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百七十九章 甘霖神露
    片刻,地气凝实,化为一头巨兽,似龙非龙,微微震动,浩荡地气化雨,覆盖了整个内城。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清香,似檀如麝,其味甘甜,回味无穷。

    地气化甘霖!

    外城的各个山峰看台,一阵阵惊呼声响起,历届排位战中,只有寥寥几次,出现过这样的奇景。

    地气所化的甘霖,比之浓缩的地液,其效用强上百倍,堪比的神酿,并且,更容易炼化吸收,效果也没有那么猛烈。

    这种甘霖,每一滴都能炼制一枚地级下阶的神丹,并且,乃是最精纯的地气所化,没有任何杂质,吞服之后没有任何副作用。

    若是到外界,拇指大小的一瓶甘霖,都能卖上天价,会成为半年前,北寒圣城拍卖会上压轴的宝物之一。

    可是现在,外城的无数强者只能干看着,无比眼热,却是无法进入内城,享有这样一场天大的造化。

    哗啦啦……

    漫天甘霖闪烁光芒,笼罩着整座内城,此时从外城看去,整片内城都在绽放光华。

    事实也确是如此,内城的街道,房屋,墙壁都流转光华,溢出无穷无尽的地气,涌向内城的一群年轻强者。

    呼呼呼……,漫天甘霖将这群年轻天才湮没,无比纯净的地气渗入体内,与自身力量迅速融合,让这些年轻强者的力量迅速恢复,并巩固其武基。

    这实是惊世的造化,对于武者来说,千载难逢,足以让任何一个普通武者,一瞬间成为天才。

    不过,每一个年轻天才吸收的甘霖数量,则是各有不同,大部分年轻武者身体产生漩涡,疯狂吸收着漫天甘霖。

    这些漩涡的直径各有差异,不过,相差皆在一丈之内,大部分年轻武者形成的漩涡直径,皆在三丈到五丈之间。

    而左熙天、单烈杰、江鹏京则不同,三人身周形成的漩涡直径,则是超出十丈,相当惊人。

    由此可见,这三人潜力极大,未来的武途能走得很远。

    至于年轻魁首们,则是各有不同,但是,声势皆是无比惊人。比如杀破海,则是身躯膨胀一倍,身泛暗金虎纹,张大嘴巴,如鲸吸一样,疯狂吸收着漫天甘霖。

    在杀破海头顶,一个直径数十丈的漩涡形成,将周围的甘霖全部吞噬过去。

    其他年轻魁首级的天才,则情况大同小异,皆是占据百丈范围的区域,疯狂吸收着地气甘霖。

    片刻,就有一些年轻天才已经吸收到极限,无法在吸收这种甘霖。这说明他们的潜力有限,将来即使会有精进,武道成就也难以达到巅峰。

    他们很不甘心,这样的机缘怎能就分这么一点,而后,就有人想出法子,偷偷取出容器,想要盛装一些甘霖带走。

    这是罕世的神物,就算自己无法再吸收,留给亲人,师门,或是将来的后代,都是传世之宝。

    可是,奇怪的则是,容器根本无法盛装甘霖,一旦装了进去,就化为地气溢出,消散无踪。

    这奇异的情况,让这些年轻天才们很沮丧,这样的惊世之物无法相拥更多,又无法带走,实是莫大的遗憾。

    “好舒服!这种感觉,比在冰焱峰后山泡神泉,还要舒适十倍。”

    秦墨闭着眼眸,身躯产生一股吸力,疯狂吸收着甘霖中的纯净地气,开启第七层的斗战圣体如饥渴的巨兽,吸收甘霖的量无比惊人。

    此时此刻,秦墨身躯每一个寸部位都在发光,不仅是身体表面,连他的筋骨、经脉,内脏,身体的四肢百骸都在发光,宛如一个发光体,身形却是渐渐模糊起来。

    漫天甘霖涌过,却是如灌入一口泉眼,没有一滴漏到外面,全部灌入秦墨体内。

    纯净地气与真焰相合,甚至融入他的剑魂之中,不断滋养全身,淬炼体内的杂质。

    这个时候,秦墨才明白过来,为何上一届参加排位战的天才们,之后的修炼速度丝毫不慢,反而越来越快。

    上一届,或许没有地气化甘霖,但是,一定有其他的造化,使得那些天才的武基更加雄厚,很容易在数年内厚积薄发,一举冲上更高的境界。

    “吸,吸,吸……,给本狐大人拼命的吸!”

    灯座空间中,银澄狂笑不已,它骨龄超过二十四岁,无法吸收这种甘霖神液,但是,正在转化的,则是能够吸收。

    呼呼呼……,一股股甘霖涌入灯座空间,形成一片雨云,悬于半空,飘落丝丝细雨,如春雨润物一样,不断渗入转化的中。

    并且,栽种在神土上的七情宝树,也在疯狂吸收甘霖,其吸收的量,丝毫不比秦墨少多少。

    狐狸在那里手舞足蹈,一旦转化完成,变成一处修炼圣地,它还不是能享受到?一想到这里,它就无比得意,没有参加之战,却能享受这种惊世机缘的,它也算是古往今来的第一特例了。

    空间的角落里,高矮子、冬东咚,还有黑棍三个并排沉睡,忽然,一直沉眠的高矮子动弹了一下,他的身体表面,生出一层层鳞甲,流转神异光泽。

    这种光泽,即使是天级神兵,也没有这样夺目。

    不过,这层层鳞甲上面,每一片鳞甲都有一道裂痕,仿佛是被重物砍出来的一样。

    这些鳞甲不断流转光华,吸收丝丝缕缕的甘霖,其上的裂痕正在淡化。

    “嗯?!”

    狐狸忽有所觉,转头望去,却是看到高矮子躺在那里沉睡,并无异状,只是翻了一个身。

    “这个矬子,还真是能睡!”银澄低声咒骂了一句。

    ……

    内城的这场甘霖,持续了数个时辰,待到结束之时,整个内城焕然一新,四处都在喷薄光华,流转着浩荡气息。

    这样的内城,才称得上跃龙之城,诸多绝世天才齐聚,一跃成龙!

    此时,这片天空光辉沸腾,分不出白昼还是黑夜,这座巨城的广袤区域,似是与外界隔开,形成一方独立的广阔空间。

    不过,在外城观战的无数强者们,则是无暇欣赏这种奇景,他们神情肃穆,知晓本届排位战,真正到了*时刻。

    “沐浴甘霖之后,每一个选手的状态,都应该达到巅峰,甚至可能在这短时间内突破。现在,要先决出前十强才行。”

    “太残酷了!二十名年轻魁首级的天才,竟要从中决出十个更强者,若是放到往届,每一个都可能问鼎冠首。”

    “没办法,群英齐聚,虽是璀璨,也是残酷。不过,谁若能问鼎冠首,很可能在二十年之内,就成为两大域的盖世强者。”

    观战的无数强者都在议论,即将开始的对决,即使是武尊级强者也非常关注。

    毫无疑问,本届的五甲,若是未来不陨落,很可能成为武尊级的存在。

    谁若能夺得冠首,则未来极可能踏破武尊,跻身武主的绝巅!

    内城上空,一座巨大擂台逐渐成形,同时,半空中浮现光幕,一行字体由模糊至清晰,正在缓缓浮现。

    见此情景,观战的人群心都悬起,接下来的这轮交锋,其胜者都会跻身前十。

    先不说冠首之争,仅是前十的位置,就足以名动两大域,即便此前籍籍无名,也能立刻震动世间。

    “第一战,可千万别是同族天才的内斗啊!”

    一瞬间,一个相似的念头,在观战的无数强者心中跳出,若是同族相斗,那根本就是一个悲剧。

    这一刻,即使最不相信运气的武者,此刻也心中期盼,千万别是同一大族的天才相遇。

    内城中,一双双目光也在仰望天空,关注第一战的两个强者的名字。

    此时,巫元、左熙天等人赶来,与秦墨汇合,他们沐浴甘霖之后,气息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此外,简月玑也是来到,她与左熙天都算是西城中人,自是聚在一起。

    与秦墨相见,简月玑心惊不已,那夜在石桥,这年轻剑手给她的感觉,就是深不可测,有种隐晦的强大压迫感。

    现在,却是再感觉不到了,显然,这年轻剑手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又增进了许多。

    并且,隐约间,从秦墨身上,简月玑总有种熟悉的气息。

    “这第一战,不会又是我吧?”秦墨垂手而立,吸收海量甘霖之后,他的气质发生微妙变化,有些空寂,即使站在那里,也似不存在一样。

    巫元、杀破海纷纷表示,秦墨第一战是无所谓,但是,对手不要是他们就可以。他们之间的战斗,还是到十强战在展开,那就最好不过了。

    “若是你我相遇,你会留情吗?”

    天蛇公主不知何时来到,轻笑问询,虽是戴着面罩,看不到她的笑颜,但是,仅听其魅惑的声音,就让人骨头酥了半边。

    秦墨却是知道,这女子的容颜是何等倾城倾国,此刻的笑颜若是呈现在人前,恐怕只要是男性,战力都会削弱三成以上。

    “之前我就说了,不会生死相搏。”秦墨依然这般回应。

    “你呀,还是这般小气……”天蛇公主轻语。

    旁边,巫元、左熙天一个劲的干瞪眼,若是换成他们,肯定会拍着胸膛保证,一定会手下留情,就算输了也没什么。输了战斗,赢了绝世美人心,这是很值的。

    “第一战,简月玑对骨罗。”

    半空中,当那一列字体清晰呈现,让无数强者不由一呆,却是都感到相当怪异。

    第一战的两名强者,正是在此前数轮的交锋中,展露了极锐的锋芒,却未动用真正力量的两个选手。

    秦墨则是一惊,看向简月玑,他嘴唇微动,欲言又止,而后还是开口:“小心,这个对手非常不一般,你不要大意。”

    简月玑一怔,点了点头,她虽然心高气傲,但是,这年轻剑手所说的话语,却是莫名能够听进去。

    ………………………………………………

    (今天就一更。欠章明天补上。挚友来访,陪着出去转了转,更得晚了,抱歉!章节末尾,实是不便说太多,明天一定会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