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36章 睡陀虚影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293228.html
    “两域的合一,这是千年来最强一代的天才之争吗?”

    “最强一代天才之争,倒是有些言过其实,毕竟,还有其他三域。不过,也是差不多了,自古以来,就没有几次三域合一的盛况。”

    “听说各大族的各个势力,都派出了年轻一辈的最强者,誓要夺得这一次的冠首。”

    “很多势力已经疯狂了,许多宗门长辈都不惜耗费功力,助其弟子冲关,就为了这一次的之争。”

    一路行来,凡是在人烟密集之处,都有传出激烈的争论,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一届的之争,所有强者都在关注这一盛会。甚至于,这个消息传播到西域、北域的每一个角落,连五品以下的势力都知晓了。

    若是在以往,之争固然受到万众瞩目,但是,五品以下的势力根本没有资格知晓,因为根本接触不到这一层面。

    可是,此次则是不同,两大域的合一,引起了地脉的巨大波动,让很多小势力,很多偏远地域都知晓了这个盛会。

    也因此,关于是谁能夺得冠首?

    哪一势力培养的天才能脱颖而出?

    哪一族的天才最终能力压群雄,夺得魁首?

    这些争论成为了焦点,所有人都在猜测,在预测,都有心目中的人选,也造成了空前的热潮。

    如今,西域、北域各族,各个势力都不平静,两域合一的事件太突然,超出了所有强者的预期,许多大高手甚至预感,这只是一个开始,随着此次之战的开启,将会掀起更大的波澜。

    很多人猜测,是否因为剑武皇朝遗址的开启,众多绝世天才获得了惊人的传承,才会导致这样的大事件爆发?

    或者说,在西域、北域的某地,发生了惊天的变故,才导致这样的事件发生?

    也有人揣测,可能是那口皇主剑鞘的出世,虽是惊鸿一瞥,就从世人面前消失,但天地之力必定有感,才致使两域合一。

    种种的猜测,种种的热议……,在西域、北域掀起了阵阵的狂澜,这种气氛不断攀升,越是接近,则越是热烈。

    ……

    奇陀城。

    位于西域的边界,与北域毗邻,却是与其他边界之城有着明显不同。

    这座城池很古老,城墙并不高,但是布满了斑驳的痕迹,远望过去,有着莫名的伟岸。

    在城池的前方,则是一条深深的沟壑,分割了西域、北域,犹如一条天堑,隔开两域,是那么的泾渭分明。

    传闻,这座古城的历史,与西域一样的古老,在这里发生过无数的纷争,也爆发过许多惊世之战。

    “这座古城如一尊头陀!?”

    来到奇陀城附近,秦墨眺望过去,不由大吃一惊,他看到一尊头陀,俯卧在前方,如同睡着了一样。

    一尊睡卧头陀,其眼眸似睁似闭,开阖之间,有着无尽地气弥漫,笼罩这座城池,充斥着一种古老苍寂的气息。

    单烈杰、江鹏京很吃惊,直愣愣看着秦墨,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位年轻剑手。

    虽然三人一路同行,秦墨的言行举止,有着龙凤之姿,展露绝世剑手的气度,但是,秦墨刚才这句话,还是让单、江两人震惊不已,两人的神情中皆有着不可置信。

    传说,能够远眺奇陀城,看到一尊睡卧头陀的人,必定是惊世奇才,如若不中途夭折,将来必定封尊问主,成为一代武主。

    这样的传说,乃是奇陀城闻名的原因,吸引各族天才慕名而来,但是,却鲜少有人能够目睹这一奇景。

    传闻,这一纪元以来,人族之中就没有天才,能够看到睡卧头陀的虚影,而外族似有这样的天才出世,却是一直成谜,只是传闻中如此。

    久而久之,则不时冒出有人谎称看到睡卧头陀,其下场就是引来其他天才挑战,当场被打死。

    “诡剑兄弟,你真看到一尊睡卧头陀吗?不会是忽悠吧。”单烈杰很是怀疑。

    “就是,你一定是听说过这个传说,亏你还说第一次来西域,原来是说谎。”江鹏京这般指责。

    一路行来,三人已是相当熟稔,言谈之间很是随意。单烈杰、江鹏京刚才功聚双目,尝试着能否看到一尊头陀虚影,却是一无所见。

    而秦墨却说能看到一尊睡卧头陀,让两个年轻奇才如何服气,虽说这年轻剑手的剑技深不可测,比之单、江两人稍胜一筹,但是,若比起天资、气运,单、江两人如何也不会示弱。

    “呃……,是只是惊鸿一瞥,现在看不到了。或许是幻觉。”瞧着两个同伴虎视眈眈的模样,秦墨立时改口。

    他可是没想到,这座城池会有这样的传说,随即,秦墨询问奇陀城的过往,难道因为能够看到一尊睡卧头陀的虚影,才由此命名?

    “哪里是这么简单。若是追根溯源,西域如今的二品势力起源,都是来自奇陀城,只是这根源太过久远,已是鲜少有人记得……”

    单烈杰说起宗门秘典中记载的过往,传说西域当初,只有寥寥几座古城,奇陀城就是其中之一,如今的寺庙势力,据说大多出自此处,却不知为何,各大寺庙势力又不在此城建立分坛。

    从久远之前,奇陀城就不属于任何势力,西域各大势力也没有染指的举动,仿佛是私下里有过秘密的约定。

    不过,关于奇陀城的种种传闻,却是一直没有断过,传说再次发掘过各大寺庙势力的跟脚证据,却很快就消匿。

    江鹏京皱眉,低声道:“我刀谷的密卷中是这样记载,这座古城之所以超然,是因为在遥远的岁月之前,曾经出现过一位修为震世的头陀,超越了武主的境界,坐镇此城中,万族皆不敢来犯,所以,才以奇陀来命名此城……”

    秦墨、单烈杰倒吸一口亮起,竟还有这样的秘辛,这座古城中竟出过超越武主的存在?

    武道之巅,武主之上,那一层次的强者已经超过了传说,数个纪元以来,都未曾出现过那样的存在。

    关于武主之上的境界,世人难以接触,谁也说不清楚。即便是大陆的各大霸主势力,也是忌讳莫深,因为武主之上的境界超过传说,一旦有这样的存在出世,必定引发大陆的巨变,惹来祖脉之力的狂暴异动。

    这样的存在,曾经坐镇这座古城中,让秦墨感到不可思议。

    “这样一位盖代强者,即使时光流逝万年,也难以磨灭痕迹。为何我大西域境内从未流传开来?”单烈杰喃喃自语,很是不解。

    古往今来,任何一位武主级的存在,其威名都足以震慑千年。哪怕经历万年,也会有人铭记,毕竟,这样的存在太少了,真若算起来,每隔千年,一个大族诞生的武主都是屈指可数,必定会留下无比光辉的事迹,又哪里那么容易被遗忘?

    可是,在西域境内,世人只知奇陀城,却不知这样一位盖代强者的存在,着实令人不解。

    “我刀谷秘典中记载的也不详细。”江鹏京摇了摇头,“只是刀谷先辈们推测,很可能是久远岁月之前,爆发过一场旷世之战,这位盖代强者的痕迹被生生抹去了。这种事情并不奇怪,万年前就发生过,何况是数个纪元之前的往事。”

    秦墨不禁凛然,事实上剑武皇朝的消亡,就是被生生抹去了。只是,一来剑武皇朝距离现世的时间最近,再加之,这个皇朝的疆域太辽阔了,占据了一小半的古幽大陆,想要彻底抹去剑武皇朝的痕迹,实是太难了。

    剑武皇朝的下场尚是如此,在无比久远的岁月之前,只占据一座奇陀城的那位盖代强者,其存在的轨迹被生生抹去,就并不奇怪了。

    三人伫立山丘上,眺望奇陀古城,说起种种传闻,却是也分辨不清,到底哪一条传闻是真实的,哪一条是后世杜撰的。

    周围,道路上很是热闹,不断有车队、武者赶来,这座古城在近期内,已是成为众多武道天才的必经地,都想能够目睹一尊头陀虚影,来验证自身的天资超凡脱俗,力压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