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35章 刀尊信物
    见此情景,秦墨眉头一皱,虽说这两大刀宗之间是宿敌,但是,他与单炀豪、源刀尊关系匪浅,真若是分出生死,并不是他想见到的。

    前方,两股刀势澎湃如潮,单烈杰双手挥动虎头巨刀,刀身涌动狂暴的刀罡,长达千丈,吞吐之间,似要将天空都斩开。

    而那年轻刀客则神情平静,手中碧玉长刀划出一道道轨迹,如羚羊挂角,近乎无迹可寻,与这座青山融为一体,人即是山,山即是人,似要以磅礴无边的山岳之势,对抗单烈杰的狂暴刀势。

    这两人的战斗,已是真正的生死之战,胜负只在一瞬间,下一刻,就可能有人陨落,也可能是两败俱伤。

    嗡!

    秦墨食指、中指并起,指尖萦绕剑光,如一条游龙环绕双指,一圈接着一圈,每环绕一圈,剑光就增强一分,剑势也增强一倍。

    这剑势大气磅礴,鸣动之间,似能气吞山河,正是的剑道奥义。

    如今施展这种剑技,秦墨只需稍稍运势,立时剑气暴增十倍,再不用像此前那般蓄势。

    不过,想要将真正大成,以秦墨现在的修为,还是难以办到,至少需要王者境的修为,才能将这门剑技真正大成。

    轰隆……,如巨龙般的剑势冲起,洞穿虚空,顷刻间,就已至交战的两人之间,吓得单烈杰、那年轻刀客纷纷倒退。

    “你们到刀谷境内撒野,还想以众欺寡?”年轻刀客色变,沉声喝道。

    从刚才的剑势中,年轻刀客已是看出来,秦墨的实力极其可怕,即使一对一,也比单烈杰要难对付,若是以一敌二,根本难有胜算。

    “我与朋友此来,是想拜访源刀尊前辈。”秦墨拱手,随即取出一件刀形令牌,那是在无名之城中,源刀尊给他的信物。

    “师叔祖的信物!?”年轻刀客脸色一变,看向秦墨的眼神中,有着难以置信。

    在西域刀谷中,源刀尊未成刀尊之前,就已是举足轻重的存在。能入其法眼,赐其信物的强者,可谓是寥寥可数。据年轻刀客所知,凡是持有源刀尊信物的人物,皆是赫赫有名的一方武豪,属于上一辈的名宿。

    一个年轻武者持有源刀尊的信物,着实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何况,秦墨还是与墨林龙刀一脉的绝世刀手联袂而来,这让年轻刀客更加不解。

    难道是这年轻武者的长辈所赐?

    “我这朋友好战成性,并非是有意生死相搏。”秦墨笑着解释。

    “哈哈哈……,小兄弟,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墨林龙刀一脉,与西域刀谷都是一家人,咱们以后多切磋切磋。”单烈杰放声大笑,他是直性子,与年轻刀客痛快一战,顿时起了相交之心。

    还多切磋,一个不小心,岂不是被一刀劈死?

    年轻刀客腹诽,却是对秦墨很客气,以礼相待,告知他的身份,乃是刀谷的门下江鹏京,算是源刀尊的徒孙,也是刀谷年轻一辈的第一刀手。

    “诡剑兄弟,你要拜访师叔祖,可是不巧。他老人家外出游历,不过,在之战时,应该能见到他老人家。”江鹏京这般说道。

    秦墨不免有些失望,此来西域的目的,就是想与单炀豪、源刀尊相见。却不想,这两人一个闭关,一个外出游历,皆是难以见到。

    “你的剑技高深莫测,对于剑道的感悟在我之上,却是没有凝聚完整的剑魂,真是厉害!我刀谷年轻一辈,我能当你对手,但是,之战在即,你我动手,难免会有损伤……”

    江鹏京注视着秦墨,眼中有着惊异,刚才一番碰撞,他察觉到这年轻剑手的剑意可怕。

    现在,则是察觉出来,秦墨体内的剑魂竟未凝聚成形,这个事实让江鹏京更加吃惊。

    剑魂未凝聚成形,其战力就与江鹏京相若,若是一颗剑魂凝聚完全,岂非可怕得骇人?

    本来,能够碰到这样的剑手,乃是每一个绝世刀手的幸事。若能与之放手一搏,很可能触类旁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可是,现在偏偏不是时候,之战即将开始,若是受了重伤,就要错过这一次的盛会。

    “既是源刀尊前辈外出游历,我就不叨扰了。”秦墨拱手,准备告辞。

    单炀豪、源刀尊都没见到,让秦墨不免有些遗憾,此来西域的目的地,就只剩下一个——千云寺。

    不过,前往千云寺与三眼头陀一叙,需要是“王笑一”的身份。

    关于这个身份,秦墨可不想让他人知晓,毕竟,他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也太惊人,任何一个秘密传出去,都可能掀起无边波澜,惹来无边的追杀。

    若是让其他人知晓,秦墨、诡剑和王笑一,竟是同一个人。一个绝世剑手,又拥有斗战圣体,还是绝代阵道大师奕铭风的弟子,修成祖阵之技……,这些秘密若是曝光,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先不说其他势力,单是青曦宗、北寒门就会倾巢出动,誓死也会抹杀秦墨。

    “艾,诡剑兄弟,你持有师叔祖的信物,岂能怠慢。既是找对手切磋,我禀明师尊,肯定给你安排妥当。”江鹏京不肯放秦墨这样离开。

    此时,一阵微风吹来,伴随着淡淡的声音,回荡在秦墨等人的耳边。

    “既是寻求对手,可以前往西域边界的,哪里距离此次也不遥远,鬼族、妖族等各路天才在那里出现,徒儿,你与这小兄弟,还有墨林龙刀的师侄,一起前去吧……”

    声音如微波荡漾,仿佛有人贴着耳边低语,却是看不到声音的主人究竟在何处。

    圣级强者?

    千里传音!?

    秦墨眼角一跳,他的展开,却是找不出一点踪迹。能够避开他的六识,唯有圣者境以上的绝世强者,武道王者都不行,至少会露出一丝蛛丝马迹。

    “真的?多谢师尊,徒儿必定在大胜,再回来见您。”

    江鹏京闻言大喜,忙不迭扯着秦墨,似是生恐他师傅反悔,连返回刀谷整理也顾不上,就是飞奔而去。

    远处,一片葱翠的树林中,数个强大的身影伫立,感应着秦墨三人的气息迅速远去。

    “鹏京这个小子,巴不得早点离开刀谷,连给我请安都顾不上了。”一个中年笑骂,听其声音,正是刚才的传音之人,江鹏京的师傅。

    “咱们少年时不也一样,巴不得早点离开宗门,好到处闯荡。”另一个两鬓斑白的中年人抚须而笑。

    “真是意外。想不到墨林龙刀的虎头刀小子会来,瞧那霸道刀势,已将墨林龙刀的另一种绝世刀技修炼至大成了。”一个头戴木冠的老者沉吟道。

    “虎头刀小子那般厉害,倒是并不奇怪,早在十年前,我等就看过单氏兄弟的根骨,虎弟更在龙兄之上。那个年轻剑手才让我意外,这般年轻就拥有如此剑技,还带着源刀师弟的信物……”

    在场皆是西域刀谷的大人物,修为高绝一时,对于西域、北域的年轻天才皆有耳闻,却是找不出一个相符的剑手,与秦墨对得上号的。

    “此次之战,两大域合一,可谓是千年来最空前的一次,一些隐世的天才横空出世,也并不稀奇。这年轻人既有源刀师侄的信物,也不算是外人,让鹏京与之多亲近亲近,不是坏事……”

    头戴木冠的老者这样说着,看向远方,浑浊的眸子里有着异样的神色。

    ……

    从刀谷绿洲出来,江鹏京扯着秦墨、单烈杰,一路狂奔飞掠,犹如逃命似的,数个时辰就奔行了千里,累得秦墨、单烈杰脸色都有些发白。

    这样玩命的赶路方式,就算秦墨的真焰雄浑如海,也是有些吃不消。

    对此,秦墨很怀疑墨林龙刀、西域刀谷的授徒方式,是否非常残酷,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急切的想要离开宗门。

    不过,这样的玩命赶路,倒是大大缩短了前往的时间,秦墨三人已是接近人烟密集的聚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