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22章 无形剑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251841.html
    “诡剑!师尊吩咐午时集合,你还有心思在这里修炼,以为这里是【万仞楼】吗?一点规矩都不懂。”

    房门洞开,一个靓丽女子伫立,杏眉立起,眼眸瞪视着秦墨,连声喝斥。

    这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子,容貌极是美丽,但是,脸上的煞气破坏了那份美丽。此时的她眉角立起,犹如一双柳叶刀扬起,有着扑面而来的杀气。

    这是魔蛟城主六大弟子的四弟子,叫做凤林吟,乃是魔蛟城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她的名字乍听,有着一种飘逸之感,但是,凤林吟在魔蛟城凶名极盛,曾经废过数百个男人的下体。

    据说以战力而论,凤林吟更在血剑姬之上,不过,此次【生死关】之争她在闭关,修炼一门绝世武学,并未参加。

    昨日来到这里,秦墨就感到凤林吟的深深敌意,想不到她会突然闯进来。

    感受着这女子的冰冷杀意,秦墨脸色冷下来,刚才若他真是在入定,岂非被这女人扰了心神。换做其他武者,说不定会心神逆乱,受一些轻伤。

    “午时集合,现在还有一个时辰,你来扰我修炼。是何意?”秦墨漠然开口。

    凤林吟容颜顿冷,眼中泛着杀意,冷笑道:“修炼?你在【生死关】中的优胜,全靠杀破海才得到,真正的实力不过尔尔。现在师尊召集你们,要奖励你一粒【魔蛟丹】,这样的运砸到头上,你还不像狗一样快点跑。还说什么修炼,装什么装?”

    言语之间,凤林吟目中杀意陡得消失,代之以一种无比冰冷的光芒,整个房间的温度陡得降至冰点,似有无数口透明的刀环绕,刀锋对准秦墨全身的要害,蓄势待。

    这种惊悸的危险,足以令逆命境强者立时失去动弹,难以有反抗之力。这是一种场域之力,凤林吟竟已凝练出一个近乎完整的场域,确是在血剑姬之上。

    显然,这女人早已心存杀机,想趁着机会,将秦墨击杀在这里。

    这就是混乱之地,没有任何规矩可言,也没有任何地方是绝对安全的。秦墨相信,若是他现在死在这里,魔蛟城主也绝不会问责。

    嗡!

    一道锋锐的剑气在秦墨身上迸,也是同样的无形,却是只有一柄,却是如轻风般柔和,若有若无,宛如春风里的一缕柔光。

    这道剑气,正是秦墨对决驮鬼山时,以剑魂之力施展的【风剑如逝】。经过那一战,秦墨对于这一剑式的奥义,已是收由心,真正达到风如逝水,往来无痕的地步。

    这一剑,如春水般柔和,不带一丝杀意。

    至此,秦墨才了悟,他的【风剑如逝】生蜕变,真正达到了这式剑技的最高境界。

    无形剑势成!

    站在房门处的凤林吟瞬间色变,她感到自己布置的刀势场域中,一瞬间破开一个裂口,一股极其可怕的力量射出,而她却是捕捉不到这股力量的轨迹。

    “这是……,剑势无形?!”

    这一刻,凤林吟的心战栗起来,她虽然捕捉不到剑势的轨迹,却是清楚这种剑势的可怕。

    同阶之中,想要将剑势收敛无痕,让同阶的对手无从察觉,这实在是太难了。除非在剑势上的领悟,远远过了对手,才能做到这一步。

    可是,凤林吟是一位绝世天才,在逆命境堪称最强一列的存在,想要在剑势上的领悟远远过她,那是何等的困难。

    然而,面前这个青年剑客无疑达到了这一步,那股无形力量越来越迫近,让凤林吟如坠冰窟,娇躯甚至连动弹一下也做不到。

    短短的瞬间,一站一坐的两人之间的情况,就彻底颠倒过来,原本陷入刀势场域,等若是陷入绝境的秦墨,一下子就成了握着猎刀的猎人,而凤林吟则是成了待宰的猎物。

    嗡!

    一道剑吟响起,却不知从何处传来,凤林吟只觉颈脖一凉,雪白的肌肤出现一个米粒的伤口,一丝鲜血流出,沿着她的颈脖,精致的锁骨,一直流向胸前,沿着她高耸之间的凹陷,渗到腹部,在衣裳上浮现一条模糊的,猩红的痕迹。

    此时,凤林吟几近窒息,她感到颈脖处,有一道锋利的细剑抵着喉咙,徐徐的刺入,已经抵到她的喉管,只要再进一分,就会刺破她的喉咙。

    “饶……命……”凤林吟微弱的求饶,她不敢高声开口,生恐喉咙的过度震动,会被那枚锋利无比的细剑刺穿。

    在她求饶的那一刻,抵着喉咙的细剑嗖得消失,一种极度的疲倦袭来,凤林吟只觉双足一软,当即瘫软在地,浑身被香汗浸透,她衣裙处有一大块湿渍,也不知是什么东西流出来。

    秦墨屈指一弹,剑势崩碎,化为无数细碎剑芒,将刀势场域刺得千疮百孔。

    瞅了瞅凤林吟的丑态,秦墨微微皱眉,站起身来,淡淡道:“若是【生死关】中,破海兄没有加入,魔蛟城主的那几个弟子,不知有几人能完好的走出【生死关】。”

    说着,秦墨走了出去,再没看凤林吟一眼。

    不知有几人能完好的走出【生死关】?……

    他的意思,以大师兄的实力,也不是他的敌手吗?

    在凤林吟的心目中,魔蛟城主大弟子在年轻一辈中,是不可战胜的存在。能够与之抗衡者,大概只有【万妖殿】的杀破海,至于【生死关】最后的优胜之争,并非是大师兄不敌杀破海,而是与当时杀气冲天的虎族天才生死一博,并不值得。

    魔蛟城主大弟子一直志向远大,从年少开始,他的眼界就不在魔蛟荒原,而是在一方大域,甚至是整个古幽大6。在他看来,在【生死关】中与杀破海两败俱伤,是不值得的。

    凤林吟也赞同大师兄的观点,【生死关】之争只是一个踏板,唯有在【跃龙台】上一鸣惊人,成为一方大域的翘楚,才是真正绽放光辉之时。

    至于【魔蛟丹】固然珍贵,但是,魔蛟城主大弟子每过两年,都会得到师尊赏赐一粒,并不足以让他拼命。

    凤林吟相信,大师兄的野望一定能实现,他会越魔蛟城主,成为未来魔蛟荒原的第一强者。

    可是现在,感受秦墨那无形又可怖的剑意,凤林吟的信心动摇了。在【跃龙台】之战中,若是大师兄与这诡剑,与杀破海对上,真的有获胜的把握吗?

    拥有这样可怕至斯的剑技,诡剑在同阶之中,根本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即使面对杀破海,也未必会落败。

    ……

    关于凤林吟战栗的心思,秦墨懒得去理会,对于这样一个女人,他没有下杀手已是仁慈了。

    魔蛟城主嘱咐的集合地点,就是在那座宫殿中,临近正午时分,宫殿中传出缕缕异香,这是神药、灵丹的香气。

    行至宫殿大门前,秦墨吸上一口,顿时双目一凝,他研习【子午流注刺法】时,对于神药、灵丹有过专门的研究。

    这缕缕异香中,至少有三种天级神药,以及两种天级灵丹,其余则分辨不出。

    大门前,早有绝美的宫装侍女上前,将秦墨迎了进去。

    宫殿中,一张张古木桌上,摆放着一盘果实,皆是神药级别的异果。旁边,则是一盘丹药,只有不足十粒,一颗颗如玛瑙、如珍珠,晶莹剔透,宛如珠宝一样夺目。

    每一张桌子上,还摆放着一瓶小酒壶,壶嘴中溢出缕缕酒香,闻上一口,只觉全身毛孔都舒张开来,喷着丝丝灵气。

    以神药、灵丹为菜肴,以神酒下酒,这样规格的宴席,实在高得有些离谱。

    在镇天国内,这种程度的宴席,恐怕千百年也难有一次。

    秦墨记忆最深刻的一场宴席,就是当初在西翎战城,西帅羿武狂举行的那场盛大寿宴,但是与这场宴会相比,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

    “诡剑先生,请坐。”那名宫装侍女笑得很甜美,请秦墨入座。

    片刻,杀破海、八刃,天蛇公主相继赶来,看到这样的宴席,皆是被震撼了。

    “哈哈哈……,魔蛟城主前辈太客气了,这等规格的宴席,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杀破海大笑着坐下来,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个朱红果实,丢进嘴里,三两下就啃食了一个干净,还有舌头舔了一圈嘴巴,如同一头馋嘴的猛虎。

    “喂!杀破海,那是我的座位!”杀刃走了过来,脸色很黑。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