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八章 震撼的前二十强
    “我辈之中,有人的战力强大到如此境界吗?能够击溃天境中期的绝杀一击,这诡剑的修为分明没有达到天境。即使是跨越一个大境界挑战,这样的层次也太恐怖了点。”

    “这样的碰撞中,诡剑真的毫发无伤吗?或者说,他这样的若无其事,只是假装的,实则已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这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诡剑至始至终,都没有动用佩剑。仅是空拔之势,就击溃了仰霖的绝杀一击。”

    内城中,许多年轻天才们的必胜信念动摇,目睹刚才的一战,对他们的冲击是巨大的。

    在这一战前,仰霖展现的实力已是足够强大,已是跻身年轻魁首级的强者一列。而诡剑却是以空拔剑势,就击溃了仰霖,且是击溃了动用外力的仰霖,这根本就是一个怪物。

    一些年轻强者在脑海中模拟,若是遇到诡剑,该如何面对那样的空拔剑势。但是,结果却是令他们沮丧,竟是毫无一丝胜算。

    在这样的大战中,产生这样的情绪,无疑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信号。

    于是,许多年轻天才动用手段,与外城的师长联系,询问对策,年轻魁首级的战力真是如此可怕吗?

    外城的各处山峰看台,各大势力的绝世强者都接到弟子的问询,这些大高手们很头疼,刚才那一战给他们也带来极大的震撼。

    面对诡剑这样怪物级的年轻强者,老一辈强者内心中,也不认为自己的弟子有多少机会。

    不过,这番话是不能这样说出来的,那会让后辈弟子信心全失,对未来的武道也会产生极坏的影响。

    “仰霖的那一击,虽然达到天境中后期的程度,但是,却比真正的天境中期强者要差得远,因为力量太分散,也太狂暴。面对无比凝练的剑气,则是被一斩而灭。这是力量运用上的巨大差距!”

    “以真正的实力而论,仰霖距离年轻魁首级,还是要逊色了半筹。只因其容貌绝世,又是仰氏明珠,这种种光环加成,才被成为年轻魁首一列。事实上,她各方面的战力,还当不起这个称谓。”

    “这一战中诡剑展现的战力,应该达到了他自身的九成,至于是否拔剑迎战,那只是他打得一个心理压制。他的佩剑又不是本命神兵,即使拔剑战斗,也不会强上太多。”

    “剑意臻至化境后,有剑无剑,差别不会太大。不过,万万不可掉以轻心,诡剑的实力无比可怕,你或有一拼之力,却胜算渺茫。”

    ……

    外城各处山峰看台,老一辈强者们绞尽脑汁,想出种种说辞,来鼓励他们的后辈。年轻一辈中出现这样的怪物,是一个不幸,也是一个幸运,因为高远的目标就在那里,等待着其他天才去超越。

    与此同时。

    外城其中一座山峰上,一个个身影伫立,既有妖族,也有鬼族,也有人族……,这里有古幽大陆近半的种族,竟是齐聚一堂,也是一个奇观。

    山峰各个角落,都伫立着一个身影,鲜少有两个身影聚在一起,皆是孑然而立,互不相识。

    这些身影中,赫然有聚宝斋的冷先生,还有星术大师凌星海。

    这两人却是聚在一起,手持中的一榜,不时翻阅一下,相互窃窃私语。

    这座山峰上的各族,正是古幽大陆各个地域的五榜持有者,确切的说,是除却天榜之外,其他四榜的持有者。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四榜的持有者,皆会来此,而是进入千名之内的年轻天才,其曾经出现过的榜单持有者,皆会受到地脉召唤,来此观战。

    否则,只有地榜的持有者,才有资格来此观战。

    而冷先生,还有凌星海,皆不是地榜的持有者,却能在此观战。毫无疑问,两人记录过的天才中,必定进入千名之内。

    可是,此刻的两人却是一脸狐疑,低声议论,很是疑惑。

    因为,从之战一开始,两人将记录的榜单翻遍了,也没有找出一个对应的年轻天才。

    千名之内的天才中,冷先生、凌星海倒是认得好几个,比如左熙天,简月玑,还有炼雪竹等等……

    可是,两人却都没记录过这几个天才,因为这几个天才都属于镇天国,冷先生虽然也到过镇天国,但是,却没有记录几个镇天国的天才。

    而凌星海记录的就更少了,因为镇天国的人榜,皆是由皇都观星楼掌管记录,他又如何能记录镇天国的天才。

    况且,左熙天、炼雪竹一年前,在镇天国尚未展露头角,至于简月玑刚出生不久,就被皇都观星楼记录在案。

    “冷先生,这就奇怪了,咱们没有记录千名之内的天才,为何能来此?”凌星海压低声音,传音说道。

    旁边,冷先生一如既往,衣袍奢华,手持名贵折扇,眉宇间有着深思。随后,他俊脸浮现一丝笑容,似是有几分了然。

    “星海大师,你觉得咱们记录的天才中,哪一个最后可能,跻身千名之列?”冷先生笑问。

    “嗯。自然是秦……”凌星海脱口而出,而后恍然,声音压得更低,“你的意思是说,他隐瞒了身份,进入了内城的排位战?”

    “之前我有过几分猜测,刚才那一战,倒是让我确信了三分……”冷先生摇着折扇,浅笑不已,自有一股无比炫目的神采。

    凌星海连连颔首,他与冷先生记录的天才中,有一人是相同的,也是他最为看好的一位绝世少年。

    “这一届的,可是太有看头了。若真是他,镇天国真的要地震了……”凌星海喃喃自语。

    “谁说不是呢。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他,就有种莫名的触动,感觉那少年将来有一日,必定会一飞冲天。或许,这一天就是这一届的之战……”冷先生淡淡微笑,露出回忆之色。

    呼呼呼……

    突然间,狂风鼓荡,刮过这座巨城上空,隐隐有龙吟之声轰鸣。

    三个时辰后,第四轮的交锋结束,这样的战斗进程比预期要快上许多。

    往届的前五十强决出,至少要经历一天一夜的激战,才能真正决出胜负。

    可是这一届,在第四轮只爆发了几场持久战斗,其余皆是在百招之内就分出胜负。事实上,其中有一半的对决,根本没有到百招,二十招内就结束了。

    这样的比试速度,自是让第四轮很快就结束,有些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这一届排位战,出现的年轻魁首,超级黑马实在有些多,远远超过了往届的数量。

    近千年来,每一届排位战中,出现的年轻魁首,超级黑马的数量,一般前三甲才够资格这般称谓。距离最近的上一届,西域、北域加起来,只有三名年轻天才,够资格称得上年轻魁首。

    北域方面,只有青曦宗的祁麟一人。

    而这一届,待到第四轮结束,终于统计出数量,则是震惊了所有强者。

    西域人族,在之前,就已成名的年轻魁首,有千云寺的苦极,八极宗的丘漠山,独行武者骆无泉。

    而超级黑马竹影,巫元,则是自称来自西域。

    单是西域人族,就是五位年轻魁首级的战力。

    此外,还有西翎简月玑,自称是师承西域一个神秘刀宗。

    北域人族,青曦宗封曦落,北寒门北澜一,碧灵阁炼雪竹,皆展现了年轻魁首级的可怕实力。

    妖族方面,天蛇公主,蓝焰妖狮,角天,火妖赤疯贤,皆是无比可怕。

    还有鬼族的利煞,鬼龙鹤,骨族的弓刺,骨罗。

    另外,还有魔蛟城的杀破海,诡剑,魔蛟城主大弟子。

    这一届年轻魁首级的数量,竟是达到二十名,这个数字让无数强者惊呼,这种情况太罕见了。

    此时,许多人才明白,为何这一届之战如此特殊,竟是两域合一。实是因为,这一届的绝世奇才太多,或许连祖脉也想观看,这么多年轻魁首齐聚一堂,一较高下的惊世之战。

    “二十名年轻魁首级的奇才,上一次千年之战前夕,也没有这么多绝世奇才涌现吧?”一座山峰看台上,源刀尊轻语。

    旁边,千云寺一位年迈头陀身躯微震,微微颔首,他经历过千年之前的那一届交锋。他伸出双手示意,这是那一届两域排位战,年轻魁首加起来的数量。

    “山雨欲来么……”年迈头陀低语,布满皱纹的脸庞看不出神情。

    轰隆!

    内城上空,忽然爆起巨响,如巨雷轰鸣,城中四处冲起一股股地气,不断汇聚,竟是越来越浓烈,渐渐化为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