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65章 两大黑马对决
    嗡!

    秦墨弹指而出,指尖有着点点剑光闪烁,如繁星点点,正是【大道九剑】中的【剑化千杀】剑意,由剑指施展,顿时化为一片剑幕而出。

    叮叮叮……

    一连串脆响,如疾风骤雨,擂台上如有两口神剑在碰撞,剑风和剑气不断幻灭,又不断浮现,那情景如流火繁星般璀璨,令人望之窒息。

    事实上,观战的人群确实感到窒息,他们都很清楚,擂台上正在碰撞的,并非是两柄神剑,而是丘十谦的佩剑,以及那诡剑的剑指。

    以指剑与天级神剑碰撞,并且,还是与蕴含剑魂之力的剑势碰撞,这样的情景让人头皮发麻。

    “暴!”

    秦墨手指弯曲,继而扯动,前方的剑势顿时暴开,化为漫天细碎剑芒扩散,交锋的双方齐齐后退。

    此时,观战的诸多强者中,那些逆命境、天境的高手们都有种窒息的感觉,既是震惊于秦墨的肉身强度,也是震撼于以指代剑挥洒的剑势。

    这种深沉如星的剑技无比璀璨,丝毫不逊色于丘十谦的剑法,并且,这是以指剑迎战,竟然占据了主动。

    这诡剑的肉身之强,剑技之高,远远超出了想象,再次证明了其黑马的成色有多深。

    “好厉害!”

    丘十谦身形连退,眼角看了看肩上的衣物裂痕,这一番交锋,看似他稍稍处于劣势,实则已经完全处于下风。

    对方以指代剑,不仅占据主动,并引爆了剑气,将他衣物划上。而反观秦墨,则是毫发无伤,依然很从容,似乎刚刚只是在热身。

    热身!?

    这个念头,让丘十谦心弦绷紧,他产生一个不好的念头,自己难道远不如这诡剑吗?

    眼角的余光,再次飘向观战席上,那素雅如水的倩影依然坐在那里,静静的关注这场对决。

    只是,隔着擂台的光罩,丘十谦看不清她的神情,是在为他担心吗?还是在责怪他实力不济?

    “对决的时候,分心他顾,胜负基本就已注定了。你若还想有一丝胜算,就不要在想着自己的女人了。”秦墨忽然开口,语气中有着淡淡的警告。

    刚才的一番交锋,秦墨对丘十谦的剑技很欣赏,许久以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对手,剑势清越如歌,有着一种浩荡之势,很凌厉,且很纯粹。

    剑势如心,可见丘十谦的秉性如何,但是,对决时分心他顾,不仅是对对手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放弃。

    “她是我师姐,不是我的女人……”丘十谦脸色涨红,眼神却跳动着炽热光芒,“师姐是我宗的绝世奇才,资质在我之上,但是,闭关十年,错过了上一届的【跃龙台】之战。又因年龄超过了两岁,无缘与这一次的【跃龙台】排位战,我要跻身内城战,夺得【跃龙台】冠首,将连同她的荣耀,一起带回去……”

    说话间,丘十谦手中的佩剑疯狂颤动,剑鸣之声爆起,如龙吟啸天般轰鸣,他双手握剑,一道道雷霆交织的剑芒,朝着四周蔓延开来。

    整个擂台周围,充斥着一种淡淡的青电闪烁,剑势化为飓风卷起,有种炽热的气息鼓荡开来,如同丘十谦此刻的心境。

    “以心御剑!剑魂快要彻底形成了吗?”秦墨目光一凝,将佩剑握在手中。

    下一刻,丘十谦身形一闪,如同瞬移一般,陡得出现在秦墨面前,长剑直劈而下。

    一霎那,金铁交鸣的碰撞声爆裂般迭起,无数火星疯狂溅射,如一片片火树梨花狂舞。

    观战席上,无数强者只看到两个身影在盘旋,在碰撞,剑光一层层叠起,如此的璀璨,其速度几乎难以捕捉。

    这个时候,擂台的地上,无数道浅浅的剑痕出现,这是三大轮交锋以来,擂台的地面首次受创,可见这种战斗的强度的可怕。

    许多逆命境的强者,甚至不能久视这种剑光,紧盯片刻,眼睛就一阵刺疼,连神魂似乎都受到了波及。

    擂台两边的裁判,再无之前的轻松,都是紧盯着这场对决,不愿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从战局上来看,交锋的双方势均力敌,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秦墨至始至终,都未出剑,而是以佩剑的剑柄迎战,却是轻松化解了丘十谦的攻势。

    丘十谦的剑势,已是发挥到一个极致,剑势挥洒如龙,一道道剑影滞空,都会留下一道道青痕,这些青痕剑气的交织,形成了一个剑域的雏形,将秦墨的身影彻底笼罩进去。

    这样的剑道造诣,配合即将完全凝成的剑魂之力,丘十谦的战力之强,足以跻身东南这座石城的前十。

    可是,秦墨展现的实力,则沉稳的可怕,任凭青痕剑光纵横,皆在其剑柄敲击之下,一一化解无形。

    待到后来,秦墨挥动剑柄时,形成一个无形的漩涡,将所有的青痕剑光都吸收进去,纷纷绞成粉碎。

    见此情景,莫老眼角狂跳,这诡剑展现的实力,实是可怕的过分。本以为与丘十谦的交锋,至少能看清诡剑的实力底线,却是想不到,竟是比前两轮的一招碾压对手,还要来的可怕。

    这种情况,让莫老想起了青曦宗的那个青年,当初,那人初次出道时,也是如此,让老一辈强者也看不透。

    叮叮叮……

    此时,擂台上的战斗已是进入到白热化,丘十谦已是绝招尽出,依然无法奈何到对手。并且,他心中有些发凉,感到一种绝望,对手连剑都未出鞘,就已尽封了他的剑势,如是剑出鞘,会是怎样的可怕?

    “不能认输!我还没到认输的时候!”

    身形一顿,丘十谦后撤,双手握剑,以一种劈砍山岳之势,一剑斩了出去。

    轰然!

    整个擂台震动,风起云涌,无边剑势如万仞巨岳席卷,却又无从琢磨其来势。

    【青痕无锋】!?

    这是丘十谦最强的一式剑技,他根本没有掌握奥义所在,却在这一刻有所顿悟,一剑挥出,浑然天成。

    观战席上,响起一片惊呼声,为这一剑喝彩,单凭这一剑,丘十谦已是拥有越阶挑战天境的实力。

    “这一剑很好!”

    秦墨的手握住剑柄,并未拔剑,连着剑鞘斩出,回以一式【剑岳镇海】。

    同样是一式沉重如山的剑势,但是,秦墨施展的却截然不同,如一座巨岳倒悬,以峰顶倒垂而下,无比锋利,又无比沉重,压迫得整个擂台一片窒息。

    轰!

    一声巨响,擂台上空一道道剑光闪烁碰撞,一个身影倒飞出去,护体真焰粉碎,撞在了擂台的光罩上……

    “第三轮第四十场,诡剑胜!”

    莫老赶忙宣布结果,这是一场精彩的剑道对决,胜负已分,他不希望两个年轻剑手有任何损伤。

    擂台另一端,丘十谦躺在地上,胸口衣物尽碎,气喘如牛,佩剑就在手边不远处,他却是无力站起来拾起。

    “输了么?就这样输了么……”

    丘十谦思绪有些模糊,刚才使出【青痕无锋】的那一刻,他有种胜券在握的感觉,但是,强大的对手立刻粉碎了他的幻想。

    “我输了。”丘十谦苦笑,喃喃自语。

    “输了这一场,未必进不了内城战。三十二强的前二十名就算确定了,还有十二个名额的加赛。”

    注视着躺在地上的俊逸青年,秦墨露出一丝别样的笑意,“你的师姐看到这一战的结果,相信会很满意,再努力一把,打进内城战,你就可以连带她的荣耀,一起带回宗门了。”

    笑了笑,秦墨没有逗留,身形模糊,已是返回了石城。

    丘十谦怔怔无言,眼中逐渐浮现感激,这诡剑展现的强大实力,足以在三合之内解决战斗。却与他缠斗这么久,是为了助他进入加赛。

    “谢谢……”

    ……

    观战的人群皆是无声,久久才爆起阵阵喝彩,这一战带给他们太多的震撼。

    这一战之前,观战的诸强固然看好诡剑,但是,都认为丘十谦会给这大黑马制造足够的麻烦。

    尤其,当丘十谦战到中段,展现以心御剑的剑势,这是剑魂即将完全凝成的征兆,凭这样的剑魂之力,施展天级中阶的剑技对敌,即使是天境初期的强者都要谨慎对待。

    毫无疑问,丘十谦的战力从各个方面,都是这一届参战者的佼佼者,若非运气问题,铁板钉钉都能进入内城战。

    可是,这样一个强大的年轻剑客,却连诡剑的佩剑都没逼出鞘,就已经被彻底击败了。

    许多老一辈强者更是看出来,诡剑之所以取胜,并非是在修为上碾压对手,而是在各个方面,都比丘十谦要强大的多,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好强!这个诡剑的真正实力虽然未显,但是,本届【跃龙台】排位战的前五十,他说不定能够争上一争。”

    “前五十还不好说,其他七座石城的战况,也是绝世天才迭出,前五十强的排位竞争太激烈了。不过,前百位是肯定的。”

    观战的各族强者们低声议论,对于秦墨的实力认知,再次提高了一个台阶。

    对于外界的评价,秦墨并不在意,他返回石城后,选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静静观战。

    这一战后,他已是锁定了内城战的一个名额,只需等待外城战的结束。

    对于秦墨来说,连续两天的外城战,只是一个热身而已。不过,他没想到会遇到这些波折,而“诛爪”这个人,则列入了他必杀的名单上。

    “还有青曦宗、北寒门……,希望在内城战上,能够给你们两大宗门一个大大的惊喜……”秦墨喃喃自语,抱剑而立,嘴角泛着冷意。

    …………………………

    (第二更。吃两颗圆滚滚,继续去写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