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至尊剑皇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三章 踩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2/7261596.html
    咚!

    秦墨一脚踏出,整个擂台似乎动弹了一下,瞬息之间,内城中地气狂涌,受到一股磅礴力量的吸引,朝着擂台下方而去。

    一道瑞彩四射的光柱冲起,直径足有数十丈,将秦墨的身影笼罩,同时,也将北澜一漫天的身影冲散。

    哗啦啦……,擂台四周,一块块巨大冰层碎裂,这种冰层很特殊,竟是宛如透明,与四周的景物融为一体。

    每一块碎冰中,皆蕴含着极强的寒气,每一股寒气都能冻死一名逆命境巅峰的强者。

    然而,在瑞彩光柱面前,这种寒气毫无作用,被冲击的七零八落。

    “啊……”

    漫天光辉中,一个身影惨叫着倒飞而出,正是北澜一,他捂着左手,手指扭曲变形,是被瑞光的可怕力量震断的。

    “你……”北澜一神情惊骇莫名,难以置信的看着秦墨,显是认出这种瑞力是何种绝学。

    这个时候,秦墨又迈出一步,脚步落下,一股地气疯狂凝聚,化为一条龙形气浪,朝着北澜一狂袭而去。

    “冰影无形,北寒真功,无迹无踪……”

    北澜一狂吼,接连施展数种绝世武学,身形化为一道道冰晶身影,朝着四面八方飞掠。

    而在同时,他的真身一闪,却是出现在秦墨身后,挥掌拍出,直袭秦墨的背部要害。

    然而,等待北澜一的,则是秦墨随手点出的一指,如浮光掠影的剑光闪过,将北澜一的另一只手洞穿了一个血洞。

    又是一声惨叫,北澜一飞速疾退,他面容狰狞,神情惊惧,仿佛是见了鬼一样。

    “这是祖阵之技-?怎么可能出现在你身上……”北澜一疯狂咆哮,不敢相信。

    秦墨又是一脚踏出,如怒海狂涛的瑞彩沸腾,将整个擂台都笼罩进去,而后,响起阵阵的咔嚓脆响,在擂台的空间中,一个个冰棱镜子碎裂,散落在地上。

    刚才北澜一成千上万的分身,就是由这种冰棱镜子造成的,这并非是北寒门的神器。十有*,就是北澜一在剑武皇朝遗址中,所得到的惊世宝物。

    “这种神物固然不凡,可惜,到了你手中,连一半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转身,秦墨注视着对手,脸上有着淡淡的讥笑,他的面容开始变幻,褪去诡剑的伪装,变成在北寒圣城时,王笑一的面容。

    “王笑一,真的是你……”北澜一失声惊呼。

    此时,外城的各处山峰看台,也是惊呼声一片,不知情的强者们则是震惊,竟有人会伪装了来参加排位战。这种事情,在历届的之战中,都是极其罕有的。

    而参加过北寒圣城拍卖会的诸强,则是神情各异,他们也没有想到,诡剑就是王笑一,那个在圣城拍卖会上,搅动风云,闹得天翻地覆的绝世少年。

    “王笑一!你这孽畜竟敢出现!”

    北寒门一众强者咆哮,当初在北寒圣城郊外,北寒门众多强者陨落,就是此子下得手。

    另一边,青曦宗众强者也是脸色冰冷,杀机四溢,本以为剑武皇朝遗址崩溃时,王笑一也葬身在那里,少了一个未来大敌。却是想不到,这少年竟是伪装了身份,在排位战上一飞冲天,实是一个心腹大患。

    擂台边缘的裁判位上,莫老也是瞪大眼睛,一脸震惊,在北寒圣城,他与这少年算是熟悉的,却是想不到,这少年会出现在此。

    砰的一声,北澜一再次被踹飞,他已将身法运转到极致,几乎与虚空融为一体,却是根本没有作用,面对覆盖整个擂台的,他根本无处遁形。

    “怎么可能!?我怎会败给你这小畜生……”

    北澜一双目赤红,在剑武皇朝遗址中,他败给了秦墨。后来,他总结那次失败的原因,是因为在遗址中获得的绝世身法,需要长时间的闭关参悟,才能真正发挥威力,所以才会失败。

    这一战,他施展了种种手段,将自身实力发挥到极致,但是面对这个少年,却是比半年前败得还要惨,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这样的现实,让北澜一无法接受,他是北寒门的骄子,未来宗门的掌舵者,从修为有成以来,一直所向披靡。想不到今天,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少年完虐,这实是奇耻大辱。

    “你败给我,很奇怪吗?又不是第一次,上一次让你侥幸逃命,这一次,你宗门的师长可是无法插手了……”

    秦墨淡淡冷笑,朝前又迈了三步,每一步踏出,可怕的瑞力就增加一成,如狂飙的海潮一样恐怖。

    这样的威势,才是的真正威力所在。

    这半年来,秦墨并未刻意修炼这门祖阵之技,但是,随着他对力量感悟的日益加深,这门绝世阵技的威力也与日俱增。

    况且,这座巨城中弥漫着精纯的祖脉之气,能将的威力催动至极致。

    第三步踏下!

    轰隆一声,一道瑞彩之龙冲起,将北澜一直接冲飞,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而后,噗通一声,北澜一从半空中跌落,摔了一个狗吃屎,脸上血肉模糊,喷出一口鲜血,满口碎牙随之喷出,想要站起来,却是怎么也无法动弹。

    这一记冲击,撞断了北澜一身上大半的骨头,再无战斗之力。

    此时,秦墨堪堪走近,一脚踏在北澜一的面门上,将其认输的话语踹回了肚子里。

    “想认输?若是换成你,会给对手这样的机会吗?”秦墨微微低头,居高临下,“半年前,在剑武皇朝遗址中,你纠集青曦宗那帮混蛋,阻我上传承光桥,说起来,还真要谢谢你。若是当时,我踏上那条光桥,就没有之后的盖世机缘了。为了答谢你,我就痛快的送你上路吧……”

    “不,不要杀我!”北澜一竭尽全力狂呼,拼命求饶,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远处,传来阵阵咆哮,“王笑一,你若敢动手,北寒门誓要杀你,天涯海角,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北寒门的众多强者齐齐怒吼,他们急红了眼,近百年来,北寒门就出了一个北澜一,堪与年轻一辈的魁首级强者争锋,若是死在这里,这是整个宗门也无法承受的损失。

    内城中,一群年轻天才们早已惊呆了,不仅震惊于秦墨伪装的身份,更震惊于剥去诡剑伪装后,竟是这样的一个稚龄少年,看起来尚未满十八岁。

    这样一个稚龄少年,先杀仰氏明珠,再将北澜一踩得满地爪牙,这也太生猛了点。

    “诡剑兄弟,就是王笑一,我大哥赞不绝口的绝世阵道奇才?”单烈杰瞠目结舌。

    “他就是王笑一,师叔祖返回宗门后,无比推崇的那个绝世少年?”江鹏京也是咋舌。

    两人面面相觑,这才反应过来,为何秦墨来到各自的宗门,说要拜访单烈杰、源刀尊。

    “就是这个少年,将北寒圣城搅得天翻地覆吗?”简月玑也是怔怔出神。

    半年前,即使她在西域,也听闻在北寒圣城,一位绝世阵道奇才横空出世,将偌大的圣城搅得天翻地覆。就连她的师傅,也感慨这一届之战,那少年若是参加,必定是一匹超级黑马。

    现在,这情况看来确是如此,一个绝世阵道奇才,却拥有无比高深的剑道造诣,这一届之后,必定名动两大域。

    砰!

    一阵沉闷的爆裂声传出,擂台上暴起一阵血雾,北澜一连惨叫都来不及,就被秦墨一脚踏暴身体,连骨头都被震成粉碎。

    这情景,让观战的无数强者眼皮狂跳,这少年手段好果决,丝毫无惧北寒门的威胁,将北澜一置于死敌,可谓是死无葬身之地。

    算起来,这是本届第二个,陨落在秦墨手上的魁首级强者。

    这少年,根本是魁首级天才的杀手啊!