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18章 最后一轮的名额
    吼!

    【生死关】中,忽然冲出一道实质的妖光,瞬间化为一头暗金巨虎,仰头咆哮,气劲如海,汹涌向四方,形成无边无尽的波澜。

    这道妖光太璀璨,也太快了,刹那间洞穿了虚空,横跨了星河,让世间一切光彩为之失色。

    这样的威势太盛,让距离稍近的强者毛骨悚然,纷纷后退,生恐被波及。

    “这是……,逆转【天地之桥】,即将步入天境的征兆!”有人失声惊呼。

    咔嚓!

    那道暗金巨虎一闪而过,带起一道鲜血飙起,半空中,湛邪惨叫,捂着右臂疾退,他的右臂已断,伤口有着啃食的痕迹,竟是被咬断。

    “咔嚓、咔嚓……”

    那头暗金巨虎咀嚼着断臂,转眼咬成碎肉骨末,鲜血从虎口中流出,说不出的狰狞可怖。

    擂台上,杀破海的身形则是不见,这情景让众多强者惊悚,这头暗金巨虎难道是杀破海所化?

    “【不破虎躯】!?破海的这门不世体功即将大成了。”【万妖殿】一位太上长老低语,神情间有着喜色。

    其余观战强者则是悚然,这头暗金巨虎的妖力太盛了,明明是逆命境的修为,却让天境强者都感到巨大的威胁,这是虎族的不世奇功吗?

    一双双眼睛注视着擂台,观战的诸多强者目光一瞬不瞬,这一战的变化超出了想象。

    另一边,【邪炎宗】的一群强者则是眼皮狂跳,他们没想到战斗形势如此一面倒,湛邪竟是完全落入下风。现在只能祈祷,杀破海伤势过重,最终不支,被湛邪击败。

    不过,这种可能性很低,妖族的生命力远比人族顽强,而虎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越是伤势垂危,越可能激发杀破海的斗志,爆发更强的力量。

    轰隆!

    暗金虎爪横空,将虚空生生抓出一个大裂口,气机逆乱,将整个擂台覆盖,湛邪已是避无可避。

    “杀破海,这是你逼我的!既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湛邪大吼,他从没想过会被逼到这种地步,刚才那记暗金虎爪横空,险些将他身体抓为两半。此时,他再无保留,将全身邪炎催动至极致,施展【邪炎宗】的最强杀招。

    一刹那,惨绿火焰冲天起,化为一头实质的绿鳄,巨尾扫动,迎击而上。

    此刻,湛邪全身邪焰沸腾,化为一座绿焰熔炉,邪炎更是凝聚化形,变幻出一截手臂,补全他身躯。

    一声轰天巨响,湛邪冲了出去,身形划出一道道诡异的轨迹,却是无比玄奇,充斥着一种武道至理。

    这情景,让无数观战者惊骇,所谓万流归宗,武至巅峰,都会殊途同归。但是,邪道的武学容易大成,却难臻巅峰,想要孕育出武道至理,可谓是难之又难。

    毫无疑问,湛邪是一位绝世奇才,如此年轻,就将【邪炎宗】的邪炎大成,并已臻化境,领悟出这一条道的奥义。

    许多强者相信,若是没有杀破海的存在,此次【生死关】之争的冠首,十有八九就是湛邪。

    吼!

    对面,杀破海狂啸,那头暗金巨虎喷出一道清辉,形成一片星辰之光。虎身一闪,穿过了这片星辰之光,一瞬间失去了踪迹。

    【虎闪碎星河】!

    这一霎那,观战的诸多强者明白了这一式的奥义,并非是以虎身击碎星河,而是另一种玄奥无比的武技。

    星河之中,一道暗金虎影出现,踏着星辉,若隐若现,速度快到了极致,竟是堪比秦墨的【麒麟踏瑞】。

    噗……

    暗金巨虎重新出现,却是在湛邪身后,虎口中衔着一条腿,不断咀嚼,瞬间将这条断腿吞噬干净。

    “啊……,杀破海,你根本没有受伤!你骗我。”湛邪凄厉大吼,刚才的一记碰撞,让他瞬间明白,【万妖殿】这个大敌根本没有受伤,一直都是在伪装,骗过了所有强者。

    下一刻,一条粗壮的手臂探出,如拎小鸡一样,掐着湛邪的脖子,将之提了起来。

    杀破海已是散去暗金虎身,恢复人形,拎着湛邪,冷冷注视着对手。

    “若是不装成重伤,你这样的卑鄙胆小的小人,会主动迎战吗?”杀破海冷冷开口,言语间透着一片肃杀。

    关于佯装重伤的计划,是秦墨提出来的,拥有两世的经历,阅尽沧桑,秦墨很清楚像湛邪这样的小人,若是看到杀破海完好无损,肯定不敢应战。不如装成重伤,这样一来,湛邪绝对会忍不住,主动挑战杀破海。

    咯吱、咯吱……,杀破海手掌用力,不断收·紧,将湛邪的脖子捏长了一倍。

    “湛邪,快认输!”【邪炎宗】一个太上长老大吼。

    然而,湛邪脖子被掐住,哪里能发出声来,只听的咔嚓一声,一颗头颅飞起,湛邪的脖子被生生捏断,无头尸首坠地。

    杀破海随即踢出两脚,狂暴的妖力爆发,将湛邪的尸首踢得粉碎,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一幕,让【邪炎宗】众多强者咆哮不已,他们脸庞扭曲,心疼到极点。湛邪是【邪炎宗】数百年来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才,就这样陨落了,被击杀在【生死关】中。

    这样的损失,即使是【邪炎宗】这样的二品势力,也是不能承受的。若是湛邪不死,很可能成为宗门千年来的最强者,带领【邪炎宗】走向一个辉煌。

    然而,一切的希望都破灭了,天才易夭,自古以来皆是如此。

    一时间,【生死关】内外,一片寂静,众多强者皆是震骇,杀破海与湛邪一战,等于是【生死关】之争的冠首之战。

    而杀破海则以绝对的优势胜出,几乎可以认定,【万妖殿】这位妖族奇才,乃是此次【生死关】之争的优胜,且是魔蛟城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

    “谁?!还想与我一战?”杀破海低吼,虎目绽放无边杀气,扫视周围。

    【生死关】中,其他选手皆是避开,不管与杀破海对视。

    事实上,此时【生死关】中存在的选手,也只有七名而已。与魔蛟城主所许可的八个名额,还要少了一个。

    其中,秦墨、八刃、天蛇公主的擂台聚在一起,他们战胜第二轮对手后,就没有再进行挑战。

    八刃当众击杀血剑姬,神智恢复清醒后,就越发沉默。而其他选手对这匹黑马很忌惮,都不敢轻易挑战。

    至于天蛇公主则选择了湛邪的方法,一直与对手缠斗,刚刚才结束第二战。

    七刃的运气则很背,在第二轮乱斗中,遇到了第一刃·杀刃,在五十招开外败北。

    剩下的四个选手,分别是【万仞楼】第一刃·杀刃,魔蛟城主的第一大弟子,以及【劫魂宗】雪藏的第一天才驮鬼山。

    这样的结果,着实是出乎一众观战者的意料,虽说因为杀破海的四处挑战,凭一己之力,生生让数个选手出局,将第二轮战斗彻底搅乱。

    但是,原本预期的年轻天才中,竟有数位都被出局,由八刃、诡剑,枯面人代替,这个结果实是难以接受。

    八刃、诡剑倒也罢了,在第二战中展现了极其不俗的战力,但是,那个枯面人跻身最后的七强,根本就是取巧。

    “第二轮结束,只有七个小家伙么?也罢,【跃龙台】排位战,就由你们七个参加。”

    魔蛟城主这样宣布,并没有打算再选一个年轻强者,补全八个名额。

    “接下来,就是确认最后的优胜。你们七个,可以任意提出挑战,也可以弃权。开始吧。”

    话音落下,【生死关】中七座擂台上,七道目光交汇,碰撞出一道道火花。

    【跃龙台】排位战的名额确定,接下来则是【生死关】的重彩头之战,关于那颗【魔蛟丹】的归属。

    七个选手中,秦墨、天蛇公主对于优胜虽然不在意,却是不愿放弃这粒神丹。

    “嘿嘿……,诡剑,你这人族小子运气不错!优胜战的第一场,就由你我开始吧。你敢应战吗?”

    第三擂台上,驮鬼山忽然笑起来,声音如夜枭,在半空中回荡,向秦墨发起挑战。

    鬼雾弥漫中,一双诡异的眸子亮起,直直地盯着秦墨,如同黑夜中一只鬼魅盯上了猎物,有种头皮炸裂的感觉。

    此时,观战的一群强者这才想起,从第一轮大乱斗到现在,谁也没有注意到,驮鬼山是如何战胜对手。似乎,就没有看到驮鬼山的战斗,这个鬼族奇才就这样成了最后的七强之一。

    这古怪的情景,本身就预示着,【劫魂宗】这个第一天才的可怕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