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汉乡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十四章完美与瑕疵

    霍光是一个坐起立行的孩子。

    这个毛病云琅现在很久以前就发现了。

    不论是云琅安排的课业,还是何愁有的训练任务,以及司马迁要求的博闻强记,霍光总能完成的很好。

    就这一点上,云音比他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这几乎是一个全能型的孩子,不但在课业上,武功上出类拔萃,就连为人处世上,也渐渐地向小狐狸转变。

    云琅没有想到,当后世的教育打开了霍光的眼界之后,他就迅速的向妖怪进化。

    在别人眼中,霍光只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在经常接触霍光的曹襄眼中,霍光是一个极度聪明且有执行力的孩子。

    只有云琅跟何愁有知道——霍光正在向妖怪进化。

    谁要是把他当成一个十岁的孩子,那么,将来一定会在这个十岁的孩子手中吃大亏。

    睡觉前,霍光终于来到了云琅面前,低着头不做声。

    云琅道:“事情都处理完毕了?”

    霍光道:“处理完毕了,在这一次查账事件中,有十一个管事并没有站在我云氏的立场上,或者是官家一问,就迅速的拿出了我云氏的账本。

    如果不是有掌柜的来报讯,我们甚至都不会知道官家的人来过。”

    云琅点点头道:“云氏要的是正大光明,不做鬼蜮伎俩。”

    “弟子明白,所以遣散了四个管事,重责了七个管事,遣散的那四个人明显就不跟我云氏一条心,至于重责的七人,弟子以为还有救。”

    云琅笑道:“很好,罚了就不怪,怪了就不罚,给官家留下了脸面,也明确的将云氏不喜欢被人窥视的想法传达出去了。”

    霍光小心的抬头瞅着云琅跪倒在地高举着一根竹条道:“弟子擅自做主,请师傅责罚。”

    云琅瞅着这个已经成精的徒弟没好气的道:“下回拿一根结实的藤条来,一根被锯开一半竹条能打疼你?”

    霍光瞅瞅竹条尴尬的笑道:“也就是做做样子,师傅最疼爱弟子了,如何舍得责罚呢。”

    云琅哑然失笑道:“锯开一半留一半,是为了以防万一是吧?”

    霍光点头道:“师傅说过,人的情绪最是无常,很多人倒霉就倒霉在太自信了,弟子觉得还是多一重保护为好。”

    云琅拉着霍光的手让他起来,轻轻地俯身拍拍他膝盖上不存在的尘土,然后道:“这双膝盖能不给人跪拜,就不要跪拜,哪怕是你师傅我。

    跪的时间长了,就站不起来了。“

    “能让弟子真心实意跪拜的人就这么三两个,能让弟子虚情假意跪拜的人很多。

    弟子分得清楚什么时候应该真心实意的跪拜,什么时候需要虚情假意的跪拜。

    真心实意的跪拜才会走心,至于虚情假意的跪拜,弟子以为跪多少都无所谓,只要目的可以达成,多跪拜两下就当是给别人的添头。”

    云琅吃了一惊道:“这样一来你的自尊心跟面皮呢?”

    霍光嘿嘿笑道:“弟子的自尊心跟面皮都藏在心里,只要弟子自己不想丢,他就永远存在。

    跟我的膝盖没有半点关系。”

    云琅的惊诧之意更加浓厚了,一个刚刚发现自尊心跟面皮存在的孩子,立刻就能区分出面皮跟自尊心的真正含义。

    能生生的将自己的行为跟尊严做一个准确的区分,这样的家伙,他要是将来不飞黄腾达,才是天大的怪事。

    “霍光,我从长门宫拔了很多荷花,你快些给我拿水瓶子来,我要插花!”

    云琅清脆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霍光给了师傅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就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大喊大叫着蹦蹦跳跳的下了楼。

    看到云音被霍光夸奖的眉花眼笑的闺女,云琅忍不住在这个大热天打了一个冷颤,他忽然有了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霍光还学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本事,插花就是其中的一种,眼看着一朵盛开的荷花,配上一个花苞,底下再插上半片翠绿的荷叶,以及几根凌乱的香茅,碰上一口水,荷叶上,花苞上就有了晶莹的水珠,而烛光下的红莲,越发的娇艳。

    在云氏的三个傻女人面对这样的美景迷醉的不可自拔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霍光,已经端着三碗香气扑鼻的臊子面跟两样小菜送了上来。

    “我跟师傅已经吃过了,师娘跟师妹想必有些饿了,趁着天色还不算晚,吃碗面垫垫肚子。”

    云音欢喜的捧起一碗面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长门宫吃不饱?”

    “因为长门宫的食物多油,多盐,跟我们家的不一样。”

    云音愉快的吃了一口面条道:“光哥哥做的面条好吃!”

    霍光笑道:“等我有功夫了,再给你做别的!”

    云琅站在平台上看见了自己妻女吃的香甜,就哀叹一声,径直去了书房。

    这小王八蛋现在把那三个蠢女人卖掉,她们还会帮着数钱!

    现在只能期待云哲长大之后能够保护自己的母亲姨娘姐姐不被妖怪欺骗。

    至于云琅自己,他觉得自己来自后世人的优势可能保持不了几年了。

    天亮之后,云氏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昨日在长门宫游玩了一整天,宋乔,苏稚都没有什么精神,倒是云音被突然出现的何愁有抓着在绳子上来回的走练习平衡功夫。

    宋乔要补觉,因此,一大早就把云哲塞给了云琅,云琅就抱着胖儿子慢慢的在云氏漫步。

    夏日的早晨空气极为清冽,不过,这样的好时光勉强能保持到太阳出来之前。

    那颗大火球还没有完全升起,地上就跟着火一般热浪袭人。

    天空响晴响晴的,云琅四处张望,看不见一丝云彩,看样子,今天日子难过了。

    抱着儿子走了一遭菜园子,摘了一篮子香瓜,衣衫就被汗水浸透了。

    “今天歇工!”

    把菜篮子交给梁翁之后,云琅就淡淡的吩咐一声。

    “谢侯爷!只是,只是……”

    “没什么好只是的,今天的天气热的邪乎,赚钱再重要也没有命重要。

    全部停下来,仆役们也停下来,一天不洒扫不会死人!”

    既然家主都发话了,梁翁就把香瓜篮子用绳子系着放进水井里,到了中午,正好拿出来吃。

    老虎缩在最阴暗的角落里一动不动的装死狗,云琅见这家伙可怜,就让仆役们送来好大一块冰。

    然后老虎就愉快的趴在冰块上,不一会就打起了呼噜。

    仆妇们用冰凉的泉水擦过席子,云琅把云哲身上的衣衫全部脱掉,赤条条的丢在纱帐里。

    自己也脱掉衣裳,就穿着一条短裤,坐在平台上摇扇子,至于早饭,他是一点胃口都没有。

    太阳出来了,大地就着了火,云音汗津津的从父亲身边跑过,抱起云琅的凉茶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看样子何愁有算是放过她了。

    “热死我了……”苏稚一把推开窗户,满头大汗的喘气。

    木头房子,夏天能热死人,至于冬天……自然能冻死人,这样的楼阁除过好看,没半点屁用。

    好在云氏的冰多,当一大块冒着寒气的冰块被丫鬟抬进苏稚的屋子,苏稚立刻关上窗户,一连串的吩咐丫鬟,她要吃沙冰!

    同样穿着短裤短褂子的霍光从楼下走上来,猛猛的吃了一大碗沙冰,这才对云琅道:“师傅,今天可是印书作坊给太学交付书本的时间。”

    云琅不负责任的道:“这样的大热天,让他们等等!”

    “可是,太学的管事已经来了。”

    “那就让他回去,天凉了再来,云氏今日休假!”

    “那我去说!”

    “安静的坐下来纳凉,让仆役们去。小子,云氏没必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要给人留一下瑕疵。

    以后啊,只要天气热成这样,云氏就休假,多少钱都不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