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63章 石城的夜
    东南石城上空的第二大轮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擂台上气劲如潮,激烈的战斗频频爆发。

    观战席上,不时传出惊呼声,第二大轮的比试中,果然不时有黑马出现,不过,类似秦墨、巫元这样成色极黑的大黑马,却是没有再出来。

    深夜,在第二大轮接近尾声的时候,两个年轻武者绽放光辉,横空出世。

    其中一个是俊秀儒雅的年轻剑手丘十谦,其剑势如歌,清越激昂,竟是已经凝成剑魂,这是来自北域一个小剑派的绝世天才。

    另一个选手,则是一个独行武者,以“诛爪”代号为名,却是无人知其来历,以一双利爪为武器,竟是在十招之间,战胜了【千云寺】的一位大天才,并且,将对手生生撕裂,手段极其残忍。

    后一场战斗,引起了西域诸强的愤怒,因为【千云寺】的那位年轻头陀已经自知不敌,在第五招就认输,但“诛爪”依旧不放过,一直追杀,硬拼到第十招,将对手残忍击杀。

    这一战,为第二大轮的交锋,蒙上了一层惨烈的意味。

    第二大轮结束,【跃龙台】第一天的交锋,已是彻底结束。

    而在东南石城中,最强的第一梯队,在观战的一众强者心中已是呼之欲出。

    ……

    夜。

    星月同辉,照耀着九座石城,弥散着一种苍古而神秘的气息。

    东南方向的这座石城,此刻静悄悄的,远不似之前那般热闹,通过前两大轮战斗的年轻天才们,都已经觅地潜修,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尽速提升实力。

    之前的两轮战斗,给了这群年轻天才们极大的压力,强劲的对手实是太多了,能否进入内城战,谁心里也没底。

    一处庭院中,灯火通明,秦墨架起了火堆,正在烤肉,泛着油光的肉质发光,显是一头异兽。

    火堆旁,坐着单烈杰、江鹏京,巫远,和银发少女,四人都坐在那里,两眼发光,等着吃肉。

    秦墨很无奈,他可没有兴趣展示烹饪的手艺,给旁人烤肉。然而,看到银发少女拿出一头异兽,竟是要分给众人生食,他顿时就石化了。

    诚然,这银发少女并非人族,有生食的习惯并没有什么,但是,这头异兽乃是异种,极为罕有。其肉质鲜美,若是烹饪得法,能够发挥肉中的全部效力,堪比地级神丹,生食简直是暴殄天物。

    无可奈何,秦墨只能架起烤架,烹饪这头异兽。而其余四人则坐在那里,一个劲的给银发少女灌输人族的习惯,巫元则更是起劲,声称以后要跟在竹影左右,担当她的人族习俗老师。

    “有肉无酒,巫元,你留了一半的神酿,不该贡献一些出来吗?”秦墨看向黑衣青年。

    “你……,诡剑兄弟,这种秘密怎能当众说出来!?”

    巫元吹胡子瞪眼,他当时饮神酒时,秦墨就在一旁,只有秦墨看到巫元留了一半的神酿。

    在其余三人的目光逼迫下,巫元只能忍痛,取出几坛酒,这是他用神酿兑的。

    五人聚在一起,吃着灵肉,喝着稀释的神酒,到后来,全身都在喷薄光华,实是一顿大补的夜宵。

    “来,干杯!希望咱们,明天谁也不要碰上,一起晋级内城战!”

    单烈杰举杯,豪迈大笑,却是道出了众多参战者的心声,谁都不希望与好友提前遇上,最好是在内城战遭遇,一较高下。

    秦墨等人纷纷举杯,都心有感慨,这样的盛会一生只有一次,谁都希望能够战到最后,不留遗憾。若是在外城战中相遇,确是一个遗憾。

    夜色如水,篝火噼啪作响,单、江两人已是醉倒,传出轻微的鼾声。巫元拿出的酒虽是稀释的神酿,但是依然效力强大,对于秦墨、竹影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是,对于单、江两人来说,却是酒劲太猛烈了些,喝了几碗就醉过去了。

    银发女子竹影不知去向,应是寻一处隐秘地潜修去了,巫元也是跟了过去,想要博得竹影的好感。

    不过,依秦墨的眼力,自是看出竹影无意,至于巫元是否有心,也并不好说。这两人来历神秘,都难测的很。

    滋滋……

    篝火跳动,溅起一片片火星,秦墨抬头,看向院门的阴影处:“【千云寺】的朋友既来了,何不进来一叙。”

    叮叮叮……

    阴影中,一个年轻头陀出现,手持禅杖,气度出尘,月光洒落,似要踏月而去。

    “诡剑兄,叨扰了!”

    年轻头陀行礼,很是尊重,他是众多年轻天才中的一员,叫做苦风。

    秦墨对苦风有印象,事实上,东南石城中的头陀本就不多,来自【千云寺】的就只有两人,其一是苦风,另一个则是晚间被杀的苦岭。

    “我与【千云寺】没有往来,你是来找他们的吗?最好还是不要叫醒他们,有什么话,让我传达好了。”秦墨微笑,给苦风倒了一杯稀释的神酿。

    头陀忌荤腥,却不忌酒。

    苦风道谢,接过酒杯,喝了一口,面露惊容,他嗅出这酒不一般,却没想到是稀释的神酿。如此随意请一个陌生人,这举动也太慷慨了点。

    “我是慷他人之慨,这是巫元的酒。”秦墨笑着解释。

    “巫元兄实力深不可测,诡剑兄也是如此。凰鸟岂会与凡鸟同行。”苦风笑了笑,神情却有悲痛之色,终是道出来意,“若是明日外城战第三大轮,诡剑兄与‘诛爪’遇上,望请出手,将之击毙!”

    闻言,秦墨微微皱眉,他对【千云寺】固然感观不错,但是,却是并没有太多交集。苦风突然有此请求,则是有些过了。

    “擂台上战死,本就是技不如人。那‘诛爪’虽行为太过,但与我无关。我与贵寺,还有那‘诡爪’,都是属昧平生。不想卷进你们之间的恩怨。”秦墨这般开口。

    “诡剑兄,事情是这样……”

    苦风道出缘由,擂台对决战死,确实怪不得谁。但是,被杀的苦岭不同,在其尸首被送出城后,【千云寺】的强者赫然发觉,苦岭的丹田萎缩,神魂之力也被吸走了一部分。

    “那‘诛爪’的武器,会吸收武者的真焰和神魂?”秦墨眉头一挑,心中微动。

    “并不是那么简单!苦岭师弟的神魂很可能是被封印了。”

    说到此处,苦风的神色更加悲伤,【千云寺】的内院弟子都有一盏魂灯,陨落之后,就会熄灭。但是,苦岭师弟的魂灯,却是没有熄灭,只是减弱了许多。师门的长辈推测,极可能是神魂被封印,而封印之处,就是“诛爪”的那对利爪中。

    “诡剑兄,我寺的师长希望,若是你遇到‘诛爪’,能够代为出手。”苦风再次请求。

    秦墨点了点头,并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是为苦风又斟上一杯酒。

    夜风吹过,篝火熊熊跳动,整座石城一片静谧,却是流动着淡淡的杀机。

    ……

    翌日,清晨。

    八座石城上空,观众席上早已挤满,大多数观战者都没有离去,径直待了一宿。

    此时,场内外的气氛都有些凝滞,再没有前一天的热闹轻松。

    今天,是外城战的终结,将决出内城战的名额,各大势力的强者们神情都有些紧张,这关乎到各自势力未来的兴盛。

    “咱们东南这座石城,前三十二强的前二十名基本能确定,今天应该不会再有大黑马跳出来。”

    “都已是第三轮了,该动真格的,也都动用真正实力了。就算想藏着掖着,也会显出一些端倪。哪里还能冒出大黑马来。”

    “说得是,这一届【跃龙台】排位战,已经是黑马横行了,再跳出来一些,之前预测的那些人都要被挤下来了。”

    “东南这座石城算是比较古怪的,尽跳出来大黑马,此前名动两大域的,只有骨族的弓刺一个,也是怪了!”

    观战席上,老一辈强者低声讨论,昨天的两大轮交锋,他们印象深刻,任谁也想不到,东南这座石城这般奇怪,尽是一群黑马跳了出来。

    其余七座石城,固然也有成色很黑的黑马出现,但是,展现出的战力,却难以与那些成名的绝世天才媲美,总是要差上一点。

    东南这座石城则不同,不论是诡剑,巫元,银发少女竹影等,皆是展现压倒性的实力,并不比弓刺,蓝焰妖狮逊色。

    当然,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太早,这一届【跃龙台】固然是绝顶天才云集,但是,天才与天才之间,差距也是极大。只有到了内城战,才能真正显出孰强孰弱。

    半空的擂台两端,两个裁判,天藤宗莫老,千云寺那位头陀,已是双双出现,相互微微点头致意。

    石城中央,众多年轻天才看着手中的牌子,等待着第三轮对决顺序显现。

    秦墨看着牌子上的数字,点了点头,第三轮的对决,他终于不是第一个出场了。然而,下一刻,听到第一战对决的名字,秦墨则是眉头一皱。

    “第三轮,第一战,诛爪对安波。”

    ………………………………

    (本来元宵,是要爆发的。不过有些感冒,今天就算了,明天会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