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五十四章 跃龙酒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338390.html
    “每一届的开启,中出现的美酒皆不同,但是可以肯定一点,皆是固本培元,对武基有极大裨益的神酒。天籁小说『2只是不知这一次,到底是怎样的神酒!”单烈杰一脸兴奋,说得好像他喝过一样,其实,也是听他兄长单炀豪说的。

    江鹏京知晓的更详细一些,中出现的美酒,每一届确实不同,却有一个共同点,乃是精纯无比的地气所酿。

    细数历届的开启,中的美酒,从百年份,到千年份不等,最著名的一次,是出现了两千年份的神酒,一滴就堪比一粒天级神丹。

    寻常武者喝上一滴,都有伐毛洗髓之效,让无数武者垂涎。但是,这种神酒只有的参战者,才有资格享用。这也是为何,那么多年轻天才想要进入石城,这不仅是一份莫大的荣誉,也是一份莫大的机缘。

    对于这种美酒的来历,谁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有人认为是祖脉地气自酿而成,取日月之精华,以岁月沉淀,酿成绝世神酿。

    可是,也有人认为并非如此,虽说祖脉有灵,但是,自酿这种绝世神酒,还是让人感到怀疑。

    “千年以上的神酒,一粒堪比一粒天级神丹……”秦墨两眼光,很是心动。

    若这种千年神酿,真的是由祖脉地气凝聚而成,其效果岂非赶得上?

    从中出来,秦墨汲取了的一点精华,深刻感到这种神液的逆天效果,可惜,在斗战圣体开启第七层时,那点神树精华都耗尽了,想要留下一点也不能。

    祖脉的原始地气,丝毫不逊色的精华,以此地气酿成的神酒,对于他有着极大的裨益。说不定饮上一杯,积累立时足够,当即就会突破,跻身天境之列。

    银澄流着口水,爪子一个劲得挠着:“祖脉地气酿成的神酒,那是好东西啊!本狐大人当初闻到过一丝酒味,就觉得飘飘欲仙,差点当场突破了,小子,一定要弄个一桶两桶呀……”

    一桶两桶?

    你当这酒是你家酿造的吗?

    秦墨斜眼,这狐狸也真会信口开河,在他想来,能得到一壶神酿,就已经是天大的机缘了。当然,若真有机会弄上一桶两桶的,他一定会拼尽手段得到。

    三人赶到石城中央时,那里已经聚集了许多武者,确切得说,进入石城的九成九天才强者,全部赶来这里。

    不过,却还没有开启,准确得说,是还没有完全显现。

    石城中央的空地上,一座酒肆的轮廓浮现,正在迅成形,由虚转实,一点点显现出来。

    这情景相当震撼,在场一群天才强者们都很震惊,他们皆是六识凡的武者,能够察觉出来,这座酒肆并非是从独立空间中出现,而是正在被一点点创造出来。

    四周,有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涌动,铸成这座酒肆的一砖一瓦。

    “真是由祖脉建造的?祖脉有灵,其灵智是如此之高吗?”一个银女子喃喃自语,绝美容颜有着震惊,她无比美丽,却是额前有一独角,并非是人族,难知其来历。

    “此次之战,乃是两大域合一,群英荟萃,中出现的神酒,最低也该是五百年份以上才对。”一团森白骨焰翻腾,骨族弓刺伫立在那里,盯视着这座酒肆。

    周围人群纷纷避开一段距离,不愿与之靠近,骨族骨焰、鬼族的鬼火,都有着极其诡异的威力,能够灼伤神魂,任谁也不愿与之碰触。

    砰!

    一声轰鸣,这座酒肆彻底显现,强大的地气涌现,化为一道道痕迹,如一条条锁链,环绕在这座建筑周围。

    在场一众绝顶天才皆是失神,并非是这座酒肆是如何富丽堂皇,而是太普通了,既无牌匾,也无壁画,是由一整块岩石雕镂而成的建筑。

    不过,酒肆的每一寸部位,都密布着玄奥的纹理,浑然天成。

    “此门为何紧闭?既然出现,不该打开门,让我们喝个痛快吗?”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蓝焰顿时横空腾起,覆盖方圆十丈的区域,让周围的诸多强者皱眉推开,对这高大身影有着忌惮之色。

    这个身影,正是蓝焰狮族的那个成员,严格来说,他的身形并不算太庞大,比常人高出三个头,在狮妖当中,只能算是一般的体型,却是有着无边的雄伟之姿。

    蓝焰翻腾中,一双眸子开阖,无比冷冽,让人望而生畏。

    在场一众年轻强者,皆是两大域的翘楚,说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为过。但是,周围众多强者对于这蓝焰狮族的嚣张,都是有些不快,却都忍着没有作。

    从旁人的议论中,秦墨则是了解到,这蓝焰狮妖进入石城后,短短数个时辰,已经挑战了数名对手,皆是十招败敌,已被认为是这座石城中最强者之一。

    轰隆!

    一道蓝焰翻腾射出,这是蓝焰狮妖拍出一掌,强大妖力沸腾,即使石城中的空间无比凝固,依然呈现被熔穿的痕迹,焰光闪过,轰击在酒肆的大门上。

    酒肆震动,大门抖动了一下,却是毫无损,反而有一股巨大的反震力弹出,直袭向蓝焰狮妖。

    “吼!”蓝焰狮妖一声咆哮,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这股反震力吞了下去,有巨响在其嘴中炸开,让他身躯摇晃了一下,眼眸浮现震惊。

    “这股反震力真是不赖!哼哼……”

    蓝焰狮妖目光闪烁,似是想再一次出手,终是没有动作,对于这座酒肆有些忌惮。

    周围,众多强者更是震撼莫名,单是蓝焰狮妖的这一掌,其中有一小半就没有自信能够正面硬接。

    而之后,蓝焰狮妖竟能一口吞下反震力,连一点损伤都没有,这就更加骇人了。

    要知道,大凡武者修炼,即便筋骨皮修炼的再强,体内也无法真正修成不坏之境。但是,蓝焰狮妖一口将反震力咬碎,说明其体内也是修炼的无比坚韧。

    先不说其强大的妖力,单是其可怕的体魄,就让一众绝顶天才感到心惊忌惮。

    “不用着急,并未算真正形成,还需等待一段时间。”一个黑衣青年慢悠悠开口。

    这人是谁?

    何时来的?

    在场一群强者眼皮狂跳,四周过千名绝顶天才,皆是逆命境后期以上的大高手,有人的六识更是凡,愣是没有察觉到,这黑衣青年是何时来的。

    一双双眼睛看去,这黑衣青年样貌还算俊秀,但是,与在场众多人中龙凤相比,就显得相当平凡。他一身黑衣的布料也很普通,周身没有一丝气机流转,可越是如此,越是凸显出此人的不凡。

    人群中,有些人目光闪烁,惊异不定,他们的记忆力极强,从进入石城开始,就开始搜集进城者的资料,却是独独漏了这个黑衣青年。

    这黑衣青年,究竟是何时进城?又来自何方,竟是无一人知晓,这太不寻常了。

    “好奇异的身法,拥有绝世隐匿功能的身法,这人将这种身法已是修炼至化境。”

    秦墨目光一动,他是唯一看清这黑衣青年如何来的,事实上,他也差点没有看清。

    在之下,秦墨的洞察范围覆盖了这片区域,但是,黑衣青年走到人群中央时,他才现这人的存在。

    这黑衣青年行走时,整个人似与这片天地合一,找不出一丝踪迹,除非是亲眼所见,才确定这人就在眼前。

    秦墨就是以,“看到”了这黑衣青年,才看清此人是如何来的。

    饶是如此,也让秦墨心惊不已,这种身法太神奇,也令人忌惮,若是此人精擅暗杀之技,岂非是一个绝世杀手。

    “说不定,这家伙就是一个绝世杀手,来自那几个可怕的杀手组织。”银澄这般说道。

    闻言,秦墨眼皮微跳,想起了当初,在东烈战城归来时,于半途中遭到的暗杀,那些杀手的暗杀之技诡变百出,极是可怕。

    狐狸则是告知,当初伏击秦墨的那些杀手,只是杀手组织的“稚儿”,根本是尚未出师的菜鸟。真正修炼有成,能够出师,代表杀手组织的绝顶杀手,则要可怕百倍。

    这黑衣青年的身法固然闻所未闻,但是,杀手组织的诡变身法,本就是层出不穷,未被世人所知,也是很正常的。

    “若是交手,这是一个劲敌。”秦墨得出这个结论。

    周围,在场一众强者皆是皱眉,对于黑衣青年有些忌惮,又想伸手掂量一下其手底是否硬实。

    “哼!既然未到开放的时候,咱们就先过过手吧。”

    一团蓝焰翻腾,灼烧的空气模糊起来,这蓝焰狮族极是好战,当即就要和黑衣青年动手,在其身后,蓝焰翻腾化形,如同一头蓝狮咆哮,一片场域自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