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49章 十年圣境
    奇陀城一条街道,行人熙来攘往,非常热闹,四周很喧闹,丝毫没有刚才大战的气氛。

    长久以来,这座古城经历了太多的战争,之前的战斗固然激烈,但是,奇陀城没有受到太多损伤,城中武者并没有太在意。

    反倒是热议迭起,无数人都在讨论秦墨的身份,猜测这个神秘青年来自何处,又属于哪一势力。

    这一战带来的冲击,实是太巨大了,人们仿佛看到一位绝世强者的崛起,但是,却又不知这青年究竟来自何方?

    人群中,秦墨迈步而行,很有悠闲,与周遭人群有些格格不入,仿佛不属于一个世界。对于那些议论,他并不在意,前世今生,经历了太多的非议,也经历了太多的沉浮,他人的言语,早已难以扰乱自身的心境。

    经历了刚才的大战,身体恢复原状,境界从绝代王者境跌落至逆命境巅峰,这种感觉犹如从云端跌落,从一个神沦落为凡人,再无法有那种掌控一切,万物为我所用的感觉。

    这种落差感,换做是他人,或许会很失落,而秦墨仅是一瞬间失神,很快就不在意。他在回味在那场战斗中,与武道王者,大成妖王交锋的所得,以及与圣火融合的时候,触摸到武圣境界的体悟,这种经验太宝贵了,是难以想象的财富,对于以后的武途有着极大的裨益。

    “原来,王者境与天境的区别,不仅在于王者意志,还有很多方面,从某一程度来说,王者境是天境的升华,将各方面的力量凝聚而质变,才能迈出那一步,跻身王者境……”

    “而圣境则是截然不同,那是一种脱的突破,以己身融入天地,将体内小天地,与世间大天地合一,又为自身掌控,那一境界才是迈出凡的第一步……”

    ……

    种种明悟在心田划过,秦墨眼帘低垂,眸中闪烁无数光纹,那是对天地之则的感悟,刻骨铭心,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通过这一番激战,秦墨对于王者境,对于圣境,皆有了一份清晰的认知,脑海中浮现一条无比清晰的道路,让他明白未来的武途该如何去走。

    不过,这一切对他来说,还言之过早,如今的秦墨尚在逆命境巅峰,半步天境的层次,距离王者境,距离武道圣者的境界,还有很遥远的一段路要走。

    “逆命之于天境,这一道关隘,是体内天地之桥的彻底改造完成,也是体内小天地彻底完成的标志,亦是未来迈上王者境,圣境的根基所在……”

    秦墨额头微微光,有种智慧通明的洞彻,逆命境迈入天境,就是天地之桥的一端,连通巅顶那一端的蜕变,这一步真正完成,则天地之力再不需经过炼化,会直接贯入武者身躯。

    而这一步无比关键,越是蜕变的彻底,吸收天地之力的度也越快。

    逆命境,之所以称为逆命,有很多方面的说法,迈入这一境界,每提升一段,武者的实力就会生飞跃,如同是脱胎换骨一般的提升。

    而在逆命境巅峰,天地之桥彻底蜕变完成的那一刻,则也能看出,迈向未来的根基能够如何雄厚,这一步的蜕变,亦如逆天改命一样。

    “天境……”

    秦墨抬头,遥望天际,只觉那一层壁障已是洞开一个缺口,随时都能够一脚踢开。

    “小子,再等等吧,现在迈入天境还有些早,让积累再雄厚一些,至少等到跃龙台排位战后。届时,厚积如海,薄冲天!”银澄忽然开口,难得认真指点秦墨。

    秦墨点了点头,忽然止步,看向前方,眼眸露出震惊之色。

    街道旁,人群中,一根古老的石柱前,盘坐着一位头陀,眼眸似睁似闭,注视着秦墨,微笑点头。

    天空中,云层破开,照射下一道阳光,恰恰笼罩着头陀的身躯,有种莫名的神秘,他仿佛是睡去了,又似视线一瞬万里,可以洞悉世间一切秘密。

    这位头陀很苍老,脸庞,皮肤充满了皱褶,皮包骨头,似是随时会逝去。但是,那平和的眼眸中,却是充斥着深不可测,仿佛包容了一方天地。

    “这位是谁……”秦墨惊愕莫名。

    “什么是谁?小子,你在说什么,那地方……,有东西……”银澄一愣,它并没有看到那头陀的身影,而后敏锐察觉到,在前方的石柱前,似是有什么东西。

    秦墨怔神,本能的迈步,想要走过去。却是一抬脚,与那头陀的距离霍然拉大,明明近在咫尺,却如同隔了万里,任凭秦墨如何迈步,也无法接近一步。

    “没法靠近吗……”秦墨停了下来,却是周遭的情景变幻,又回到了街道上,与那头陀相望,他实则没有迈出一步,依然是那么远的距离。

    秦墨心中无比震撼,这头陀看起来就是一个凡人,但是,给他的感觉,却比奕铭风,源刀尊还要强大,如同无边怒海一样难以测度。

    隐约间,秦墨看到在两者之间,有着一道道玄奥混沌的气韵交织,相隔了彼此,这种手段闻所未闻,出了想象。

    “这难道就是武主之上的存在,才拥有的惊天手段吗?”秦墨喃喃自语。

    “小子,你在说什么?你看到了什么?快说呀……”银澄急得抓耳挠腮,它察觉到秦墨有惊人的现,而它却不知是什么,但是,很可能与这座古城最开始的主人有关。

    伫立街头,秦墨怔怔无言,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这位头陀是奇陀城的那位无敌奇陀吗?或是其传人?

    那位无敌奇陀所在的岁月,距离现今太遥远了,从未听闻有谁能够存活那么久的岁月,难道说,这位存在有秘法,一直存活至今?

    或是说,这只是一道烙印,是当初的无敌奇陀留下,给后来的有缘人?

    ……

    种种疑问,种种猜测,在脑海中不断盘旋,秦墨却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眼前的这位头陀,太真实了,根本不像是一道虚影。

    良久,秦墨回过神来,恭敬鞠躬,对于这位神秘头陀表示敬意。

    “呵呵,好……”

    那头陀咧嘴一笑,干瘪的脸庞绽放,却如世间最生动的画面,让整个世间都明亮起来。

    他没有说什么,只有一道意念传来十年春秋,成圣来此!

    呼……

    这条古街上,忽然刮起狂风,吹得人群睁不开眼睛,秦墨回过神来,却觉那位头陀不见了,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不会有错,一定是那无敌奇陀留下的烙印!”银澄听闻经过,这般笃定说道。

    “十年,成圣后来此吗……”

    秦墨喃喃自语,他如今尚才逆命境巅峰,距离武圣境界,尚有两个大层次,对于世间无数武者来说,这是一生追求的巅峰。

    “十年内,我必来此!?”

    没有再逗留,秦墨随着人潮,朝着与单、江两人约定的地点而去。

    ……

    与此同时。

    古城一个角落。

    一栋破落的石屋中,里面的陈设很简陋,只有桌椅,以及一面墙壁上的雕像。

    这雕像是一个老者,腰上佩着三口奇刀,因为年代久远,老者的面目有些模糊,雕像也是布满裂痕,却散着一种若有若无的刀意。

    雕像面前,盘膝坐着一名少女,粗布麻衫,却掩不住绝世容颜,红唇微抿,散着一缕刀锋般的凌厉。

    这少女正是简月玑,她膝上横着那口黑刀,面前的地上交叉摆放着两柄奇刀,与雕像佩戴的其中两口一模一样。

    木桌前,端坐着一个中年人,同样是粗布麻衫,面容刚毅,整个人如一口刀,却是锋芒内敛,毫无一丝刀意出。

    叮!

    中年人屈指轻弹,面前的酒杯颤动,泛起一圈圈涟漪,无数刀气飞掠而起,化为一口钟震动,回荡在石屋中,如一圈圈刀波荡漾,淬炼着简月玑的娇躯。

    刀波荡漾,化为一条条刀链盘旋,一圈接着一圈,在简月玑体内旋转,融入她的刀骨之中。

    与一年前相比,简月玑全身骨骼晶莹若透明,泛着无数玄奥的纹路,那是刀骨彻底铸成后,所凸显的刀道奥义,也正是天生刀骨的强大之处。

    “刀骨天生,真是了不得!这丫头实是刀道的绝世奇才,不过,为她补全刀骨的那位羽先生更是深不可测,究竟是怎样的神技,能够补全有缺陷的刀骨。如今这丫头的刀骨,就算比不上击毙妖王,叫板妖圣的那绝代天才的命骨重铸,也差也不会太远了……”

    中年人喃喃自语,端起酒杯一口灌了下去,又倒了一杯酒,屈指再弹,刀波更盛,将整个石屋彻底笼罩。

    此时,简月玑身躯光,其刀骨在鸣动,与刀波相合,其身上的刀意不断攀升,又不断收敛,如此循环……

    良久,简月玑睁开美眸,长身而起,行礼道:“师尊,徒儿已经碎星刀魄已成,此次跃龙台排位战,必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一举冲入前五,夺得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