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10章 风波起分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26743.html
    “青楼,青楼,湖上青楼……,哇哈哈,本大爷要在那里大展雄风,酣战一夜……”

    灯座空间中,不断传来高矮子嚣张的笑声,如同魔音穿耳,吵得秦墨很想将这矬子的嘴巴封上。

    从诅咒客坊出来,这一路上,高矮子一直在吹嘘,他曾经辉煌的猎艳事迹,什么一夜御十女,金枪不倒男等云云,秦墨快被这矮子烦透了。

    银澄则是很不屑,在它看来,人族的佳人,又怎比得上狐族的佳丽。

    至于冬东咚、秦云江和熊彪三人,则是在非常兴奋好奇之余,还有一些忸怩的害羞。

    对此,秦墨不禁翻着白眼,他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带着三个少年,一个狐族,还有一个不知是不是人族的家伙,一起去皇都的湖上青楼。

    沿着西北城区的宽阔街道,秦墨一行朝着内城区走去,穿过连接外城区、内城区的桥梁,便进入四大内城区之一的西部内城区。

    在这里,冬东咚三个少年才真正见识到,皇都的繁华如烟。

    内城区的繁华热闹,是外城区的数倍,这里的街道上,来往奔走的车马,车是玄级材料制成的宝车,马是万金难买的神驹。

    往来的行人,不时可见穿着华美的公子佳人,或是衣袍奢华的商贾,或是配着名刀,戴着宝剑的武者。

    街道两旁的店铺,售卖的物品不仅价格惊人,也是其他地方难得一见的稀罕物。

    在这里,胖少年三人真正体会到,何为繁华如烟惑人心。

    不过对于秦墨来说,目睹这样的盛世景观,又想到前世,皇都凋零成废墟的情景,不禁生出雨打风吹去之后,风流盛世不在的感慨。

    带着三个好友,在热闹的人潮中穿梭,秦墨一行很快抵达目的地,前方一条宽阔的护城河隐隐在望。

    皇都最热闹的三个地方,镇天楼、潜龙街,以及湖上青楼。

    前方的那条护城河,便是湖上青楼的所在地,亦是皇都最有名的风月之所。

    所谓的湖上青楼,并非指护城河上建起的一栋楼,而是指一艘画舫。

    这艘画舫上,据说是皇都男人的温柔乡,在那里,能够找到任何想要的美女,也是初到皇都的男人最向往的地方。

    冬东咚三人这些天在【聚宝台】,除去观战之外,听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关于湖上青楼的传闻。

    只要是男人,对于这样的温柔乡,总是充满期待。何况是胖少年三个雏,他们早对这里充满了向往。

    然而,秦墨一行来到绿树成荫的护城河边,看着水面上不时掠过的机关船,不禁是有些傻眼。

    “湖上青楼呢?”

    冬东咚放眼望去,左顾右盼,却是没有看到一艘船,与传闻中的湖上青楼相似。

    旁边,秦墨抬头,看了看开始西斜的太阳,做出思索状,而后状似恍然道:“应该是要晚上吧,湖上青楼的画舫晚上才会出来。”

    事实上,秦墨早就知道,湖上青楼的画舫要到华灯初上,才会驶上皇都运河。

    前世,他在皇都逗留的那段时间,多次看到湖上青楼的那艘巨型画舫。

    有时想想也感慨,前世的镇天国已经分崩离析,而湖上青楼却是依旧热闹,据说比之栾皇一脉没落前,还要兴盛许多。

    这样的情景反差,不得不说,实是很讽刺的事情。

    不过,秦墨对湖上青楼最深刻的记忆,则是前世一个夜晚,站在河岸边,看着那艘梦幻画舫在面前飘过。身旁的佳人一边贴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的询问,要不要上去快活一下。一边伸出纤手,将他腰间的肉拧转过来。

    那种龇牙咧嘴的甜蜜疼痛,似乎就发生在昨日……

    正思忖着,却见三个好友盯着自己,一脸敬佩的模样。

    “墨哥儿,你在西翎主城,一定经常出入这样的场所,对于开门时间把握的真准确啊!真是老马识途啊!厉害,厉害!”

    冬东咚一脸佩服的说着,一副以秦墨马首是瞻的模样。

    秦墨张了张嘴,实是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得转移话题,与三个少年约定,待到夜幕降临,再到这里汇合。

    这一段时间,则是各自寻找想去的地方。

    商议一番,冬东咚三个少年则是前往潜龙街,他们听说在那个地方,只要运气好,能够以很低的价格买到各种至宝,想去碰碰运气。

    秦墨对此不感兴趣,他要去内城区的“羽馆”分馆看一看。

    ……

    “羽馆”的分馆,就坐落在西部内城区之中。

    那是一栋很精致的小楼,就在一条热闹的街边,却是很奇怪的门可罗雀,鲜少有人光顾。

    这样冷清的情景,与周围无比热闹的店铺,形成鲜明对比。

    站在门口,秦墨有些奇怪,并未过多停留,径直走了进去。

    来到前厅,秦墨直接亮明了身份,让厅中的小厮很吃惊,旋即领着秦墨来到后院,带他去见分馆的掌柜。

    “墨老……,墨少侠,您好!鄙人姓铁,是分馆的掌柜。”

    坐在秦墨面前的,是一个黑须中年人,乃是由龚掌柜雇佣的分馆掌柜,姓铁,铁掌柜。

    端详着这个黑发少年,铁掌柜本想称呼“墨老板”,但是,瞧着秦墨太过年轻和俊秀的面容,话到嘴边,又生生改口。

    对于秦墨的身份,铁掌柜是很清楚的,乃是与“羽馆”联合的原料供货商,按照龚掌柜的话来说,算是他们的二老板。

    刚才看到秦墨的时候,铁掌柜相当吃惊,暗中感慨,大老板羽先生、二老板墨少侠,都是不足三十岁的绝世天才。若是“羽馆”分店开设在别的地方,有这两个老板做后台,任何事情都能迎刃而解。

    可是,在皇都中,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希望这位二老板,能够缓解分馆的困境吧。”铁掌柜思忖着。

    从龚掌柜那里,秦墨听过一些铁掌柜的事情,是皇都本地人,很精明,也很忠诚。在接手分馆之初,就将这里的大小事务,打理的井井有条。

    不过,秦墨注意到铁掌柜眼底,有着淡淡的忧色,看来与分馆冷清的生意有关。

    “铁掌柜,我和‘羽馆’方面是合作关系,所以到皇都,来看看分馆的生意。现在看来,似乎有些困难,有什么难处吗?”秦墨含蓄开口。

    听秦墨开了头,铁掌柜立时精神一振,连忙告知这段时间分馆的艰难处境。

    数月前,“羽馆”分馆刚开张的初期,生意之火爆,确实是门庭若市。

    “羽先生炼制的神针,堪称是天下奇物,是武者、病人梦寐以求的宝物。再加之,有萧庄的暗中帮助,分馆的生意太火爆了,无数人欲求一针而不可得。按照当时的情况,不出半年,‘羽馆’分馆就会名动皇都,盛名传遍整个镇天国。”

    铁掌柜说到这里,脸色浮现亢奋之色,随即,他的声音低落下去:“可惜,这样的情况仅持续了一个月,分馆的生意就莫名冷清下来。”

    “莫名的冷清?”秦墨皱眉,淡淡道:“铁掌柜,恕我直言,生意的冷清,是没有莫名的原因。是皇都的哪一方势力,在从中作梗?”

    铁掌柜嘴唇蠕动,踌躇了片刻,终是叹息道:“二老板,你既这样说,那我也直说了。在我看来,不是皇都的哪一方势力在作梗,而是所有势力都可能作梗。其原因,就是羽先生炼制的神针,太神奇了!”

    随即,铁掌柜告知秦墨,自从数十年前,北灵战城的军团总帅突破天境,跻身北王之后,皇都的形势就越来越紧张。

    而从今年开始,皇都的形势则又是一变,比之以往紧张十倍。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许多隐秘的事情都被皇室压下来,秘而不宣。但是,又怎能瞒过有心人的耳目,比如栾皇一脉一位王者的逝去,比如派往西翎战城的皇子失踪,比如十大战城中,极可能出现了第二位王者……”

    听着这些秘密,秦墨心神震动,那个十七皇子的死,他是知晓的,因为就是死在他手中。

    可是,栾皇一脉的一位王者逝去,以及十大战城中,又出现第二位王者,这样的两则消息,足以震动整个镇天国。

    “现在的皇都,表面上平静,实则暗地里,早已是一团浑水。分馆售卖的神针,自是引起了众多势力的窥视,哪一方势力都可能在背后使绊子,想要将这间分馆据为己有。”铁掌柜压低声音说道。

    秦墨点了点头,眉头不由皱起,若是如此,那可就麻烦了。

    连幕后操控的黑手,都不知道是哪一方势力,还如何解决分馆的困境。

    这时,却听铁掌柜又道:“不过,在月前,倒是有了一些端倪。由西翎主城运来的一批货物,被人暗中夺走了,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矛头直指……”

    话未说完,铁掌柜浑身一寒,只觉面前这个少年身上,迸发出一股锋芒,宛如一柄神剑出鞘,令人心神俱颤。

    “你说,月前的一批货物,被夺走了!?”秦墨眯着眼睛,平静开口。

    此时,即使是一个陌生人,也能听出秦墨语气中,流露的森寒杀气。

    “这……,这……,二老板……”

    铁掌柜呼吸困难,连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说不全,冷汗在一瞬间浸透了他的全身,他只觉下一刻,自己就要被这股剑气斩杀。

    正在这时

    后院门口,传来一个轻妙如风的声音:“请问,分馆的老板在不在,你们月前丢失的那批货物中,有我的一封价值连城的信件。”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