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一四三章夏虫不可语冰

    “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奇怪的客人,恰逢我不在,霍光在家,就代替我去招待这位绿衣客人。

    客人很是滑稽,见霍光长得虎头虎脑的非常讨人喜欢,就打趣他道:霍家子可知一年有几季焉?

    霍光回道:一年自然有四季。

    客人笑道:“错了,一年只有三季。

    霍光不解,坚持一年有四季之说,客人也不退让,坚持一年只有三季。

    争论不下的时候,我正好回来了,见他们还在争论,就问他们为何争斗。

    霍光道:客人曰,一年只有三季,我谓之曰,一年当有四季,师傅快快告诉客人,一年当有四季才对。

    我仔细观看了客人之后,在霍光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道:一年只有三季!

    霍光错了,当向先生赔礼才对。

    霍光不解,还是按照我的吩咐给客人赔礼了。

    客人大笑道:原本听说云氏家主为神,如今听你弟子之言,不过尔尔。

    笑罢扬长而去。

    霍光不解,问我为何偏袒客人而委屈他。

    我说:刚才的那位绿衣客人乃是蚱蜢所化,蚱蜢者,春日生,夏日长,秋日死,何曾见过冬日。

    你这少年与一三季人争论一年之长短,真是愚不可及!我不说你错,难道要跟那个只见过三季的杠精继续争论吗?

    庄子曰:夏虫不可语冰!”

    云琅给曹襄,李敢讲完故事之后,就随手把这个故事写了下来,交给曹襄道:“十天后全长安的人应该就知道了吧?”

    曹襄结果那张纸,瞅了一眼道:“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三天后这个故事就会家喻户晓。”

    李敢不解的问道:“董仲舒对你非常客气啊,另外,你这个故事有什么意思吗?”

    云琅抱着李禹把一块点心放在孩子手里笑道:“他说我比他更像神仙。这时候我如果不做一点比他厉害的神仙事,对不起他的吹捧啊。”

    曹襄皱眉道:“董仲舒这是要干什么?”

    云琅笑道:“通过鬼神怪诞之事来宣讲他的天人感应论,给他的学说做注脚,找支持。

    人们对于艰难生涩的学问很难理解,如果把学问融进鬼怪一类的故事中就可以宣扬的很久,很广。

    能听懂的,自然理解其中意,不解其中意的人也能把这个故事继续传扬,传达给能听懂人。”

    李敢抓抓脑门道:“他就说“要下雨”以及客人是狐狸这两件事,能说明什么?”

    “老家伙想把自己塑造成神棍啊,老家伙想把自己跟天地混为一谈啊,他故意把我说的很高,实际上呢,这句话是在他干了一件很厉害的事情之后,才说出来的。

    目的就是要别人怀疑,怀疑他说这句话的真实性,从而通过我的重重神奇,达到讳莫如深的目的,让所有人认为那句话是一句客套话,是老家伙爱护后辈的铁证。

    当然,他还通过这件事告诉别人,天地与人是可以沟通的,天地是有灵魂的,与人的作为息息相关。

    隐晦的告诫皇帝不能为所欲为,顺便把我绑上他们的战车,一起用鬼神之事达到限制皇权的目的。

    用心很恶毒。”

    李敢不好意思的瞅瞅似乎早就了解其中意思的曹襄,好在都是兄弟,笨一点没什么了不起的,干脆问道:“你说的这个故事又有什么意思?”

    云琅笑道:“我的意思非常的直白,就是告诉董仲舒,在我的眼里,他就是一只活不到冬日的蚱蜢,是一个三季人,我们不同路。”

    这些话里或许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云琅没有跟李敢多解释,他是一个猛将,知道这些东西对他没有好处,过多的阴谋只会消磨掉他的猛士之心。

    对云琅来说,这个世界的人都是一只只夏虫,他们以为能飞的就是神仙,以为长安就是世界的中心,以为天下仅仅只有华夏九州。

    对此,云琅很骄傲,却无人理解他的自傲之心来自何方。

    董仲舒是大汉的名人,他的一个推荐,一句赞叹,一个特殊的理解,会引来无数人的效仿。

    就连曹襄,李敢这些对云琅熟悉到了极点的人也不能免俗,他们不会多想,只会惊讶的说——原来我兄弟这么厉害!

    原以为霍去病会矜持一点。

    很不幸,当应付完曹襄,李敢之后,云琅就看见霍去病的老婆群正抱着霍一,霍二,霍三跟宋乔窃窃私语。

    妇人们聚会,云琅不好过去,朝她们挥挥手就去了后山,何愁有已经三天没有出现在云氏内宅了,这很奇怪,云琅想去看看何愁有,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到了山居,发现何愁有正在劈柴,堆积如山的原木段,只要上了木砧,就会被一柄锋利的斧头从中劈开,分成均匀的两块。

    这些松木在寒冷的日子里用来烧壁炉再好不过了,木柴燃烧的时候还会有松香弥漫,每年深秋时节,云氏都要准备很多,只是,这样的活计不该何愁有来做。

    “仆役被我赶走了,是我自己想静一下。”

    何愁有头都没抬,就知道是云琅来了。

    “我能做什么?”

    跟何愁有不用客气,所以,何愁有也不会跟云琅客气。

    “什么都做不了,我老了,陛下不再需要我这匹老狗了,正式把匈奴太子於单的涉安侯爵位给了我,然后我就只能混吃等死了。”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早该过点自己的日子里,张汤快要死了,你能全身而退,我非常的开心。”

    何愁有停下手里的斧头看着云琅道:“我五十年前就已经开始谋划如何全身而退了,现在有这样的结局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以为全身而退之后应该很快活,谁知道,这心里空荡荡的,我连明日要干什么都不知道。”

    “明天?明天你不是要去苏稚那里查一下身体吗?

    查完了不是要找羌女用刀子刮脚底板的死皮吗?

    这两样事情做完了,至少已经到了中午,你还答应霍光要教授他一些脱身之术,还要教云音一段剑舞,这两样事情做完了,我们不是还约好要吃烤鸭子,饮酒。

    怎么可能会没有事情干?”

    何愁有皱眉道:“这样的日子你觉得很有趣?”

    云琅抱着脑袋夸张的喊道:“天啊,这样的日子你还不满意?如果你实在是想要干点以前长干的活计,为什么就不能帮我查查,我家里到底进来了多少奸细。

    你知道不,董仲舒刚刚给别人说我是比他还有厉害的神仙,这话正在长安传扬,你想想啊,满长安的勋贵谁还没有点好奇心?

    窥伺一下神仙的日常,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何愁有看了云琅一眼,又把一根松木段放在木砧上,随手一斧头劈开,把劈柴收好,这才把斧头钉在木砧上道:“那个连捷不错。”

    云琅笑道:“我不敢让您干活,只求您没事干在院子来回走走就足够了。

    这家里没一个能镇得住场子的老人,人家不在乎我啊。”

    何愁有大笑道:“想得美,陛下要我回宫去住,宫里的涉安侯府已经给我修建好了。

    只是因为陵卫的泥人还没有做完,这才停在你云氏,想要长久地住在云氏,这不可能。

    陛下也不会允许。”

    云琅跟着大笑道:“你真的会在意陛下的安排?”

    何愁有正色道:“人家是天下之主,我不过是一介老仆,有一个藏身之地已经恩典了,我能多想什么呢?又有谁会在意我的想法呢?”

    “所以,您想跑路?”

    何愁有大笑道:“一辈子被关在高墙大院里,整日里干的都是些鬼蜮事情。

    为大汉朝忙乎了一辈子,总想出去看看,看看大江大河,看看高山峻岭。

    小子,你告诉我你山门在哪里,我想去找找看!“

    听了何愁有的话,云琅立刻闭嘴,他发现在这一刻,他才是真正的夏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