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一零四章河东狮吼?

    云氏地盘上发生的事情很难逃脱云琅的监视。

    骊山,始皇陵这一带又是云琅最重要的秘密所在,因此,卓姬进入骊山的事情也就瞒不过云琅。

    这不是卓姬第一次进骊山,她似乎对于那个水潭有着特殊的喜爱,一个月中,总有一整天的时间耗在这里。

    男女之间的事情很奇妙,很多时候不需要说出来,就能做出准确的判断。

    卓姬之所以这样做,就是希望能够在骊山里再一次见到云琅,哪怕只是被偷窥。

    云琅看懂了这种暗示,所以他来了,这也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男人一旦做了亏心事,回到家里的时候必然就会格外的殷勤。

    因此,云琅特意下厨给宋乔做了一锅美味的青菜粥,给苏稚做了一锅肉,甚至给云音,霍光做了红烧鸡腿。

    一家人吃饭的场景非常和谐,如果曹襄这个狗贼不来的话,这种和谐的场面可能会一直维持下去。

    司农寺的六万亩麦田已经收割完毕,六成入库,四成进入农场。

    第一年就有两百斤的平均亩产,这让云琅跟曹襄非常的骄傲,十二万担的产量,让儿宽也非常的满意。

    曹襄今天匆匆说的交割完毕粮食之后,特意来到云氏与云琅准备喝一杯庆祝一下。

    云琅也觉得需要庆祝一下,只是喝酒的时候,曹襄总是在看他。

    “你看我做什么,难道我脸上能长出花来?”

    曹襄左右看看,然后低声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以前有一个人在大丧期间跟妻子交合,生出一个儿子并且被人举报的事情吧?”

    云琅面不改色的道:“被你诬陷去守皇陵的那位?”

    曹襄摇头道:“没诬陷,这事他干了,他儿子就是凭证!”

    在曹襄面前说假话有些无耻,云琅很大度的承认。

    “今日在骊山遇见了卓姬。”

    曹襄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到时候还有托辞可以说。”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曹襄暴躁的咬断了手里的胡萝卜道:“大丧期间,我都不能去青楼……眼睛里都能冒出火花来,谁能像你一样眉目含春,却没有半分的火气?”

    “你是太后的亲外孙,说这话也不怕被雷劈啊?”

    “亲兄弟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太后最不待见的就是母亲,嫌弃母亲不听她的话,跟我舅舅一起反对她。

    我一年要去拜见太后六次,结果,能见到她本人的次数一次都没有,总是有一个恶心的老宦官出来告诉我,太后身体违和,知道不,她身体违和了十一年。

    一次两次的我不在乎,十次八次就过分了,闹到最后,谁都知道她不待见母亲,却把气撒在我身上。

    害得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被其余皇族嘲笑。”

    曹襄尽量把话说得隐秘,结果还是被苏稚听到了,这个丫头平日里傻乎乎的,但是,在这种事情上却聪明的令人发指。

    云琅跟曹襄说话的时候,也只有苏稚会毫无顾忌的走进来,听到苏稚蕴含着怒气的脚步声,云琅只能苦笑以对。

    “打一顿就好了。”

    始作俑者曹襄对这事毫不在意。

    “我觉得她打我一顿可能比较好。”

    “你是这么对待女人的?”曹襄大惊!

    “男人出去风流一下女人哪来那么多的事情?”

    “我们家不一样,要求她们安稳的同时,我觉得我也需要安稳。

    既然没做到,人家发怒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事实上我觉得人家如果只是发怒一下,占便宜的还是我。”

    曹襄看云琅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坨屎……只有云琅知道,这事要是放在他生活过的那个世界,净身出户是一个必然的事情。

    苏稚笑眯眯的进来了,手上还端着一壶茶,曹襄喝了一口茶水,然后就不怀好意的看着云琅。

    “茶水里放了什么?”云琅问苏稚。

    “泻药!”苏稚硬梆梆的回答。

    听到不是砒霜,云琅松了一口气,起身找了一些止泻的药物胡乱吃下去,然后就在曹襄惊恐的眼神中,面不改色的把那一壶味道很怪的茶水喝完了。

    茶水里自然是没有什么泻药的,就是多了一块黄连,刚才吃的止泻药有些多,现在,云琅想要安稳,可能真的需要吃点泻药了。

    苏稚的脸色依旧是臭臭的……

    “明知道是错事还要去做,就要有接受后果的准备。”云琅把第二壶茶水里的黄连挑出来丢掉,这东西泡的时间长了,茶水会变得很苦。

    “你就不能不喝吗?”曹襄得意的咬了一口苏稚专门给他端来的杏子道。

    “你知道个屁,喝了是最简单的平息事情的法子。”

    “就是身子不安稳是吧?”

    “两害相权取其轻,乃是智者的标志。”

    曹襄长叹一口气,指着主楼边上的那座小小的楼阁道:“今晚不走了,就睡在那里,你被惩罚的厉害的时候我好过来救你一命。”

    说完话,就匆匆的跑了,还能听见他站在院子里大声吩咐梁翁给他收拾住处的声音。

    苏稚的脸色依旧很难看。

    云琅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候不论说什么,都是错的,纠结了好久,为了打破这该死的沉默,云琅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今天……”

    “不用说了,我夫君丢下身怀六甲的妻子,丢下辛苦操持家务的小妾,去见了旧情人,两人死灰复燃,旧情难忘,而且还在山林里抵死缠绵了一次,妾身能想到所有的场面,就不知夫君快活不快活!”

    云琅抓抓头发道:“茶水都喝了……”

    不说这话还好,这话一说出来,苏稚彻底的爆发了,抓着茶壶就丢出窗外,连白纱蒙皮的窗户都砸破了。

    透过窗户,云琅能看到曹襄幸灾乐祸的那张脸,一个侯爵因为偷情被小妾惩罚,简直颠覆了曹襄对世界的认知。

    “知道不?最气的就是你喝了茶水,为了那个死女人,你居然连加了药的茶水都喝……”

    苏稚彻底的暴走了,这时候云琅觉得还是少说话为妙,总要等到人家把怒气发泄干净才好哄骗。

    这个过程很难捱过去,云琅不动如山,任凭苏稚扑在他身上,啃咬,撕扯……

    晚上睡觉的时候,宋乔的房间里漆黑一片,苏稚的房间里也漆黑一片,云琅苦笑一声,只好去书房里睡,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强烈的希望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会什么事都没有。

    曹襄起的比云琅要早,装模作样的在院子里舞剑,在鹞子翻身的同时,还能给云琅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宋乔带着一群丫鬟从厨房里出来布菜,早餐没有什么好摆的,宋乔依旧一板一眼的布置,然后才邀请云琅跟曹襄两个上桌子吃饭。

    苏稚板着脸从卧室里出来,哼了一声又进去了。

    宋乔瞪了苏稚一眼,也跟着进去了。

    平日里乖巧的如同小白兔一样的红袖,今天,她的小脸上也没有一丝笑意。

    不一会,诺大的饭厅里,就剩下云琅,曹襄两兄弟大眼对小眼。

    “你昨晚没去安抚她们?”曹襄掰开一个包子,咬了一口肉馅,就把包子皮丢一边去了。

    “没有,躲一躲,我睡书房里了。”

    曹襄哀叹一声道:“越是这个时候,你越是要迎难而上,这点小事睡一觉就好了,你躲什么?”

    云琅喝了一口粥道:“有点心虚。”

    曹襄猛地一拍桌子怒吼道:“还有没有王法了,男子汉大丈夫招惹点风流韵事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何能如此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