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十八章 兽化武者
    吼!

    开启兽化的彭翔彬,双臂一展,身形一晃,已是消失在原地,速度比之前犹快上三成,已经远远超出武师六段的速度,接近八段武师的层次。

    若非秦墨拥有“耳闻如视”,当真无法跟上这样的疾速。

    轰!

    身侧,一只巨掌呼得扫至,笼罩了秦墨半边身躯,这一记【覆地大擒拿】比之刚才,威力则足足提升了五成。

    “小子,滚!”彭翔彬身影闪出,目光凶狠,他要给秦墨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让这黑发少年以后见到他,永远都恐惧之中。

    此时,秦墨眉头微皱,心中泛起一丝怒意,若是彭翔彬一人找他麻烦,那也就算了,拥有前世数十年的经历,他还犯不着和一个少年太过计较。

    可是,远处观战的四人,却是看戏一样,似是笃定这人熊少年能击败他,重新获得内门候补弟子的资格。

    你们以为……,我秦墨不计较,就是好欺负么?

    刹那间,秦墨目绽冷芒,气沉丹田,脊柱如弹簧一样,一缩一弹,猛地爆发力量,双臂顺势笔直贯出,一霎那打爆了空气。

    只见秦墨一双拳头,贯入彭翔彬蒲扇般的巨掌之中,就如同自投罗网的两只飞雀。

    轰隆!

    地面一阵颤抖,秦墨、彭翔彬再次暴退,两人相继后退数步,方才止住身形。

    “这……,不可能!?”彭翔彬双目圆睁,为了一招败敌,他直接开启兽化,各方面的实力瞬间爆增三成,竟依然与这瘦弱的小子平分秋色。

    秦墨暗中思忖,看来凭借斗战圣体,再加上四旋银丸的力量,我足以和拥有兽化血脉,乙等上品资质的天才抗衡。

    “哼!开启第二层的斗战圣体,果然有几分蛮力,可以和兽化武者的身体相抗衡。臭小子,用剑魂之力快点解决战斗吧,本狐大人困了。”银澄的传音响起,声音有些百无聊赖。

    这只狐狸,是看不到我出糗,所以无聊了吧。

    秦墨暗自摇头,眼眸中冷芒更甚,身形一动,踏着【离箭步】,径直冲了上去,率先发动攻势。

    砰砰砰……

    场中两人又战在一处,秦墨以指代剑,全力施展【风闪绝影剑】,一道道剑指横空,与彭翔彬铁蒲扇般的手掌不断碰撞。

    这是秦墨生平第一次,与乙等资质以上的天才交战,自是想验证一下,突破斗战圣体第二层后,自身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与西翎战城外,千宗之一的外门顶尖弟子,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对面,彭翔彬则是越战越心惊,据他所知,秦墨的修为是武师四段巅峰,资质、身体强度皆不如他,凭什么能和自己战成均势?

    顿时,彭翔彬胸中腾起一团怒火,深觉与秦墨打得难分难解,实是丢脸至极的事情。猛地大喝一声,双掌从左右拍出,施展【覆地大擒拿】的杀招。

    【覆地翻山】!

    这种【覆地大擒拿】的掌技,乃是千元宗传授给外门种子弟子的一种灵级上阶武学,其杀招威力之大,已是无限接近玄级下阶的武学。

    相形之下,【风闪绝影剑】毫不逊色,亦是极为接近玄级下阶的剑技,但是,秦墨却是手中无剑,仅凭剑指迎敌,威力终是逊色了许多。

    随着一声爆鸣,秦墨四周产生一种强烈的吸力,将脚下的地面,也是吸得凸了起来,拉扯着他的身躯,让其难以动弹。

    这一刻,秦墨却是闭上眼睛,全力展开“耳闻如视”,捕捉【覆地翻山】这一记杀招中的薄弱环节。

    咝……

    深吸口气,秦墨忽觉周围安静下来,轻柔的晚风拂过身体,仿佛一丝丝融入到他的骨子里,随即双臂抬起,食指中指并拢,以指代剑,骤然刺出。

    那一瞬,那剑指之上,竟是绽放银辉,四道气旋交相萦绕,如同是月夜的银辉,清冷夺目。

    【风闪绝影剑】——十连刺!

    双臂挥动,各刺出五道剑指,刺入左右袭来的铁蒲扇般巨掌之中,看似各自只有五道剑指,实则是明暗双击,精准刺在掌心。

    噗……

    两只巨掌洞穿,鲜血飞溅而起,彭翔彬惨呼不已,捂着手掌,连连后退,他身上的兽化迅速褪去,恢复成原来的模样。

    “躺下吧。”

    秦墨身形窜出,飞起一脚,踹在彭翔彬胸膛,后者如炮弹般飞起,撞断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在地上又翻滚了数十圈,虚弱的躺在地上,再难动弹分毫。

    不远处,坐在乌篷船头的两名双胞胎少女,此时则是瞪大美眸,秦墨刚才那一轮剑指攻势,她们瞧得清楚分明。

    “四段武师境界,四旋银丸,身体强度堪比兽化武者,这个小子好厉害!”胸脯略小的妹妹低声呢喃。

    “乙等中上品的资质,能达到这样的程度,确实很难得。不过,也就是这种程度。”双峰饱满的姐姐淡淡开口,做出评价。

    “弟弟!”

    嗖得一声,那雄伟少年已然出现,扶起彭翔彬,检查其伤势,霍然抬头咆哮,“我弟弟的手!你这垃圾,竟敢重伤我弟弟,立刻自废双臂,否则,别想站着离开这里。”

    “哦?自废双臂?”

    秦墨笑了笑,嘴角翘起,勾勒一抹冷峭的弧度,他遵循祖训进入千元宗,本是不想惹事,只想默默修炼,不断变强,却是想不到,入宗的第一个晚上,就遇到这么多麻烦事。

    既然如此,就一次解决麻烦,以后也能省心。

    “好,大干一场,我赞成!臭小子,就该这样嘛,好歹你将来也要成为本狐大人的跟班,甚至可能荣升为本狐大人的人宠,怎能容忍这两个垃圾的挑衅,替本狐大人撂翻他们!”银澄的传音恶狠狠的响起。

    “……”听到这头狐狸这样吼,秦墨顿时有些没战意了。

    正在这时——

    四周霍然一静,树林中的夜鸟啼鸣,虫儿轻叫,也是一瞬间安静下来,周围弥漫一股宁静的意味。

    秦墨眼前一花,一位光头少年站在不远处,白衣赤足,站在一根蔓草之上,身形随草而动,仿佛一根羽毛般,随时可能随风而去。

    好快!

    以秦墨敏锐的六识,竟只捕捉到一丝影子,跟不上这光头少年移动的速度。

    站在蔓草上,这位光头少年依然闭着双眸,开口道:“锐彬师弟,你弟弟既然输了,技不如人,便不要纠缠,耽搁雾湖选峰的时间。”

    平静的话语,蕴含着一种直入人心的力量,让人忍不住想要遵从。

    那雄伟少年双目喷火,却是对这光头少年极是畏惧,抱着彭翔彬的身躯,丢下一句:“姓秦的小子,咱们走着瞧!”随即飞身而起,窜入岸边一艘乌篷船里,随波而去,消失在雾气弥漫的湖泊深处。

    不远处,坐在乌篷船头的两位少女,也是站起身来,齐声道:“衍宗师兄,既然内门候补弟子第十名确定,我们也要离开选峰了。”

    两女分别窜入一艘乌篷船中,驱船离去。

    此时,岸边,只有秦墨和白衣光头少年,以及停靠在湖岸的两艘乌篷船。

    “这位师弟,我是帝衍宗,现在暂居内门候补弟子第一,负责此次雾湖选峰之事。刚才的事情,还望墨师弟不要见怪。”

    紧跟着,帝衍宗开始述说事情的经过,此次内门候补弟子的名单确定后,由他负责后续的雾湖选峰仪式。可是,就在仪式开始前,突然接到井掌院的命令,要将第十名的彭翔彬,替换成新进门人秦墨。

    这样的命令,不仅彭翔彬接受不了,其他内门候补弟子也接受不了,尤其得知,秦墨还是由董航带进来的。

    “董航师叔,对于宗门发展的贡献,居功至伟。可是,他将自己的外甥塞进内门,却成了‘宗门三废’之一。”

    “我们都不希望,董航师叔再弄来一个内门弟子,将‘宗门三废’填补成‘宗门四废’。所以,我们其他九人,集体有了这样的商定。”

    “墨师弟战胜翔彬师弟,以实力证明自己,那便是我们错了。我代表其他人,向你道歉。”

    说到此处,帝衍宗躬身行礼,一言一行,充满了飘渺出尘的气度,让人难以生出一丝恶感。

    董航师叔的外甥,宗门三废之一……

    秦墨一脸黑线,暗中苦笑不已,难怪刚才那几人,对他如此敌视。归根到底,原因出在董航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