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暗冰之烙
    废话,当然介意!

    闻言,秦墨当即要一口回绝,猛地他目光微凝,看到老者拄着拐杖的那只手腕,有一道手镯般的淡黑印记,若隐若现。

    随即,秦墨敏锐的六识,感到在老者的宽大衣袍之下,还隐藏着一个人的气息。

    随意扫了一眼,那老者手腕上的印记,秦墨淡淡道:“进去吧,房间里很湿冷,顺便把这个披上。”

    说着,秦墨取出那件灰黑斗篷,丢了过去。

    接过那件斗篷,这老者不禁一怔,抚摸着斗篷表面,露出惊诧之色,道:“多谢小兄弟,小老儿姓黎。”

    秦墨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心中却是思绪起伏,他没有想到,竟然在穿云号的下等舱,遇到手腕上有“暗冰之烙”的老者。

    “‘暗冰之烙’啊!”

    思绪泛起一丝波澜,秦墨想起了前世,初次前往秘境探险的时候,曾被一支狩猎小队接纳,成为队伍的一员。

    那支狩猎小队的每个人,都对他照顾有加,其中队伍的副队长是一个可敬的长者,却是死在“暗冰之烙”的折磨之下。

    自那之后,秦墨才了解到“暗冰之烙”的由来,凡是有这个印记的人,皆是曾在上一次的千年之战,深入到一处黑魂冰域,为了拯救百万人族,致使自身中了黑魂****的英雄们。

    脑海中,不由浮现,前世那位可敬长者临死前的惨状,秦墨眼帘低垂,眼中掠过一丝哀痛。

    这个时候,那支银甲队伍走了过来,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查。

    近距离注视这队银甲护卫,秦墨才真切感受到,这队银甲护卫的可怕,每个人的气机皆是敛而不发,修为分明到了神光内蕴,几近返璞的大武师巅峰。

    并且,这队护卫穿着的银甲,佩戴的狮头大剑,都是灵级上阶的宝物。

    这样一支队伍,其战力之可怕,抵得上千军万马!

    秦墨心中一跳,能够训练出这样一支队伍的势力,可不仅是大世家那么简单,难道是北方的王侯世家?

    此时,为首的一名银甲护卫走过来,探查秦墨的房间,一边低沉说道:“抱歉,少年,打扰了。”

    摇了摇头,秦墨侧身退到一旁,道:“里面是我的朋友,他腿脚不太灵便。”

    这名银甲护卫站在门口,看着坐在床边的老者,打量了两眼,颔首道:“抱歉,老先生,打扰你休息了。”

    “不必……”姓黎的老者刚开口,便是剧烈咳嗽起来。

    见此情景,这名银甲护卫不再逗留,退出了房间,正在这时,舱底最后排的一个房间里,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下一刻,两名银甲护卫押着一个大汉走了出来,原来这大汉是一个偷渡客,没钱买船票,悄悄藏在这里,被发现抓了起来。

    见状,穿云号船长连忙道谢,声称多亏这队银甲护卫的帮忙,才抓到一个可恶的偷渡客。不过,这个偷渡客并不是银甲护卫要找的人。

    片刻后,整个下等舱搜查完毕,这支强大的队伍并没有收获,在穿云号船长的陪同下离去。

    随即,整个下等舱的乘客都沸腾起来,很多人议论纷纷,猜测这队银甲护卫的来历。竟能在鬼雾海上拦截穿云号,并还在穿云号船长的陪同下,对整个机关船进行搜查,必定是来自某个极为强大的势力,否则,三大商会根本不会给这个面子。

    ……

    关上门,秦墨端详着这个老者,从姓黎的老者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阴森寒冷的气息。

    这个黎姓老者身形瘦削,全身肌肤仿佛风干了一样,呈现一种暗红色,气息若有若无,犹如行将就木的老人。

    秦墨沉默不语,他很清楚“暗冰之烙”的情况,全身的血液近乎凝固,若是换成普通人,恐怕会当即死亡。毫无疑问,这位黎姓老者原先的力量极其强大,将全身的力量用来压制“暗冰之烙”,一直从上一次的千年之战,存活至今。

    见黎姓老者作势准备站起,秦墨摆了摆手,道:“黎先生,你腿脚不灵便,还是多坐一会儿吧。”

    闻言,黎先生露出奇怪之色,随即似有所悟,低头看着手腕上的那圈印记,眼中浮现了然之色,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这位小兄弟,多谢你的斗篷。”

    黎先生将那件灰黑斗篷脱下来,“初次见面,就劳烦小兄弟以【影枫斗篷】帮助脱身,实在太感谢了。”

    原来这件斗篷的名字是【影枫斗篷】。

    秦墨暗中一怔,淡淡道:“举手之劳而已,不过,就算我不帮忙,相信你们两人也不会有危险吧。”

    刚才那队银甲护卫,言行举止,皆是豪迈磊落,而黎先生又是上一次千年大战中的英雄,这两者之间就算有所纠葛,恐怕也不会是私仇。

    而且秦墨推测,那队银甲护卫的目标,很可能是躲在黎先生袍子里的人。

    “两人……”黎先生一愣,旋即苦笑:“小兄弟眼力真厉害!”

    话音未落——,黎先生宽大的袍子一阵抖动,一个灰头土脸的少年窜了出来,喊道:“哼!师傅,这家伙才不厉害呢,他在鬼雾黑市见过我,说不定和之前找麻烦的那群人,根本就是一伙的。”

    “你……”秦墨眼睛微微瞪大,这个灰头土脸的少年,赫然是在黑市上遇到的那少年。

    “小潼,不许胡说!”黎先生喝斥道。

    “我才没有胡说……”

    唤做小潼的少年似乎躲得太久,打开了话匣子,开始滔滔不绝的控诉秦墨,原来这少年在黑市购买了那瓶【养心灵露丹】之后,便一直麻烦不断,有一伙人经常来找麻烦,想要抢夺那袋上阶真元石。

    秦墨哑然失笑,这个少年还真是单纯,在鬼雾黑市那样龙蛇混杂的地方,将满满一袋上阶真元石显露出来,被人盯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并且,这少年能安然无恙到现在,才是秦墨感到奇怪的事情,想来是有黎姓老者的帮助。

    “小潼,你再胡说八道,为师真的生气了。”黎先生一声厉喝,脸色沉了下来。

    见状,小潼抿着嘴,布满灰尘的面容很是委屈,却是不敢再说话。

    “这位小兄弟,我这徒弟口无遮拦,你别见怪。”黎先生歉然道。

    秦墨微笑摇头,道:“小潼生性率真,根骨万中无一,能收到这样的徒弟,黎先生好福气!”

    小潼也是你叫的么?说话老气横秋的,装模作样。

    那少年瞪了一眼秦墨,暗中很是不忿,却是不敢言语,生恐真的惹怒了师傅。

    坐在床边,黎先生看了看小潼,又瞧了瞧秦墨,不禁微微有些惊讶,初见这个黑发少年时,还并不觉得什么。可是,多相处一刻,便能察觉到这黑发少年身上的特殊。

    并且,刚才他提出要进房间躲避的时候,秦墨分明是发现了他手腕上的“暗冰之烙”,才放他进了房间。

    “难道是千年之战中,某个强者的后人?”

    黎先生刚准备开口询问,这时敲门声传来,门外是船员在售卖一些疗伤、解热、辟毒等功效的丹药,乃是聚宝斋的丹坊特制,比外面要便宜两成。

    随后,黎先生、小潼则看到令他们吃惊的一幕,秦墨竟和那船员讨价还价,一直将价格侃了近一成,随即将每一种丹药都购买了一瓶。

    “哼!真丢脸,这么便宜的丹药还还价。”小潼撇了撇嘴,有些不屑。

    谁知刚嘀咕两句,便受到黎先生恶狠狠的瞪视,吓得小潼再不敢言语。

    “黎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要修炼了。你多保重!”秦墨下了逐客令。

    闻言,黎先生微笑点头,深深看了看秦墨,带着小潼离去。

    待到从房间里出来,两人走到僻静之处,小潼不禁撅起嘴,嗓音为之一变,清婉动人,委屈道:“师傅,你刚才对我发那么大脾气干什么?那小子可恶的很,说不定和抢劫我的那群人,就是一伙的。”

    “小潼,你呀,真是不懂事。”黎先生无奈摇头,叹息道:“如果你有那小兄弟的一半,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