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39章 原物奉还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300427.html
    秦墨简单介绍了一下胡三爷,并未说出其真实身份,只是告知单、江两人,这老家伙确实与源刀尊并肩作战,不过,却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两人小心这老家伙。

    “小哥儿,你我也算熟识,怎可随意诽谤老朽。两位小哥,老朽刚才确未打诳语,确能修复你倆佩刀的缺陷。只是需要一些时日……”胡三爷很是严肃,说得煞有其事。

    单烈杰、江鹏京如何肯信,刚才差点被幻术忽悠,中招送出佩刀,现在如何也不会相信了。

    “修复佩刀,需要多久?”秦墨直接切中问题的核心。

    “大概,此等神兵修复起来极是困难,一个甲子总是要的。”胡三爷沉吟,这般算着。

    单、江两人同时竖起中指,这老家伙果然不是好东西,修复一个甲子的时间,那还需要修复么?一个甲子后,两人如果顺利,都能跻身刀中圣者,自己就能凭力量修复刀中的缺陷了。

    秦墨摇了摇头,这老家伙果然本性难移,看到好东西就想上前忽悠,与这老家伙还是保持距离的好,免得不知怎的就被卖了。

    虚空中,银澄探了探爪子,很想如同剑武皇朝遗址中那样,暗中抽冷子给这老家伙一下,每次看到胡三爷,它就忍不住想动手,将这老家伙拍飞,这老家伙实是让它讨厌。

    严格说来,银澄与胡三爷之间的恩怨颇多,当初狐狸身中寒毒,也有胡三爷一部分缘故。此后,在幻术比拼上,这狐狸连续败给胡三爷,让银澄彻底记恨上了这老家伙。

    “小哥儿,你们仨别走啊!老朽此来,是与你们商量一桩好事。”胡三爷紧拽着秦墨,不让三人走。

    单烈杰、江鹏京撇嘴,两人对这种骗子很反感,不愿与之往来。

    “这些外族骑乘的坐骑中,有几匹乃是老朽所有,被他们偷去了。想要取回来,若是三位愿意帮忙,那几匹坐骑身上的货物,可与你们平分。”胡三爷一脸正色的说道。

    秦墨:“……”

    单、江两人嘴角抽搐,这老家伙也太无耻了点,明明是想要偷取这些外族的坐骑,还有驮乘的宝物,却偏要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直接说分赃不就得了。

    不过,对于胡三爷的打算,秦墨三人却是点头同意,本想杀上酒楼,与这些外族强者杀一个人仰马翻。但是,两相权衡,总是胡三爷的打算更加好,有宝物可拿,有神驹可骑,何必要那么打打杀杀的呢?

    “光天化日之下,如何进行偷盗?这些外族的护卫可不是吃素的,一旦动手,恐怕就会陷入重围。”江鹏京皱眉问道。

    单烈杰也是点头,看向酒楼不远处的马厩,那里的护卫强者众多,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在这样的大白昼,众目睽睽之下,想要进行偷盗根本不可能,除非强抢。但也不现实,这么多高手环伺,能够抢到一匹神驹就不错了,更不要说骑队中驮着的宝箱。

    “那匹黑雪狮驹真不错啊!不过,如何偷取呢?”单烈杰看中了一匹神驹,是一头狮头马身的妖兽,早在城门时,他就看中了,很有念想。

    “你们这是什么话,老朽是去取回自己的坐骑,何来偷取一说,勿要胡言!他们送回神驹,乃是原物奉还!”胡三爷沉着脸,很是不悦的说道。

    原物奉还?

    亏这老家伙能说出口!

    单、江两人张了张嘴,碰到这样一个厚脸皮,两人实是不知该说什么好。

    秦墨揉了揉额头,这老家伙的脸皮更加厚了,比第一次见面时还不要脸。

    “随老朽来吧,他们偷走老朽的坐骑,只要理论一番,就会原物奉还的。”胡三爷这般说着,径直朝着马厩走去。

    ……

    这栋酒楼旁边的马厩,占地相当广阔,现在则是爆满。前来酒楼的外族骑队实是太多了,都将坐骑放在这里,有的一间马厩甚至塞进了数匹坐骑,还塞着一箱箱的宝物。

    马厩周围,骨族、妖族,兽族的护卫强者分成一拨一拨,分别占据着一方区域,看守着神驹、宝箱。

    这些护卫强者非常谨慎,因为这些神驹、宝箱的价值太惊人,随便丢掉一件,都是重罪。

    正值正午。

    一群骨族的护卫强者明盔净甲,正在四处巡逻,忽然看到一个道骨仙风的老者缓步而来,在老者身后还跟着三个人族武者。

    “什么人?”

    为首的骨族侍卫怒喝,话刚出口,却是身形一僵,连忙鞠躬,恭敬的站在一旁。

    随后,当老者行至近前,这个骨族侍卫走在一侧,恭敬的在前引路,仿佛是迎接一位大人物。

    这样的情景,吸引了别处的强者们注意,而后却是眼前一花,就见白发老者的身躯不断变幻,化为一具磅礴如海的身影,令众强者心中颤抖。

    “这位……,难道是骨族的某位不世强者吗?”

    “原来骨族一行强者中,还隐藏了这样一位盖代强者,幸亏刚才没有造次。”

    ……

    周围,有许多强者看到胡三爷等人的身影,但是,在他们眼中,看到的却是一位骨族盖代强者,前往马厩去取坐骑。

    片刻,单烈杰如愿以偿,得到了那匹黑雪狮驹,他牵着这匹神驹的缰绳,脸色愕然,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

    “老朽说过,与他们理论一番,就能取走属于老朽的坐骑。”胡三爷一脸肃然,一派世外高人的风范。

    江鹏京也牵了一匹神驹,正在往百宝囊中装箱子,每经过一个马厩,就将里面的宝箱清扫一空。

    很快,骨族骑队的马厩清扫完毕,胡三爷带着秦墨三人,直奔妖族的区域,受到无比恭敬的礼遇,如一尊妖尊巡视领地,将马厩里的宝物悉数扫荡一空。

    “这匹神驹不错,与老朽有缘,牵走!”胡三爷指着一匹亚龙神驹,让单烈杰再牵走一匹。

    旁边,秦墨也没有闲着,与银澄一明一暗,在所过之处,都布上玄奥阵纹,覆盖了整个马厩。

    半个时辰后,整个马厩中的神驹宝箱,被胡三爷等人清扫一空,但是,在远处的围观人群看来,却是恍若未见。

    这样的情景,让秦墨不得不感叹,胡三爷这老家伙的幻术确实可怕,已是到了鬼神莫测的地步。

    “差不多了。走!”胡三爷带着秦墨三人,满载而归,从另一个方向离开,步履很是从容。

    马厩中的一拨拨护卫强者,皆是恭敬相送,浑然没有察觉发生了什么。

    至于酒楼上,各族的大高手,天才们还在极目眺望,尝试着看到奇陀虚影,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砰!

    当秦墨一行来到的另一边时,那栋酒楼的方向发生爆炸,一声巨响传出,如春雷轰鸣,远远望去,就见一道光柱冲天而起,极是炽烈,仿佛是圣级强者的全力战斗,声势无比骇人。

    远处,传来阵阵惊呼声,那栋酒楼的马厩爆炸了,但是非常奇怪,在里面的护卫强者、神驹都受了重伤,却都没有致命,而那些宝物却全部被炸毁了。

    见此情景,秦墨有些发愣,他与银澄布置的阵势,主要是困住那里的强者,绝对没有这样的威力。

    转头,秦墨看向胡三爷,毫无疑问,是这老家伙暗中动了手脚,引动了这么剧烈的爆炸。

    “你们看……,若非老朽提前动手,将这些神驹、宝箱取走,岂非都这样毁了。这是一份大功德啊!”胡三爷抚须,一脸的悲天悯人。

    秦墨三人撇嘴摇头,看了看得到的神驹、宝物,都是没有说话。毕竟,若是没有这老家伙出手,连一匹神驹都弄不到,拿人手短。

    吼吼吼……

    远处,那栋酒楼方向传来阵阵怒吼,外族强者显是发现了神驹、宝物失踪,并非是被毁去,一道道身影腾空而起,一双双眸光如电扫射,四处追查偷马贼的踪迹。

    然而,在古城四处,也有众多人族强者腾空而起,一个个喷薄强大真焰,遮蔽天空,混淆外族强者的探查。

    “偷马贼在哪里?”

    “敢在偷盗神驹,实是可恶,若是抓住,将之抽筋剥皮!”

    ……

    阵阵人声传来,鼎沸如潮,一时间,整个古城的人族强者们都在大呼小叫,看似在捉拿盗马贼,实则是搅乱了一滩浑水。

    许多人族强者冷笑不已,你们外族强者联合在一起,独霸酒楼,现在报应来了。还想找回神驹,夺回宝物,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