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 巨大沙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703.html
    火岩熔洞中,秦墨在七具尸体上搜索,在小潼不可思议的注视之下,将七个死人身上的财物,尽皆搜刮干净。

    “要分你一成么?”秦墨笑着问小潼。

    “不要,我才不要。”小潼使劲摇头,轻咬红唇,绝美脸蛋流露一丝迷惑。

    刚才秦墨展露的实力,虽然真气修为不高,但是,这个少年展露的剑技,在她家族的同辈中,也是罕有能够比拟的。

    这样一个少年的来历,至少是系出名门才对,竟然会搜刮死者身上的财物,若是一名先天武师的尸体也就算了。这七个大汉的身份,只是武师级别的小人物,秦墨竟搜刮的干干净净,让小潼认为这少年是想钱想疯了。

    “黎先生,我现在实力不够,无法替你根治身上的寒毒。三年之后,如果我还在世,必定赶往鬼雾港口,替你治疗‘暗冰之烙’。”秦墨微笑着告别。

    “小兄弟,多谢!如果三年后,我也健在的话,一定会在鬼雾港口恭候大驾。”黎先生慎重说道。

    秦墨颔首行礼,也不逗留,转身离去。

    看着少年远去的背影,黎先生一声轻叹,放松下来,喃喃道:“想不到,在垂死之际,竟然又有了一线生机。更想不到,在有生之年,还能遇到这样的少年。人生际遇之奇妙,真是……”

    此时,小潼已是扑过来,破涕为笑:“师傅,你老人家就别感慨了,现在寒毒的伤势压制下来。趁着这两年,好好调理一下身子,等三年之后,再让那小子给你解毒。哼,希望那小子说话算数,否则,我就发动全家族的力量,将他揪出来,押到你面前。哎呦……”

    话未说完,小潼脑袋上就被狠狠敲了一记,黎先生怒目而视,喝斥道:“从鬼雾港口到这里,遇到这么多麻烦,哪一件不是你这丫头惹出来的?还不吸取教训,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以前我,还有你父亲、母亲,真是太惯着你了。”

    “师傅,我知错了……”

    小潼抿着红唇,不敢言语,她是第一次见黎先生如此愤怒,知晓师傅是真正动怒了。

    “哼!你知错了,你这脾气,再不醒悟,迟早有一天要吃大亏。”黎先生疾言厉色的训斥,喝问道:“你知道自己错了,那你来说说,到底错在哪里?”

    闻言,小潼顿时苦着脸,呐呐了半天,却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让黎先生唉声叹气,连连摇头,自嘲自己教导无方。

    “我是担心师傅你的寒毒啊!又哪里做错了,如果我做的不对,师傅你就说嘛,我一定改正的。你以前说的事情,我哪一件没改正呀。”小潼撅着嘴,委屈着嘀咕。

    黎先生无奈摇头,道:“罢了,我身为你的师傅,最后一次指点你吧。刚才那少年施展的剑技,你可看清楚了?”

    小潼歪着头,回忆刚才的无光剑影,摇了摇头,她确实捕捉不到那剑势的踪迹。

    “那少年施展的剑技,并不算什么,大约是灵级上阶的剑技,并且,掌握至大成的境界。你如果修炼自己家族的绝学,现在也是只强不弱。但是……”

    黎先生脸上浮现震撼之色,“刚才的剑势,之所以能够顷刻秒杀七人,是因为其中还蕴含着一缕剑气。”

    “剑气!这不可能!”

    小潼闻言,像是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顿时跳了起来,“那小子只是一名武师,怎么可能……,难道是剑魂……”

    杏目圆睁,小潼神情极度震撼,她意识到这个事实,一时间,如同是斗败的孔雀一样,耷拉着脑袋,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出身高贵,堪称是帝皇贵胄也不为过,再加之身具超凡资质,乃是家族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虽然她不愿学习家族的绝学,但是,在内心深处,却是极为高傲的,自认只要自己努力,则会在短短数年之间,赶上大陆任何一位绝顶天才。

    所以,从遇见秦墨到现在,她从未将这个少年放在眼中。

    可是,一个武师修为的武者,却是身具剑魂,无论是天生剑魂,还是后天凝练的剑魂,皆足以证明这少年的超凡资质。

    想到在鬼雾黑市,遇见这个少年的种种,小潼并不认同这少年的处事行为,但是,内心深处,此刻却莫名泛起一丝寒意。

    黎先生陷入回忆,喃喃道:“小潼,你或许不知道,为何我让你向这少年多学学。这个少年和我在千年之战中,深入黑魂冰域的一个战友极其相似。”

    “无论是再便宜的东西,也要讨价还价一番,无论是再低等的妖兽尸体,也要收集走有用的东西,无论是再危险的处境,也能冷静如冰的对待……”

    “在深入黑魂冰域的行动中,那位战友为掩护我们离去,身上中的‘暗冰之烙’寒毒,比我们任何人都要重。可是,他却是我们所有人中,唯一一个凭借自身之力,将‘暗冰之烙’逼出来的强者。”

    闻言,小潼一声惊呼,目光呆滞,她很清楚,凭借自身之力将“暗冰之烙”逼迫出来,代表着什么级别的存在!

    “所以呀,小潼,如果你想继续待在我身边,我也不会赶你走。但是,你明明拥有追赶这少年的非凡天资,却要白白浪费,为师,还有你的家人,都替你心疼。”

    “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十年之后,与大陆各大天才争锋的名单里,必定就会多上你释奕潼的名字。”

    说着,黎先生不再言语,看着陷入深思的小潼,他知道一切要这徒儿自己拿主意,如果没有向往变强的心,即使天资再如何出众,也难触及武道的巅峰。

    良久,少女抬起头,绝美容颜很平静,双眸却是不断变幻,呈现幽黄色泽,犹如点燃的两颗宝石。

    “师傅,我决定了!我释氏家族的信念之中,向来没有追赶,只有超越!三年,给我三年时间,我会在鬼雾港口,以压倒性的实力战胜他,我会成为北方释家少年一辈第一人!”

    顿时,黎先生放声大笑,极是开怀,时隔多年,这个徒儿终于想通了,也标志着不久的将来,大陆北方将会崛起一位光辉万丈的绝世之才。

    ……

    黎明,焱岩沙漠炙热起来,一股股热浪从四面八方席卷。

    关于黎先生、小潼之后的事情,秦墨并不知情,也没有兴趣知晓,他此刻唯一在意的事情,就是沙漠深处传来的阵阵神秘召唤。

    身体中,一股股灼人的热流,在全身流窜,令他身躯隐隐作疼。并且,这种灼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不过,对于这种难受的感觉,秦墨并不在意,反而相当欣喜,这种感觉越强烈,也意味着他距离关键之物,又接近了一些。

    趁着太阳尚未升起,这片沙漠的温度尚未攀升至最高,秦墨施展【离箭步】,速度逐渐加快,他希望能快一点,寻找到关键之物的所在地。

    沙沙沙……

    步履如飞,掠过滚烫的沙地,传出一阵阵流沙声,秦墨正奔行之间,霍然脸色一变,驻足不前。

    前方,原本平坦的沙漠,陡都凹陷下去,一直向前延伸,形成了一个宽约千米,深约数十米,看不到尽头的沟壑。

    远远望去,仿佛是这片沙漠上,忽然裂开一道长长的裂缝,但是,以流沙的特性,这样的沟壑是如何形成的?

    停驻脚步,观察片刻,秦墨蹲下身体,检查这条沙漠沟渠的边缘,发觉沟渠的沙壁,竟是被一种粘稠的液体凝固,所以,才形成一条看不到尽头的沙漠沟壑。

    “如果这道沟壑的形成,是一种妖兽,或者鬼兽弄出来的,这种怪物的身躯未免太惊人了!”

    本能的,秦墨产生一种不妙的预感。

    正在这时,他注意到沟壑底部,似有几个影子在那里。

    略一迟疑,秦墨裹紧【影枫斗篷】,收敛全身气机,贴着沙壁的阴影,朝着沟壑底部滑去。

    片刻,秦墨落在沟壑底部,躲在阴影中,看到远处的惊人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