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形势逆转
    “哈哈哈……,想不到,真是想不到。连你们也倒向秦锦锋这老狗!”

    注视着大长老身后的一些人的身影,秦正兴惨笑不已,他确实没有料到,族长一系中的好几个重要人物,竟是长老一系的人。

    正是这样的错误估计,让秦正兴以为族长一系的力量,还能抗衡长老一系,现在落得满盘皆输。

    那些人纷纷扭头,面带羞愧,不敢于秦正兴对视。

    这个时候,广场四周人影窜动,一群高级内院护卫佩刀戴甲,将族长一系的人五花大绑,押了过来。

    这样的情景,让在场人群阵阵骚动,他们没想到变化如此之快,转眼之间,秦家长老一系便掌控了局势。

    整个前院广场,气氛瞬时凝滞,寂静无声,落针可闻,只有四周的火盆,火星噼啪作响,火苗在风中呼呼跳动。

    环视一圈,大长老的目光,落在冬源波父子身上,低沉道:“源波长老,泽平族长,你们是我秦家的客人。火家愿意相助我们秦家除恶,不知两位的意思……?”

    “锦锋长老,你应该知道我们冬家的行事,一向不插手他族的事情,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冬源波微笑说着,眼神一转,看向场下的那个黑发少年,他心中叹息,秦家族长一系已经陷入绝境,再无翻身的可能。看来之前,他还是高估了这个少年。

    “好!源波长老既然这样说,那就最好不过。”大长老满意点头。

    冬源波笑着点头,悄然传音道:“泽平,等一会儿如有机会,将秦墨,秦家那小丫头救走,算是给秦正兴留一点血脉,也算还了秦墨一个人情。”

    闻言,冬泽平身躯微震,默默点头。

    “哈哈哈……”

    站在贵宾席上,大长老放声大笑,瞪视着秦正兴,森然道:“秦正兴,现在秦家八成以上的人,都站在我这边,证明我们长老一系才是人心所向,你这家族毒瘤,还有何话说?依我看,你还是自裁谢罪吧。”

    说着,大长老与火博阳、火凯阁交换眼神,三人微微点头,眼中皆有必杀之意,今夜之后,绝不能让秦正兴爷孙活着。

    身处重重包围中,秦正兴暗中悲叹,他原本以为,今夜即使秦锦锋等人当众发难,凭族长一系的力量,也有一拼之力,却是想不到,高估了自己,竟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不行!哪怕拼掉我这条老命,也要让墨儿、小小安然离开。”秦正兴脸色决然,暗中提聚全身功力,准备拼死突围。

    突然,远处响起一阵风声,眨眼间,狂风席卷广场,四周火盆一阵闪烁,忽明忽暗。

    “哈哈哈……,秦家长老一系,人心所向?秦锦锋,你这畜牲昧着良心说话,真是不知廉耻!”

    笑声如雷,伴随着狂风,响彻全场,半空中一个身影出现,犹如一只雄鹰翱翔,朝着贵宾席飞掠而来。

    紧跟着,这个身影掠至贵宾席上空,铺天盖地的掌风呼啸而至,宛如怒涛翻涌,分袭向火博阳、火凯阁等一干武师高手。

    火博阳等人大惊失色,来人的掌劲雄浑之极,竟是前所为见的高手,逼得众人纷纷施展拿手绝技,迎击过去。

    砰砰砰砰……

    掌风凌厉,拳劲奔腾,贵宾席上立刻陷入一片混乱,只见那个神秘人身形腾挪,化为一道道残影,分袭向在场众多高手,竟是丝毫不落下风。

    咔嚓、咔嚓、咔嚓……

    支撑贵宾席的柱子,承受不住众多武师高手的力量,相继断裂,碎木飞溅,刺耳的脆响不绝于耳。

    “来者是谁?你想与焚镇火家为敌么?”

    火博阳惊声吼道,心中却是惊怒不已,来人的实力太强,在场这么多武师高手,竟然奈何不了对方。

    “火家?就算是火啸宏那老家伙,也不敢和我这样说话。”来人冷笑不已,说出火家上一任族长的名字。

    “哼!都给我滚开,‘军破万敌’!”

    骤然间,只见来人身形站定,原地旋转,一股无比强烈的气旋磅礴而出,随即一道拳劲破空,犹如实质,挟带着金戈铁马的杀气,狂啸而至。

    下一刻,包括火博阳、火凯阁在内,在场所有武师级别的高手,皆是被这股拳劲掀飞,一个个跌倒在地,摔得灰头土脸。

    “大武师!?”

    火博阳踉跄后退,脸色浮现惊骇之色,他终于意识到来人的实力。

    “哈哈哈……,火博阳,火凯阁,怎么了?我晋升大武师境界?你们很惊讶么?”来人仰天大笑。

    广场上,火光映照之下,一个身影傲然而立,这是一个黑发老者,穿着黑袍,浓眉厚唇,面容不怒而威。

    看清老者的面容,广场上有一半人皆是呆若木鸡,仿佛见了鬼一样,这老者竟是失踪十年的太上长老。

    十年前,正是由于太上长老的外出游历,才致使秦家两系的微妙平衡,逐渐被打破,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太上长老,您回来了。”秦正兴眼角湿润。

    远处,秦墨暗中松了口气,之前太上长老迟迟没有出现,他心里实是捏了一把冷汗。却是想不到,太上长老凭借【易脉肉骨丹】,不仅伤势痊愈,连修为也更进一步,达到大武师境界。

    原本,秦墨只是希望,太上长老修为能恢复到巅峰时的七、八成,再凭其在族中的威望,只要出现在场中,揭穿秦锦锋犯下的种种狠辣行径,秦家族长一系就有七成把握翻身。

    现在看来,一切都不需要了。

    “秦老,好久不见,您真是老当益壮,恭喜!”冬源波拱手行礼。

    此刻,冬源波心中掀起惊涛骇浪,之前他诚然猜测,秦家族会必定会出现重大变故。却是没有料到,失踪已久的太上长老会突然回来,并且,还突破到大武师的境界。

    在焚镇,大武师级别的高手,乃是绝对的强者,足以横扫在场所有的武师强者。

    “源波,咱们之间的叙旧,等会再说。”

    太上长老摆了摆手,霍然转头,目光如剑,刺向不远处的大长老、秦义德等人。

    “秦锦锋,我曾经对你极为器重。今天之前,我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觉得你顾念大家都是秦家族人,至少不会对正兴他们赶尽杀绝。”

    “呵呵,看来我是不该抱有这一丝幻想。”

    太上长老缓缓开口,身上的气息越来越浓烈,真气升腾起来,化为一股气焰,直窜十米的空中,一股凛冽的压迫感席卷全场。

    在场的武师高手们骇然失色,这情景是真气化焰,正是大武师级别强者的标志。

    不远处,大长老脸色苍白,神情充满难以置信,太上长老的突然出现,简直吓得他魂飞魄散,本以为必死的人,怎么会活生生出现在这里。

    “不可能,你绝对不是太上长老,他早该死了,是我亲手将他……”

    大长老语无伦次的吼着,忽然声音戛然而止,将后面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却已经来不及。

    此刻,在场的人群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猜出太上长老失踪多年,必定别有隐情,而且必定和大长老脱不了关系。

    “哼哼!”太上长老笑起来,笑容如冰一样寒冷,“你以为趁我冲关之时,将我重伤,又将我四肢洞穿,就一定能害死我么?你如果当初干脆一点,将我直接击杀,才是最正确的做法。可惜,你心思太过狠毒,扬言说要将族长一系斩尽杀绝,再提着正兴爷孙的头颅来见我,将我们三人的头颅摆放在一起,让我们死不瞑目……”

    一时间,众人浑身发冷,心神俱颤,谁能想到面容和善的大长老,竟然狠毒至斯,暗中的所作所为简直令人发指。

    在场属于长老一系的人群,一个个脸色茫然,不知所措,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是遭受唆使,认为铲除族长一系,是为秦家除害,却是想不到,一直是在为虎作伥。

    猛地,大长老一声厉啸,飞身而起,朝着院墙疾掠而逃。

    “长老一系其他人,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你秦锦锋爷孙三人,绝不能放过。”

    太上长老的声音冷冷响起,手臂一振,挥出三拳,分袭向秦锦锋、秦义德,和秦憾。

    砰砰砰……,三声闷响,三人被狂暴的拳劲,震得身体碎裂,肉骨飞溅,鲜血流淌一地,染红了前院的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