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972章 弱者
    砰!

    擂台中央,传出一道剧烈的震动,仿佛一头巨兽在撞击牢笼,妄图破笼而出。

    “没用的,要么不被困进去,一旦进去,一切都晚了。哈哈哈……”

    诛爪狂笑不已,他的眸子被灰气占据,已是看不到双瞳,看起来无比狰狞可怖。

    此时,正在观战的许多强者也是暗自摇头,诡剑确实太托大了,以一双肉拳迎敌,并未拔剑迎战,给了诛爪可趁之机。

    拥有本命神器的逆命境强者,在很多方面的实力,已是堪比天境强者,想要翻盘,太困难了。

    砰砰砰……

    正在这时,一连串剧烈震动传出,封锁如牢笼的刃笼出现一个个裂痕,并且迅速扩大,彻底崩碎开来。

    无数利刃碎片崩开,四散飞舞,而后迅速聚拢,再次凝成一对利爪。

    “什么!?破开了摄魂之牢!”诛爪连连后退,神情中有着惊骇。

    擂台中央,秦墨伫立,身上的气息无比狂野,如一头苏醒的巨兽,充斥着一种毁灭的气机。

    “果然,与我猜想的一样。”秦墨淡淡开口,目光冷冽,注视着那对利爪,“我现在明白,为何在外城中,你对我怀有那样的杀意。”

    这一番话,没头没脑,听得人们一头雾水。

    可是,诛爪却是脸色骤变,此时,四周的火光照射过来,投在他身上,竟是照不出他的影子。

    陡然,疯狂咆哮声传出,诛爪身形如鬼魅,直袭向秦墨。

    擂台上的空间彻底被抓裂,如破布一样,一层层被撕开,却是彻底失去了诛爪的身影。

    砰砰砰……

    疾风骤雨般的碰撞再起,擂台之上,只有两个模糊的影子在窜动,却不见秦墨、诛爪的身影,两人的速度都太快了,几乎要超出逆命境强者的极致。

    轰!

    一团气劲爆开,诛爪再次倒飞出去,他身体在半空疯旋,口中喷出灰色液体,那是他的血液,竟呈诡异的灰色。

    “这不可能……”诛爪疯狂咆哮,充斥着难以置信。

    “没什么不可能,你这弱者!”

    对面,秦墨伫立在擂台中央,无数人这才注意到,从刚才开始,诡剑从头到尾,实则没有移动过,只是通过身体的超高速晃动,造成了在飞速移动的假象。

    这个事实,让一众年轻强者头皮发麻,他们这才发现,虽然之前已经高估诡剑,却还是低估了。

    诛爪拥有本命神器,其实力已是远远超过逆命境巅峰,在本届【跃龙台】中,可谓是仅次于年轻魁首们。

    然而,即使如此,诡剑依然未拔剑,仅以一双肉拳,寸步不移,生生压制了对手。

    “吼!诡剑,我要你死!”

    这一声咆哮,已是听不出是人在低吼,而是一头可怕的怪兽。

    诛爪双臂举起,手臂呈现一种诡异的弧度,呈一个对折的直角,那对利爪泛起妖异的光辉。

    而后,这对诡异的爪子彻底崩碎,化为一枚枚微型的利刃,每一道利刃上皆有着一张张惊恐的面容,竟是封存在其中的一个个神魂。

    细数之下,那些神魂的数量,竟是超过万计。

    轰隆隆……

    无数利刃盘旋,形成一个巨大的灰色刃涡,朝着秦墨的拳头迎去,这等若是加强了十倍的【摄魂之涡】。

    “死吧!诡剑,你的神魂将成为我最好的收藏品!”诛爪怪叫,他的声音无比嘶哑,也无比苍老,根本不像是一个青年。

    一瞬间,整个擂台都被覆盖,要被这个巨大的灰色刃涡吞噬,令得裁判席上的莫老神情骤变,这一击的力量太强,最可怕的是,其中蕴含一种吞噬神魂的力量,即使是圣级强者也受到影响。

    “弱者就是弱者!你可以重新变为尸体了。”

    秦墨站在那里,依然没有移动,右臂一振,一拳轰出,顿时,一股气吞山河的拳势冲天而起,击穿灰色刃涡之后,拳势依然不止,将擂台的壁障洞穿了一个大窟窿。

    “这拳势,与【奇陀城】的那人好像,难道说……”

    目睹这一拳,仰霖容颜顿变,脸色无比难看,她想到了在【奇陀城】的那个可怕强者,以及那青年强者离去时,所说的话语。

    这个诡剑,难道就是那青年强者的兄弟吗?或者说,是师兄弟?!

    砰!

    下一刻,诛爪整个人倒飞出去,从擂台的窟窿中飞出,一直朝着远处坠落。

    地面上,传来重物坠地声,听起来有些遥远,诛爪砸落在地,身躯依然完好无损,如磐石般坚硬,躯体表面却是迅速变化,出现一块块尸斑。

    而半空中,一对利爪重新凝聚成形,嗡嗡作响,似要飞速离去,却被一股无比强横的神魂之力锁定,难以挣脱飞离。

    “我之前就有些奇怪,为何诛爪散发的杀意,与在初入石城时有些不一样。刚才才醒悟过来,原来那时对我散发杀意的,并非是诛爪,而是你这对爪子。”

    秦墨抬头,盯着这对爪子,露出冰冷笑容。

    这一战刚开始,秦墨就察觉不对劲,为何自己的拳头命中对手,感应不到一丝生命的波动。

    要知道,即使是鬼族,也有鬼核运转,散发出那种死寂的生命波动。

    而诛爪身上,却是完全没有这种波动,仿佛是一具死透的尸体。

    连番碰撞之下,秦墨产生一个猜测,诛爪就是一具活尸,是一个傀儡,而控制其进行战斗、杀戮的,正是那一对爪子。

    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错,这一对邪爪才是元凶。

    刚才的激战,这对邪爪本以为稳操胜券,因为逆命境强者,根本无法抵御它的摄魂之力。

    却是没有想到,秦墨是一个例外,当初为了开启斗战圣体,从而修炼的【锻神八法】,正是这对邪爪的克星。

    并且,开启第七层的斗战圣体,神魂无比凝固,根本不可能被摄走。

    砰!

    一拳贯出,拳势中灌注【锻神八法】,轰击在这对利爪上,顿时将之击落,一个神魂飘了出来。

    砰砰砰……

    秦墨一刻不停,一拳接一拳轰出,每一拳中都蕴含【锻神八法】之力,正是这对邪爪的克星。

    一个个神魂飘出,朝着四面八法逸散,这情景,使得观战的众多强者一阵惊呼……

    此时,在场来自西域的头陀们,纷纷坐地,传出一阵阵禅唱,将这些逸散的神魂接引过来,注入一盏盏魂灯中。

    外城四处,不时传出惊呼,痛哭声,很多强者发现了他们的亲人,同门……,本以为这些人都遭到意外逝去,却是没想到,是被这对邪爪禁锢了神魂。

    咔嚓!

    秦墨又是一拳轰出,这对邪爪的光辉彻底暗淡,继而崩散开来,成了一地的碎刃。

    “吸收的神魂之力耗尽,彻底崩散,无法凝聚成形了么?”秦墨取出一个瓶子,将这些碎刃全部装了进去,他还有一些疑问,要从这些碎刃中寻找答案。

    随后,秦墨身形一闪,从擂台上消失。

    “诡剑,胜!”

    当莫老宣布这一结果时,无论是外城,还是内城,皆是一片沸腾。无数强者都明白,他们之前走眼了,谁也想不到,诡剑的实力如此可怕,竟凭一对肉拳,生生将诛爪击溃。

    不,确切的说,是那一对邪爪击溃。

    这一届【跃龙台】排位战中,竟然混入诛爪这样诡异的选手,实是惊世骇俗的事情,也不知为何那对邪爪的气息,竟能瞒过地脉的探查。

    难道说,祖脉的意志,允许这样邪恶的力量存在?

    相对于观战人群的一片沸腾,内城的众多年轻选手们,则是一个个神情凝重,有些人更是脸色灰暗,感到扑面而来的压力。

    第二轮第一战,竟然又冒出来一个可怕的对手,拥有近乎魁首级的实力。

    这个事实,对于剩下的选手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压迫感。

    “是他!这个人与杀死我族数位王者的恶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仰霖细眉竖起,容颜布满杀意,看向天蛇公主,“你竟与我族大敌有关联,是何居心?你可知道,在【奇陀城】,我天蛇族的损失有多大吗?”

    “你说【奇陀城】的事情,我来这里之前,也听长老说起过……”天蛇公主容颜平静,浮现一抹嘲弄的笑容。

    ………………………………

    (第二更晚了点,大家见谅。今晚能看更新的,都是同胞,都不容易,挥泪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