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13章 颠覆的席位排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224603.html
    “是谁?谁暗算了破海!破海,是谁下毒暗算你!?”

    低沉啸声响彻天地,一股妖气如铺天盖地的云层,席卷了这片天空,这是的一位妖圣,也是这一势力的元老,对于杀破海最是疼爱。

    可惜,这位妖圣的声音却是传不进,那片区域的声音能够传出,外界的一切声音却是无法传入。

    “破海身中的寒毒很诡异,在魔蛟城从未见过,难道是那个诡剑下的毒。”有大妖冰冷瞪视秦墨,这人族剑手第一个抵达关底,很可能就是偷袭杀破海之人。

    因为距离太远,又是雾气弥漫,遮蔽了视野,远处的一众强者只能依稀看到杀破海身中寒毒,并未认出这是。

    不过,的一群大妖则是对秦墨充满杀意,他们皆是认为,十有*是“诡剑”下的手,否则,如何能赶在杀破海之前,第一个抵达关底。

    “万仞楼主,你们人族实是卑鄙,敢暗算我绝世奇才,是不是你主使的?担心破海夺得最后优胜,指使一个外来者暗中偷袭?”一位太上长老低吼,巨涛般的妖力冲天而起,袭向另一边的万仞楼主。

    一群大妖亦是咆哮,一股股妖力翻腾,齐齐笼罩向万仞楼的一群强者。

    一声冷哼,万仞楼主挥袖,将无边妖力拍散,漠然道:“之争,本就是手段尽出,无所不用其极。就算不是本尊指使的,诡剑这小子这般偷袭,也没什么过错。”

    言语之间,却似是承认,就是诡剑偷袭的杀破海,并且,还是他指使的。

    顿时,一群强大妖族暴怒了,纷纷扬言,若是杀破海有任何闪失,不用等之争结束,就是和开战之时。

    “有任何手段,你们使出来就是,本尊全部接了。”万仞楼主漠然回应。

    这番回应无比强硬,惹得一群强大妖族差点当场暴走,的数位太上长老几乎要忍不住出手。

    一时间,和之间剑拔弩张,一股股强大气机喷薄,形成一片可怕的场域。

    周围,众多强者纷纷后退,不愿被牵涉进去,也没有强者上前劝解。在魔蛟城中,任何势力发生冲突,都是相当正常的,哪怕是前一秒相谈甚欢,下一秒拔剑相向,也并不是稀奇的事情。

    对于魔蛟城的亡命武者们来说,巴不得各大势力天天开战,打得头破血流才好。

    “楼主,何必为一个外人,与翻脸呢?诡剑此子暗算杀破海,怎能由我来背锅?”一位长老嘀咕,有些不满。

    正在这时,魔蛟城主的声音传来:“行了。你们两大势力若要相争,等到之争结束,到时拼个你死我活,也不相干。此届意义非同一般,不容干涉!”

    魔蛟城主发话,一群大妖皆是收敛了一些,但是依然愤怒难平,一些强大的妖族气机外放,那片区域的妖力如雷霆般闪耀,劈啪作响。

    “诡剑兄弟,多谢相救。此次恩情,待到之后相报。”杀破海忽然开口,声音徐徐传出。

    “只是举手之劳,你能够脱困,是凭你自身的实力。你这样的伤势,真的要继续战下去吗?”第一擂台上,秦墨伫立,平静开口。

    “自是要战下去,我要亲手斩下湛邪的脑袋,让他明白在不聚众偷袭的情况下,他在我面前就是一坨屎。”杀破海冷然说着,无穷杀意喷涌而出。

    话语一顿,杀破海又道:“诡剑兄弟,若是在中相遇,我可不会留手,你要小心!”

    “你让我第一个抵达关底,若是相斗时留手,就是对我的侮辱。”秦墨如是说道。

    秦墨、杀破海你一言我一语,说得煞有其事,让隐在暗处的银澄一阵磨牙,这两个家伙演得还真逼真,若非它知晓经过,还真得信以为真。

    这番交谈清晰传了出去,远处众多强者皆是愣住了,原来真正的情况竟是如此。偷袭杀破海的另有其人,是邪炎宗的湛邪。

    而诡剑这个年轻剑手能够第一个抵达关底,并非是个人实力如何强横,而是与杀破海一起赶至,并且听诡剑的语气,是杀破海感激其相救之情,让其第一个抵达关底。

    “这……,万仞楼主,刚才多有得罪!之争后,必有厚报!”

    一位太上长老很尴尬,当即道歉,真相竟是如此。若是刚才两大势力真的火并,那简直是一个笑话,成为魔蛟城百年前最大的笑柄。

    万仞楼主没有说什么,微微颔首,算是接受了的道歉。

    此时,一群大妖的杀机更盛,却是针对,刚才杀破海说得很明白,是四小炎之首的湛邪聚集一群强者,暗中伏击偷袭,才重伤了杀破海。

    等到之争结束后,这笔帐定要好好清算。

    轰!

    又一道强横无匹的气机冲起,一道身影横空而过,落在第三座擂台上。这个身影鬼气冲天,在其身后形成一个庞大的鬼影,若隐若现,森然的力量四处狂溢。

    “这是雪藏的那个绝世奇才?”有强者惊异不定,对于这样强大的鬼气很忌惮。

    一众强者中,有人认出这鬼族天才的来历,驮鬼山!十数年前,此宗的太上长老带回了一个新生鬼族,视为绝世奇才,将之隐匿在之中培养,准备造就下一任的掌舵强者。

    现在看来,培养的很成功,驮鬼山的鬼气太强大,竟与杀破海分庭抗礼。

    第三擂台上,驮鬼山身周鬼气沸腾,如黑色岩浆一样涌动,他此刻很愤怒,被人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一个重伤的妖族抢在前面,实是一个极大的耻辱。

    “关底有凶气暴走,让你们两个走运抢在了前面,等到真正交锋时,可就不是靠运气了。尤其是你这个人族小子,最好不要碰到我,否则,当场将你炼化,将的药力吞噬,这可是大补之物!”驮鬼山森然冷笑,笑声如夜枭般刺耳。

    秦墨、杀破海的神色很平静,对于驮鬼山的挑衅皆是没放在心上,他们此刻更关注的,是接下来谁会抵达关底。除了湛邪之外,使用黑冰箭矢偷袭的那个家伙,是否也会来到。

    片刻后,的关底处,连续三道身影闪动,几乎是不分先后而至,八刃、七刃,以及带着枯木面具的天蛇公主,分别占据第四、第五、第六的擂台。

    远处,观战的众多强者一片哗然,继驮鬼山之后,闯入关底的第四到第六名,竟是这三个年轻武者,这也太出乎意料了。

    邪炎宗的四小炎呢?

    魔蛟城主的六大弟子呢?

    万仞楼的其他八刃呢?

    为何一个都不见踪影,这第四到第六名,八刃在一月之前,已在火沙风暴中身受重伤,传闻已是一个废人。就算现在修为尽复,也难以产生质得飞跃,所谓的破而后立,可不是那么简单。

    七刃的实力是很强,但与万仞楼“十刃”的前五刃相比,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至于枯面人,与诡剑一样,也是一个外来武者,根本算不得魔蛟城的年轻一代。

    这样的三个武者占据第四到第六的位置,让魔蛟城诸多强者脸色发黑,诚然每一次之争都会有黑马,但是,之前寄予厚望的年轻天才只有两个位列前六,未免太诡异了。

    关键一点,七刃、八刃之前的实力如何,在魔蛟城一众强者心中都有一杆秤。

    距离火沙风暴结束,才堪堪一月而已,这两个年轻天才即使有进步,也不会有质的飞跃。

    至于诡剑、枯面人,在火沙风暴中的表现也很不凡,却与魔蛟城年轻一辈的领军天才有着不小的差距。

    这样的四个武者,占据前六擂台的四个位置,让魔蛟城众多老一辈强者难以接受,就如四只小孔雀,挤入本该属于鸾凤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