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坠崖重生为少年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604.html
    焚镇,位于镇天国最西边的一个小镇,坐落于绝幽森林之畔,依着万仞山而建。在广袤的古幽大陆中,有着无数的小镇,如恒海沙河一般,焚镇只是其中之一。

    初冬来临,万仞山的深夜寒气极重,地面上布满一层厚厚的冰霜。

    “杀!杀!杀!杀光万仞山里隐藏的人族。”

    “一个不留!一定要将那东西找到,肯定在某个人族身上。”

    “人族是我们三族死敌!遇见人族,格杀勿论!那东西乃天下神物,绝不能落入人族手中。”

    咚咚……

    寒气弥漫的山林中,一个个可怕的身影在窜动,有骨族的一具具骷髅兵,白骨森森,行动如飞,有鬼族的一群群雾鬼,形体如雾,四窜嘶嚎,还有妖族的蛇妖,人首蛇身,容颜妖媚惑人,却是口中吐着长信。

    这些怪物所经之处,四周是无数的残肢断体,血流成河,皆是人族的尸体。

    “山的北面有人族。”一个雾鬼看向万仞山北面,眼中跳动着幽光,厉声吼道。

    一群可怕的身影飞窜,朝着万仞山北面疾掠。

    万仞山北面,乃是万丈悬崖,山壁陡峭,寻常人一旦坠落山崖,必定是粉身碎骨。

    北面悬崖一块岩石上,秦墨一袭灰袍,白发苍苍,盘膝而坐,听着阵阵令人战栗的叫声从远处传来,他的面容很平静,无悲无喜。

    深夜山巅极冷,秦墨的白发上布满寒霜,双眸蕴着淡漠,似是看透了世事沧桑。苍老的面容虽是布满疲倦,但那斜飞入鬓的剑眉,则可想见他年轻时的俊逸神采。

    “骨族、鬼族、妖族,三族祸乱古幽大陆30年,亿万人族遭受屠戮。可恨!我秦墨只是一介‘庸人’,碌碌无为60年,竟连故乡的废墟也难以保全。”秦墨双拳握紧,眼中跳动着仇恨光芒,身体颤抖着,呼吸急促起来。

    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小镇,那是焚镇的废墟,秦墨心潮起伏,回忆这一生60年的崎岖经历,诸般往事如云烟一样,纷纷涌上心头。

    ……

    生于焚镇三大家族之一的秦家,秦墨是秦家族长秦正兴的孙子,从小就展露非凡的修炼天赋,乃是焚镇公认的武学天才。

    6岁那年,他就将真气修至武徒九段,刷新焚镇百年来的纪录,被称为是焚镇的第一天才。可那之后,噩运便降临,寻找不到任何缘由,秦墨的修为便自此停滞不前,再难寸进。

    随着时光流逝,天才的光环黯淡,他受尽人们的嘲笑。

    ……

    14岁那年。

    秦家发生变故,秦家族长一系,与家族另一系发生冲突,秦墨无可避免得卷入其中。

    在万仞山中狩猎时,他被家族另一系的人暗算重伤,并被抛至万仞山悬崖下,坠入山洞,虽大难不死,但丹田破碎,四肢尽断,全身经脉断裂大半。

    事后,爷爷秦怀仲全力救治,但丹田、经脉却无法复原,秦墨从此成了一个“庸人”。

    “庸人”,这是古幽大陆对废人的称呼。

    ……

    20岁那年。

    那一夜,古幽大陆的青莲山崩溃,天空撕裂,一只巨掌盖压下来,凶威如狱,山崩地裂,镇天国一半疆域尽毁,焚镇也毁于漫天黑炎中。

    天空中,有一绝色女子,额头有赤凰印记,持三丈玉戟,威势震天,最终娇躯浴血,带着他逃离绝境。

    “墨哥哥,如果你不是废人,与小小能并肩作战,拯救家族于危难,那该有多好。”女子泪眼婆娑,飘然离去。

    秦墨跪在群山中,胸中悲郁,仰天厉啸,震动天地。

    ……

    30岁那年。

    古幽大陆乱象迭起,妖族、鬼族、骨族联合,三族起干戈,大陆战火连天,人族势危,秦墨亡命天涯。

    青莲山遗址前,各族盖世天才争锋夺宝,秦墨于****中幸存,机缘巧合之下,救下一名绝世剑手。

    萧家萧雪晨,剑魂天生,三尺离魄动天城,倾世红颜剑中仙!

    这样的绝世人儿,却爱上了身为庸人的自己,剑魂出现瑕疵,最终招来十年剑劫,消弭于天地之间。

    “墨,不要愧疚,和你在一起,我此生无悔。”佳人消逝之前,嫣然一笑,香消玉殒。

    漫天风雪中,秦墨怀抱佳人渐冷的娇躯,口喷鲜血,痛彻心扉。

    ……

    60岁那年。

    秦墨用了整整30年时间,历经千辛万苦,赤足横渡大陆凶地黑血沙漠,抵达弥陀山下。他恳求帝魂尊,开启可知万事的玄天镜,欲以命换命,换回心爱人儿的生命。

    有感于秦墨的赤诚,帝魂尊终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弥陀山巅,玄天镜开启,秦墨没有找到佳人复活之法,却知晓了自己的身体之谜。

    斗战圣体!

    斗战圣体,相传在远古时期,具备这种体质的人皆成为无双强者,所向无敌。可后来天地巨变,拥有斗战圣体的人仿佛遭到上天的诅咒,修为最多止步于武徒九星,再难寸进。

    玄天镜中,则指明开启斗战圣体的方法。然而,此法施行的条件,必须在16岁之前,才能奏效。

    可惜,秦墨已是60岁,早已过了16岁的年龄,徒呼奈何。

    随后,神秘的玄天镜跨越空间,将秦墨送回焚镇,他怀着满腔遗恨,准备在故乡了却残生。

    却是想不到,不久后,在焚镇废墟中,秦墨又遭到三族的莫名围杀,逃亡到万仞山巅。

    ……

    一生的记忆如潮水,在脑海中激荡盘旋,猛然间,一阵可怕的叫声传来,打断了秦墨的思绪。

    不远处现出一群雾鬼的影子,随后,一具具骨族的骷髅兵,妖族的蛇妖出现,朝着秦墨这边蜂拥过来。

    “想不到我秦墨一生坎坷,最终还是死在这个地方。”秦墨暗中叹息,站起身来。

    这里--万仞山的北面悬崖,正是秦墨14岁时,遭受家族中人暗算的地方。

    回头瞪视着飞扑而来的三族,秦墨神情漠然,纵身一跃,从万丈悬崖跳下。

    耳边狂风呼啸,令秦墨几近窒息,脑海中一个个身影掠过,有爷爷,有妹妹,还有一生挚爱绝美的容颜……

    “苍天,你何其不公!为何在我迟暮之年,让我知晓身具斗战圣体,又让我知晓开启身体之法……”

    迎着凛冽山风,秦墨狂吼不已,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滴答……

    清脆的水滴声响起,在耳边徐徐回荡,秦墨感觉头疼欲裂,身体每一寸血肉、每一根骨骼如同被刀刃在拉扯,这种千刀万剐的剧痛,令他想要咆哮出来。

    我死了么?

    脑海中首先闪过这个念头,然而,身体传来的锥心剧痛却告诉他一个事实,他还活着,与14岁那年一样,从同样的地点坠落悬崖,又一次幸运的活下来。

    可是,这样活下来又如何?

    本来就是一介废人,现在再次重伤,则是废上加废。

    我是秦家最没用的废物,为何命运如此捉弄自己,让我一直苟活到现在。

    滴答……

    又是一道清脆的水滴声,让秦墨从纷乱的思绪中惊醒,睁开眼睛,发现身处于一个山洞中,他背靠在墙壁上,山洞中央的地面有一处凹陷,洞顶的水滴不断落下,形成了一弯池水。

    “这个山洞!”

    秦墨瞪大眼睛,他对周遭的情景如此熟悉,这地方分明是14岁时,他从悬崖坠落,煎熬了三天三夜的那个山洞。

    下意识的低头,秦墨双眼霍然圆睁,入眼之处,并不是一袭灰袍,而是破烂不堪,血迹斑斑的青色劲装,这是秦家三代子弟的服饰。

    更令人震惊的,这分明是一个少年的身躯。

    难道……

    秦墨身躯颤抖起来,想要站起身来,却是一个踉跄,向前栽倒在地。他才意识到身上的伤势极重,四肢尽断,丹田破损,全身经脉断裂大半,与14岁时被人暗算,坠落悬崖后的伤势,一模一样。

    趴倒在地,望着前方的那个水池,秦墨咬着牙,忍着剧痛,拼命挪动身体,在地上滑出一道长长的血痕,终于爬到山洞中央的池水旁。

    清澈池水,倒映着一张满面血污的脸庞,却能清晰辨认出,这是一个少年的面容。

    这是秦墨,14岁时的面容!

    “嗬、嗬、嗬……”

    趴在池边,秦墨身体蜷缩起来,锥心的疼痛在全身蔓延,胸膛中似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让他想仰天长啸,可从口中传出的,则是微弱、沙哑的声音。

    “14岁,我重回了14岁么……”

    秦墨的脸庞扭曲起来,似喜似悲,似笑似哭,前世,无数个午夜梦回,他都曾幻想着,重回少年时的这一幕。

    现在,这一幕成为真实!

    并且,脑海中深深铭记着一段无名口诀,能够打破斗战圣体的诅咒,脱胎换骨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