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潭底怪石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726.html
    正午,阳光照射在寒潭上空,却是驱散不了任何温度,整个寒潭无比森冷,便连飞鸟也不敢在上空掠过。

    远处,一块岩石上,银澄趴在那里,正瞪着旁边的【钢尾松鼠】。后者已经醒转过来,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并非是畏惧寒潭周边的森冷,而是畏惧七尾妖狐的威严。

    妖狐一族,本就是妖族的上位种族,更何况是生有七尾的妖狐,对于一般野兽的压迫力,便如同帝王之于平民。

    此时,这头【钢尾松鼠】在发抖时,小眼珠、四只爪心都呈现焦黄之色,散发着丝丝的热气。

    “哼!眼珠、爪心焦黄,这是热毒攻心之兆,你这头低等生物也活不了多久了。本狐大人懒得和你一般计较。”

    趴在岩石上,这头妖狐打着哈欠,百无聊赖,正在这时,耳边传来秦墨的心念传音:“银澄阁下,我快到潭底了,地焱焰孔的位置,具体在哪里?”

    闻言,银澄立时爬起来,欣喜道:“小子,你别急,我这就将位置告诉你。”

    ……

    哗啦……

    寒潭深处,秦墨不断下潜,他身周环绕着两缕青焰,将四周冰冷彻骨的潭水分开,不受可怕寒气的侵袭,并且,还能自由呼吸。

    在这两缕青焰的环绕之下,他身上的衣物,都没有潮湿多少。

    “青焰琉璃火,不愧是妖族王火,不仅能幻化万物,还有分水防护的作用。可惜,那头狐狸受伤太重,凝结的这两缕青焰,力量有些不够。”

    随着身体的下沉,秦墨渐渐感到一股极强的水压,以及,丝丝缕缕的森寒气息。显然,在靠近潭底的位置,是这两缕青焰保护的极限。

    砰!

    秦墨运转真气,在身周撑开一个防护罩,顿觉压力陡轻,那股寒气也减弱不少。

    按照银澄所说的位置,秦墨在潭底游动,朝着那个方位而去。

    这处寒潭之中,便连水草都没有,潭底光溜溜的一片,没有任何可怕生物的踪迹。秦墨想想也是,这处寒潭中若有可怕的怪物,早被千元宗的强者斩杀,哪里还会存活到现在。

    “咦!地焱焰孔的位置,就是这里么……”

    身形一定,秦墨悬浮在潭底,看着前方一块椭圆形的岩石,正是银澄所说的,那个焰孔的方位。

    那块椭圆形岩石,直径两米左右,色泽泛蓝,看起来就是冰焱峰上,一块普普通通的岩石。

    “银澄阁下,是这里么?”秦墨以心念传音,再次确认。

    “没错,就是这里,那里只堵着一块岩石?太好了,快将石头打碎,将【地焱玄冰玉】取出来给本狐大人我。”银澄的声音有些颤抖,它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得到那块至宝。

    潭底,秦墨确认没错,便不再迟疑,手腕一振,食指、中指并拢,一指点出。

    嗡……,以指代剑,施展【风闪绝影剑】,一道指劲激射而出。

    这一指中,秦墨注入了一道剑气,务求一击碎石。

    下一刻,这道指劲在即将命中目标时,忽然发生了偏转,竟是在岩石上方掠过,于水中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

    “这……,歪了!?”

    秦墨睁大眼睛,惊疑不定,他如今的指劲,即使距离千步之外,亦能准确命中目标,怎么会歪了?

    随即,他运转真气,凝神静气,连续射出七道指劲,有直线,有弧形……,从七个不同的方位,袭向前方的那块岩石。

    嗡嗡嗡……

    潭底水波涌动,七道指痕清晰呈现,却是一一贴着岩石划过,激射向七个不同方向。

    又歪了?七道指劲全歪了?

    一时间,秦墨已经意识到古怪,略一沉吟,将那枚剑胚取出,屏息静气,手引剑诀。

    下一刻,他体内真气疯狂涌动,踩踏着【离箭步】,双腿分开水波,飞窜而出,手腕连振,刷刷刷……,顷刻间挥出十四剑,每一剑皆是明暗双击。

    一霎那,四周水波翻腾,在水中,能够清晰看到二十八道剑痕的轨迹,从四面八方乍起,疾射向前方的那块岩石。

    哗哗哗……

    水波涌动,秦墨握剑的手,只觉一滑一松,便贴着这块石头滑过,竟是一剑也没有命中岩石。

    随即,秦墨毫不停留,四肢连划,朝着水面游去,他不敢再逗留。因为环绕身周的两缕青焰,已经极其微弱,即将熄灭,若是再多待片刻,他就会被冻成冰棍,葬身于此。

    片刻,秦墨窜出寒潭,将潭底所发生的事情,悉数告诉银澄。

    一时间,这头妖狐也是苦恼起来,弄不明白那块石头,为何那般古怪,竟能偏转秦墨的攻势。

    要知道,秦墨虽是武师修为,但是,他体内凝练一缕剑魂,能够催发剑气。以此来施展剑技,虽然威力并不如何强大,但是,即使是先天武者的护体真气,亦能被剑气所穿透。

    正在银澄陷入苦思时,秦墨也发现一件不妙的事情,在寒潭底下逗留片刻,不知不觉中,他体内竟渗入一丝寒气,不禁暗呼,这处寒潭果然可怕。

    想要将这一丝寒气逼出,可是要耗费一番手脚的,目光一转,秦墨看到那头【钢尾松鼠】,心中不由一动。

    良久,当银澄从沉思中清醒,发现秦墨刚给【钢尾松鼠】,施行完一套“子午流注刺法”,不禁是暴跳如雷,这个人族小子竟然耗费真气,给一头低等野兽施针,简直是不将它放在眼里。

    对此,秦墨则是解释,他在寒潭底,受到一丝寒气侵袭,正好给这头松鼠治疗,顺便将寒气注入它身体之中,中和【钢尾松鼠】体内的热毒。

    一套“子午流注刺法”施展完毕,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这头小松鼠热毒的症状大为缓解,直立起身体,两只前爪并拢,连给秦墨鞠躬,似是感谢救命之恩,极具灵性。

    “倒是聪明的小家伙。”揉捏小松鼠的小脑袋,秦墨露出笑容。

    瞧着一人一松鼠融洽的场面,银澄心中别提多郁闷了,折腾了半天,竟让一头小松鼠缓解了热毒,而它体内的寒毒,却如跗骨之蛆,简直是一种讽刺。

    猛然间,银澄眼睛一亮,嚷嚷道:“有了,关于那块怪石的来历,可以询问姓阮的,他在冰焱峰呆了这么多年,说不定知道些来历。”

    秦墨一怔,也是点了点头。

    ……

    半山腰的木屋中。

    木桌上,阮峰主又端来两碗食物,依旧是两根硬如石子的玉米,看的秦墨、银澄一阵牙疼。

    “偏转攻击的怪石?我在宗门这么多年,从没见过这样的石头,也从没听说过……”

    阮意歌的回答,让秦墨、银澄很失望,本以为从阮峰主这里,能够探听到一些线索呢。

    略一沉吟,秦墨有些不死心,将那块怪石的外形,仔细形容了一遍,阮峰主依旧摇头,表示对这种怪石一无所知。

    忽然,阮峰主微微皱眉,道:“我倒是想起宗门的一件秘辛,秦墨,你说那怪石能偏转攻击,是怎么偏转的?”

    “怎么偏转的,当时是这样……”

    秦墨回忆在潭底的经历,手指点出,随意一划,一道奇异的气劲透指而出,击中面前碗里的一根玉米。

    砰得一声,那根玉米的玉米粒尽数弹出,落在桌面上,竟是排列成一个整齐的圆圈。

    “这……”

    秦墨看着桌面,又瞧了瞧自己的手指,连忙继续尝试,却是再也施展不出那样的气劲。

    这是怎么回事?!

    正惊疑时,阮峰主却是释然一笑:“果然如此,我大概明白那块石头的底细了……”

    ……………………………………………………

    (说一个比较重要的事情,本书快要上架了。

    现在一本书的新书期,大约是两个月,本书是十月底上传,现在怎么也到了。不过,前两天和编辑商量了一下,将上架延迟在一月,若无意外是元旦,一来感谢诸位的支持,二来也是新年新气象,讨一个彩头。

    希望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能够支持一下,有能力的订阅一下,手头拮据的也不强求。

    至于那些打赏的豪们,请收下我的膝盖……。

    其实真正喜欢这本书的,能来投一投推荐票,发一发评论,我也很开心了。具体上架时间,我到时会通知,拱手拜谢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