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78章 最强的对手
    这个光影真正成形,金发飘扬,衣襟翻飞,犹如一个活生生的人,气度凝然,拥有绝世风采。

    若非周身金辉笼罩,很难分辨出来,这到底是一个虚幻的光影,还是真实的人。

    轰!

    这个光影低吼,有万千气劲喷涌,化为一道光柱,直射向秦墨身前的地面,将那里洞穿出一个大窟窿。

    这是一种挑衅,也是一种邀战,仿佛这个光影真是一个活生生的生灵,从石壁中走出,迎来后世的继承者。

    秦墨睁眼,眸中有光华闪烁,流转着一个个古字,【寂天经】四境的经文浮现,不断融入体内,化为自身力量的一部分。

    “战吧!”秦墨起身,屈指一弹,【狂月地阙剑】已是出鞘。

    此时此刻,他的修为没有遭到压制,经过刚才的战斗磨砺,实力有了一个飞跃,正需要一个强劲的对手来验证自身的战力。

    面对四境古经都淬炼至极致的对手,秦墨没有托大,他知晓仅凭肉身、【寂天经】上的进境,并不足以取胜,需要动用最拿手的剑技。

    砰!

    长剑一引,秦墨捏着剑诀,【万谛斩龙诀】斩出,顿时剑吟动天,一道巨大剑光冲起,如同一条大龙在咆哮,龙鳞闪耀,龙爪为剑锋,直斩而出。

    这样的剑势,仅是第一式,就达到了一倍的加速,这是【万谛斩龙诀】近乎大成的征兆。

    那光影振动双臂,不退不避,双臂直捣而出,金辉化为万千杀芒,如电火流星般袭至。

    一片光辉如巨浪冲起,这样的碰撞太过惊人,如同怒海中掀起万丈巨涛,交战的双方都没有保留,第一击就是全力出手。

    噗!

    那光影的左肩,被斩开一道口子,有着缕缕金辉溢出,仿佛是一种金色血液。其身形侧飞出去,承受不住【万谛斩龙诀】的剑势,撞在一侧的石柱上,震得大殿一阵颤抖。

    对面,秦墨也不好受,的上身皆是拳痕,那光影一击之下,实是挥出了数百拳,有一小半都命中了他。

    狂暴的拳势,让秦墨当即吐血,肋骨都断了数根,全身都布满了伤口,汩汩流出淡金的血液。

    呼呼呼……

    双方一记碰撞之后,都没有立刻出击,皆是在恢复自身的伤势。

    那光影周身笼罩金辉,伤口迅速愈合,如同一个生灵,在以【寂天经】迅速自疗。

    秦墨的伤势恢复丝毫不慢,本身是斗战圣体,又修炼【寂天经】,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迅速痊愈。

    这样的自疗速度,实是令人瞠目结舌,银澄都在嘀咕,换成其他强者,需要以神丹、灵药,才能达到这样的速度,而交战的双方,纯以自身就达到了。

    狐狸也不得不承认,这座巨大石壁太神奇了,竟能凝聚这样一具光影,仿佛是一个生灵,来考验试炼的闯关者。

    嗡!

    双方几乎同一时间恢复,几乎是同时出手,轰出绝杀的攻势。

    那光影双拳一动,依然是毫无花巧的直拳冲击,却是截然不同的气势。如气吞山河的拳势展开,仿佛要以一双拳头,轰碎山河,震塌星空。

    这样的拳势堪称惊世,即使以逆命境的修为施展,也是惊世骇俗,震撼得银澄差点尖叫起来。

    它认出了这种拳技,在狐族的古籍中有记载,是古老年代的一种盖世拳技,堪比天功,却是难知其名。古籍中只是记载,这种拳技曾经惊世,那一代的传人曾独战十八武主,以此拳技一一毙之。

    这样辉煌的过往,使得这种拳技充满种种神秘,却是难知其名。

    “这拳技的主人,曾是【寂天经】某一代的继承者吗?”银澄的疑问,却是无人回答。

    那个光影也不可能回答这些,交战的双方陷入死斗,拳势炽盛如狂,剑光挥洒倾城,这一战极其灿烂。若是外界知晓,必定会震动,这样的战斗,才能真正称之为逆命境的无敌之战。

    之前,秦墨与封曦落之战,后者诚然惊才绝艳,乃是剑道的绝世奇才。可惜,那天之娇女终是有缺陷,沉睡十年,即使参悟【六玄第六】,也难以发挥真正的威力。

    凭秦墨如今的战力,想要与他抗衡,必须是在逆命境,将各方面的战力淬炼至一个极限。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对手太难得了。

    而这个光影正是最佳的对手,每个境界的修为都淬炼到极致,并修炼震世拳技,拳势轰出,犹如太阳的光辉般炽烈。

    秦墨双手持剑,将【大易周天剑】、【万谛斩龙诀】催动至极致,配合【血气沸腾】,再全力运转【暴体天功】,每一剑斩出,这片大殿都在震动,难以承受这种剑势。

    大殿四周,墙壁、地面上皆是剑痕,以这种石料的恢复之能,竟也一时难以复原,剑痕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犹如蛛网。

    砰……,瑞光暴射,【麒麟踏瑞】也是踏出,划出一道道无比玄奥的步履,秦墨整个人沐浴光辉,斩出一式式杀招,对抗这种震世拳技。

    轰隆!

    无数光辉绽开,这座大殿湮没在光海中,即使是那座巨大石壁也被湮没。这种碰撞的光辉太璀璨,是交战双方将力量提升到极限,轰出的极致一击。

    一霎那,整个大殿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音,狐狸在殿门处出现。刚才的碰撞余波,将它排斥出去,八条尾巴的优美身影出现。

    “结束了吗?这小子是胜出,还是失败了?”银澄低语,透着紧张的情绪。

    光辉渐散,一个身影躺在地上,正是秦墨,他身体伤痕累累,如同一块破布,可谓是千疮百孔,正躺在那里喘气,呼吸很微弱,已是受了重伤。

    “后来者,能够战胜同阶的对手,很不错……”

    “一个不错的传承者,可惜,并不是最出色的……”

    “以逆命境之身,应战胜更高层次的对手,才能成为最强的传人一列……”

    低沉的声音回荡,有些落寂,也有着解脱,以及一丝淡淡的欣喜。这是曾经的【寂天经】一位传人的意志,因为秦墨的出现,并最后达成考验,而感到后继有人的喜悦。

    “【寂天经】,传承于上古的人族神典,不要埋没了,残缺的斗战圣体。这条路很艰辛,但即使在绝境,也不要放弃希望。人族长久以来,正是有着希望,才能生存下去。世间如牢笼,吾辈当破之……”

    那个声音徐徐回荡,最终归于沉寂。

    呼呼呼……,光辉涌动,一股股金光如一条条小龙,钻入秦墨体内,迅速恢复他的伤势。

    “以逆命境的修为,要战胜天境的对手,才是【寂天经】的最强传人之一吗?凭我现在,是无法做到的。”

    秦墨遗憾的慨叹,刚才的一战太艰难了,最后的一记碰撞,他根本无从预料胜负,在那一刹那,他以为已是死去,却是获得了最后的胜利。

    战与败,生与死……,唯有极尽一战,才能真正体会那种滋味。

    “小子,你真是命大!本狐大人还以为,刚才你要挂了,要给你收拾遗物呢。”银澄窜了过来,这般说道。

    秦墨气得鼻子一歪,这狐狸的嘴巴损得可以,不说给他收尸,却想着扒他的遗产,实是贪婪至极。

    这时,大殿深处的那座石壁震动,其上光辉翻腾,涌动如潮,竟是朝着石壁中央涌去,压缩成一个极致的光点,喷薄出一切皆寂的恐怖气息。

    秦墨、银澄齐齐色变,难道说逆命境的对手之后,还有天境的对手。这样的战斗根本不用打,根本没有一点胜算,单是逆命境的对手,就是真正的同阶无敌,再来一个无敌天境,将【寂天经】各个境界经文淬炼到极致,如何与之抗衡?

    那个光点压缩到极限,而后巨大石壁也随之缩小,化为一道光,径直冲入秦墨的眉心,消失不见。

    秦墨只觉脑海中多了一块东西,与拥有【天工开物】的感觉一样,同时,一段段古字划过心田,这是【寂天经】逆命境的真经奥义,与此前修炼的经文相互印证。

    不过,那块石壁的其他部分,无论秦墨如何凝神,也是看之不清,连天境的经文真迹,也是看不到。

    那石壁上的其他经文,依然笼着一层光辉,无论如何也看不透,只有先天、宗师、地境,以及逆命境的经文,已是彻底显现,一个个古字如宝石般,闪烁光辉,流光溢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