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21章 恐怖黑手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248209.html
    见此情景,众多年轻强者既羡且妒,在魔蛟城中,魔蛟城主不仅隐坐第一强者的宝座,同时,也是公认的名师。

    数百年来,魔蛟城主指点的武者,皆是一方武雄,现在他指点的六大弟子,一个个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已是展现头角峥嵘,未来必定也是一代武豪。

    能得到魔蛟城主的指点,实是无数年轻武者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惜,历届【生死关】之争,魔蛟城主也从未破例指点后辈,想不到这次竟会例外。

    在场的诸多强者也明白,魔蛟城主会破例指点,是为了不久之后的【跃龙台】排位战。这关乎到魔蛟城的崛起,不容有失,魔蛟城主才会如此慎重。

    “【万妖殿】的杀破海,这是一位未来妖尊啊!也不知他会参加那一域的【跃龙台】之争。”

    “魔蛟城不久之后,很可能就会崛起,成为西域、北域举足轻重的一股力量。”

    “【跃龙台】排位战,不仅是各个势力的比拼,也是各个种族的比拼,真不知道最后,谁能跻身【跃龙台】的前十。”

    一群外来强者低声议论,目睹【生死关】的激战,给予他们太大的震撼。他们将各自所属势力的天才,与魔蛟城的年轻一辈比较,皆是心中沉甸甸的。

    “诡剑!?”诸多强者中,有一个身影仰望天空,盯着那座楼阁消失的方向,眼中掠过森然杀意,而后身形一动,消失不见。

    ……

    魔蛟城中央,这里是魔蛟城主的领地。

    这片区域山丘延绵,密林四布,树荫之间有一座宫殿坐落,魔蛟城主居住的那座楼阁,就在宫殿的一侧。

    宫殿的一个房间里,秦墨坐在桌旁,闭目调息,仿佛进入深层次的入定,物我两忘,对于周遭一切都不关注。

    事实上,秦墨并未入定,而是沉淀心神,注视着灯座空间,看着银澄在抽取吕瀚神魂中的记忆。

    偌大的灯座空间,与之前已是截然不同,其中央的五色废土,已是转化了近八成,即将彻底转化完成。

    空间中,五色神土的浓郁气息弥漫,在这片神土上,那棵七情宝树摇曳,垂落缕缕神霞。

    相比一月前,这棵宝树竟是缩小了一圈,却是枝叶晶莹,犹如翡翠一样。

    这样的变化,皆是吸收蛟血池的蛟气所致,而高矮子、冬东咚和黑棍也生了变化,三人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茧壳,乃是由浓郁的能量实质化而成。

    空间中,一团惨绿火焰悬空,在其下方,一缕妖族圣火化为火炉,不断烘烤着这团邪炎,炼化着其中的记忆碎片。

    邪炎中不断传出惨叫,却是没有吕瀚的求饶声,在【生死关】的交锋中,吕瀚的神魂已被秦墨几乎斩碎,是银澄出手,将其神魂碎片聚拢,早已没有真正的意识存在。

    一幕幕景象浮现,关于吕瀚的记忆一一呈现,却是透露一连串可怕的秘密。

    在吕瀚的神魂记忆中,他从幼时开始,就奉师命,前来【邪炎宗】卧底,并偷学这个宗门的无上邪功。

    吕瀚的卧底很成功,短短二十年,他已经尽得【邪炎宗】的真传,将邪炎修至大成。并且,在宗门中,无人知晓他的真正实力。

    若无意外,吕瀚会一直潜伏下去,直至【邪炎宗】下一代宗主之争开始,他的最终目的,就是夺取宗主之位,若是不成,至少也要夺得一个核心长老之职。

    只是,这样的计划在近期出现了变化,在吕瀚年幼时,送他来此的一个人,忽然找上他,传达一个命令,要他在【生死关】之争中,夺得优胜,并冲击【跃龙台】排位战的前十。

    “……大变将至,你要迅夺得【邪炎宗】高位,获得权势,以保大计得以实现……”

    邪炎翻腾,一幕幕记忆纷呈,最终定格,映出一个中年文士的模样。

    这个中年文士,正是昔日,在火沙宫殿中,偷袭银澄的落月峰刀客。只是,在吕瀚的记忆中,这个中年文士的身份并非是落月峰之人,而是来自一个神秘势力。

    砰!

    邪炎忽然亮起,而后爆开,终于是承受不住妖族圣火的祭炼,彻底消失无踪。

    “这个家伙,竟然还有另一重身份!?”银澄眯着眼,眸子里青焰跳动,充满了杀意,也有着深思。

    秦墨也是心中震动,在吕瀚的记忆中,近期遇到的中年文士修为无比可怕,绝不是天境那么简单。从气息上来看,至少是武道王者的境界,并且,充斥着一种诡异的邪意,与落月峰的蚀月功法迥异。

    “这两个人,真是同一个人吗?”

    若非吕瀚的记忆中,中年文士依然佩戴着蚀月弯刀,秦墨几乎认为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人。无论从气质,还是从功法气机,这两者截然不同。

    不过,从【暗冰之烙】这条线索看,这两者是同一个人。

    “也就是说,这家伙与吕瀚一样,也一直潜伏在落月峰,别有他图。只是,为何要选择落月峰这样的宗门?”

    银澄咬牙切齿,它非常恼怒,本以为这一次,一定能找到中年文士的线索。却是想不到,无意中挖出这样的秘密,远比它想象的要复杂的多,很可能牵涉到一个极大的阴谋。

    “确实,为何要选择落月峰潜伏,能将吕瀚送入【邪炎宗】,至少也能进入一个三品顶峰的势力才对。”

    秦墨也是皱眉,他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从吕瀚的记忆中推断,中年文士的修为极其高深,在西翎战城足以横行,却一直隐匿,不显山露水。

    而能将吕瀚送入一个近乎二品的势力,为何要自己隐匿在一个五品势力?

    若说中年文士的出身,就是隶属落月峰,却又有种种不妥。当日落月峰遭到围攻,为何中年文士没有现身?

    虽说羿武狂突破后,拥有本命王器,跻身绝世王者之列。但是,以中年文士的实力,想要护持落月峰的核心人物,并不难做到。

    而关于【暗冰之烙】的存在,在落月峰覆灭后,秦墨曾经仔细搜索,也没有找到一丝线索。

    这一切,充满了种种疑点,似是笼罩着一层迷雾,看之不透,扑朔迷离。

    “本狐大人明白了,这家伙偷袭我,并非是为了夺宝,而是蓄意而为。”银澄狐眼立起,迸射出无边杀意。

    它道出一件事,当日,在前往火沙宫殿之前,它就觉被跟踪,却是揪不出跟踪者。

    不过,那时的狐狸何等狂傲,目无余子,根本不将暗算者放在心上,径直前往火蚕王沙殿,自信遇到同阶的一切对手,都能将之横扫。

    “一定是妖族中,有很多家伙忌惮本狐大人的绝代风华,忌惮本狐大人的无双才能。才暗中算计我,实是可恨!”银澄拍着爪子,非常不忿。

    “……”秦墨无言,撇嘴道:“银澄阁下,你脾气如此嚣张,被算计不是正常的吗?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这并不奇怪。”

    想到在北寒圣城,听闻这狐狸幼时的所作所为,秦墨觉得这狐狸被算计,根本是太正常的事情。

    闻言,银澄顿时就炸毛了,这小子竟敢这般说它,难道不知道拥有妖族圣火的妖狐是多么高贵吗?它嚣张跋扈一点有错吗?难道有通天的本事,还要低调吗?

    秦墨暗中摇头,懒得与这家伙争辩,却是皱起眉头,从吕瀚的记忆中,他有种不详的预感。中年文士所说的“大计”,到底又是什么?

    “大变将至”……,秦墨很清楚,在前世的两年后,就是古幽大6的大乱来临,这两者之间,难道指得是同一场大乱?

    隐约间,秦墨感到有一个黑手在幕后,隐隐操控着一切,或许前世大6的巨变,乃是一个蓄谋已久的阴谋。或者说,早有存在预知大6将有巨变,在暗中谋划着一个巨大的阴谋……

    这样的猜测,让秦墨心中一寒,能将吕瀚这样的武道天才,安插进一个二品势力,并且几乎要进入【邪炎宗】年轻一辈的核心,到底有何目的?

    无论如何,能够做到这一切的势力,可谓是无比庞大,恐怕早已过二品势力的层次。

    “一品势力吗?”秦墨喃喃低语,感受到一股无比巨大的压力。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而后房门被粗暴的推开,一个靓丽的倩影闯了进来。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