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初试刺法
    展开“耳闻如视”,方圆百丈之内的情景,如同湖中倒影一样,清晰呈现在秦墨脑海中。

    火红岩地边缘,那两个身影是相互搀扶的一个老者和一个少年,赫然是在穿云号上遇到的黎先生,小潼。

    “咦!是他们。”

    秦墨心中一惊,随即“看到”黎先生面色暗红泛青,即使在这样高温的环境中,竟是没有一丝汗迹,他的嘴唇甚至覆着一层薄薄的冰霜。

    “‘暗冰之烙’的毒性彻底爆发了!”

    脑海中,不禁浮现前世,那位老队长“暗冰之烙”发作时的情景,与此时的黎先生是一模一样。

    “师傅,你坚持住,马上就到你所说的‘地焱之孔’了,你一定要坚持住呀……”小潼搀扶着黎先生,其声音如同百灵鸟般悦耳,此时却是带着哭腔,朝着这边熔洞而来。

    片刻,两人来到熔洞,小潼看到中央冒着蓝焰的那个孔洞,不禁露出喜色,连忙搀扶着黎先生,快步赶过来。

    “你……,快走开,我师傅就要死了……”

    看到秦墨的背影,小潼此时已是六神无主,并没有认出来,只是情急的想要推开秦墨。

    嗖!

    一推之下,小潼却是推了一个空,顿时清醒过来,转头看到站在一侧的秦墨,灰头土脸的面容露出警惕之色。

    “是你……,你跟踪我!”小潼脸上泛着冷意。

    闻言,秦墨不禁哑然,他在这里都快待了一个晚上了,真要说跟踪,也是反过来他被跟踪才对。

    扫视黎先生的情况,秦墨不欲多言,开口道:“快救治你师傅吧,别耽搁了。”

    这时,小潼才醒悟过来,赶忙抱起黎先生,朝着那个冒着蓝焰的孔洞走去。看那个架势,似是想将黎先生放到孔洞上,进行烘烤救治。

    “等等,你干什么!快住手!”

    秦墨一瞧之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脚步一动,挡在小潼面前,冷声道:“你干什么?想害死你师傅么?”

    “你才想干什么?我是遵从我师傅的吩咐,找到‘地焱之孔’,帮助他治疗身上的寒毒,快给我闪开,否则,我不客气了!”

    小潼连声喝斥,瞪着的那双眼眸,骤然发生变化,幽黑瞳孔便成晶黄色,如同一对完美的宝石,散发着一种噬人的气息,仿佛是发怒的狮子。

    同时,其布满灰尘的头发,发梢竟泛起一丝丝金黄色。

    这是……,某种可怕的体质!

    秦墨眉头一皱,却是并不在意,因为小潼的修为仅是九段武士,并不会构成威胁。

    “你先冷静一下,想想清楚,这孔洞中的蓝焰,蕴含的可是实实在在的地焱之力。即使是先天武师,也要提聚真气,全力抵御,才能安然无恙。”

    “以黎先生现在的状况,他只会被蓝焰烧成灰烬,你确定这是他说的解毒之法?”

    连声喝斥,让小潼目光呆滞,旋即似是想起了什么,顿时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呜……,原来师傅根本不想治疗寒毒,他只是想让我,亲手将他埋葬。”

    “呜呜呜……,师傅,你不要离开小潼。我不要家族给我安排的师傅,我只要你当我的师傅……”

    “就算我不适合修炼师傅你的武学,就算我是家族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我也不要别人当我的师傅……”

    跪倒在地,小潼撕声痛哭,任凭泪水滑落脸庞,洗刷掉脸上的灰尘,显露出玉瓷般的脸颊,散发着惊人的美丽。

    站在一旁,听着小潼断断续续的话语,秦墨渐渐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制式穿云号上的那队银甲护卫,所要寻找的人,就是这个流浪儿少年。哦,不,是这个灰头土脸的少女。

    这位黎先生,与小潼家族的高层私交很好,而小潼从小时候开始,便憧憬黎先生在千年之战中的英勇事迹,立志要成为黎先生的徒弟。

    可惜,这个少女的资质,虽是其家族中数百年一现的天才,却并不适合修炼黎先生的武学。但是,小潼却是极为执着,坚决不肯转修其他武学。

    这件事情,不仅让小潼的家族为难,同时,也让黎先生很为难。

    因此,前些日子,黎先生预感到“暗冰之烙”即将爆发,再难以压制,便谎称只要寻找到“地焱之孔”,放在其上烘烤,便能压制“暗冰之烙”的寒毒。

    那时,一心想救治师傅的小潼,自是不会怀疑其他。

    现在,经过秦墨一顿迎头棒喝,她本就冰雪聪明,立时反应过来不对劲。醒悟到原来这一切,是师傅编的一个谎言,只是想让她返回家族,不要辜负了自身非凡的资质。

    “师傅,不要离开我,只要你不死,小潼一切都听你的……”

    听着这少女梗咽的哭声,秦墨无奈摇头,蹲了下来,开始翻动黎先生的身躯。

    “你,你干什么!?”小潼怒目而视。

    “你想救黎先生的话,就别说话,安静在一边待着。”

    秦墨低着头,解开黎先生的上衣,显露出老者骨瘦如柴的上身,肌肤满布着缕缕青紫的痕迹,即使是在这样灼热的环境之下,依然升腾着一股股寒气。

    “‘暗冰之烙’的寒毒已经深入骨髓么?”秦墨叹了口气。

    事实上,在穿云号上第一次见到黎先生,秦墨就猜测到其寒毒的深浅。因为,前世的老队长曾说过,中了“暗冰之烙”近百年,寒毒就会深入骨髓,如附骨之蛆,只能缓解,再难拔除。

    前世,老队长临死前,曾有数位修为高深的武者前来,尝试着进行救治,却是束手无策。

    若是在一天前,秦墨也是束手无策,但是现在,却有一丝希望,就是【子午流注刺】。

    《天工开物》上记载的这种刺法,除去治疗心魔之征,尤其对寒毒有着奇效。

    取出一根【子午流注针】,秦墨深吸口气,喃喃道:“希望有效吧,黎先生,一切就看你的命够不够大了。”

    捻着这根幽黄的针,手腕一振,秦墨开始施展【子午流注刺】,在黎先生****的上半身行针。

    旁边,小潼屏住呼吸,默默注视着秦墨,她对这个黑发少年丝毫不信任,但是,现在也只能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看到师傅奇迹的醒转过来。

    片刻,秦墨将【子午流注刺】施展了五分之一,已是气喘吁吁,汗如雨下。

    咔嚓!

    一根【子午流注针】断裂,他立时又取出一根,吞下数粒【聚气丹】,竭尽全力,想要将这一套刺法施展完全。

    良久,前后大约半个时辰,又是咔嚓一声,第三根【子午流注针】断裂。

    噗通一声,秦墨坐倒在地,脸色苍白,他全身真气已然耗尽,也只是将一套【子午流注刺】,完成了一半多一点,这已是他能做到的极限。

    此时,黎先生平躺在地,上半身满是细小的针孔,一丝丝青紫色的血液,从中渗了出来。随后,血液渐渐变色,变为一种暗红的颜色,与正常的鲜血有一些相近。

    片刻,随着一声咳嗽,黎先生胸膛起伏,缓缓睁开双眼,目光由迷惘,逐渐变得清醒。

    “我……,竟撑过了‘暗冰之烙’的寒毒爆发……”黎先生断断续续的自语,有着难以置信。

    “师傅,你醒了!”小潼扑了过来,喜极而泣。

    听着自己徒弟的述说,黎先生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看向秦墨,虚弱道:“小兄弟,多谢你,救了我的性命。”

    “你不用谢我。”秦墨淡淡开口,“黎先生,你的寒毒只是暂时压制,只要不妄动真气,应该能够多撑几年。不过,想要彻底根除‘暗冰之烙’,我没有那个能力。”

    按照这套【子午流注刺】的效果来看,秦墨如果能施展一整套刺法,经过长年累月的治疗,黎先生身上的“暗冰之烙”,或许能够根除。当然,也只是有这个可能性。

    “你没能力根除,并不要紧。把你那套刺法传给我,我来帮助……”小潼脱口而出。

    话未说完,便被黎先生厉声打断:“小潼,你再这般胡闹,我以后没你这个徒弟!”

    这一番疾言厉色,真得吓倒了这个绝色少女,眼眸中水雾弥漫,却是耷拉着脑袋,再不敢说话。

    秦墨笑了笑,并不在意,正准备开口,忽然心中一动,抬头看去,只见在火红岩地边缘,一支七人的队伍飞快掠来,笔直朝着这边赶来。

    旁边,小潼也注意到动静,转头望去,不禁俏脸变色,显是认出这支队伍的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