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汉乡 > 章节目录 第一六零章云氏法度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588002.html
    第一六零章云氏法度

    梁翁笑道:“云氏确实有三餐且精美异常却从不轻舍诸位有识有心有义正是云氏最好的客人吃饭钟声将要响起诸位请随老夫来。”

    梁翁走了两步转过头又对那个一脸渴盼的胖少年道:“这位小郎也一并有请。”

    胖子哈了一声就快步跟上一脸憧憬的问道:“听说云氏有一道菜肴名曰——红烧肉今日可能有幸吃到?”

    梁翁笑道:“红烧肉的滋味最是醇厚也最适合你们这些少年郎享用都是云氏贵客如何会没有这道看家菜肴呢。”

    胖少年得意的对司马迁道:“张军侯家的老三曾经在云氏吃过回来之后赞不绝口没想到我今日也能吃到你今日品尝之后就该知道什么才是人间美味。

    啊呀老院公我还听说云氏有一种糕饼名曰——蛋糕今日也能吃到么?”

    梁翁大笑道:“饭后的甜点往日是没有的既然诸位想要尝一下老汉如何能让诸位贵客失望呢。

    不仅仅有蛋糕我家做的好羊肉诸位也应该尝尝就是青菜少了一些还请诸位贵客海涵。”

    一个瘦峭的书生惊愕的道:“如此季节还有青菜?”

    梁翁点头道:“云氏地热即便是冬日也有少量青菜供应家人食用只是没有夏秋两季那么多而已。”

    瘦峭书生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如此说来方才在下在《农科全本》中看到的关于利用热泉暖地在寒冬时种植菜蔬之事乃是真的?”

    司马迁笑道:“此事由来已久前秦之时就已经有了以温泉水灌溉嫩韭的典故我大汉皇室太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茹覆以屋庑昼夜燃蕴火待温气乃生菜蔬乃长不过也就这几样罢了。

    听说云氏的热泉菜圃种类繁多还有数种从番邦带来的番菜听说滋味远胜葵菜。”

    梁翁见一群书生加一个白丁胖子交谈的热烈也不解说只是在前面缓缓领路。

    从外宅进入了前厅遇到的云氏仆妇就多了起来这些穿着青色麻布衣裙带着青色布帕头巾的妇人见梁翁带着七八个男子从外宅走进来也不感到奇怪依旧忙碌着自己的活计并不轻易避开。

    见司马迁似乎有些疑惑梁翁就解说道:“三年前的一场大雨毁掉了关中的夏粮没到冬日关中就已经饥民遍地及到寒冬路有冻死骨乃是常见之事尔。

    家主怜悯这些无家可归的妇孺饥寒交迫就打开了家门供这些妇孺进来避寒还四处筹粮才保证这些妇孺不死结果呢开春之后她们无人愿意离去家主也就收留了她们。

    所以啊我云氏仆妇最多也是家里的主要劳力。

    家主大才仅仅用了这些妇孺劳作三年之内就让云氏从一文不名到如此钟鸣鼎食之家。

    因此云氏仆妇诸位断然不敢等闲视之云氏兴旺她们出力良多。”

    任安感慨的对司马迁道:“原来是真的。”

    众人穿过前厅就来到了一个有小花园的院子才走进小院子司马迁就看到一束开的正艳的蔷薇。

    “蔷薇?”

    他停下脚步嗅嗅花香确认这是真的蔷薇而非绢帛所扎就疑惑的看向梁翁。

    梁翁笑道:“我家小郎更愿意把这种花叫做月季意思是每月都开花去年之时小郎从隔壁的长门宫移栽过来的听说长门宫也是从陛下的乐游苑里移栽的。

    人人都说这种花只能从晚春开到仲秋我家小郎说这种花在冬天也能开所以就移栽了几棵到了这座暖院结果又被我家小郎说中了如你们所见它真的开花了。”

    司马迁的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轻轻地触摸一下娇嫩的淡黄色花瓣道:“西北理工对世界的认知竟然微妙如斯!”

    月季花下种满了荠菜任安采下一片嫩叶放进嘴里咀嚼了两下道:“与春日荠菜并无二致。”

    进到小院子之后一股暖热之气就扑面而来众人的神思为那几丛月季所夺一时并未感到闷热。

    站立的时间长了才发现在这座小院子里穿裘衣并非一个好主意。

    尤其是那个白丁胖子更是热的满头大汗。

    众人除掉裘衣胖子伸展一下双臂感慨的道:“我家也应该有这样的一个小院子。”

    任安好奇的看了一遍地下的热水渠笑道:“就地取材耗费不多。”

    胖子连忙道:“这么说我家也能修造这样的一座能在冬日里看到花朵的院子?”

    任安大笑道:“首先你家应该先有一座热泉。”

    一个书生接话道:“以前听闻云氏以两千万购置这座庄园人人都以为云氏是傻瓜如今看来说云氏是傻瓜的才是真正的傻瓜。”

    就在众人说话的功夫云氏开饭的钟声响了一群围着白色围裙的仆妇端着各色菜式很快就摆满了一个方桌最后进来的仆妇还抱着一罐子冒着热气的米酒一并放在桌子上。

    “呀我的红烧肉!”

    有美食在前胖子早就忘记了要修建一座暖院子的事情趴在方桌上不断地吸溜口水。

    除过司马迁这个早就吃过云氏美食的人其余众人无不流露出馋涎欲滴的模样。

    梁翁无声的笑了一下觉得今天完成小郎交代的招收西席先生的任务应该不难完成。

    这个时候再说话就显得很无礼面对一群馋涎欲滴的人此时说什么都会招人厌。

    “请诸位用餐!”

    梁翁话音刚落一钵子红烧肉就已经不见了踪影眼看如此状况梁翁就对留守伺候的仆妇道:“照样再来一份。”

    司马迁不急着动筷子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梁翁。

    梁翁被司马迁的目光看的有些心慌就拱手问道:“郎君为何不用餐?可是云氏的饭食不合胃口?”

    司马迁笑道:“我实在是害怕这顿饭好吃不好克化这样的饭食我吃过一遍就那一遍家父已经被云氏收买要我必须在你云氏停居两年。

    我很担心再吃一顿我就要卖身于云氏了。”

    梁翁瞅瞅那群吃饭吃的极为忘我的人笑眯眯的小声道:“在云氏担任西席两年不会辱没先生吧?”

    司马迁也同样小声道:“我现在就在想那两个背煤的姐弟是不是也是你云氏中人?”

    梁翁笑道:“小郎说云氏用人可以利诱可以欺骗唯独不能强迫……”

    司马迁用筷子夹了一块羊肉狠狠的吃了下去喃喃自语的道:“又是以利诱之又是以利诱之这家伙难道非要把人心中的最不可告人的心欲望全部都利用一遍么?”

    此时的云朗也在吃饭。

    他正在聚精会神的对付一条鱼仔细的将鱼肉中的鱼刺剥出来然后捣碎鱼肉添上鱼汤一小勺一小勺的伺候闺女吃饭。

    同样抱着木碗吃饭的霍光抬头看了师傅一眼道:“您确定能请来一个厉害的先生么?”

    云琅面无表情的道:“这位先生只是来教授你各地风土人情山川名胜的除此之外你其余的课业还是以识字读书为主十岁之后吗才能开始跟着师傅我学习西北理工的学说。”

    米粒沾了一脸的霍光继续问道:“西北理工的学问很难学么?”

    云琅给闺女擦擦嘴道:“你觉得现在最难学的是什么?”

    “算学!”

    “这就对了算学是西北理工学说中最基础的一门学科你现在学的连皮毛都算不上。

    小子你至少要学十六年才能对西北理工的学说有一个大概的认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