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丧失入宗资格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665.html
    噗嗤!

    擂台上,紫色弧形剑指袭至,其势锐不可当。冬旭豪等五人连连后退,绝招频施,封挡这道紫色剑指,直至擂台边缘,才堪堪化解,而实力最弱的火烈峰则跌出擂台,全身脱力,倒地不起。

    一滴滴鲜血,从冬旭豪等人的手掌、手臂上滴落,他们气喘吁吁,冷汗浸透全身,脸上犹有惊惧之色。刚才那一瞬,紫色弧光剑指临体,他们都感到一种无比的锋锐,仿佛是剑光临身,下一刻就会将他们拦腰斩断。

    “秦墨,秦墨,秦墨……,你这个混蛋……”火迷炎美眸泛着水雾,她实在不愿相信,火、冬两家天才联手,竟还是遭遇惨败的下场。

    旁边,火英英牵着火迷炎,两姐妹相互依偎,才不致力竭摔倒。刚才那一道紫色剑指,仿佛是临喉的剑芒,抽去了她全身的力气。

    火逸元瞪视秦墨,双目如赤,他不能接受这个结果,迈动步伐,想要再战。却发觉双腿发软,刚一抬脚,便单膝跪在地上,竟是提不起一丝一毫的力气。

    “我输了。”冬旭豪神情黯淡,当他与火家四人合力,围攻秦墨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输了。

    而惨败的结果,则让冬旭豪身心,都遭到巨大的打击。

    站在擂台中央,秦墨神情淡淡,并没有因这一战的胜利,心中有多少喜悦。无论是紫色真气,还是修炼的武技,身法,他都在冬旭豪五人之上,赢得这一战的胜利,本是理所当然。

    不过,秦墨还是有些许的意外,没想到仅凭一成的紫色真气,第二层的【回风剑指】,就战胜了五个对手。

    此时,擂台四周,阵阵的欢呼声如潮水一样,席卷向场上的黑发少年。

    “赢了,赢了,真的赢了!”

    “难以置信,以一敌五,同时迎战焚镇五大天才,秦墨竟然赢了。八年前那个秦家天才,竟然这样回归了。”

    “紫色真气,那是紫色真气啊!传说,在武士境界修出紫色真气,同阶之中难有敌手,看来传说是真的。”

    在场人群爆出阵阵巨大的欢呼,他们庆幸能观看到这一战,或许这一战的结果,也预示着焚镇未来的第一高手归属。

    贵宾席上,三族首脑们神情变幻,这一战的结果,同样深深震撼了他们,秦家这小子竟成长到这一步,着实令人震惊。

    首位上,魏使者面无表情,嘴唇微微蠕动,正在施展传音之术,与台后的一个俊朗少年交谈,正是之前酒楼中的那个魏少。

    “志越,你要对付的这个小子,修出一成的紫色真气,还在三族比试上,战胜了焚镇五个天才。这事情不好办啊!”魏使者传音说道。

    耳边,紧跟着传来魏少阴冷的笑声:“六叔,只是修出一成紫气而已,这样的资质放在焚镇这个小地方,称得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但是,放到我们‘烈阳宗’,能够勉强挤进前1000名,就已经算不错了。对付这样一个小子,还有什么不好办的?”

    “话是不错。但是……”魏使者眉头微皱,沉吟不语。

    此时,魏少的传音又是响起:“六叔,焚镇火家对我们一向忠心耿耿,现在,火迷炎也成了我的女人,关系就更加密切了。而这小子所属的家族,与火家势同水火,诚然这样的小家族对我们毫无威胁。可是,将这小子招入宗门,渐渐成长起来的话,那可就是一个隐患了。”

    “宗门前1000名的资质,说有多么出色谈不上,但是,如果机缘巧合,得到宗门的重点培养,也可能成为一名强者。既然有这样的可能,何不趁此机会,将这个可能性扼杀掉呢?”

    听到这里,魏使者点了点头,露出一丝冷笑。

    与此同时,广场上已经是欢声雷动,无数人都在呼喊着秦墨的名字,古幽大陆的各个种族,都非常崇拜强者,因为只有拥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在险恶的环境中生存下去。

    秦墨这一战的惊艳表现,几乎能够预见,这少年继续成长下去,将会成为焚镇的最强武者。

    “墨哥儿,你真棒!太棒了!”

    “墨少爷,三族大比第一,你当之无愧。”

    冬东咚、秦云江按捺不住激动,两人奔上擂台,与秦墨分享这一刻的喜悦。

    秦墨笑了笑,心中不禁掠过一股暖流。

    “哼!”

    一道冷哼声响起,如同晴天霹雳,震得所有人头晕眼花,整个广场安静下来。

    贵宾席首位,魏使者站起身来,锦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一股气息透体而出,盘旋在他头顶,继而蔓延开来,笼罩了整个广场上空。

    那可怕的气息,犹如乌云盖顶,黑压压的一片,其中蕴含着令人颤抖的力量。人们甚至看到那股气息中,有着炽热的火焰在翻滚,随时可能倾泻到地面。

    一时间,广场寂静无声,许多武者心神俱震,意识到“烈阳宗”这位使者,其实力之高,恐怕是大武师六段以上的修为。

    “以一敌五,战而胜之,这一场战斗不错。三族大比第一名,确实非你莫属。”魏使者缓缓说道。

    旁边,秦正兴、太上长老开始还忐忑不安,闻言喜形于色,“烈阳宗”这位使者有此评价,看来进入“烈阳宗”的弟子名额,已是十拿九稳。

    场上,秦墨则是暗中皱眉,凭他如明镜般的六识,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对,这个魏使者气息之中,似乎隐含着一丝恶意。

    不过,秦墨还是抱拳还礼:“多谢上使夸奖。我……”

    话未说完,却被魏使者抬手打断:“我是就事论事,你展现的实力,在三大家族中无人可及,第一名自然是你。不过,正因为你以一敌五的提议,我也有了决定,‘烈阳宗’的弟子名额,也绝不可能给你。”

    什么?

    秦正兴、太上长老脸色大变,秦墨以一敌五,战而胜之,创下了三族大比上的一段传奇。这样出色的天资,三大家族的子弟无人可及,进入“烈阳宗”的弟子名额,应该非他莫属才对。

    “魏使者……”

    太上长老刚开口,却被魏使者瞪了一眼,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令太上长老再也说不下去。

    注视着场上的黑发少年,魏使者面无表情,缓缓说道:“我这样的决定,自是有我的理由。这次三族大比,原本凭你的实力,想要战胜其他所有选手,夺得最后的胜利,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你偏偏选择要以一敌五,迅速攫取第一名的位置。”

    “你这样的行为,让其他选手丧失了展现实力的机会,也印证你心性上的丑恶,是一个喜欢走捷径,急功近利的人。这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往往会不择手段,心智被私欲蒙蔽,很容易坠入邪道。”

    “所以,我宣布,此次三族大比的第一名,以及奖励,可以归你所有。但是,‘烈阳宗’的这个弟子名额,绝对不是你。”

    “至于入宗的弟子名额……”

    魏使者话语一顿,目光落在火逸元身上,“火家的此子不错,修炼的功法、武技与‘烈阳宗’同源,在战斗中表现出坚韧不屈的斗志,可以成为‘烈阳宗’的弟子。”

    闻言,在场的火家首脑们一阵狂喜,纷纷行礼道谢。

    旁边,秦正兴怒容满面,想要上前说理,却被太上长老拽住,示意他不要胡闹。

    这个时候,广场上的人群则是目瞪口呆,他们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是秦墨以一敌五,战胜焚镇五大少年天才,怎么还丧失了成为“烈阳宗”弟子的资格。

    其中许多武者暗中冷笑,他们旁观者清,自是猜到其中的猫腻,肯定是火家与“烈阳宗”使者暗中有往来,剥夺了秦墨成为“烈阳宗”弟子的资格。

    不过,很多人心中固然清楚,却是无人敢当众说出来,否则招来一位大武师强者的报复,那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擂台上,冬东咚、秦云江急红了眼,两人想要开口质问,却被秦墨制止。

    眼角的余光,看到人群的外围,一个俊朗的华服少年搂着火迷炎,正冷笑着看着擂台上,秦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你们火家为了对付我,还真是处心积虑呢?”秦墨暗中摇头,却是并没有多少怒意,反而感到有些好笑。

    他参加三族大比的目的,一方面是爷爷、太上长老的殷切期望,另一方面,则是大比第一名的奖励【雪虎爆气丹】。

    至于他自己对于“烈阳宗”的弟子名额,实则是可有可无,六年之后的焚镇大劫,黑炎破空而至,又岂是“烈阳宗”能够庇护的。整个焚镇若是都毁灭,三大家族之间的争斗,又有何意义?

    对于他来说,开启斗战圣体第二层,才是当下的紧要之事。

    正在怔神之时,半空忽然响起两道笑声,擂台上人影一闪,一个干瘪枯瘦的老头,一个黑铁柱般的大汉,站在了擂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