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七章 剑气垫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700.html
    深夜。

    那个冒着蓝焰的孔洞前,灼热的温度弥漫,秦墨盘膝而坐,汗流浃背,却是并没有着手进行铸造奇物,而是眉头连皱,陷入思索。

    诚然,以蕴含地焱之力的蓝焰铸物,他的想法无疑是极好的。可是,真正施行起来,秦墨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大问题,那即是——没有合适的鼎。

    手捧着一个三足乌金鼎,这个鼎高约半尺,品质是凡级上阶,乃是秦墨立家之前,精心挑选的一个鼎。

    然而,秦墨很清楚,孔洞中蓝焰的温度,能够轻易熔穿这个鼎的底部。

    “失算啊!想要禁受住地焱之力的直接灼烧,至少需要灵级下阶的鼎。或者,能找一个灵级下阶以上的金属垫一下……”

    秦墨苦恼摇头,他手中唯一算是灵级下阶以上的金属,只有先祖的那把四尺青锋,剑宽不过三指,如何能用来当垫子。

    “等等……,只是垫一下的话……”

    注视着那个冒着蓝焰的孔洞,秦墨脑海中忽然掠过一个念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有用的方法。

    锵!

    轻推剑锷,拔出长剑,看着秋水般的剑身,秦墨屏息静气,催动体内真气,同时,试着催动心脏部位的那一缕剑魂。

    嗡!

    剑身颤动,传出阵阵嗡鸣,继而一道剑气透锋而出,长约半尺,在剑锋上吞吐不定。

    “试一试看看。”

    秦墨暗中思忖,旋即聚气凝神,尝试操控那道剑气,渐渐的,剑锋上的剑气开始发生变幻,缓缓的化为一个圆形,仿若是一个垫子。

    “果然,剑气锋锐,又千变万化,全力控制剑气,确实能使之变成一个剑气垫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用!”

    随即,将这个剑气垫子,置于孔洞上方,再将那个鼎托在垫子上。

    片刻,只见三足鼎中冒起轻烟,底部一片火红,却是没有熔化的迹象。

    “好!剑气垫子果然有用。”秦墨顿时一喜。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将【子午流注针】的材料放入鼎中,秦墨托着剑气垫子,开始了铸造这种奇物的过程。

    一刻钟之后,秦墨手持长剑,以剑气垫子,托着三足鼎,汗水自额头滚滚而下,全身皮肤一片通红,尤其是持剑的右臂,更是犹如火烤一般,散发着丝丝缕缕的热气。

    “撑住!撑住,还差一点!”

    秦墨双眼通红,泛着血丝,咬牙硬撑着,以手中长剑稳稳托着三足鼎,只觉时间过得如此缓慢,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是在度日如年一样的艰难。

    砰得一声,三足鼎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落在秦墨耳边,则如天籁一般悦耳。他赶忙托着三足鼎,努力平稳放在地上,抽出长剑,随手丢在一旁,剧烈喘息着。

    “失算,还是失算啊!”

    坐倒在地,秦墨苦笑摇头,诚然想到剑气垫子这样的主意,他却忽略了一件事,即是维持剑气垫子一刻钟,是有多么的艰难。

    维系剑气呈垫子的形状,对于精、气、神三方面,皆是一种极大的消耗。何况,在这样的过程中,还要经受长剑传导过来的地焱之力。

    这一刻钟,秦墨只觉过了数百年一样,现在体力耗尽,真气也是损耗一空,连手指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片刻,秦墨恢复了些许力气,将三足鼎打开一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一刻钟的辛苦没有白费,【子午流注针】竟然一次铸造成功了。

    取出三根幽黄色的针,针长一寸半,针身有着螺旋状的条纹,放在手中,却是沉甸甸的,这一鼎的材料,只铸造出三根【子午流注针】。

    按照《天工开物》上所述,一鼎的材料,应该能铸造出十二根【子午流注针】。优质的【子午流注针】,色泽幽黄透明,螺旋状的条纹中,似有一丝丝暖流在窜动。

    此刻,躺在秦墨手掌中的三根针,只能勉强算是良质的【子午流注针】,但秦墨已经相当满意。毕竟,第一次铸造这种奇物,就能有三根成品,比之前的【聚气琉璃液】要好太多了。

    当然,他也很清楚,这并不是自己的铸造水平提升显著,而是得益于地焱之力。

    注视着冒着蓝焰的孔洞,秦墨不禁苦笑,喃喃道:“地焱真是好东西!可惜,这次准备太不充分,以剑气垫子来辅助铸造,一刻钟的时间,就将我全身的力量耗尽。如果在这期间,遇到外敌的袭击,我岂不是欲哭无泪?”

    心中有些挣扎,秦墨在犹豫,是否要继续铸造奇物。

    良久,待到力量完全恢复,秦墨却发现了一个惊喜的变化。

    嗡!

    一剑挥出,地上多了两道剑痕,秦墨收剑而立,脸上浮现诧异之色,“一剑双击”的纯熟程度,竟是增进了一丝。

    这一丝的变化,虽然并不大,却是能够清晰感受到。

    略一沉吟,秦墨不禁恍然,以剑气垫子铸造奇物的过程中,对于身心固然是极大的煎熬,但是,又何尝不是一次彻底的锤炼。

    以长剑托鼎,以心驭剑气,同时,还要催动全身真气,抵御地焱之力的侵袭。

    这样的过程,仅是一刻钟时间,便将秦墨全身的力量耗尽,堪比最激烈的战斗,可以说是对体力、真气、剑气,以及身体掌控力等多方面,一次彻底的压榨。

    所以,等到力量恢复,秦墨则能感受到一丝进步。

    这样的进步,虽然仅是一丝,但是,却是一刻钟内达成的,这样的进步速度,可谓是惊人。

    “想不到,我无意之中,发现了一种极适合我的修炼之法。”秦墨眉头舒展,露出笑容。

    接下来的时间,秦墨就没什么犹豫的,自是抓紧时间,一边铸造奇物,一边享受这种极限压榨过程。

    这样一举多得的事情,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不过,对于秦墨来说,这样的过程实是痛并快乐着,实在是难以用言语形容这种滋味。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不知不觉,已是凌晨,距离黎明还有一段时间……

    哐当!

    那个三足鼎跌落在地,在其底部有筛状的细孔,青烟从中袅袅升起。

    旁边,秦墨坐倒在地,喘息如牛,呼出的气息呈一团白雾,他全身的力量又一次耗尽。

    “凡级上阶的三足鼎还是不行啊!虽然与剑气垫子,也只能铸造六次,底部就全部被熔穿了。”

    “不过,就算这三足鼎能够继续使用,我也没法继续铸造了,地焱之力确实霸道,如果我继续下去,经脉就会被灼伤了。”

    感受体内的状况,全身的经脉隐隐灼疼,这是长时间抵御地焱之力所致,秦墨清晰认识到,身体的承受力已经达到极限。若是再经过一次铸造过程,他的经脉就会灼伤。

    想要进行下一次的铸造,至少要调息两日,以清心解热的丹药调养,彻底化解体内的火毒,才能再次承受地焱之力的侵袭。

    不过,连续铸造六鼎的材料,制出十根【子午流注针】,还有十片【释丹化气盘】,其中有七件是优质。

    这一夜的收获,秦墨已是心满意足。

    盘膝坐地,吞了一粒【聚气丹】,秦墨迅速调息,恢复自身力量。许久之后,他睁开双眸,眼底掠过若有若无的锋芒,一闪而没。

    伸手拍地,一道波动传出,四尺青锋弹了起来,落在手中,略一蓄势,剑尖一道光华涌出,长达半尺,吞吐如芒。

    手腕一振,一道剑光乍起,地上却是两道剑痕犁出,朝着前方掠去,一直到十丈之外,剑痕才终止。

    这是第一次,秦墨在催发剑气的情况下,施展【风闪绝影剑】成功。

    “这种地焱锤炼之法,效果实在惊人,我真气的提升虽然不显著,但是,对剑技、剑气的运用,提升却是相当明显。”

    秦墨心中惊喜,同时,他还感受到,心脏部位的那一缕剑魂,也有了一丝的增强。、

    这时,秦墨忽有所觉,抬头望去,只见火红岩地的边缘,两个人的身影快速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