势发动,一道道阵纹如同神兵疯旋,划出炫目光华,如一条条蛟龙在飞舞。

    这座大阵的阵纹,竟有十分之一是上古杀阵的阵纹,显是这天才阵道师修习已久的绝杀大阵。

    “小子,不能硬接!这杀阵无比诡异,上古杀阵的阵纹,凭你现在的斗战圣体,就算抗住,也要受伤。群敌环伺,不易硬拼!”银澄怪叫着提醒。

    秦墨脸色古井不波,心中凝重至极,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自从修为有成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凶险的杀局,稍有不慎,就会陨落至此。

    北澜一,青曦宗那年轻剑手,还有天才阵道师三人联手的威胁,实在太过巨大,何况还有一群天才强者围攻。

    砰!

    秦墨身形明灭不定,以踏足虚空,如一道不存在的虚影,在狂澜般的攻势中游走,却是依然受到波及,身躯倒飞,与一道阵纹碰撞在一起,背后的衣服炸开,背部出现一道血痕,深可及骨。

    “这个小畜生,还真是滑溜!”

    “这样的联手攻势,竟还无法将之置于死地!”

    一群天才强者脸色阴沉,杀机毕现,他们心中无比忌惮。这样的联手攻势,换成他们当中任何一人,一个照面都会毙命,死得不能再死,而秦墨竟然能够躲避过去,仅是受了皮肉伤。

    “祖阵之技-!”天才阵道师目光跳动,有着狂热的贪婪,“一定要保住他的头颅,我要用秘术,抽取祖阵之技的奥义。”

    “放心!这小畜生身上的一切宝物,都会成为我们更进一步的本钱。”北澜一冷冷开口,滔天杀意无法掩饰。

    一群天才强者逼近,他们皆是各大势力的绝世天才,皆有着绝对的骄傲,罕有会联手。但是,一旦围攻一人,其杀机太盛,即使天境强者也要饮恨。

    这样的杀局,等于是死局!?

    “轰”!

    秦墨一声低喝,他双足踏动,无尽瑞光涌现,一道道祖阵阵纹转动,传出无比浩荡苍古的气息,这是传说中的祖脉之力。

    “没有的!未能真正有成的,想要破开我布置的杀阵?痴人做梦。”那天才阵道师冷笑着,催动这座杀阵,压制祖阵阵纹的威力。

    突然,秦墨身躯微颤,一股奇异的力量从体内涌出,锋锐震世,如一柄天刀自体内苏醒,这是那一半刀灵的力量。

    体内,一道刀痕亮起,如一颗星辰在丹田中闪耀,那是独臂刀圣打入体内的刀气烙印。以这道刀痕为引,调动了那一半刀灵的力量,透体而出,斩出横贯天地的刀势。

    秦墨一瞬间明了,独臂刀圣感受到他深陷危机,催动了他体内的刀痕,帮助他脱困。

    此刻,秦墨丝毫不迟疑,顺势掠起,借着这道刀势,冲天而起。

    撕拉!

    这座大阵被斩开一道裂痕,秦墨身形如电,几个起落,已是消失在另一端的尽头。

    噗……,那天才阵道师口喷鲜血,脸色苍白,踉跄后退,神情尽是不甘和恨意。这样的绝杀阵势,都让秦墨突围而去,让他万分恼怒。

    “不需要担心,封锁这里,让这小子无法踏足代表阵道的光桥。得不到这一份惊世机缘,此子不足为惧!”北澜一冷森开口。

    其余天才强者交换眼神,纷纷点头同意,只要他们踏上光桥,获得剑武皇朝遗址中的惊世传承,而此子无法得到机缘,此消彼长之下,此子将来不足为惧。

    远处,秦墨身形如浮光掠影,转瞬之间,就已窜出了很远的距离,却是相当狼狈。

    “青曦宗、北寒门,还有那个阵道师……,这群家伙……,来日我修为有成,必定一一清算。”

    秦墨眼眸冰冷一片,跳动着炽热的杀机,他从修为有成以来,罕有这般狼狈的逃窜。今日实是无法,面对这么多敌人,每一个皆是逆命境中期以上的绝世天才,实在不能力敌,只能逃窜。

    “该死的!青曦宗、北寒门……,这帮兔崽子,本狐大人将来必定将他们碾碎!”

    银澄也是无比愤怒,本来它蛊惑秦墨,让其踏足代表阵道的光桥,都快要成功了,却从中杀出一群天才强者,生生阻断了那座光桥的道路。

    想到光桥的另一端,很可能是惊世的阵道传承,甚至可能是祖阵之技的其中一种,这狐狸就邪火攻心,暴怒不已。

    若非这处空间太诡异,隔绝了它的力量,刚才这狐狸就与秦墨合力,将这帮小崽子全部碾死。

    “从这处遗址出去之后,本狐大人要一一清算这笔帐,将这帮小兔崽子全部蹂躏至死!”银澄咬牙切齿的吼道。

    秦墨则是冷漠的反对,这笔帐他要一一找回来,不要任何人帮助。

    银澄则是不同意,表示它也是受害者,这群家伙中一半的人,它要亲自镇杀。

    砰!

    正在这时,前方,在一座座光桥的另一边,一片光辉如海的地方,忽然窜出一条光龙,龙爪龙鳞,栩栩如生。

    同时,那片光海中,又有一头头生物腾起,皆是光辉化成,是传说中才存在的生物影像。

    这些光影交织,构筑成一座宏伟的光桥,架在那里,出现在秦墨面前。

    嗡嗡嗡……

    一阵阵回音传来,如天地之音在激荡,那种呼唤振聋发聩,让秦墨头晕目眩,整个脑袋几乎要炸开。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代表剑道的光桥吗?”秦墨骇然失色。

    这种呼唤太强烈了,犹如一种无法抵御的魔音,让他几乎要沉沦进去,不由自主的要踏足其上。

    可是,在迈起脚步的一瞬间,秦墨却是清醒过来,伫立不动,并未立刻踏上去。

    “这座光桥,到底代表着哪一种传承?”秦墨陷入深思。

    银澄也是震撼莫名,它的六识之力,比秦墨的还要敏锐,却是察觉不出,这座光桥中蕴含的力量本源,到底是什么。

    “既不是剑道,也不是刀道,也不像是代表斗战圣体的传承,难道是……,该死的!千万不能是那种传承啊!”银澄忽然想到这个可能,顿时谩骂起来,它不能修炼,就算窥及这种传承的奥义,又又何用。

    秦墨略一沉吟,没有再迟疑,踏上这座光桥。顿时,一道道光辉冲起,他整个人化为一道流光,沿着光辉铸成的桥面,疾掠而去。

    随着他身影的消失,这座光桥的一端迅速收起,飞速消散,重新化为一片光海。

    嗖嗖嗖……

    身边光影流转,有种时光如逝,岁月如梭的惊悸之感,秦墨感到身躯不受控制,整个人与这座光桥融为一体,化为一道流光,朝着光桥的彼岸而去。

    这座光桥的对岸,到底会是什么?

    剑武皇朝封存的宝藏,就在光桥的另一端吗?

    种种疑问在脑海中盘旋,秦墨逐渐看见了光桥的另一端,砰得一声,他化为一道光窜出,抵达光桥的另一端。

    一片柔和的光铺洒开来,一栋栋建筑隐约浮现,宏伟浩荡的气势扑面而来,秦墨神情震撼,他仿佛来到了久远时代之前的那座皇都,置身其中,一切充满了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