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66章 内城战风波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369521.html
    东南方的这座石城,第三大轮接下来的对决,并没有再出现太大的波折。

    除去秦墨和丘十谦之外,许多人猜测的强强提前相遇,也并未再上演。蓝焰妖狮、银发少女竹影等绝世天才,皆以压倒性的姿态,战胜了第三轮的对手,挺进前三十二强,将内城战的名额牢牢握在手中。

    单烈杰、江鹏京也很幸运,两人都没有遇到强劲的对手,各自轻松地战胜了对手。以两人的三轮表现来看,获取内城战的名额有很大把握。

    也有人讥讽单、江两人是运气好,遇到的对手都不是黑马,让这两人走了运。

    对此,单烈杰却是振振有词:“老子的对手是故意输的?还是名副其实的倒数对手,恰好排给了老子?怎么说话的这是?知不知道老子的兄弟是诡剑?”

    旁人被连恐带吓,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夜晚,第三大轮的交锋正式结束,东南石城的前三十二强中,十八强的名单出炉,秦墨,竹影、巫元,单烈杰,江鹏京皆在榜上。

    当然,蓝焰妖狮、弓刺也以压倒性的实力,占据了名单的前五位置。

    还有“诡爪”也是榜上有名,这凶徒已被许多天才盯上,被列入各大势力的必杀名单上。

    剩下的十四个名额,则要进行加赛,那些战败一轮的选手皆有资格。

    相比前三轮的外城战,加赛则要残酷的多,每一届【跃龙台】排位战中,加赛时常有天才陨落,死亡率直线上升。

    因为对于剩下的选手来说,这是最后的机会,务必要全力以赴,否则,就彻底与这一届的【跃龙台】说再见了。

    擂台之上,一个个身影出现,一张张年轻的面容充满了决绝,全力与对手碰撞,尽情绽放,不想让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深夜时分,加赛结束,剩余的十四个名额出炉,位列首位的是丘十谦。这个结果并不意外,若非在第三轮中遭遇秦墨,这个年轻剑手早已晋级,在加赛中自是所向披靡,无人与之争锋。

    在深沉的夜色中,八座石城的外城战彻底结束,落败的选手们黯然离去,而跻身内城战的众多绝世天才们,却是毫无轻松之色。

    对于这些年轻一代的翘楚来说,他们的目标从来就不在外城战,既是来参加【跃龙台】之战,目标都是前十,前五,甚至……

    群龙之首!

    ……

    轰隆隆……

    深夜,八座石城忽然抖动起来,开始龟裂,迅速崩解。

    城中的众多强者惊呼,旋即又平静下来,他们知晓内城战即将开始,地脉正在重新汇聚,构建内城战的舞台。

    片刻,八座石城开始移动,如巨兽在奔行,朝着内城移去,竟是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片巨大的城池。

    这样一座城池无比广阔,原先的八座石城成为外城区,可供外来者观战,而每一座石城的三十二强,则被传送进内城中,等待内城战的开启。

    这座巨城的四面八方,一道道地气冲天而起,盘旋如龙,不断汇聚,构建着一座恢宏的擂台。

    “这就是排名战的擂台吗?”

    “清晨,我们将在那里一较高下!”

    “八座石城,二百五十多名强者,我们是两大域最强的年轻一代,就要决出真正的最强者了么?”

    一双双目光注视着这座擂台,进入内城的每一个强者眼中,都闪烁着必胜的光芒,排位战上他们要不惜一切,夺取这一届的最好名次。

    凌晨时分,偌大的内城中,秦墨伫立在一座石桥,抚着石栏上的纹理,感受着那种真实的触感。

    汩汩……,桥下河水流淌,升腾着缕缕雾气,流转着一种似幻似真的气机。

    “这是真实存在的建筑,还是真由地气形成的……”

    他喃喃自语,体悟着内城中奇异的气息,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用【云雕石刻】,将所见所闻,一一雕刻下来。

    略一迟疑,秦墨并未付诸行动,而是将所见所闻,印在心中,待到【跃龙台】结束后,再仔细雕刻这些景物。

    “这就是【跃龙台】的内城么?好玄妙的地方,可惜,当初本狐大人因事错过了那一届的【跃龙台】之战。不过,那一届也没什么意思,真正的盖代天才都没有参加。”

    “小子,这一届【跃龙台】排位战的榜首,你要拿下来。这样,才不辱没作为本狐大人的第一随从的身份,勉勉强强够格……”

    灯座空间中,银澄提着神酿,喝得醉醺醺的,一边嚷嚷传音。

    秦墨摇了摇头,进了内城后,竟是没了祖脉地气的压制,这狐狸立时就原形毕露的跳出来了。

    突然,秦墨神情一动,看向远处的一片建筑群上空。

    嗖、嗖……

    两个身影掠起,速度快如浮光,一前一后的追逐,万千刀光迭起,将无比凝实的空间展开,切出无数裂痕,声势极是骇人。

    两道身影所过之处,每一寸空间都覆盖在刀芒之下,没有任何死角,无比凌厉的刀气疯狂扩散。

    这是两个绝世刀客,不仅刀技已臻化境,并且,都凝聚了完整的刀魄,其刀势无比迫人,仅是远观刀芒,就有种心胆俱裂的惊悸感。

    这样的争锋,立刻惊动了内城的其他天才强者,一股股气机涌现,朝着这边涌来,探查这里的情形。

    “好可怕的刀势!这是哪一城的刀手?”

    “刀芒蕴罡,且凝成刀魄,好强!竟有一人是女子?”

    ……

    跻身内城战的年轻天才们心中震惊,本以为跻身各个石城的三十二强,彼此实力差距并没有那么大。但是,目睹这样两大刀手的交锋,让许多年轻天才心头狂震。

    先不说其他石城,就以东南石城来说,凝聚完整刀魄、剑魂的天才就没有几个,现在,一下子就冒出两个,实是令人震撼的事情。

    “咦?她……”秦墨眼眸微凝,看清其中一人的模样,赫然是许久未见的简月玑。

    嗡嗡嗡……

    一道道刀芒而至,笼罩这座石桥,对四周空间无差别攻击,秦墨的身躯也湮没其中。

    “呀……”

    半空中,简月玑正挥动迎敌,与对手战得难分难解,难以他顾,陡得注意到桥上有人,不禁刀势一泄,给了对手可乘之机。

    顿时,漫天刀光席卷而至,一道道刀芒如银蛇一样,袭向简月玑的全身要害。

    叮!

    一声清脆的剑吟,石桥上一道剑光乍起,如星月升腾,与夜空的银月争辉。四周纷飞的刀芒皆是碎裂,紧跟着,剑势凌空一卷,将席卷简月玑的刀芒也是粉碎。

    顷刻间,刀芒、剑光消散,一切恢复了平静。

    两个身影落地,同时看向桥上的秦墨,都是有着震惊之色。待看清秦墨的指尖泛着剑芒,竟是以指剑发出那样的剑势,简月玑与另一个刀手更是有着震惊。

    “你是谁?竟阻我收侍妾,好大的胆子!?”

    那刀手眼睛眯起,如一头毒蛇紧盯着秦墨,这是一个英俊邪异的年轻强者,脖子上泛着淡淡的细鳞,身上散发着浓烈的妖力。

    天蛇族?!

    秦墨面无表情,眼中掠过淡淡杀意,转头看向简月玑,问道:“你是他的侍妾?”

    与简月玑阔别许久,虽说人总是会变,但是,秦墨相信以简月玑高傲的性子,世间俊杰都少入其眼,又怎会做别人的侍妾。

    “仰无呈,你再这般纠缠,不等排位战开始,我与你再次决一死战。”简月玑面笼寒霜,美眸杀机毕现。

    她与仰无呈是在同一石城,算是同一组的三十二强,却是一直被纠缠不休,让她不胜其扰。

    她本想到排位战上,在众目睽睽下,狠狠击败这妖族。却是想不到,刚进内城,仰无呈就找上门来,挥刀相斗,要收她做侍妾。

    果然是仰氏,真是一个德性……

    秦墨笑了笑,四周的温度莫名森寒,令在场两大刀手浑身一冷。

    嗡!

    一道剑芒在指尖跳动,如一缕星光盘旋,很是璀璨,却是蕴含着斩破一切的锋芒。

    简月玑、仰无呈皆是身形绷紧,如临大敌,这冷漠的青年剑手不明来历,但是,既是在内城,就是排位战的选手,绝对有惊人的实力。

    “扰我顿悟,还敢质问我。就给你一个教训!”秦墨淡淡开口,屈指欲弹。

    “仰无呈,你在【跃龙台】内城胡闹什么,想将我们天蛇族的脸都丢尽吗?”

    一抹倩影出现,踏着娟娟河流而来,青袍玉带,戴着面纱,无边风情洒落,让充满凉意的夜色也炫目起来。

    秦墨停下动作,心道真是巧了,先是遇到简月玑,又遇到天蛇公主。

    不过,后来此来【跃龙台】,倒是很正常的,以天蛇公主的实力,若是还进不了内城战,那就是她刻意想放弃本届的【跃龙台】。

    “公主。”仰无呈脸色一变,目光扫过那青袍下的娇躯,眼中掠过难以察觉的贪婪,却是低着头,态度很恭敬。

    简月玑也很吃惊,既是震惊于这女子的芳华绝代,也震惊于这女子的身份,天蛇族的天蛇公主,在外城战期间,她可是如雷贯耳了。

    此次妖族各大族的最强者梯队,天蛇公主当之无愧,能够列入其中。并且,这女子在妖族乃是有数的美人,乃是两大域无数男子心目中的梦幻伴侣。

    不得不承认,即便不见真容,这女子也有着倾国倾城的风情,简月玑自负容颜绝世,但以风情娇娆来说,就要逊色许多。

    这时,简月玑美眸睁大,她看到天蛇公主掠上石桥,与那青年剑手并肩而立,凑在其耳边低语,竟是无比亲密的样子。

    …………………………

    (第三更。节日快乐!今天还没过,没吃元宵的赶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