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11章 暗冰毒再现
    “湛邪,你等着,待我杀破海脱困,必定将你碎尸万段!“

    通道一处,一片凶戾气机弥漫,交织成一座大阵,与通道中的可怕气息相合,封锁了一片区域。

    那片区域气息弥漫,只有可怕虎咆传出,却是看不到身影。渐渐的,那声音越来越微弱,竟是悄无声息。

    “是【万妖殿】的杀破海?”

    秦墨度极快,如一道鬼魅般,从远处闪烁而至。看着通道拐角处,这样一座大阵,停了下来,微微皱起眉头。

    显然,【万妖殿】的第一天才杀破海被暗算,困在这座大阵中。从阵纹来看,偷袭者分明是蓄谋已久,这座大阵的阵纹与四周的寒气相融,令得这片区域的寒气不断增强。

    这样的阵势,只有在这种阴阳逆转的环境中,才能挥出最大的威力。

    “都说在以往的【生死关】中,有绝世天才离奇死去,莫名失踪,看来一部分是通道中的凶险,另一部分是外来的偷袭。”

    秦墨暗中自语,却没有动手相救的意思,他对妖族并没有太大好感。何况,魔蛟城是一片混乱之地,他可没兴趣当一个好人。在这样的地域,当好人的后果,往往都是没有好报的。

    “谁……,在外面……,能否救我出去,必有重报!”低沉的声音传来,杀破海显得很虚弱,但是,言语中依然有着摄人的气魄。

    不得不承认,【万妖殿】的第一天才确有凡之处,哪怕隔着这座大阵,秦墨也能感到凶兽般澎湃的妖气。

    脚步微顿,秦墨却是不想停留,身形掠起,朝着通道深处而去。至于【万妖殿】的第一天才,就让其自生自灭吧。

    “等等,小子……”银澄忽然出声,前爪扣着秦墨肩膀,令后者隐隐生疼。

    “怎么?银澄阁下,你想救下一个虎族?”秦墨不解皱眉,狐族与虎族之间,自古以来都是明争暗斗,这狐狸难道还顾念同为妖族之谊?

    “谁想救这个家伙!本狐大人嗅到了【暗冰之烙】的气息,就在大阵当中。”银澄全身毛竖起,咬牙切齿。

    秦墨神情一滞,脚下瑞光一闪,【麒麟踏瑞】已是运起,整个人化为一道瑞光,冲进阵纹之中,犹如穿过一道水幕,毫无阻隔的钻了进去。

    这座大阵中,一个雄伟的身躯趴在地上,全身泛着暗金虎纹,正是杀破海。其右肋插着一根墨色冰箭,散着森森幽黑的寒气,不断渗入杀破海体内,将他全身覆上一层黑色冰层。

    周围,这座大阵的阵纹运转,使得寒气不断增强,被那根黑冰箭矢吸收,越增强其可怕的寒毒。

    这支黑冰箭矢,竟是以【暗冰之烙】制成,那种寒气令人战栗,根本不愿靠近。

    秦墨注视着这支黑冰箭矢,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刚才在外面,银澄感应到落月峰那刀客的气息。现在,杀破海又身中黑冰箭矢,毫无疑问,参加【生死关】之争的众多天才中,混入了落月峰的残党,极可能是刀王一脉的传人。

    “小子,救活这家伙,问出那个混蛋的下落。本狐大人要亲手,将他撕成碎片。”银澄声音很冰冷,透着森然的杀意。

    即使银澄不说,秦墨也会这样做,那些落月峰的残党,已是成为他心头的一根刺。

    以秦墨现在的战力,自是无惧什么刀王一脉的强者,但是,千元宗却不能无视。落月峰的这群残党最擅长偷袭之事,若是对千元宗下手,对于宗门将会是一场灾难。

    并且,从镇天国走出以来,秦墨隐隐有种感觉,落月峰背后隐藏着很多秘密,并没有被掘出来。

    屈指一弹,数枚【子午流注针】已是射出,刺入杀破海体内,传出真正铿锵之声。

    “这家伙的肉身很强悍,快赶得上古兽王血脉的体魄了。”秦墨眉头一跳,有些惊讶。

    随即,秦墨眉头一皱,心中一个计划形成。伸手一抓,将杀破海的身躯摄起,同时,打出一道真焰,化为杀破海的样子,依然趴在地上。

    下一刻,秦墨踏着遁天步,消失在大阵中,周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仿佛他根本没有来过一样。

    ……

    吼!

    通道的一个隐秘地点,杀破海骤然睁眼,就欲起身咆哮,却是张开嘴,只吼了一嗓子,就不出一丝声音。

    而后,杀破海觉全身插满了一根根长针,封住了他的妖力,连动弹一下都不能。

    “是你!诡剑!?那个走运的人族!”

    眼珠一转,杀破海看清了秦墨的身影,顿时惊怒交加,对于一个妖族来说,在虚弱时,边上有一个人族,这与走夜路撞鬼没什么两样。

    “若想拔除身上的【暗冰之烙】,就乖乖别动。”秦墨伫立一旁,淡淡开口。

    听到【暗冰之烙】四个字,杀破海浑身一抖,立时不再动弹。千年之战中的可怕寒毒,这是任何强者都忌惮的诡毒,杀破海很清楚,以他现在逆命境的修为,被那样一支黑冰箭矢射中要害,本应是连一丝生还的机会都没有。

    要知道,在每一次千年之战中,死于这种诡异寒毒之下的强者,可谓是数不胜数,对于任何种族来说,这都是一种谈之色变的寒毒。

    现在,杀破海却苏醒过来,证明这人族剑手确有拔毒之法。

    “人族与妖族向来不睦,但我杀破海恩怨分明,你有任何要求,尽管提出来。”杀破海沉声开口。

    秦墨一愣,想不到这虎族天才如此干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救你的报酬以后再说。先说下偷袭你的是谁?”秦墨问道。

    说到偷袭之事,杀破海立时暴怒,一双虎眉都立了起来,偷袭他的有十数个年轻强者,以邪炎宗四小炎的老大湛邪为,纠集了魔蛟城的一群年轻天才伏击他。

    不过,面对这样的伏击阵势,杀破海并无所惧,以一己之力独战。却在激战中,被一个神秘人以黑冰箭矢偷袭,又被湛邪打入大阵中。

    “该死的湛邪!等我寒毒尽祛,必定要亲手将他撕成两半。小子,何时才能祛除【暗冰之烙】寒毒?不若你跟我回【万妖殿】,慢慢拔除寒毒,我必有重酬。待我痊愈之际,就是湛邪那群家伙陨命之时!”杀破海牙齿咬得咯嘣响。

    “你还要回去?报仇不过夜,你能忍到【生死关】之争结束?”秦墨反问道。

    “你这人族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想等待吗,若不是这【暗冰之烙】,咦……”杀破海身躯一动,身上的【子午流注针】纷纷化为齑粉,体内的寒毒也是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一下,让杀破海无比震惊,他很清楚【暗冰之烙】寒毒的厉害,传闻中了这种寒毒,除非以自身修为驱散,没有其他方法能够拔除。

    这人族剑手竟能拔除【暗冰之烙】,还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未免有些惊世骇俗。

    秦墨暗中点头,他对如此短时间内,拔除这样严重的【暗冰之烙】,也是感到有些意外。

    在蛟血池一月潜修之后,他就估摸着,【子午流注针】能在短时间内拔除【暗冰之烙】。可惜,银澄妖火蜕变圣之后,这种寒毒已是构不成威胁,秦墨也无法验证这个揣测。

    现在从杀破海身上,秦墨验证了这一点,他如今的【子午流注刺法】,已是【暗冰之烙】十足的克星。

    “你……”杀破海浓眉跳动,惊异不定,旋即大笑,“好!诡剑兄弟,兄弟我承情了,虽说你我是人族、妖族之别,但是,这份救命之恩,杀某人铭记于心,你以后有任何要求,尽管提。”

    秦墨点了点头,杀破海也是心思敏锐,从【子午流注针】的效用上,就推测秦墨并不好惹,立时开始结交。

    “使用黑冰箭矢偷袭的家伙,很可能是我的大仇家,咱们联手,将这家伙揪出来。”秦墨这般说道。

    杀破海双眉立起,杀气翻腾,当即同意,他对湛邪,以及暗中偷袭的家伙,皆是存着必杀之心,有秦墨出手相助,则是再好不过。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