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33章 漠城
    “天蛇化蛟,是天蛇族的镇族绝学之一,与天蛇公主修炼的绝世奇功并称于世。天蛇族的这一代,只有一个家伙练成。瞧这股妖力的强度,已是天境的巅峰,快要破入王者境了。哼哼……”

    银澄冷哼,道出这股妖力的主人的来历,乃是天蛇族年轻一辈的第一强者,比之天蛇公主年长半辈。

    如果论地位,这妖力的主人堪比北域青曦宗的祁麟,在整个妖族中都称得上是绝世奇才。

    “如果论关系,天蛇公主一系,与这家伙所属的一系是敌对。不过,这家伙野心大的很,恐怕是想娶天蛇公主为妻,天蛇族两大派系合一,真正的一统。小子,看起来你是被盯上了,有你受的了。”银澄这般推测,随即幸灾乐祸的笑起来。

    “无妨,等我跻入天境,自会去找他清算。”秦墨低语,转身离去。

    ……

    西域,漠城。

    这座城池并不大,大约比秦墨的故乡焚镇,只大上五倍而已。

    不过,漠城在西域相当有名,不仅因为是边境的前哨城池,还因为这一座小小的城池区域,有着数个大势力,其中一个是霸主级的二品势力墨林龙刀一脉。

    砰砰砰……

    漠城的一处郊外,实则依然是一片荒漠,一股刀势冲起,形成一道飓风,将四周的沙石都卷上了天空。

    这道飓风越来越庞大,隐约间,可以看到飓风中有一个身影正在挥刀,每一刀劈出,这道飓风就猛烈一分。

    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飓风碎裂,化为无数强烈的气旋,冲击向四面八方,却被一圈无形的壁障挡住,难以播散出去。

    这身影练刀之处,竟是布置了一座防御阵法,避免刀势破坏其他地方。

    然而,下一刻,这一圈壁障便是碎裂,刀势冲出,那个身影跟着电射而出。

    “哈哈哈……,我单烈杰终于出来了,这狗娘养的禁制,再也拦不住我了。”

    这身影是一个青年,身形掠起,背着一口硕大的虎头刀,刀气冲天,将虚空直接撞出一个大窟窿。

    四周,有一些凶猛的妖兽出没,察觉到这青年的出现,立时惨叫连连,四散奔逃。

    远处,一处沙丘上,两个老者伫立,注视着青年离去的背影。

    “这一次的破关,比预期的快了三天,这小子的天资,比他哥哥还要出色。”一个老者捋着长须,点头微笑。

    “太上护法,就这样放任这小子前去参加跃龙台之战吗?要不要抓回来,先提点特训一番。”另一个白面无须的长老躬身询问。

    “还提点特训什么?这小子连我墨林龙刀的最强禁制都破开了,已经不需要再指点什么了。”

    ……

    距离漠城数百里处,这里狂风怒号,正在爆发一场沙尘暴。

    漫天沙尘中,一道身影如电,极速穿过沙尘暴区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进入西域一个昼夜,秦墨探查了墨林龙刀一脉的位置,他第一站要去的地方,就是单炀豪所属的宗门。

    “前面就是漠城了么?也不知炀豪兄在不在宗门内。”注视着前方,一座城池若隐若现,秦墨暗中思忖:“听闻剑武皇朝遗址中,墨林龙刀一脉有大收获,除去获得神泉外,还有其他斩获,也不知是否有那柄皇主剑鞘的线索。”

    关于剑武皇朝遗址中的那口剑鞘,秦墨很在意,以他现在的修为,哪怕这口剑鞘在面前,他也无法夺走。但是,将来他修为大成,这口皇主剑鞘则会对他的剑道修行,有着无与伦比的益处。

    “小子,你就别妄想了。那口皇主剑鞘蕴含的剑意太霸道,除非你跻身武主境界,才有可能夺走。那一天太遥远了,说不定你在跃龙台上就挂掉了。”银澄这般挖苦。

    突然,这狐狸惊疑一声,发现前方有一个身影飞速掠来,正是朝着这边赶来。

    此时,秦墨已是穿出沙尘暴的区域,刚掠出沙尘漫天的地带,就见一道骇人刀光直劈而来。

    “哪里来的歪瓜裂枣,在漠城附近鬼鬼祟祟的转悠,是何居心!先接我一刀。”一声大吼传来,正是那个青年单烈杰。

    撕拉!

    千丈刀芒横空斩下,将沙尘暴的边缘斩开,一直深入进去,直接斩开一条数十里深的通道。

    这样的刀势太过霸道,也太过骇人,即便是一座山在面前,恐怕也会被斩成两半。

    然而,刀势劈来之时,秦墨已是站在数百丈之外,他仿佛是一个旁观者,看着刀芒斩过沙漠,将沙尘暴劈砍一个大缺口。

    “什么?这家伙怎么闪过去的?”单烈杰猛地瞪眼,他这一刀是锁定秦墨的身形斩出,怎么会斩空?

    身形一滞,单烈杰在半空中,身躯生生顿住,而后猛地旋身,又是一刀斩出。

    这一刀,再不是刚才那样,以手臂斩出,而是动用了他的虎头巨刀。

    双臂握着刀柄,虎头刀身震动,立时迸发狂暴的刀气,如惊涛骇浪,朝着前方狂涌,将虚空寸寸撕裂。

    “刀魄?凝聚成形的刀魄,还是逆命境巅峰的修为。”秦墨眉头一挑,此刻是有些吃惊了。

    这青年的年龄绝对不超过二十四岁,却是刀势霸烈,并拥有一颗成形的刀魄,堪称一位绝世刀客。

    秦墨没想到刚到西域不久,就遇到这样一位强大刀手,不过,西域的刀宗林立,不乏绝世刀客,倒也算不上太过奇怪。

    身形一动,秦墨没有躲避,而是迎了上去,手臂挥动,如春风般的剑势乍起,竟是绕过了霸烈刀势,直斩向单烈杰的胸口要害。

    “喝!”

    单烈杰一声大吼,体内迸发一片刀幕,挡在身前。

    然而,风剑如逝蜕变的剑势太奇异,轻易切开刀幕,而后剑意由极柔转为至刚,一剑将单烈杰劈飞。

    “他奶奶的,这是什么剑技,如此诡异!?”

    单烈杰大叫连连,却是战意爆发,身形电射而出,举着虎头巨刀直劈而下。

    轰隆……,刀锋滋生雷霆,竟是挟着惊雷闪电劈落,迸发出霸道无边的刀势。

    “以刀势而论,是我所见的刀客中最霸道的。就算炀豪兄也逊色一些。”秦墨喃喃自语,却是眸生剑芒,一股磅礴无边的剑势爆发,如巨岳般腾空,迎了上去。

    铿锵!

    剑势与刀光碰撞,单烈杰一声怪叫,竟是承受不住剑岳镇海的冲击,整个身躯倒飞出去,撞入荒漠中,出现一个深深的坑洞。

    而后,沙地爆开,单烈杰飞窜而出,却是毫发无伤,脸上兴奋之极,放声大笑。

    “厉害,好厉害!大兄弟,你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年轻剑手,难道是来自北域?北域剑技,以青曦宗最有名,你难道是其门下弟子?”单烈杰手持虎头巨刀,瓮声问道。

    秦墨一愣,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非是北域来客,而是来自西域、北域交界处。

    “原来不是青曦宗的混蛋,大兄弟,那咱们就是朋友啦!哈哈哈……”单烈杰瓮声大笑,将虎头巨刀收了起来。

    闻言,秦墨有些无语,这青年刀客看起来是一个浑人,想不到是粗中有细。看来这青年刀客所属的宗门,与青曦宗有仇怨。

    “大兄弟,我是墨林龙刀一脉的单烈杰,你叫什么名字?”单烈杰瓮声问道。

    单烈杰?

    姓单?

    秦墨心中一动,仔细端详这青年刀客,才发觉与单炀豪有几分相似,难道两人之间有血缘关系?

    心中思忖,秦墨便这般问询,单烈杰顿时得意大笑,声称单炀豪是他兄长。

    “这两兄弟的性子还真是半点不同。”银澄这般嘀咕。

    秦墨露出笑容,他差点说出此来就是拜访单炀豪,话到嘴边,却又觉不对,自己还是“诡剑”的伪装。并非是王笑一的模样,还是等见到单炀豪再说。

    转念一想,秦墨拱手道出来意,声称此来漠城,就是想拜访单炀豪,与之切磋武技,希望单烈杰能够引荐一下。

    自古以来,刀客与剑手切磋较技,乃是很常见的。刀技、剑技,一旦碰撞,很容易在战斗中升华,刀剑合鸣,使之交战的双方皆有顿悟,武道突飞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