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64章 窒息的第三轮
    顿时,整个观战席上安静下来,对于昨日“诛爪”的狠辣,许多强者记忆犹新。这虽然惹来很多强者不喜,但是,有些武者生性就是狠辣阴毒,在擂台上的公平对决中杀死对手,无法声讨什么。

    可是,安波这个名字,在西域却是大大的有名,乃是火岭安家的一位绝色少女,艳名远播,亦是一位绝世天才,乃是西域无数男儿的梦中情人。

    第一战,竟是这两人遇上,西域许多年轻天才脸色骤变,诛爪手段如此狠辣,可别对安波有什么不利。

    西域很多青年强者祈祷,希望安波一见不对,立刻弃权,不要与这种狠辣之徒纠缠。

    不过,西域一些老一辈强者却不担心,安波艳名远播,使得很多人忽略了她的实力。事实上,在西域二十四岁以下的年轻一辈中,安波绝对能跻身前百之列,比昨日被杀的苦岭要强得多。

    即便这一届【跃龙台】排位战,黑马成群,以安波的实力,也足以跻身前三百的位置。

    那“诛爪”的实力固然强大,但是,想要轻易击杀安波,却是难以做到。

    嗖嗖……

    擂台两端,两个身影出现,一个是脸色阴翳,带着诡笑的年轻人,佩着一对利爪。

    另一端则是一位绝色少女,身段高挑,眸角微弯,似乎随时都在笑,散发着醉人风情,将西域佳丽的野性之美,展露无遗。

    “呵呵,好鲜嫩的妞,正是我最喜欢的。”诛爪嘴唇,露出一种诡异的狰狞。

    “这恶徒!”安波美眸很冷。

    裁判席上,莫老手一挥,第三轮第一战,开始

    噗!

    一道身影闪过,比鬼魅还要迅快,血花飞溅,如同一片片凋零的花,安波美眸睁大,看到她的胸口洞开,被一只旋转的利爪刺入,而后,看到她自己的心脏,生生被挖了出来。

    她的瞳孔骤然扩大,似是难以置信,凭她的实力竟在一个照面之间,就被对手剖膛挖心。

    面前,就在一尺之外,“诛爪”捏着那颗心脏,张大嘴巴,如同饿鬼一样,将那颗心脏吞了下去。

    “那是我的……,心……”安波眼睛一片模糊,当即倒地,香消玉殒。

    一瞬间,东南整座石城的气氛,由原本的紧绷,一下子无比凝滞,观众席上,一个个强者霍然起身,眼眸瞪大,充斥着无边怒火。

    “诛爪,你太过分了!”

    这一声咆哮,来自另一个裁判,千云寺的那位圣级头陀,他的徒孙苦岭昨日被杀,且死状奇异,神魂很可能被封印。这让他无比愤怒。

    现在,西域又一位天才,一位绝色佳丽,竟是被开膛挖心,心脏活生生被吞吃,让这位圣者头陀杀机暴起,恨不得当场出手击杀“诛爪”。

    “呵呵……,【跃龙台】的擂台壁障,就算你是武圣又如何?擂台之上,怎么杀对手,那是我的事情,老头陀,你还是让自己的徒子徒孙快点弃权吧。”

    诛爪仰天狂笑,一缕鲜血从嘴角流出,犹如一头人形野兽。

    这一幕无比血腥,深深印刻在每一个观战者心中,而后,石城中的年轻天才们暴动了,西域的许多青年强者眼睛发红,低吼不已,恨不得冲上前去,将诛爪击杀当场。

    “那对爪子,果然会摄取神魂,封印其中……,并且,这股杀气似曾相识……”秦墨目光很冷,他已是认了出来,刚进石城中遭遇的杀气,与诛爪此刻有七成相似,却是又有一些不同。

    此刻,观战的西域强者们皆是充满杀意,有的势力已是暗中下令,一旦【跃龙台】结束,就将诛爪击毙。这等暴戾邪徒,迟早是一个大祸害。

    “我奉劝你们,遇到与我交锋,最好第一次时间弃权,否则,等待你们的只有死亡!”

    诛爪挥舞着利爪,极是癫狂,猛地,他身形顿住,朝着台下指去,“不过,有一个人即使弃权,我也绝不会放过你的。就是你诡剑!”

    一双双眼睛落在秦墨身上,人群惊异不定,猜测秦墨与诛爪之间,是否有什么恩怨。

    “希望在内城战时,我的第一战对手就是你。”秦墨淡淡回应。

    第三轮第一战的结束,使得东南石城中充满肃杀,许多年轻强者都盯着诛爪,想等这凶徒离开擂台,就进行围剿击杀。

    然而,诛爪却是非常机警狡诈,刚出现在石城,就以急速身法遁走,根本不给任何人追杀他的机会。

    “这家伙若是我遇上,也不会放过。”巫元这般说着,身形一闪,已是传送到擂台上,他是第三轮的第二战。

    就这样,第三大轮的交锋,在一种极其异样的气氛中进行着,虽然不时有精彩的战斗爆发,却让观战的许多强者失去兴趣。

    直到正午时分,骨族天才弓刺上场,与一个鬼族天才战至百招以上,才吸引了众多强者的关注,竟又是一个大黑马横空出世。

    可惜,这个鬼族天才固然强大,达到了逆命境的极致,但是,却是遇上了更强的对手弓刺。

    双方战至五百招,弓刺取出一张骨弓,施展骨族的一门上古弓技,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

    这一战,给年轻一代的天才们敲响警钟,越是后面的战斗,越是不能大意,说不定就会有一匹大黑马跳出来,将自己击败。

    毕竟,第三大轮的表现如何,直接关系到是否能够直接进入内城,若是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对手,基本就能锁定本座石城的三十二强。否则,就会进行加赛,这是非常残酷的。

    “第三轮第四十场,秦墨对丘十谦。”

    正午刚过,秦墨迎来第三大轮的第一战,他却是有些意外,竟然遇到第二大轮尾声中,展现惊艳剑技的丘十谦。

    观战的人群顿时来了兴趣,这一场对决太有看点了,想不到这座石城中的两匹大黑马,竟是提前相遇了。

    “在外城战遇到,有些可惜啊……”

    天藤宗莫老皱眉,有些惋惜,这两个年轻人都是惊艳的天才,足以在本届【跃龙台】排位战中取得很好的排位。却在外城战提前相遇了,这实是有些残酷。

    不过,每一届【跃龙台】之战,都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也是无可奈何。

    观战席上的老一辈强者们则在低语,相比之下,他们更看好诡剑,而丘十谦昨天的表现固然惊艳,但是,始终比诡剑的碾压性实力要逊色一些。

    当然,真正的战果如何,尚不好说,这一届的黑马太多了,很可能丘十谦昨天根本没有动用真正的力量。

    嗖嗖……

    擂台两端,秦墨、丘十谦同时出现,观战席上,立时响起一阵尖叫加油声。无论人族,还是外族,许多女子都在为即将开战的两人加油,让周遭的男性强者一阵眼红。

    “这两个小家伙真是受欢迎,很有老夫当年的风范。”裁判席上,莫老抚须微笑。

    昨日的两大轮交锋,为秦墨、丘十谦赢得了极高的人气,前者是摧枯拉朽的实力,以及冷漠的举止,后者是温雅如玉的俊逸外型,再加之清越如歌的剑势。

    对于这两人的支持率,观战席上的各族女子是持平的,让人不得不感叹,强大的实力,俊朗的外型,都是赢得女子芳心的最好方式。

    “东南石城最大的黑马-诡剑么?”

    擂台一端,丘十谦喃喃自语,提着佩剑的手握紧,俊朗面容流露一种凝重。

    这时,他忽有所觉,抬头看向观战席,从成千上万的身影中,找到一抹倩影,正密切关注着这场对决。

    那女子并非绝色,却是极为素雅,与他穿着一个宗门的服饰,眼眸中有着春水般的柔和。

    “师姐……”

    丘十谦握紧的手松开,再次看向对面的对手,眼中有着无比的坚定。

    对面,秦墨若有所思,他六识何等敏锐,自是捕捉到丘十谦的举动。坐在观战席上的那女子,是丘十谦的伴侣吗?那就有些可惜了……

    “可惜,我不会留情,要与此前一样,彻底击败对手。”秦墨伫立,身上散发一股沉凝如渊的气势。

    “来吧!我要以这一战,告诉在场所有人,告诉她,我才是东南石城的最大黑马!”丘十谦目光如剑,身形一动,霍然掠出。

    锵!

    长剑出鞘,这是一口宽两个手掌的阔剑,剑脊凸起,如山脊一样。剑光闪过,一股凌厉剑压暴起,将擂台上的空间径直斩开,直斩向秦墨。

    这一剑,斩得这片空间泛起狂涛般的波动,一个肉眼可见的裂痕洞开,剑光一闪而至,如青色雷霆般恐怖。

    【青痕暴电剑】!

    这强大无匹的剑势,让本来平静的两个裁判眼皮一跳,这剑技本就是天级中阶的绝世剑法,配合剑魂之力施展,其威力如同雷霆霹雳般可怕。

    单凭这一剑,丘十谦就已能跻身北域年轻一辈,前五的剑手行列。

    而此时,秦墨依然未出剑,双手垂立,似是依然准备徒手应敌。

    “太托大!太轻敌了!蕴含剑魂之力的剑势,即使是逆命境的修为,也足以让天境后期的绝世强者正视,诡剑以为他是谁?天境级的绝世剑手吗?”一个老一辈剑手摇头,脸上有着嘲弄,此人是青曦宗的一位圣级剑客。

    …………………………

    (第一更。诸位节日快乐!团团圆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