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40章 真凶踪迹
    整座古城乱成了一锅粥,马厩的爆炸犹如一根导火线,将人族与外族的纷争引爆,半空中不时有碰撞声传来,有强者已经交上了手。

    人族武者们纷纷腾空而起,到处堵截外族强者,刚才在酒楼前,是因为数个外族的队伍联合,让人族强者们心存忌惮。现在一旦分开,谁也不怕谁,一个个身影在城池上空碰撞,许多强者已是打出了真火。

    同时,骨族、妖族,还有兽族方面出信号,通知全城的同族强者盘查,绝对不能放过盗马贼。

    “这帮家伙还真是不依不饶,不过无妨,咱们分头隐去行迹。”

    胡三爷、秦墨一行已是分赃完毕,从一个阴暗的小巷子里施施然走出来,见到这样纷乱的场面,胡三爷则是早有对策,分给秦墨三人一人一包粉末,撒在身上,立时掩盖了所有气机。

    “这是什么东西,气味好古怪?”单烈杰皱了皱鼻子,闻着这气味很不习惯。

    “这种粉末价值连城,能够掩盖气机半月以上,足够咱们分头遁走。三位小哥,祝你们在【跃龙台】上旗开得胜,创下三段传奇。”胡三爷这般说着,身形嗖得一闪,已是消失不见。

    以秦墨、银澄的六识,愣是没有察觉,这老家伙是如何遁走的。胡三爷施展的这种身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遁走之时,如浮光掠影一般,毫无踪迹可寻。

    秦墨不由皱眉,他如果没有记错,在开启剑武皇朝遗址的骨台光影中,曾见过往昔的剑武皇朝绝代强者,施展的就是这种身法。

    难道说,当日在剑武皇朝遗址中,胡三爷也得到某种传承?但是这太不合理,那遗址中的传承,不是只有骨龄很年轻的年轻天才,才能够获得吗?

    “本狐大人很怀疑,这老家伙用绝世幻术,蒙蔽了遗址空间的意志,在那里面得到了某种身法传承。”银澄咬着牙说道,在幻术的造诣上,它一直比不过胡三爷,这是它的一块心病。

    秦墨默默点头,他也认同狐狸的观点,胡三爷的幻术确实堪称惊世,就算瞒过剑武皇朝遗址中的意志,也并不奇怪。

    随即,秦墨、单烈杰和江鹏京商议,三人约定好再聚的地点,就分开遁走,毕竟,三个人在一起目标有点大,还是单独行动更安全。

    ……

    嗖!

    秦墨施展身法,化为一道轻烟,在【奇陀城】的小巷中飞掠。与单、江两人分开后,他再不需要隐藏实力,度一旦展开,即使天境强者也未必能追上,达到了一个极。

    一边奔行,秦墨一边展开六识,感悟这座古城中的气机,想要再次进入那种状态。

    “小子,别白费力气了。何为机缘,就是稍纵即逝的机会,这种旷世机缘一旦错过,想要再次获得,根本不可能了。”

    银澄不阴不阳的说着,知晓再无法获得无敌奇陀的传承,这狐狸言语又充满了嘲讽,不时刺激一下秦墨。

    “你这狐狸……”秦墨额头的青筋跳动,很想当场与这狐狸打上一架,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成心往他伤口上撒盐。

    锵!

    突然,阴暗的小巷中,一道利刃刺出,无声无息,如黑暗中捕食的毒蛇,一击必杀,直袭秦墨的背部要害。

    这一击无比突然,且毫无预兆,若是换成任何一个逆命境强者,当场就会毙命。

    然而,利刃入体,却是传来铿锵的脆响,如刺在一块神铁上,难以前进分毫,并且,从秦墨的体内传出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沿着利刃,反冲向偷袭者的手臂。

    “哼!”

    一声惨呼,虚空中一个黑影倒飞而出,他目光中充斥着惊骇欲绝。这利刃乃是天级初阶的神兵,灌注了他一身功力,在如此近的距离刺杀,竟然难以刺入身体,这年轻人的身躯是神铁铸就的吗?

    这个事实,让偷袭者惊骇欲绝之余,丝毫不敢停留,当机立断,后撤逃走。

    此时,黑暗中一道剑光亮起,如雷霆之剑,直追向这偷袭者。这是秦墨转头的冷冷回眸,蕴含着锋利无匹的剑意,顷刻间就追上偷袭者。

    “噗……”这偷袭者身体如被神剑斩中,大口吐血,惨呼:“剑技已臻化境,几近通神,你……”

    他的眼神如见鬼一样,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族剑手,看起来是在逃避古城中的厮杀,却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偷袭了我,就想走?”

    秦墨冷冷开口,根本不给偷袭者机会,脚步跨动,瑞光闪烁,已是追了上去,探手抓出,万千剑气纷呈,化为一方剑域,将偷袭者笼罩其中。

    噗噗噗……,一道道剑气洞穿偷袭者的四肢,将之钉在地上。

    “举手投足,自成一方剑域,我完了……”

    那偷袭者被钉在地上,两眼一个劲的翻白,很想就此晕厥过去。这个情景太可怕了,一个如此年轻的剑手,修为尚在逆命境,就能挥手布成一方剑域,这分明是天境绝世的剑手才能拥有的手段。

    放眼两大域,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年轻剑手,几乎没听说过,现在却遇到了一个。

    叮叮叮……

    秦墨挥手,这一方剑域闭合,与外界隔绝。对于能够如此自如的布成剑域,秦墨自己也有些惊讶,若是在斗战圣体第七层开启之前,他固然能够轻松布成剑域,但是,如这般随意而成,则是难以做到的。

    砰!

    一股真焰扫过,将这偷袭者脸上的面罩烧毁,浮现一张狰狞的蜥蜴头颅,浓烈的妖力随之散开,竟是一个伪装的妖族杀手。

    妖族?!

    “谁派你来杀我的?有何目的?”秦墨神情平静,嘴唇抿着,有着一位绝世剑客的气度。

    他心中疑惑,为了隐匿行迹,他不仅用了胡三爷给的粉末,还动用了隐匿之术,那些外族强者即使耳目通天,也难以察觉才对,为何还会被针对性的偷袭。

    若是如此,单烈杰、江鹏京两人或许有危险,要赶回去救援这两个同伴。

    这蜥蜴妖身躯挣扎,心中一片冰冷,他知晓自己的下场必定很惨,当机立断,一声嘶吼,碧绿的眼珠涌动疯狂之色,妖力疯狂凝聚,竟是准备自爆妖丹。

    猛然间,银澄跳了出来,以幻术迷惑了这蜥蜴妖,阻止了自爆的行为。

    “本狐大人问你一句,就乖乖答一句……”银澄声音犹如呓语,充斥着一种蛊惑。

    蜥蜴妖频频点头,如同小狗一样温驯,让秦墨不禁想起了那个狗妖·哈狗王,与之在无名之城分开后,也不知那狗妖现在如何。

    片刻,银澄就问出了一切的始末,蜥蜴妖的刺杀并非是独独针对秦墨,而是针对妖族之外的一切天才。

    妖族中,有数位盖世强者合计,下达命令,暗杀围剿此次【跃龙台】的其他族天才,为妖族的天才铺平道路。

    “我等负责【奇陀城】的暗杀,这里人族天才云集,绝不能让人族天才看到睡陀虚影,若有现,格杀勿论……”蜥蜴妖梦呓般的回应,将一切内幕道出。

    秦墨、银澄脸色铁青,终于找到了干扰他顿悟,暗中袭杀他的真凶,原来是妖族的暗杀者。

    “为了扫平【跃龙台】的道路,就这样肆意滥杀吗?你们妖族还真会谋划。”秦墨冷笑,这般讥讽。

    “别将本狐大人牵涉进去,妖族的种族林立,你小子别一锄头将所有妖都囊括进去。这帮家伙不配与本狐大人相提并论。”银澄龇牙,它也无比愤怒。

    进行这种阴诡勾当,生生让它错过一门震世传承,银澄现在也是气得狂。

    “负责这座古城暗杀行动的,是哪一族的强者?”秦墨沉声问道。

    “是天蛇族的仰氏一脉……”蜥蜴妖这般回应。

    天蛇族仰氏?!

    秦墨脸色冰冷,与这仰氏还真有缘,不久前,刚被天蛇族这一系的强者围杀,现在,又这样碰上了。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