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九章 剑风轻吟
    远处,火红岩石交错的岩地边缘,一支队伍足不沾地,快速逼近。

    在这支队伍前方的地上,窜动着一只灰毛老鼠,不断嗅着地面,仿佛是在追寻着某种气味。仔细望去,可以看到那灰毛老鼠并非活物,奔行之时,不断发出“咯吱”的响声,赫然是一只追踪机关鼠。

    片刻,这七人来到近前,皆是穿着淡红半身皮甲,散发着武师二段的气息。为首的两人都是光头,身形魁梧,气势凌厉,双臂尤其粗壮,看起来修炼同类武学,手臂力量惊人。

    秦墨闭目调息,似对周遭的一切视若不见,但是凭借“耳闻如视”,则能判断出,这两个光头的修为最高,乃是武师三段巅峰,距离四段武师只有一步之遥。

    并且,这七人穿着的半身皮甲,则是凡级上阶的护具,相对于一支武师级别的队伍,这样的配备相当奢侈了。

    这支队伍的战斗力,远比想象中的,还要难缠!

    “你们站住!不准再靠近一步。”

    小潼霍然起身,拦在这些人前方,取出一个鼓鼓的袋子,“你们一直追到这里,不就是想要这袋上阶真元石么?拿去,立刻离开!”

    闻言,尚未等这队武者反应,黎先生已是脸色变幻,神情相当难看。

    而秦墨则是暗中叹息,这个少女真是彻头彻尾的菜鸟呀,在此时此地,将这袋上阶真元石拿出来,难道还期盼这伙人真的会放过他们三人?

    为首的两个光头男对视一眼,都没有伸手接过那袋真元石,反而是啧啧怪笑起来。

    “嘿嘿……,真没看出来,原来你是一个小妞,长得还如此水灵!不错,真不错!”其中一个光头男打量小潼,眼神越来越炽热,仿佛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去。

    旁边,另一个光头男的头顶有一道伤疤,他则是伸出舌头,在嘴边****了一圈,嘿嘿笑道:“小妞,想要我放过你们,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们现在不但要这袋上阶真元石,还要你这小妞好好伺候我们。如果我们兄弟七个舒坦了,自然就会放过你们……”

    顿时,在场七个大汉齐声笑起来,注视小潼的目光赤裸裸的,好似已将她身上的衣物彻底剥光一样。

    “你们,找死……”

    小潼脸蛋气得涨红,一声清脆怒斥,收起那个袋子,身形已是急窜而出,同时,右臂一振,一把弯刀挥出。

    刀长两尺,挥动之间,宛如一朵雪白的花绽放,每一片花瓣便是一道刀光。

    顷刻间,小潼已与其中一个光头大汉战在一处,她的修为虽不高,但刀技却极为精绝,弯刀挥动,刀光层层叠叠倾泻,竟是逼得那光头大汉节节后退。

    旁边,其余六人见势不妙,相继加入战斗。

    这些人战斗经验很丰富,看出小潼虽然刀技精妙,但实战经验极为欠缺,为了不造成伤亡,开始以车轮战的方式,轮番与小潼交手。

    渐渐的,少女的刀势开始减缓,她逐渐有些气喘,额头细密汗珠不断渗出。

    不远处,秦墨一边全力调息恢复,一边关注这边的战斗,他注意到小潼显露的颓势。其实,这少女固然有实战经验浅薄,修为不足的缺点,但是这些并不致命。真正致命的缺点,乃是她施展刀技时,总有一种极不协调的地方,似乎仅发挥出这门刀技一半的威力。

    “唉,小潼这孩子,天生的资质与我的刀技不合,却偏要强行修炼。”黎先生低声叹息,“也是我害了她,如果我当初严厉一点,拒不收徒。凭她超凡的资质,修炼她家族的那门武学,实力至少比现在强上三倍,又怎会被一群杂鱼纠缠,羞辱。”

    哐当……,随着一道碰撞声,小潼手中的弯刀被震飞,周围七个大汉围着她,皆是一阵淫·笑,有人的嘴角甚至流出垂涎的口水。

    “你们,你们这些……”小潼步履踉跄,她连夜赶路来此,又加上这番战斗,已是筋疲力尽,却是努力站立,不愿屈服。

    瞧着小潼绝美脸蛋上的不屈,却是更激起周围大汉们疯狂的欲望,恨不得将这少女当即扑倒,狠狠蹂躏。

    “都是我的错,就让我来将这个错误终结吧……”黎先生喃喃自语,缓缓提聚真气,做势欲站起。

    这时,秦墨睁开眼睛,扫视过来,淡淡道:“黎先生,你好好休息吧,我可不希望刚救的人,下一刻就死去,白费我一番力气。”

    随即,黎先生只觉一丝无比锋利的气息传来,虽然很细微,却是堪堪将他提聚的真气压下。

    “这是……”黎先生霍然抬头,看向秦墨,脸上浮现不可思议之色。

    下一刻,秦墨身形一动,已是出现在七个大汉面前,他的身躯很瘦削,与这群大汉们相比,犹如羔羊站在一群饿狼们面前。

    “你们刚刚,为什么不拿着那袋上阶真元石走掉呢?”

    “你们难道不知道,在阴鬼古道这样的地方,仅有武师级别的修为,就要低调一点。”

    “否则……”

    秦墨说到这里,似是没有力气继续说下去,不再多言。事实上,经过刚才的一番调息,他只恢复了四成的真气,若非黎先生想要强提真气,出手救下小潼,秦墨还准备再等一会儿。

    七个大汉瞪视着秦墨,先是一阵惊愕,随即辨认出这黑发少年的修为,仅是武师二段,并且,气息相当弱,显然真气损耗的相当严重。

    顿时,七个大汉捧腹大笑,不明白秦墨哪里来的自信,竟敢教训他们做人要低调。

    “哼哼,臭小子!长的一张小白脸的样子,恐怕是这小妞的姘头吧?看老子我将你手脚打断,躺在地上,好好看着我们怎么对待你的小妞吧……”头顶有伤疤的光头男狞笑,凶厉说道。

    闻言,小潼不禁涨红了小脸,想要出言反驳,却是没有说话。

    此时,秦墨沉默不语,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下,他反而闭上了眼睛,“耳闻如视”开启,周遭的一切清晰映在脑海中,他知道自身的真气,根本无法支撑久战,必须速战速决。

    呼……

    正在这时,一股灼热的风远远吹来,撩起少年的发梢。啪得一声,系着他发束的丝线,在热风中断了。

    及肩的黑发随风飘扬,这一刻,秦墨忽然捕捉到一丝轨迹,比以往更深刻的风之轨迹。

    原来如此!一股明悟掠过心头,秦墨睁开眼睛,感觉整个身躯都轻灵起来,似要与这股热风融合在一起。

    锵……,秦墨手腕一动,四尺青锋出现在手中,屈指轻弹,剑鸣之声悠悠响起,层层叠叠荡漾开来。

    “你们听到了么……”火红的熔洞中,黑发少年持剑而立,忽然开口轻问。

    听到了什么?

    在场众人皆是一愣,尚未反应过来,陡见剑影一闪,似是敛去光芒的剑影掠过。

    半空中,七道剑影掠起,斩向七个大汉,仿佛从他们身躯上一穿而过。

    无光的剑痕!

    “没听到么……,剑风轻吟……之声……”

    嗡……,剑鸣犹在耳边回荡,随着少年淡淡的叹息,七个大汉的喉咙、额头,分别出现两道剑痕,鲜血此时飙射而出。

    随着一阵重物落地之声,七个大汉纷纷倒地,当即气绝而亡。

    这一幕,让小潼骇然失色,娇躯冷汗如雨,她置身于七个大汉包围之中,体会最是深刻清晰。

    刚才那一瞬,七道无光剑痕掠起,她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当七个武者尽皆毙命,她心中的惊骇更是无以复加。

    明明只有七剑,为何七个尸体上,每具尸体都是两道剑痕!

    秦墨持剑而立,刚才的一霎那,他深刻把握到风之轨迹,也是第一次将一缕剑气,灌注于【风闪绝影剑】,并完美的用于实战之中。

    虽然体内仅有四成真气,但是,灌注剑气,近乎完美施展的【风闪绝影剑】,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击毙并不出色的七名二段武师,并不是难事。

    同时,秦墨体内涌出一股灼痛的感觉,首次深刻的感应到,在焱岩沙漠的深处,一种东西在呼唤着他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