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紫玉凝真功
    清晨,冰焱峰半山腰的一片树林中。

    一棵大树的树梢上,秦墨盘膝而坐,正在运转真气修炼,他的双肩、头发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冰霜。

    此时,他身上的衣着,已经焕然一新,换上了千元宗内门候补弟子的专用服饰,蓝白相间的劲装,在朝阳照射下,泛起一丝丝光泽。

    随着真气流转,他身体不断升腾热气,将这层冰霜融化,但是很快的,又有一层冰霜重新凝结。

    良久,秦墨头发中升腾热气,身躯猛地一震,将身上的冰霜尽皆震散,在朝阳的映照之下,这些冰屑折射一道道棱彩。

    呼……

    一道白气笔直吐出,喷至十数米之外,秦墨睁开双眼,摇头苦笑,在冰焱峰修炼半夜,还比不上在其他地方,修炼一个时辰的进度。

    这种情况,也是秦墨在极阳之地,以【火蚕玄沙】淬体后,身体蕴含一丝焰气,才能忍受冰焱峰中,寒中带炽的寒气。而这种寒气中蕴含的鬼煞之力,则是无法撼动他体内的剑魂之力。

    所以,他才能在冰焱峰,比较正常的进行修炼。若是换成其他武者,别说是修炼,连抵御这种寒气都成问题。

    一想到要在冰焱峰,待满足足两个月,秦墨脸色就有些发黑,在实在是一段煎熬的过程。

    咔嚓、咔嚓……

    正在这时,树下传来阵阵脆响,只见一头狐狸趴在地上,正啃着两根玉米,发出咯嘣脆的声响,仿佛是在咀嚼一块块碎冰。

    这两根玉米,就是昨夜阮峰主拿来的食物。

    秦墨硬着头皮,将两根玉米啃完,而银澄则啃了一个晚上,若不是肚子太饿,它早将这两根玉米踢飞了。

    冰焱峰环境恶劣,不仅野兽稀少,并且,植物也很难生存,只有一片奇怪的玉米田存在,乃是阮峰主平时充饥的食物。不过,这种玉米即使煮熟之后,亦是如同碎石屑般坚硬,昨晚看到两碗玉米,银澄几乎要仰天悲啸,来发泄它愤懑的心情。

    按照阮峰主的话来说,他当初铸成大错,在冰焱峰居住,也算是一种赎罪。

    “该死的冰焱峰,该死的玉米,太难吃了,阿呸,简直难以下咽……”银澄使劲嚼着玉米粒,一个劲诅咒着,“该死的千元宗宗主,下达这样****的命令,等本狐大人实力尽复,一定让你寝食难安!”

    这时,察觉到秦墨已经结束修炼,银澄抬头,嚷嚷道:“喂,小子。这两个月,咱们干脆到西翎城中,大吃大喝两个月吧,或者,干脆直接离开千元宗,本狐大人想办法,将你引入一个六品宗门,如何?”

    你这头狐狸所说的话,就没有一句靠谱的。

    秦墨腹诽不已,道:“离开千元宗的提议,不要再提。等过两天,我熟悉一下冰焱峰的环境,寻找到一处比较适合修炼的地方,便带你到宗门坊市大吃一顿。或者买点食材,做给你吃。”

    听到秦墨这样说,银澄立时兴奋起来,嗖得一声,窜得无影无踪,以心念传音道:“何必等两天,我去帮你熟悉冰焱峰的地形,你先将姓阮的给你的秘籍,仔细熟悉一下吧……”

    这头狐狸,真是……

    秦墨不禁摇头,从灰色百宝囊中,取出一本秘籍,一把黑不溜秋的长剑。

    这本秘籍名为《紫玉凝真功》,是一门灵级上阶的功法,乃是阮峰主曾经得到的一本秘籍。

    对于曾经的五品宗门来说,千元宗的底蕴还是相当雄厚的,门下弟子得到的玄级以下宝物,与宗门进行兑换,也是得不到多少奖励,还不如自己留下来。

    至于这把黑不溜秋的长剑,与其说是剑,不如说是未成形的剑胚。不过,这把黑色剑胚极为沉重,以秦墨如今的臂力,依然感到一丝吃力,也不知是什么材质铸造,亦不知完全铸成开锋后,会是怎样品阶的一把宝剑。

    按照阮峰主的话来说,当初他修炼那门功法失败,意识恢复过来后,身边只剩下这两件东西。他与秦墨甚是投缘,便将这两件东西赠送,也不致让秦墨此行冰焱峰,空手而归。

    “紫玉凝真功,灵级上阶,乃是传自大陆南部的一部拓脉固气的功法。修成之后,能使武者的经脉拓展,真气压缩,乃是巩固武基的绝佳武学。”

    这种紫玉凝真功,共分为三层:

    第一层:气动扩脉;第二层:脉如紫玉;第三层:凝真如刚。

    若能将这门功法修至大成,秦墨的实力至少精进四成,毕竟,功法、武技、身法,三者缺一不可,这门紫玉凝真功正是秦墨现在需要的。

    “紫玉凝真功虽好,但是,在这座冰焱峰修炼两月,恐怕进境甚微啊!”秦墨眉头微皱,旋即抛开烦恼,既来之则安之。

    况且,这一趟冰焱峰也没白来,灵级上阶的功法,即使在六品宗门,也不会随随便便授予门下弟子。

    正在翻阅《紫玉凝真功》时,脑海中响起银澄虚弱的声音:“臭小子,快来,我这边有点麻烦……”

    “银澄阁下,怎么回事?”秦墨吓了一跳,“你遇到危险了?”

    “别废话,你小子快过来,本狐大人在寒潭附近,快点过来……”妖狐的声音逐渐微弱,渐渐消失。

    这头狐狸不是去探路么?怎么跑到寒潭那里去了,它应该很清楚身上有寒毒,不应靠近寒潭附近。

    身形一动,秦墨已从树梢掠起,朝着冰焱峰寒潭的方向而去,一路之上,他做好万全的准备,防备意外的发生。

    经过这些天的治疗,银澄身上的【暗冰之烙】,已经暂时压制住,这头妖狐真动起手来,实力堪比大武师的高手,并且六识惊人,碰到危险情况,应该能够第一时间避开才对。

    脑海中存着这样的疑惑,秦墨已经渐渐接近寒潭的位置,四周的树木、地面布满冰霜,有些岩石甚至已经冻裂,惊人的冻气侵袭着全身,令真气的运转也滞涩起来。

    “好可怕的寒气!难怪冰焱峰如此寒冷,若非我身具斗战圣体,恐怕在寒潭附近,待不到半个时辰,就会被冻成一具人干。”

    奔行之中,秦墨吞了一粒驱寒的丹药,含在嘴里,片刻后,视野霍然一亮,一处幽蓝的深潭出现眼前,一缕缕寒气升腾起来,仿佛连空气都能冻结。

    深潭四周,一根根巨大的冰棱竖立,犹如一根根晶莹的柱子,纵横交错,构建成一处危险的寒冰区域。

    “你这狐狸,这是……”

    目光一转,秦墨看到不远处的潭边,银澄趴在地上,已经昏迷过去,它的毛皮结着一层冰霜,一只前爪正在流血。而在这头妖狐前方的地面上,则躺着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只有拳头大小,毛皮呈金黄色,大大尾巴上的毛如同金针,一根根竖起,散发着锐利的光芒。

    赶上前,秦墨连忙取出【子午流注针】,在银澄身上刺了几针,一缕缕温热的力量注入体内,顷刻间,融化了妖狐身上的冰霜。

    随即,银澄狠狠打了两个喷嚏,醒转过来,立时嚷嚷道:“本狐大人受不了了,你这小子就不能快点提升实力,达到先天之境啊!本狐大人再也受不了这该死的寒毒了……”

    “银澄阁下,我修为的提升并不慢吧。”秦墨无奈撇嘴。

    这时,银澄完全清醒过来,修长双眸圆睁,瞪着地上那只毛茸茸的东西,低吼道:“这头该死的【钢尾松鼠】,竟敢趁着本狐大人冻伤时,用那该死的尾巴刺伤我,不可饶恕。小子,把这该死的家伙做成烤松鼠串,本狐大人要将它咬得碎尸万段!”

    看了看地上那头昏迷的【钢尾松鼠】,又瞧了瞧这头狐狸受伤的前爪,秦墨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银澄阁下,你不会是为了追这头【钢尾松鼠】,想把它烤来吃,所以才跑到了寒潭附近,导致寒毒发作,然后又被扎伤了手吧?”秦墨不禁撇嘴,他几乎确定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闻言,银澄顿时如同噎着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下一刻,它全身毛发炸了一般,根根竖直,恼羞成怒的咆哮道:“本狐大人乃是妖族中无比尊贵的存在,可能拿这样一头普通的野兽,来当食物么?你将尊贵的我当成什么,一个低等的妖族么?可笑……”

    “我是在探查冰焱峰地形时,发现了这处寒潭的秘密,在这里逗留过久,导致寒毒发作,你小子不懂得感激,竟还说风凉话?哼,你别想我将这秘密告诉你……”

    正说着,银澄便看到,秦墨走到那头【钢尾松鼠】面前,蹲下来检查那小东西的情况,根本没有理睬它所说的话。

    顿时,这头妖狐说不下去了,眼珠狡黠的滴溜溜一转,清了清嗓子,道:“算了,反正帮你迅速提升修为,也是在帮我自己。本狐大人就将这秘密告诉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