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879章 巨川古殿
    “想要获得下一境的真经奥义,还要经历同阶的挑战吗?”秦墨摇了摇头,

    的传承实是苛刻之极,不过,有了这座石壁在体内,他至少不用四处搜寻这部古经的其他部分。

    只要境界到了,能够通过这座石壁的考验,就能获得那一境界的

    经,这省却了很多事。不过,石壁凝聚的逆命境对手,就是如此强大,武至天境之后,对手会强大到何等程度,秦墨不禁皱眉,感到棘手。

    此时,这座空旷的大殿,陷入了真正的寂静,狂风从殿口卷入,吹散了这里的光辉,墙壁、地面的战斗痕迹逐渐消失。

    秦墨站起来,他身上的伤势也恢复得差不多,与银澄一起,在大殿中搜寻,想看看是否有宝藏封存。

    可惜,并没有搜寻到什么,这里空空如也,与这座空旷的皇都一样。

    秦墨、狐狸却是很惊异,这座大殿的位置,无疑是剑武皇朝的皇都的最重要区域,却有着

    的传承。难道说这部神典,是剑武皇朝的镇世绝学?

    “剑武皇朝的那段历史太久远,又被刻意的掩盖了,后世难以知晓,那个皇朝拥有那些惊世绝学……”

    银澄很遗憾,也很不忿,它进入了遗址中的最重要之处,却是一无所得,这让它心里非常不平衡。

    忽然,四周的空间出现裂痕,一条条裂痕不断扩散,这座皇都正在龟裂,而后如碎裂的镜子一样,彻底崩溃开来。

    “等一等啊!本狐大人还要搜寻十遍,一定还有秘藏遗留,未被现!”

    空旷的殿宇中,传出银澄不甘的呼声,深入宝山,却是空手而回,这是它不能接受的事实。

    轰!

    天空亮起一道闪电,雷霆如巨龙般肆虐,秦墨出现在一片山川之中,这些山体无比巍峨,直插天际。

    其中一座山峰最是庞大,巍峨如天柱,其上有一座殿宇,光辉四射,如坐落在云端之上。

    一阵阵声响如同山洪海啸,从那座殿宇中传来,那里有无比惊人的战斗爆,恐怖的气机从天空垂落,如同天地的巨变来临,震得人们骇然失色。

    轰隆隆……

    高天之上,那座庞大殿宇中,有一具具巨人般的光影浮现,那是盖世强者的真焰所聚,如同神魔一样可怖。

    “那里……,有武尊级的战斗爆!”

    秦墨、银澄皆是色变,本以为从空旷皇都中出来,会达到遗址的出口,想不到根本不是如此。

    那座巨川上的殿宇中,不仅有着盖世强者的强横气息,还有一种滔天的神光冲起。

    “快过去!那里必定有惊世神物,很可能是剑武皇朝的惊天秘藏!”银澄怪叫道。

    事实上,秦墨也在同一时间,产生了一样的猜测。能够引得武尊级强者出手,必定是有无比惊人的秘藏出世,惹得盖世强者不顾一切出手抢夺。

    嗖!

    秦墨身形一动,已是飞掠而起,化为一道流光,朝着那座山岳之巅射去。

    这种时刻,谁也不会在乎,那个地方是否有盖世强者之战。惊世秘藏动人心,至少要前去看一眼,才能确定是否能够分一杯羹。

    不过,秦墨很快就停了下来,他在一个山脚处,看到了黑锅。这位机关术大师正陷入重围,被一群强者围住,他焦炭一样的脸庞布满血迹,身上也是布满伤痕。

    周围,是一群阵道宗师,以及数位逆命境强者,为的则是一个青年阵道师。正是在光桥处,布置围困秦墨的那个天才阵道师。

    “你们……休想夺走我的秘宝……”黑锅低沉开口,语气很虚弱,却是斩钉截铁。他双目赤红,却是透着坚毅,置身于一个防御大阵中,抵挡着这群人的前进。

    他紧握着一个袋子,那是装有破阵机关兽的袋子,乃是在无名之城那些天,黑锅亲手缝制的。按照这位机关术大师所说,每一头机关兽出来,都如同是自己的孩子,一定要好好的爱护它。

    秦墨依然记得,黑锅那胖头猫般的机关兽时,专注而虔诚的眼神。秦墨那一刻明白,正是这种专注,这种虔诚的狂热,才让黑锅在机关术上,取得了那样惊人的成就,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大师。

    “哼哼……,老家伙,你还是识相点,将这件机关秘宝交出来。独臂刀圣在那座圣殿中,遭遇两大武尊强者围攻,已是自身难保。你如果交出这件神物,我会考虑,让你没有痛苦的死去。”那青年阵道师站出来,淡淡冷笑,如同在说一条狗的生死。

    周围,一群阵道宗师已是不耐,不断出手,破解防御大阵。

    不过,这种防御大阵想要破解,乃是相当困难。这是银澄的阵旗,在进入这片遗址前,分给同伴,用来抵御强敌之用,堪比一座天级大阵,其中融入了一些祖阵阵纹。

    “祖阵阵纹,确实玄奥!这是王笑一那小混蛋炼制的阵旗吗?可惜,他不在这里,否则,机关兽神物,祖阵之技都能得手,那就两全其美了。”青年阵道师喃喃道,神情之间充满了惋惜。

    “两全其美?那我就成全你!”

    秦墨身形冲出,飞腾而起,双足连踏,踩出万丈瑞彩,凌空踏了下来。

    砰!

    虚空洞开,生生被踏出一个大窟窿,狂暴气劲直袭而下。

    青年阵道师大惊失色,却是反应极快,立时捏着一道阵旗,抬手打出。

    一声巨响,狂乱气劲如潮水汹涌,这枚阵旗碎裂,一些人当其冲被波及,身躯被轰得四分五裂,鲜血飞溅而起。

    “啊……”

    “是谁!?”

    “有人偷袭!”

    阵阵凄厉惨叫响起,这群人已是死伤了一小半,血肉横飞之中,秦墨脚踏瑞彩,如一座山岳降临。

    秦墨伫立,站在人群中央,挡在黑锅面前,冷然而立,双眸冷灿如星,扫视四方。

    “你们还有脸说偷袭?以众欺寡,欺凌一位机关术大师,谋夺他的宝物。你们还敢说别人是偷袭?”

    目光扫视,落在青年阵道师脸上,秦墨眼中杀机毕现。此前在光桥前,他身陷重围,尤其是此人布置的大阵,险些将他留在那里,陷入绝杀之局中。若非独臂刀圣的刀痕,当时秦墨就危险了。

    “哈哈哈……,想不到是你,王笑一!之前让你侥幸逃了,你竟然还敢出现!”青年阵道师放声大笑,有着踏破铁鞋无觅处的喜悦,“正好,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在代表阵道的光桥上,获得了怎样的惊世传承。”

    轰!

    一道金色阵纹冲天而起,如一条金龙飞舞,龙咆哮,出一种洪音,震得天地鸣动,天地之力狂涌。

    这是一种无比玄奥的阵纹,充斥着古老的气息,属于远古的岁月,早已泯灭在岁月长河中。

    “这是皇朝阵纹……,这家伙得到的传承,是剑武皇朝的皇朝阵纹!”银澄在暗中惊呼,声音都走掉了。

    狐狸完全有理由震撼,它本来希望,代表阵道的光桥另一端,能够获得另一种祖阵之技。但是,这也仅是它的美好愿望而已,祖阵之技太过罕见,这一纪元以来也未曾掘。

    据狐族的先辈预言,在上一纪元的动乱中,祖阵之技就已失传,难以在这一纪元出世。

    事实也确是如此,若非在万年古墓中,秦墨一行将奕铭风救醒,今世依然难见祖阵之技。

    可是,看到这种金色如龙的阵纹,银澄更是吃惊,这是早已不现世的皇朝阵纹。

    所谓的皇朝阵纹,乃是一个皇朝建立,得到天地之力,大地祖脉的认可,自行呈现的一种阵纹,有着奥妙无穷的力量。

    与祖阵之技相比,皇朝阵纹并不能蜕变出阵技,却皆是脱胎于天地之力,祖阵之气,乃是同根同源。

    自从剑武皇朝陨落,古幽大6再无又一个皇朝出现,这种皇朝阵纹再无出现,想不到被这个青年阵道师获得了传承。

    “好东西啊!小子,此人之前在光桥那里,聚众围杀你。那代表阵道的光桥,本来是由你踏足,却被这混蛋抢了。夺回来,将这家伙碎尸万段,夺回皇朝阵纹!”银澄快要暴走了,它恨不得自己冲出去,用爪子将这青年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