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一三六章霍去病的大胃口

    霍去病最擅长的就是奇兵出击,大迂回,大包抄,将敌人肥的拖瘦,瘦的拖死,然后再一口吞。

    看来一个人的做事风格一旦形成,就会运用在方方面面,对于娶老婆这事他也觉得与兵法是相通的。

    云琅瞅瞅那两个看着霍去病眼睛冒光的侍妾,觉得还是不要听他的话,只让他写报备文书就好,大汉的公文很麻烦,没有经过正式的学习,一定会弄不好。

    霍去病是一个很干脆的人,一边提笔在竹简上写字一边道:“苏稚是你身边亲近的人,你舍得让她外嫁他人?

    男子汉大丈夫三妻四妾寻常事……一个大家族里面,只有一个老婆是管理不好家事的……“

    云琅偷偷瞅瞅张氏的脸色,发现这个女人一脸的欣慰,似乎对丈夫说出来的这番大逆不道的话语非常的赞同。

    “你不娶苏稚,你让苏稚怎么去嫁人?从她住在你家的第一天开始,人家就以为你们不干不净了……身为男子汉一点担当都没有……”

    霍去病笔走龙蛇,手底下写的很快,嘴上也说个不停。

    他老婆张氏也在一边帮话:“按理说,那些从小跟你在一起的女子都应该是你内宅里的人。

    诺大的一个家,总有一些不足于外人道的东西,尤其是你家,秘方多,很多时候一不小心泄露出去一两句不该说的,就会给家里造成大损失。

    再说了,那些女子就算是对你忠贞,嫁给了别人还帮着你瞒着,你让人家的夫家怎么看?

    她还能好好地过日子吗?”

    云琅摇头道:“你们也太小看苏稚了,告诉你们,她要是不能成为名震千古的女名医,你来问我!”

    张氏惊叫一声道:“呀呀,原来苏稚是一个女医啊,这可是真真得宝贝,你要是不要,我这就去替我夫君去求娶苏稚,万万不敢错过这样的宝贝,夫君,娶了她!”

    霍去病听了这话,终于停下笔怒道:“胡说八道什么?”

    张氏不惧看着霍去病道:“就算是不娶回家,我也要去跟这位未来的女神医亲近一下。

    妖娆,妖娆,去把我的漆盒拿来,我们去拜访一下苏稚,顺便问问我最近怎么了,身子总是不舒服。”

    霍去病的两个侍妾连忙回到山居,不一会就抱着大氅跟一个漆盒走了出来。

    张氏一点都不含糊,披上大氅,就径直去了苏稚居住的小楼。

    云琅指指远去的张氏问霍去病:“你老婆天生的急脾气?”

    霍去病同样瞅着老婆远去的身影道:“我们一共见了六天的面,也敦伦了三回,跟她说的话还没有跟你说的半成多,她什么脾气我也正摸索呢。”

    云琅取过霍去病写的报备文书看了一眼怒道:“什么叫做数人?我只娶一个老婆!”

    霍去病笑道:“你知道个屁啊,娶老婆这种事谁能料到自己能娶几个?

    数量放宽裕些,以后有了封赏,还能多捞几个封号,大户人家都是这么干的。”

    “你也是?”

    “当然,阿琅我告诉你,我们这些人迟早要上战场的,一个老婆能留几个后?多几个老婆帮衬,稳当一些。

    前些日子见你为卓姬的事情弄得心神不定,其实这算什么事情啊,就算是把卓姬留在家中那又如何?

    我就不信,司马相如敢上家里来抢人!

    身为武将,武将的蛮横一点都没学会,也没有文人的阴险心思,你以后就不要想着做什么高官显爵,混一个安稳的关内侯屁事不管的往庄园里窝着,千万不要去朝堂,否则,人皮都会被人家扒下来。”

    云琅笑道:“好朋友总是觉得自己的兄弟是一个傻子,永远都担心没了他的保护兄弟就会吃亏。

    殊不知,你真正的兄弟也只会在你面前傻,在别人面前,他比狼都狠。”

    霍去病双手按在云琅的肩膀上道:“我就是担心你狠不起来,阿襄跟李敢两人还需要我们照顾,你一定要狠起来,千万不敢有半分的仁慈之念,我不想你在白登山后悔,不想你看着阿襄或者李敢的尸体大哭。

    如果那样的话,你我的这一辈子基本上就毁了。”

    云琅笑道:“照顾好你自己,阿襄,李敢都是好样的,我们每一个人都会照顾好自己的,你最好把精力放在正事上,我们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云琅回到大院子的时候,刘婆正谄媚的跟在宋乔的后面,絮絮叨叨的不知道说着什么话。

    宋乔似乎也很享受这种感觉,一边走一边听却不说话,或许她认为现在还不是她说话的时候。

    准备帮丈夫跟苏稚求婚的张氏,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使命,正和厨娘在一起,还用厚厚的麻布手套将一个个烤盘从烤炉里取出来,烤盘上全是撒了很多芝麻的麻饼。

    霍去病的两个侍妾就跟在张氏身边,其中一个年纪小的还趁机拿了一个刚刚烤出来的麻饼,却被滚烫的麻饼烫的疵牙咧嘴的。

    张氏并没有因为这个小妾的无理举动而恼火,反而继续端着烤盘鼓励那个小妾多拿一些。

    老虎弯曲着身体趴在二楼的平台上,霍光带着云音趴在老虎的肚皮上,朝下面看,每当云音准备爬过老虎的身体去外面,都会被霍光给拖回来。

    直到红袖端着一盘子麻饼来到了平台上,云音才停止了攀爬,乖乖的被老虎簇拥着吃她的点心。

    平遮匆匆自门外回来,跳下马车就跟梁翁低声商讨一些事情,看样子梁翁给出了一个答案,平遮又坐上马车匆匆的向外面去了。

    云琅把文书给了刘二,刘二自然知道该把这些文书送去那里,这不用家主操心。

    本来有些饥饿的云琅想去厨房那些麻饼吃,见张氏跟两个侍妾在那里,就不好过去,闻着烤麻饼的焦香味道,吞咽了一口口水,准备去看闺女。

    梁翁走过来低声道:“小郎,没人来咱家买煤石,咱家的煤石已经积累了很多。”

    云琅想了一下,几百个背夫才背了不到三天的煤石,再多能多到那里去?

    大汉商贾从不生产商品,他们仅仅是在搬运商品,因此,只要云氏一直在收煤石,那么,他们手里的煤石卖掉一些,就少一些,等到彻底没有煤石了,他们会自己到云氏来求告的。

    煤石不同于别的商品,尤其是块煤,风吹雨淋对它几乎没有什么耗损,不说别的光是堆在那里,云琅看着就舒心。

    家里存煤跟存钱是一个道理,尽快的把家里的好钱换成煤石,这些好钱才能起到更大的作用。

    “继续收煤石,直到把家里的好钱花光。如果那些商贾想要来买煤石,那就告诉他们,云氏只收好钱,不要杂钱。”

    梁翁瞪大了眼睛道:“自从咱家用好钱开始买煤,那些背夫们都选择要好钱,不要粮食了,这样下去,咱们家会很亏。”

    云琅笑道:“怎么会亏?只要咱家的好钱成为长安市上的主要流通钱币,咱们家就亏不了。”

    “小郎另有安排?”

    云琅叹息一声道:“只不过想给长安的钱币立一个规矩,只要这个规矩立下了,云氏想要什么好东西都能获得。”

    梁翁对云琅的判断历来是笃信不疑的,既然是云琅的吩咐,他自然就会不折不扣的执行。

    自从云琅经历了富贵镇的事情之后,就开始用云氏的好钱大量的购进货物,在这个过程中,只要是跟云氏交易的人,都喜欢用好钱来做交易。

    这样一来,云氏库存的好钱,立刻就流水般的从仓库里流向了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