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五十五章 酒肆开启
    砰!

    燃着蓝焰的手掌当空一抓,澎湃妖力冲天而起,化为一只巨大无比的爪子,如一头妖狮探爪,充斥着一种凶暴炽烈的气息。

    这一击的威力,已是达到逆命境巅峰强者的极致,让周围诸强色变,能在举手投足之间,爆发出这样的威力,这蓝焰妖狮的真正实力,恐怕已能越阶挑战,与天境初期绝世强者争锋。

    随手一击尚是如此,若是动用全力,岂非霸绝同辈?

    不远处,弓刺、银发女子同时转头,注视蓝焰妖狮的出手,神情中有着忌惮之色。

    “莫来,莫来,我可受不住。”黑衣青年摆手,脚尖一点,身形闪烁,飘忽不定,只见残影浮动,竟是将这一击完全躲开。

    而后,黑衣青年身躯一动,却是依然站在原地,仿佛没有移动过一样。蓝焰翻腾,在黑衣青年身后数丈处,化为一团焰影消散,却是未伤他分毫。

    这情景,瞧得人群皆是眼皮狂跳,这种身法太诡异了,令人无比忌惮。

    蓝焰妖狮冷哼一声,没有再出手,他察觉到这种身法的可怕,若是爆发激战,黑衣青年根本不和他动手,会很头疼,难以下台。

    “你们三个小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冷冷瞪视着秦墨三人。

    这人一袭锦袍,正是巨坑外,秦墨等遇到的那群年轻武者的首领,罗姓青年。

    他目光阴冷,神情泛着杀意,仿佛看蝼蚁一样,盯着秦墨三人。之前在巨坑外,他根本没将这三人放在眼里,连正眼也懒得撇一下,却是刚接到消息,这三人将他的同伴揍成猪头,并还进了石城。

    看着秦墨三人,锦袍青年不仅愤怒,还感到受到了侮辱,以他尊贵的身份,竟与三个蝼蚁同在石城,让他感到这里的空气都是臭的。

    “趁我进城,出手偷袭我的同伴、随从,你们要为此付出性命!”锦袍青年探手,缕缕青焰萦绕指尖,如一条条锁链交织,劈啪作响。

    四周,一群年轻强者露出一丝惊容,能够进入石城的武者,果然都是一方绝顶天才,随便走出一个,都有极硬实的底子。这锦袍青年亦是如此,仅是展露的气息,就堪比逆命境巅峰的大高手。

    秦墨皱眉,目光冷了下来,他对于之前那些年轻武者很不屑,也懒得动手教训。但是,被人欺上门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砰!

    这时,的大门震动了一下,缓缓开启,缕缕光华如水泄出,伴随着如兰如醇的酒香传来,顿时,在场所有年轻强者都忘却了争斗,纷纷聚到酒肆大门前。

    锦袍青年冷哼一声,散去了力量,“先饶你们一命!”转身一闪,已是窜至酒肆门前。

    此时,大门洞开,这座酒肆露出真容,一处宽阔的大堂中,摆满了一张张蒲团,大堂深处是一张张酒桌。

    细数蒲团、酒桌的数量,皆是超过三千之数,足够所有人端坐饮酒。

    这处大堂极为宽敞,在深处有一股股地气翻腾,看不清最深处的情景,仿佛有一团团光辉闪烁,似是盛放着某种异宝。

    “原来有这么多位置,我还担心抢不到座位呢。”江鹏京低声嘀咕。

    单烈杰则是咧嘴笑着,眼珠子瞪大发光,他看到那些酒桌上摆放着一个个杯子,虽是地气缭绕,看不清杯中之物,但是,醉人酒香就是从酒杯中传出来的。

    “这种酒香,至少是超过五百年份的神酿,此次的神酿最高年份,很可能超过两千年。”有人眼睛放着红光,如饿狼一样,恨不得当即扑上去。

    嗖嗖嗖……,一道道身影已是窜出,这群年轻强者之中,不乏好酒之人,有的更是天生的酒鬼,哪里能抵抗这种神酿的酒香。

    然而,这群人冲进去的快,出来的更快,一股反震力传来,将这些人全部震飞出去。

    “怎么回事?”

    “酒肆里有禁制,进不去!?”

    这些人惊骇,他们根本无法抵御这种力量,远远超过了逆命境的范畴,甚至天境强者强闯,也是一样的后果。

    旁边,骨族弓刺冷笑一声,充满不屑,随即走上前,在大门一侧,取下一枚酒牌,注入一缕骨焰。那枚酒牌立时亮起,发出光辉,将弓刺包裹,而后带着他进入酒肆,坐在一个蒲团上。

    这酒牌是进门的钥匙吗?

    原来是这么进酒肆的?

    之前强闯的那些人面红耳赤,他们并未听师长说起过这事,头脑发热的强闯,却是当众出糗。

    随即,在场一众强者有样学样,也纷纷取下一枚酒牌,进入酒肆中,在一块蒲团上坐下,在酒肆门前排成一排。

    事实上,也只能在蒲团上坐着,若想起身,或是有其他动作,立时就被强大的力量限制,难以动弹。

    “这个样子如何取酒,饮酒?难道酒桌会自己移过来吗?”有人心中思忖。

    正这般想着,坐着的蒲团就移动起来,载着那人前移,在一张酒桌前停下,桌上放着一个酒杯,酒呈琥珀色,浓郁酒香传出,仅是闻上一口,整个人就要醉了。

    那人两眼发光,当即伸手,想一干而尽。神酿当前,谁又能按捺得住,都是恨不得将所有酒桌上的神酒喝干。

    “的酒,并不是这么喝的,喝了这杯,就没有下一杯了。看清楚桌面。”额上有细角的银发女子开口提醒。

    在场人群不禁一愣,运足目力看去,只见一张张桌子上,都有着字体,三百年份,三百十年份,三百二十年份……。

    一众年轻强者了然,越是酒肆深处的酒桌,其上酒杯盛装的神酿年份也越高,并且,酒杯的容量也越大。

    按照桌子的排列顺序,越是深处的桌子,其桌上字体的年份越高,秦墨甚至看到二千二百年份的字体,那张桌上的酒杯已经不能称之为杯了,而是一个酒坛的大小。

    当然,刻有二千二百年份的酒桌,乃是在大堂的极深处,以秦墨的,也只是惊鸿一瞥,随后就被地气笼罩,再也看不到了。

    大堂深处的地气,似乎有着灵性,能够隔绝外来者的窥探。

    “以自身力量震动蒲团,由此前行,进入深处。”

    银发女子说着,娇躯绽放神异的光焰,如沐浴圣辉,令她整个人更加美丽,近乎不真实。

    嗖……,她坐下的蒲团移动起来,速度并不快,却很稳,朝着大堂前方挪去,很快就超过之前的那人,越过一张张桌子,逐渐深入。

    当越过七百年份的酒桌时,银发少女的蒲团慢了下来,每前进一张酒桌,都是相当缓慢。

    “原来如此,那岂不是说,只要实力足够,就能一直闯到酒肆最深处,获得最高年份的神酿?”有人惊呼。

    砰砰砰……

    一时间,一道道真焰腾空而起,一众天才们皆是释放力量,催动蒲团向前。

    “两千年份的神酿,我来啦!”单烈杰鼓动全身功力,催动蒲团,砰得一声,朝前掠去。

    一道道身影亦是启动,朝着酒肆深处而去,一个个皆是争先恐后,不愿落后其他年轻强者。

    片刻,一群身影中有七成都缓慢下来,这些年轻强者都在六百年份的酒桌区域前行,一点点前挪,一个个汗如雨下,已是快要达到极限。

    “才是六百年份的神酿区域,我就快到极限了?”

    “这怎么可能,凭我的实力,至少也该进入八百年份的区域才对。”

    “我的目标是至少一千年份的绝世神酿,怎能在六百年份的酒桌区域停滞不前!”

    “此次排位战,我的目标是前二十,现在却在外城,就落在百名之后,这怎么可能?”

    这群天才神情中都充斥难以置信,他们不愿相信,自己进入六百年份的酒桌区域,就已经停滞不前,想要前进一张酒桌,都是千难万难。

    这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群年轻强者皆是绝顶天才,在各自的势力,各自所在的地域,皆是翘楚中的翘楚,被认为是未来的一代武雄,走到哪里,都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

    并且,在石城外,他们从万千绝顶天才中脱颖而出,顺利进入石城,这些都标志着他们的无比出众。

    可是,在中,他们却停滞在六百年份的酒桌区域,连千年份的区域都难以靠近。

    要知道,此届排位战很特殊,乃是两大域合一,有着种种非凡的意义,也必定会出现种种异象。

    比如中的神酿,此前就有人预测,此次酒肆的开启,其中出现的神酿年份,很可能超越往届,有两千年份以上的神酿出现,这是惊世的机缘,若能把握住,则很可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超越同辈,真正的同阶无敌。

    现在,事实给了他们迎头一棒,七成以上的参战者停滞不前,只能徘徊在六百年份的酒桌区域,让他们脸庞抽搐,无法接受这个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