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一零八章浊浪滔滔

    郭解悄悄地来到云氏,递给云琅一个卷轴,打开看了之后,云琅沉默了良久。

    “六千七百人这么多?”

    郭解点头道:“这只是第一批,后面还有三批,伤残的,生病的,老弱已经全部杀掉了,最后一批全是童子。”

    “怎么会这么多?”

    “折兰王属地,如今剩不下几个人了,为了防止这些奴隶们串联,一部送来了长安,一部送去了洛阳,还有一部送去了蜀中,解州多矿山,官府一次就要了四千一百人,还预定了明年的一成份额。

    卑职挑选了一些老实,精壮,有家眷的奴隶在副册上,如果侯爷需要……”

    云琅摇摇头道:“云氏不要异族奴隶,一个都不要。”

    郭解笑道:“义渠人粗鄙,侯爷不要也罢,鲜卑,扶余,肃慎奴隶大多温顺一些,而且都是在右北平居住多年,早就与我汉人无异,这些奴仆侯爷拿来种地,放牧,看顾山林都是极好的。”

    云琅瞅着郭解继续摇头道:”云氏不要奴隶,有伤天和。“

    郭解自嘲的轻笑一声道:“鲜卑,扶余,肃慎三族人,其实不是我们抓来的,是他们自愿来到关中的。”

    云琅笑了,给郭解倒了杯茶水道:“幽州太守,右北平将军,他们都在北方,最要命的是他们家都在上林苑购置了大批土地,如果那些鲜卑,扶余,肃慎人不来长安,他们家的地该怎么办呢?

    郭解,我对你贩奴其实没有什么意见,云氏之所以不用异族奴隶,是因为我个人的原因。

    云氏如今的日子过得不错,既然不错,就这样继续下去好了,没必要抄近路。

    去吧,忙你的事情去吧,奴隶一事,在云氏行不通,我也不喜欢。”

    郭解连连答应,又从身后拽过一个木箱子,在上面拍拍,就起身告辞了。

    云琅命厨房给郭解收拾了两个食盒,里面塞满了云氏特有的食物,郭解亲自提着食盒,笑容满面的离开了云氏。

    郭解刚刚离开,苏稚就如同老鼠一般从帘幕后面钻出来,快速的打开那个木箱子,瞅了一眼,发现里面都是摆列整齐的金锭,一张脸顿时就垮下来了。

    “为什么又是金子?我想要几颗宝石镶首饰。”

    云琅在她撅起来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金子还不满足?”

    苏稚取了两枚金锭冲着云琅笑道:“我拿金锭去跟牛氏换宝石,别让师姐发现了。”

    云琅苦笑道:“你要拿,就拿走一层,拿走两个算怎么回事,你以为你师姐会相信郭解就差这两枚金锭?”

    苏稚看看手上的两枚金锭,果断的摇头道:“不拿了,牛氏的宝石卖的很贵,我就要这点就好了,家里不能太吃亏。”

    也不知道这丫头是聪明还是傻,总之当宋乔看到木箱子里少了两枚金锭,立刻就知道是苏稚拿跑了。

    “夫君,您也太宠溺那个丫头了,家里该立规矩了,她有份例,还不少呢,足够她花用了,她之所以在您面前拿金子纯粹是胡闹呢,您还纵容她。”

    “行了,你上次一顿鞭子,已经把她打的很惨了,一点钱她能拿去干什么?无非是买几颗宝石做点首饰,除此之外她还有什么花钱的地方?

    再说了,这一箱子金子,我看着心里都不舒服,要是不收,天知道郭解会怎么想,总之,这些钱早些花用干净为好,我怕上面有血腥味。”

    宋乔听丈夫这样说,立刻警惕起来,合上箱子道:“这笔钱有问题?”

    云琅摇头道:“问题没有,是纯粹的买卖所得,问题是这笔钱是贩运奴隶得来的,所以,我不太喜欢。”

    “哦,是这样啊,妾身在医馆的时候,听那些妇人们说起过,如今正是购买奴隶的好时候。

    去病在大河谷一战,灭掉了义渠,抓了很多的奴隶,如今,奴隶的价格便宜,很多人家都在购买。

    听妇人们说,那些奴隶贩子们还不喜欢一个一个的买奴隶,最少要五十个奴隶起售。

    她们都准备几家合起来买,回来再分呢。”

    云琅沉默不语,宋乔接着道:“大汉国的男人都上了战场,家里总还是需要一些奴隶来干一些粗重的活计。

    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还谈不到什么对错。“

    宋乔的这番言论让云琅非常的惊讶,他没有想到宋乔对于残酷的奴隶制度居然持如此现实的观点。

    “总比让妇孺留在国内饿肚子强……

    妾身以前觉得只要是人就应该受到善待,只可惜,妾身在医馆为那些穷苦人治病的时候发现,活着没有那么简单。”

    “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宋乔摸着自己隆起的肚皮道:“孩子就要来到这个世上了,我不敢再任性,总不能糊里糊涂的过日子,总要把世道看清楚了,才好生儿育女。

    不过呢,咱家这样挺好,就用自己看的顺眼的人,给她们一些便宜占,也是理所当然,关上门眼不见为净。”

    云琅无话可说,成亲之前的女子可以是天上的仙女,不食人间烟火,成亲之后的女子一般就会成为人间最坚定的捍卫者,当生儿育女之后的女子,开始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的时候,世界一般都没有原来想象中那样好,也因此,会变得更加实际,少了几分柔弱,多了几分强悍。

    这样的变化是一种很自然的变化。

    麦收之后长安就进入了阴雨绵绵的时候,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渭水大涨的时候,平日里那条水流清澈的河水,到了这个时候就会变得浊浪滚滚,与不远处的泾河清浊分明,从而产生了一个著名的成语叫做——泾渭分明。

    云琅这时候很想与长安的勋贵们做一个分割,从而达到泾渭分明的目的。

    奴隶进京的时候,变成了勋贵们的一场人肉盛宴。

    六千七百多奴隶,站在瓢泼大雨中,接受勋贵们的挑选,人,在这一刻全部变成了野兽。

    张汤是这一场盛宴的主导者,回到棚子里,脱掉蓑衣,甩掉满是泥巴的靴子,就来到火盆边上烤火,从云琅手里夺过一杯热茶一饮而尽,然后拍着湿漉漉的衣衫道:“盛况空前啊,云侯,两个时辰不到,六千七百三十五个奴隶已经全部卖出去了。”

    说完之后还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

    云琅瞅了一眼棚子外面黑乎乎如同鬼一样的奴隶,叹口气道:“小心疫病!”

    张汤摇摇头道:“这些奴隶全是进京的奴隶,路上稍微有不对头的,已经被奴隶贩子们给处理掉了。”

    说完话,赤着脚站在麦草上,叉着腰看着棚子外面的奴隶道:“三千万钱!”

    曹襄同样看着站在雨地里的等着被主人领走的奴隶发呆,被张汤的话语下了一跳。

    将目光盯在张汤身上道:“不可能吧?三千万个云钱?”

    张汤仰天大笑。

    “这些奴隶自然不值这些钱,可是,你不要忘记了,三天时间,朝廷就颁布了三百个捕奴许可书,这三百张捕奴许可就卖了三千万云钱。

    每个奴隶在售卖的时候朝廷还会收取十个云钱的税,别看少,却是一个长远的买卖。”

    “这么多?”曹襄惊讶不已。

    就在此时,奴隶群开始骚动起来,哭声从偶尔出现,逐渐连成一片,最后哭声震天。

    勋贵们开始分割奴隶了……

    云琅,曹襄上了云氏的马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曹襄见云琅长久的不说话,就问道:“后悔了?凭你我兄弟的名号,现在插进去也不算晚。”

    云琅摇头道:“小心吧,这些天不要派家人出去,封闭庄园,过上一个月之后再说。”

    “为什么?”

    “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