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611章 草先生
    铁掌柜、秦墨皆是一惊,前者惊的是,后院乃是分馆的隐秘之地,未经通报,怎会有人闯入?

    秦墨则是在震惊,凭他如今的六识,可谓是能够洞察神鬼之机,竟然没有察觉到有人进来。

    密谈的两人霍然转头,看向后院门口,旋即两人皆是一呆,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后院门口,站着一个书生打扮的身影,头戴青色方巾,面如白玉,眼若流星,唇如朱砂,身着黑白相间的宽袖衣袍,手持一枚黑骨镶金折扇,举止风雅,俊逸绝伦。

    铁掌柜眼睛睁大,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也是识人无数,但是,如此出色的人物,确是生平仅见。

    并且,铁掌柜还有种奇怪的感觉,如此风雅绝世的人物,应是一见之下,终生难忘。

    可是,不知为何,铁掌柜看着此人的面容,却有种雾里看花,难以看清的朦胧感。

    旁边,秦墨则是张了张嘴,立时转过头去,迅速平复心绪。

    今生,秦墨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人的书生打扮。

    可是前世,他却是见得多了,这人曾经这副打扮,陪伴他踏遍了皇都废墟。

    “她怎么来了啊!”秦墨感到额头隐隐作疼。

    这时,耳边响起高矮子的狂呼:“这,这,这……,这不是那个无法无天的人族萧妮子吗?”

    该死!这矮子果然知晓雪晨。

    秦墨暗骂不已,从狐狸和矮子的关系中,他就有过猜测,这矮子一定对萧雪晨很熟知。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嘿嘿,没错,就是萧家那丫头。本狐大人忘了告诉你,这丫头还是这小子的意中人呢……”银澄这般说道。

    “什么?小子,你的心好大,竟对这丫头有企图?好样的,本大爷从精神上支持你,不过,你们的距离有点大呀。”

    话语一顿,高矮子则是安慰道:“其实还好,这丫头体内的那颗无暇剑魂,在年少时有损,你小子的斗战圣体若能开启第七层,倒是也能勉强般配。”

    此时,则是传出狐狸恶质的声音:“矬子,本狐大人还忘了告诉你,这丫头的剑魂之伤,已经由这小子的另一重身份治好了。现在的这丫头,剑魂已经剔透无暇,没有破绽了。”

    “这……”高矮子说不出话来,嘀咕道:“小子,本大爷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了!”

    你们两个家伙立刻闭嘴,就是对我最好的支持!

    秦墨暗中怒骂一声,随即一抬头,就见铁掌柜指着自己,告诉萧雪晨,他是“羽馆”的二老板。

    “你是‘羽馆’的二老板?与羽先生很熟悉么?”

    萧雪晨的眸子投注过来,不得不说,即使是她这副模样,以玄功改变了形态,在那双眼眸的注视下,依然有动人心魄的感觉。

    秦墨已是平静下来,淡淡道:“我与羽先生素未谋面,与‘羽馆’是合作关系,算是这里的二老板。”

    “哦。原来如此。”萧雪晨坐了下来,眼波一转,流露出秦墨所熟知的狡黠,“既然你是二老板,那也是能做主的,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什么损失?”

    秦墨皱眉问道,他对于萧雪晨的来意,大致很清楚,恐怕就是为了那封回信中的云雕石刻。

    “一封信件。”萧雪晨神情很肃然,低沉道:“那里面的物件,价值连城,就算整间分馆也及不上。”

    秦墨:“……”

    此时,铁掌柜已是拿来那批货物的清单,正满头大汗的翻着那张清单,在这张单子的末尾,看到了一封信件的记录。

    货物的清单中,会有一封信件的记录,本身就是不寻常的事情。

    “这……”

    铁掌柜看着神情冷肃的秦墨、萧雪晨,顿时冷汗顺着颈脖,一直滑落到背脊,迅速浸透了背部的衣袍。

    之前那批货物遗失时,铁掌柜固然很是担忧和愤怒,但是,也早已想好了退路。

    毕竟,皇都的水太深了,劫走那批货物的势力来头必定惊人,若是讨要不回来,铁掌柜大不了请辞不干。

    可是,从秦墨、萧雪晨两人的态度中,铁掌柜感到十分不妙。

    很显然,那批货物中,应该有他不知道的宝物存在,并且,价值之大,超乎他的想象。

    “二老板,那批货物中的那封信件,真的价值惊人吗?还有其他的宝物吗?”铁掌柜凑近秦墨,低声询问。

    秦墨眉角跳动,这让他怎么回答?他刚才之所以愤怒,也是因为那封信被劫走。

    现在,萧雪晨都找上门来,秦墨总不能说,那封信里面是一页石刻,他随手就能再刻一页出来。

    秦墨缓缓开口:“那批货物中确实还有其他宝物。至于那封信件的价值……”

    “这是你们‘羽馆’的大老板羽先生,寄给我的一件至宝。你们若是不信,可以让羽先生来皇都,当面与我确认。”

    “你们告诉羽先生,就说西翎故人草先生要见他。”

    萧雪晨这般说着,言语之间,有一种煌煌尊贵的气度,令人不由得不信。

    这时,秦墨、银澄和高矮子齐声暗骂,能够将谎话说得如此逼真,也是世间罕见了。

    “这个妮子就是一个大骗子!当初就是这样,骗走我族一位盖世强者的神物!太可耻啦!”高矮子很是激愤,这般咆哮道。

    “这丫头现在剑魂已是无暇,你这矬子力量又被封印,又打不过她。还是省省吧。”银澄这般嘀咕着。

    秦墨叹了口气,不欲在这个问题上纠缠,示意铁掌柜,将夺走货物的哪股势力说出来。

    “二老板,这股势力不好惹。是神都卫营三大统帅之一的侯府,属下曾探知,在侯府中存放着与那批货物同样的箱子。”

    铁掌柜压低声音,说出“侯府”两个字时,言语中有着明显的畏惧。

    随即,铁掌柜担心秦墨不清楚情况,旋即告知皇都的各大势力的分布。

    在皇都中,若论最强大的势力,自是栾皇一脉,从镇天国建成至今,这一势力的底蕴之深,难以测度。

    诚然,近百年来,栾皇一脉有衰弱的迹象,但是,也不是单单那一座战城能够抗衡的。

    在栾皇一脉之下,还有一庄、二观,三营。

    再之后,才是那些五品宗门势力,其宗门数量多达数百,盘踞在皇都各处。

    “所谓的三营,就是神都卫营的三营,侯府的侯云爵,执掌三营之一。据属下所知,侯云爵对于刚开张的分馆,是不会太过关注的。”

    “动手劫走这批货物的,应该是侯云爵之子侯天从。此人天资绝世,乃是地灵榜中的绝世天才,可谓是皇都年轻一辈的翘楚。如无必要,还是不要去惹。”

    铁掌柜这般说着,力呈其中的利害关系。

    听到这里,秦墨皱眉,道:“侯天从这样做的用意,是想侵吞分馆?”

    “这个……,其实之前侯府的任何人,从未关注过分馆。只是,属下猜测……”铁掌柜欲言又止,终是说出了他的推断,“分馆建成之初,得到萧庄那位小姐的随从的一些暗助,整个皇都都知道,侯天从是萧庄小姐的疯狂追求者,所以……”

    秦墨心中恍然,闹了半天,原来根源就在旁边的人儿身上。

    略一沉吟,秦墨看向萧雪晨,道:“这位先生……”

    “草先生。”萧雪晨说道。

    “好吧。草先生,这件事情我们分馆会处理,再过几日追回货物,就会给你答复。你过几日再来吧。”秦墨下达逐客令。

    萧雪晨眨了眨眼睛,忽然展颜笑道:“其实不用那么麻烦,你若是要找侯天从,我倒是知道他常去的地方。不过,正如铁掌柜所说,侯天从可不好惹,二老板你准备怎么处理?”

    秦墨一愣,笑了笑,道:“若是货物没了,那就让侯天从用命来抵。”

    “好,有趣!二老板做事真是干脆,走,我陪你走一遭。”萧雪晨随即起身。

    后院中,铁掌柜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整个人傻掉了,他刚才费了那么多口舌,就是要让秦墨明白,侯府是不能惹的,尤其牵涉到侯帅之子,那更是不能去追究。

    谁知道,这两个年轻人言谈之间,竟是要直接找上门,还准备一言不合,就干掉侯天从。

    侯府侯天从,那可是地灵榜的绝世天才,人榜排名在三千以内,真正名动皇都的风云人物。

    “坏了,这下真坏了,这间分馆明天还能开下去吗?”铁掌柜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